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二百一十七 神識接觸  
   
二百一十七 神識接觸

二百一十七 神識接觸

暴君在戰斗中是火爆的,修煉中卻是無比內斂的,很難看到他為進境歡呼或者苦惱,一切都是醞釀在平靜的壓力中.

這種承受力,也是一般人所不具備,這點應該感謝不死不滅王.

蝶千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會有今天,最關鍵的人就是阿方索,他正是以這種方式讓蝶千索長大.

難道阿方索會不知道蝶千索的潛質,會不明白八部眾功法的厲害,只是沒人能猜透不死不滅王的真正意圖.

而在另一面,大梵天神教的人似乎和魔方有點沖突.

"阿方索在哪里,別繞圈子,耽.誤了事情你承擔的起責任嗎!"切特質問道,跟妖魔談生意,真是窩囊,以他的性子直接派神教大軍蕩平這里算了.

"年輕人,注意你的口氣,用你們人.的話,就是要遵守禮節."魔方的性子似乎很好,不緊不慢的說道.

"魔方先生,我們確實有重要事.情和不死不滅王交易,您是否可以代為傳話?"

"呵呵,美麗的聖女殿下,這個是沒問題的,但偉大的.陛下最近很忙,你的話我會帶到,至于是否能成就看造化了."

魔方口氣不變,數百年來這種人看多了,魔方的種.族決定它並不會著急.

"那就多謝了,我們會在這里多呆幾天,希望阿方.索陛下能回來."吉祥天女也知道這事兒急不來,能探聽到確切消息最好,如果不能,也要探查一下不死不滅王的勢力究竟是什麼樣子.

吉祥天女的妖.魔語也很流利,看來所謂大梵天神教跟妖魔的關系也相當密切,雙方都不陌生.

一干守護騎士也並不懼怕妖魔,這種自信來自骨子里.

"這個隨意,淨土開門迎客,只要付得起店錢當然沒問題."

魔方說道.

"對了,不知可否問一下,剛剛來的人您很熟悉嗎?"吉祥天女忽然轉移話題問道.

"聖女殿下想知道可以自己問啊."

說完甩甩屁股就走了,魔方當然不會把這些人放在眼里,只是慢條斯理的按照規矩辦事.

偉大的不死不滅王制定的規矩不容觸犯.

阿斯蘭按住了准備拔劍的切特的手,"不要在惹事了."

"殿下,我就不明白,以我們的實力足可以端了這里,何必和他們廢話!"

"切特,注意的語氣!"卡薩諾嚴肅的說道,切特有點訕然,只是依然很執拗.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們大梵天神教是要除掉妖魔,但這妖魔只是逃逸到人間肆虐的妖魔,而不是這里的智慧妖魔,剛剛那個總管實力不在我之下,就算要鏟平這里,恐怕也要傷亡慘重."

吉祥天女溫溫柔柔的聲音卻讓眾人心中一陣.

她的實力,眾騎士是知道的,但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老妖魔的實力竟然會這麼強悍.

目光掃過眾人,"也不必過于擔心,此人乃不死不滅王座下五大妖魔首領,有這樣的實力也不奇怪,這次還是有收獲的,我們在等等,如果實在等不到,就執行第二方案."

"遵命!"

眾騎士一陣應諾,非常秩序的離開,兩個祭司和兩個騎士則守在門口,保衛工作無論在哪里都不會有半絲松懈.

房間空無一人,吉祥天女依然帶著面紗,這面紗是目光無法穿透的,也是大梵天神教的神物,聽說還可以抵擋百毒,聖女的容顏是任何男人都不能看到的.

這點大梵天神教做的可比乾闥婆族和緊那羅族狠的多.

吉祥天女靜靜的坐著,沒多久身體就懸浮起來,沒有任何力量的支持,就能懸浮,簡直是神奇,此時的吉祥天女已經進入自己的修行.

她的身體已經和神器融合,擁有著超出年齡的力量,年輕一代五大高手中沒她,實在是一個失誤,大概多數人都以為聖女主要是祈禱,實力怎麼也不會太強,其實大錯特錯.

感知之力緩緩擴散開,這就是神識,以身體為原點,以精神力量為觸手擴散開來,這種狀態並不用靈力的威壓,是完全不同的一種狀態,能明白這個狀態的人屈指可數.

淨土非常龐大,可是依然無法阻礙吉祥天女的觀察,在淨土里確實有不少強大的妖魔,各式各樣,但最強的依然是魔方,吉祥天女的神識並沒有靠近魔方,妖魔肯定是不懂得神識,但像這個級別,如果貿然窺伺肯定會被發現,吉祥天女的目標是蝶千索.

