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二百二十四 華麗降臨  
   
二百二十四 華麗降臨

二百二十四 華麗降臨

夜戰天第一時間感受到妖力,當他們出來的時候,外面已經有無數人正在仰望天空.

"天啊,這是什麼怪物!"愛兒驚歎道,沒有多少害怕,更多的是好奇.

"龍."小天王戰虎說道.

"已經有數百年沒有龍出現在婆羅大陸了,竟然一出現就是兩頭."良羽也是目光灼灼,這是火熱的感覺.

"似乎它們並沒有攻擊的意圖,更像是在尋找什麼地方."

空中,蝶千索俯瞰晨光之城,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可是這樣欣賞完全是另外一種味道,下面的人小的像是一群忙碌的螞蟻.

"月兒,是那個位置嗎?"

"應該是,師姐說的七彩音律樓,我們是蘭樓."

和蝶千索一起來的,自然是月兒和安諦妮.

"大銀,小紅,下降."

兩頭巨龍翅膀一張,身形停.滯,開始緩緩下降,下面的人可是亂成一團,城衛軍正在急急忙忙的朝著七彩音律樓包圍,而來自婆羅各地的賓客也都看著天空,當目標越來越清晰的時候,人們終于確認,真是兩頭傳說中的巨龍.

看似緩慢,但冰霜龍和火焰龍只.是只是幾秒鍾的時間就落到了地面.

落地非常輕巧,但鋪天蓋地的.氣勢卻橫掃而開,整個七彩音律樓鴉雀無聲,士兵們嚴陣以待,難以置信的望著這兩個龐大的怪物.

冰霜龍和火焰龍蔑視掃過一群螻蟻,它們並不喜.歡被這麼群拿著武器的人盯著.

吼……

一聲咆哮,近處的士兵全被吹飛.

"大銀,小紅,稍安勿躁,這里是人間界,要守規矩."蝶千.索拍了拍銀龍的頭,三人跳了下去.

小龍王無語的搖頭,"這家伙總在別人沒准備的.時候玩心跳!"

月兒一身白衣.飄然若仙,安諦妮一身紅衣,美豔絕倫,兩女從巨龍上慢慢走下.

絕色美女,傳說中中的巨龍,蘭樓……這組人是誰???

士兵們一看這種情況立刻意識到是客人,只是他們也不知道除了八部眾和神教的人,究竟還有誰有資格入駐蘭樓,但能駕馭巨龍的人,誰也不會懷疑他的資格.

"尊敬的客人,請問您是蝶千索領主大人嗎?"

一個侍者惶恐的問道,顯然這人生怕惹的巨龍不高興一口就把他吞了.

"是的,這里是我的住處吧?"

月兒和安諦妮一左一右挽著蝶千索,對于周圍的目光兩人已經習慣.

"是,是,請跟我來,……只是您的兩頭座駕怎麼辦,我們這里沒准備這麼大的地方."

蝶千索一揮手,兩頭巨龍騰空而起瞬間升空,像巨龍這樣高級的生物顯然不用人來管理,而且讓它們老老實實帶著也不可能,這里的環境可不適合它們.

直到兩頭巨龍消失在天際,人們才緩過勁兒來,而蝶千索一行人已經進入蘭樓.

最後一位重要客人抵達.

卡拉比的新領主也是眾人的一個不小的話題,但引起這些大人物們重視的既不是蝶千索本身,也不是卡拉比的資源,而是這次的通商協議,卡拉比一下子變成了黃金地,有些大勢力也想過這次盛會觀察一下.

可以說如果卡拉比沒有足夠的後台或者勢力,被吞並只是時間問題,無論八部眾還是其他大勢力都不會任由一個小領主掌握這麼大的權利,雖然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讓冥土做出這樣的決定,但是懷璧其罪,表面看似一片平靜,其實暗流湧動,包括在雷帝那邊關于卡拉比的折子已經堆的像小山了,只是熾釋天那邊似乎一點動靜都沒有,人們也不知道雷帝葫蘆里埋的什麼藥.

在這些人眼中,蝶千索就是一個走狗屎運的毛頭小子,只是這矛頭小子一出現就成了所有人的話題.

以傳說中的巨龍作為座駕,似乎只有傳說中的龍騎士才能做到,但婆羅界已經有數百年沒出現龍了,就更別提龍騎士了.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外面出大事了."一個小侍女氣喘籲籲的跑進來.

此時的蘇真順穿乾闥婆最華麗的王服,這段時間一直都像木偶一樣的忙碌,繁瑣的禮儀和注意事項,蘇真都一一照做了,可是卻感覺靈魂不在一樣.

"什麼事兒這麼驚慌,如果被總管看到肯定又要罵你了."蘇真微微一笑.

"公主殿下,您猜是誰呢?"作為蘇真的貼身丫鬟,小茉當然知道不少事兒,是蘇真的***,頑皮可愛.

"什麼人能讓你這麼興奮,難道是看到夜戰天了?"

似乎蘇真已經做好了成為乾闥婆王的准備,其實何必矛盾呢,事情到了這一步如果不想變的悲哀,就必須堅強的去面對.