作為大梵天神教在人間界重要目標,吉祥天女希望趁這個機會觀察一下,乾闥婆族的新王即位大典無疑是第一位的,完成在乾闥婆族的目標之後,就是蝶千索了.

乾闥婆族是樂師一族,本身就信仰大梵天神教,神教在乾闥婆的擴張也不成問題,似乎乾闥婆族也有接神教對抗熾釋天的統治,兩利的局面,細節上的糾纏都是可以談判的.

乾闥婆王認可神教的地位,神教自然也會認定乾闥婆王至高神樂師的地位,以前都是習俗,現在是可以確認的,並在傳教的時候加入其中,也能加強乾闥婆王的統治,尤其是鞏固身為八部眾的地位.

順理成章的事兒,可是對于蝶千索,神教的資料就比較少了,只知道此人戰斗風格狂暴,好美女,做事不拘小節,也沒有約束,更帶點肆無忌憚,和冥土通商一事兒,似乎連雷帝都被搭理,膽子真是大到天上去了.

領地實力倒不是不強,其自身實力還算可以,本來這樣的存在根本不值得神教關注,奈何卡拉比竟然成了婆羅和冥土唯一完全開放的地方.

不像守護神族和天族那麼多規矩,傳統力量無比頑固,在卡拉比,沒有約束,似乎婆羅人和冥人都是一樣的.

這對教義的傳播非常好,如何讓蝶千索答應呢?

怎麼才能讓蝶千索沐浴在至高神的光輝之下,確實是個大問題,她感覺到蝶千索似乎並不是一個信仰至高神的人.

實在不行就只能讓聖子那邊想辦法,他們更會使用一些世俗的方式,盡管吉祥天女並不怎麼認同,但這也是為了能讓至高神的光輝沐浴到整個婆羅大陸.

神念狀態,萬千思緒也不過是刹那的事兒,吉祥天女很快就找到了蝶千索的位置,里面的情況也一覽無余.

吉祥天女和蘇真,錦繡無雙並稱婆羅三大美女,可是看到安諦妮和月兒也不禁要贊歎,真是不可能多得的絕色佳人,但也是感慨,一個沉迷于女色的人,實力又能成長到哪里,真是可惜.

蝶千索正在修煉生死劫,生死劫並不是單純的錘煉肉體的功法,而是精神和原能的統一,尤其在修斯和枯血的刺激下,開了天眼,他也同樣可以進入神識狀態,完全是本能,他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奇怪,在這種狀態下,周圍的一切都能納入自己的感知,阿索的感覺就是安全作用.

忽然之間發現竟然有人以同樣的狀態正在靠近,當真是第一次遇到,雖然他不知道神識是什麼情況,但從沒發現還有其他人也會.

兩人的身體都沒有動,可是卻面對面了.

非常的突然,兩人都沒准備.

蝶千索看到了吉祥天女!

神識一接觸,出現的就是彼此的樣子,神識的幻化肯定也根據自身而來,這是不受控制的,從沒想到還有人可以使用神識,吉祥天女也措手不及,兩人的神識就這樣撞到了一起.

稍微一遲疑,吉祥天女的神識如同退潮一般迅速消失.

房間里,吉祥天女的心正在噗通噗通的跳,……壞了,他是不是看到了???

除了他們至高神的後裔,怎麼可能還有人會使用神識呢,就算是強大到了夜摩天的地步也不可能領悟的,這完全是他們一族特有的能力.

而且必須有神器的支持,當神識強大到一定程度,就像多了一個身體,同樣具有攻擊力,而且是直接攻擊本體.

對方不但也具有神識,似乎境界還不比她差,如果知道會有這種情況,她肯定會變幻自己的形象.

太大意了.

任何族都有規矩,越是強大就越嚴格,聖女的精神和肉體都必須是聖潔的,決不能有任何沾染,可是剛才……

吉祥天女並不敢確定,卻陷入了矛盾當中.

蝶千索則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有那麼可怕嗎,也不知道什麼東西想窺探自己,結果正好被抓個正著,看來在淨土也不安全.

以往意識只能在身體周圍轉悠,自從體內多了那把劍,發現意識就可以擴張了,應該算是好事兒吧.

數個循環結束,蝶千索從內視狀態出來,月兒和安諦妮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你們做什麼?"阿索被看的有點不好意思.

"哈哈,你看我說的沒錯吧,他臉紅了."月兒拍手笑道.

汗啊,這小丫頭在耍自己.

"阿索哥,接下來我們做什麼?"

蝶千索的眼睛一轉,笑道:"欺負你!"

說著就把月兒抓了起來,三人嬉鬧了一會兒,感覺在這里似乎又回到了童年,蝶千索也有點活躍.

鬧騰完,三人才出發,莫塔亞里斯最有名的就是它的交易所,任何妖魔都可以把自己擁有的和想要的放在那里交易.

什麼都可以買賣.

再次離開淨土,小妖魔已經不在跟隨,已經把他們當成妖魔的一分子,但並不代表就安全無憂,只不過實力弱的嘍啰已經不出現了.

他們來到了莫塔亞里斯最大的交易所,這是一個宏偉而巨大的建築,毫無疑問是岩魔形成,光是大廳就可以容納數千妖魔,把妖魔換成人,就是一個熱鬧紛繁的市場.

望著來來往往忙忙碌碌的各種妖魔,月兒和安諦妮真有點進了大觀園的感覺.

牆上掛著各種等級的交換和任務,而這里的負責人都是妖魔的一個種族,暗黑妖精一族,這一族女性很嫵媚,男的卻很丑陋,個頭很小,實力也不強,是有名的奴役一族,不過他們有個優點就是會算數,不死不滅王發現了這個才能,就讓它們管理交易所的事務.

這就是不死不滅王的不同之處,在妖魔界向來都是按照實力劃分,像這種愚蠢的妖精只配做食物,可是現在他們卻得到了發揮特長的地方.

無論多複雜多繁瑣的交易和任務,它們都能記得井井有條不帶一絲錯誤,至少莫塔亞里斯成立以來妖精們就沒出現過錯誤,在不死不滅王的庇護下,它們也盡職盡責的完成工作.

蝶千索等人進來,絲毫沒引起妖精們的注意,他們永遠一成不變的板著臉,做著自己的事兒.

他們要從這些交易中找到適合自己做的,另外看一下有沒有能作為禮物送給蘇真的,畢竟蝶月堡本身是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而阿索也打心底想送一個讓蘇真開心的禮物.

蝶千索剛看了一會兒,大廳里就進來一群不速之客,月兒收斂了力量,就不會有人關注他們,可是剛剛進來的一撥人,渾身上下都洋溢著濃厚的靈力,簡直就是赤luo裸的挑釁.

正是大梵天神教的人,似乎當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這麼囂張的人類立刻引起了大廳里妖魔的注意,大概不知多久沒見過這樣的人類了.

祭司都是統一的白袍,騎士則是銀色鎧甲,在一群妖魔的映襯下當真是英姿颯爽,足以讓吟游詩人傾盡翻江倒海的詞彙來贊美.

"大梵天神教的人?"

月兒和安諦妮也有些奇怪,兩人也早就知道神教的強大,只是沒想到竟然神通廣大到這種地步.

一行人無論怎麼移動,陣型都不變,中間應該是一個很年輕的女子,身邊是四個中年女祭司,再就是四個守護騎士,身後還有二十個銀鎧騎士,看他們孤傲冷酷的神態就知道完全沒把周圍的妖魔放在眼里.

妖精們則無所謂人還是妖魔,一視同仁,大廳里雖然有妖魔在流口水但卻沒人出手,在莫塔亞里斯是有規矩的,交易所內顯然也是不准亂來,規矩不容破壞,所以就算有妖魔想動手也要等這群離開這里.

只是一路上竟然安然無恙,顯然這些人類有多麼不好惹.

吉祥天女第一時間發現了蝶千索,可是因為神識的沖撞,吉祥天女下意識的不想理他.

"這位小姐,您有什麼需要?"丑陋的妖精卻說著一口流利的人類語言,似乎看出人類的驚訝,"不必擔心,在這里一切生物都是平等的!"

平等這兩個字沖妖魔口中說出顯得非常戲謔,也是對人類一個巨大的諷刺,因為人類絕對不會給妖魔平等的機會.

"我們需要這個東西,誰擁有這個,盡管開出條件!"切特走上前把一張圖排在妖精面前,這種低等種族靠近聖女都是一種玷汙.

敏感的妖精當然能感受到這種歧視,只不過妖精不會有任何反應,拿起圖像,看了看,拍了拍頭,似乎在說著什麼,不一會兒就有一個更老的妖精走了過來.

"這位先生,您的目標是至高神的祝福指環嗎?"眼前這個妖精的年紀似乎更大,身體很枯萎,但是眼睛卻無比之亮.

"咦,你倒是很有見識,沒錯,這是我們神教的寶物聽說失落在妖魔界,你知道在哪里?"

切特的眼神有些不善了.

"呵呵,先生您說笑了,您所要設定的目標是一級目標,代價相當高的!"

"哼,這點就不用你操心了,有東西更好,如果能有准確位置的,我們同樣會給予重賞!"

"阿索哥,這人好傻,哪有這樣做生意的,真像暴發戶."月兒不禁搖頭,經營蝶月堡一段時間,月兒也知道什麼叫做合理經營,像這種開口閉口都重賞的,怎麼都感覺像是在忽悠.