小茉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嘻嘻,前幾天已經去偷看過夜王子了,是蝶千索領主,天啊,您知道嗎,他竟然騎著兩頭巨龍從天而降,是真的巨龍啊,跟吟游詩人口中的一模一樣,好大,好大!"小茉誇張的比劃著,簡直崇拜的不得了.

"看你的樣子,似乎偶像又有轉變."蘇真淡淡的說道.

"小婢也很為難啊,夜王子太酷了,蝶領主也有種讓人著魔的魅力,似乎很冷酷,但似乎有是個溫柔的人,哎呀呀,我們也分不清了."小茉的眼睛都快被星星彌漫了.

"溫柔嗎."蘇真喃喃道,他的溫柔恐怕只有月兒才能見到吧.

"對了,月兒姐姐也來了,她和蝶千索領主還真是天生一對."小茉並沒有注意公主殿下眼神中的迷離.

蘇真目光恍惚了一下,微微一笑,"是啊,小茉你把叫她們進來吧,我要准備一下了."

"……殿下,現在還早吧?"小茉有點奇怪.

"沒事,我先熟悉一下,省得一會兒出錯."

"好,我馬上就去!"小茉興高采烈的跑了出去,像這些小孩子難得見到這樣熱鬧的場面,尤其還有很多年輕人的偶像,對她來說最幸福最快樂的節日.

屋子里只剩下蘇真一個人,她是外面熱鬧的主角,可是熱鬧的卻是別人,龍嗎,換成別的時候,蘇真可能會急不可耐的跑出去看看這傳說中的生物,可是現在卻對什麼都提不起勁兒.

桌子上是一個精美的本子,很多貴族的女孩子都有記錄心聲的習慣,蘇真也是如此,打開小本子,里面記錄了蘇真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後面一部分竟然都是關于月兒,蝶千索的,尤其是蝶千索,很多現實中不敢說的,不能說的,蘇真都寫在了上面,那里沒什麼乾闥婆公主,也沒什麼世俗的牽絆,只有一個陷入情網的少女的一片癡情.

摸索著小本子,晶瑩的淚水緩緩凝聚,拿起筆,也許這是身為公主的她最後一次寫下自己的心聲,這一刻她依然是自由的,可以暢所欲言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但成為乾闥婆王之後,她就不能這樣任性,她不再屬于自己,而是要為千千萬萬的乾闥婆族子民負責.

——我從不曾後悔過這樣喜歡你,只是後悔不能繼續這樣喜歡你.

當腳步聲想起,蘇真合上了屬于青春和自由的聲音,那滴淚水已干,她要去面對另外一個人生了.

響徹全程的鍾聲響起,隨著十二聲巨響之後,晨光之城陷入了狂歡,四處張燈結彩,每個乾闥婆人都在祈禱,為他們的新女王祝福,這不是一天兩天的積累,而是千年的傳承,他們至高無上的新女王就要誕生了.

公主是一回事,成為乾闥婆王就是另外一回事,從此之後蘇真就是乾闥婆族最高的領袖,她的一個命令將決定無數人的生死.

上午的典禮是乾闥婆族內部的小型承接儀式,參與的人只有乾闥婆的王族和最具影響力的大臣以及未來輔佐蘇真的重要人物.

一身華麗王服的蘇真變得更加耀眼,相比以前的活潑柔美,現在的她變得高不可攀.

整個儀式是莊嚴而激動的,其實這個小小的看似有點簡單的儀式才是最重要的一環,這是在乾闥婆族內部完成權利更替,連雷帝的代表都沒請,要知道這次雷帝可是派自己的兒子來的,可是古訓不可能變,乾闥婆族的王是不允許任何外力干涉的.

阿爾濕婆可以說是和蘇真青梅竹馬,此時的他也是百感交集,如果說面對蘇真這樣女孩子,阿爾濕婆不動心,那是假的,除非他有毛病,比蘇真大幾歲的阿爾濕婆很早就喜歡上了這位可愛的公主,可是他不能,他明白這是宿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歸屬,而他只可能是蘇真的騎士,就像他的父親一樣,他願意為蘇真犧牲一切,而且不需要任何回報,也不需要蘇真知道.

他是蘇真真正的騎士,而在蘇真的繼位儀式上,阿爾濕婆等人也發誓效忠,他們將成為蘇真繼位後的新班底,伴隨著蘇真的成長,最後成為乾闥婆族的脊梁.

蘇蘿親手把王冠戴在蘇真的頭上,這一刻,蘇真就成了新一代的乾闥婆王,一干大臣跪倒一地,口中高唱著頌歌.

這個儀式直到下午才完成,而緊跟著就是各地王公貴族獻禮的儀式,也是對外人來說最重要的一環,可以說,這個時候禮物輕重也決定了和乾闥婆族的關系,或者說想表達與乾闥婆族保持什麼樣的關系....

,:..

上篇:二百二十四 華麗降臨     下篇:二百二十五 鬼眼狂刀跋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