蝶千索和安諦妮有些忍俊不禁,其實也覺得很搞笑,神教擴張太快,看來也滋生了不少浮躁之心,不過並不管他們的事兒.

"這位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見三人走進,一個妖精恭敬的說道.

"阿索哥,它的婆羅語說的好清楚啊."

"美麗的小姐,這是我們妖精一族的天賦,無論是妖魔界,還是人界,您需要的都可以掛出來,雖然不敢說應有盡有,但弄不到的東西還真不多."妖精似乎很少聽到有客人會誇獎它們,忍不住多說了幾句.

顯然這是個年輕的小妖精,盡管看起來長的很老.

"乾闥婆族的乾月心法百年前的孤本."

蝶千索說道,他當然知道在不死不滅王手中,只是他不想去找阿方索,只想通過這種方式,准確的說,蝶千索不想欠人情,總覺得要求越多,就越抬不起頭來.

妖精刷刷幾筆記住,"請問您這個任務的時間,同時給對方的條件."

"兩個月,條件對方開."

"謝謝您的光顧,交易成功我們將收取您價值百分之一的服務費."

蝶千索點點頭,看來達爾文的那本書不死不滅王也看過了,里面的一些東西人類也沒開始用啊.

而另一邊神教掛出的時間是無期限,對神器是志在必得,至高神套裝如果湊齊,到時候就沒什麼阻擋神教了.

蝶千索選擇了兩個任務,一個地獄炎界的火焰草,一個是百草妖魂,至于交易的對象他倒不是很在意,這兩個對于安諦妮和月兒比較適合,能讓兩人安全的最好方式就是提高她們的實力!

雙方離開的時候不可避免的碰頭了,只不過一邊人多勢眾,一邊只有三個人,切特一看到蝶千索就很不爽,在看到蝶千索身邊的兩個絕色佳人就更不爽了.

自己堂堂的聖騎士都沒這樣的待遇,這樣一個土財主竟然可以找到這種貨色!

大梵天神教並不禁欲,除了聖女,祭司和騎士都可以婚配,像切特的年紀就能做聖女的侍衛,在神教內更是偶像級人物走到哪里都是奉承阿諛之詞,很少被人搶風頭,尤其在眾騎士里,他年紀最輕,年輕人總想在聖女面前表現一下.

禁果雖然不能吃,可但凡是人都有中打破禁制的沖動,這種表現完全是下意識的.

換作平時吉祥天女肯定會和蝶千索打個招呼,但這次吉祥天女下意識的回避了

由于上次的事兒,蝶千索對吉祥天女印象還行,但對方似乎沒有交談的意思,他也不會自討沒趣,剛准備離開,一個老妖精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大人,實在不好意思,它是個新人,不知道您的身份,這是您選擇的任務的路線圖,希望能給您帶來點方便."

大梵天神教的人則有點目瞪口呆,似乎……妖魔們都很給蝶千索面子啊,吉祥天女雖然不想注意,可是發生的事兒都不由自主的讓人好奇,目光禁不住望向蝶千索,只是一旁的切特看到這一幕就更加不爽.

區區一個妖孽!

"謝謝,這對我很有幫助."蝶千索點頭道,他當然知道這里的妖魔之所以對他這麼恭敬,只是源自于不死不滅王,從開始他就明白這一點,所以沒有任何感覺,但現在成熟很多的蝶千索,處事就更妥當了.

老妖精受寵若驚,連忙鞠躬,並沒有啰嗦.

神教的人不得不刮目相看,剛剛這老妖精即便是面對他們也沒這個樣子,能讓妖魔如此前倨後恭,這蝶月堡的小領主還真有點門道.

蝶千索三人剛走出交易所,後面就是一聲"站住."

切特跳了出來,當他看到聖女的目光始終在這個人身上的時候,心中的嫉妒不知怎麼一下子就爆發了,尤其是感覺這家伙簡直就是在赤luo裸的炫耀,任何一個男人在這種時候都不能忍.

卡薩諾一把沒拉住,神態驟變,只是奇怪的是聖女似乎並沒有阻攔的意思.

蝶千索停住腳步,望著一身銀鎧態度倨傲的切特.

"蝶千索領主,請你交代是怎麼來妖魔界的,以及和妖魔的關系,它們為什麼會認識你!"

饒是月兒這樣的好脾氣也覺得很生氣,這人還真是無禮,他自己也不在這里嗎,何況大梵天神教竟然也會和妖魔打交道,這不是更離譜?

月兒剛想說,被蝶千索攔住了....

,:..

上篇:二百一十七 神識接觸     下篇:二百一十八 噬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