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二百四十四 明戰  
   
二百四十四 明戰

二百四十四 明戰

此時艾珀城的望月樓正處在一種奇怪的氛圍當中,酒客們仍在,只是這些人邊吃東西,眼神變瞄向靠窗的一個座位.

蝶千索正自在的小酌,一盤花生米,一壇烈酒,不知怎麼,阿索越來越喜歡這種杯中之物,喜歡那種火辣暢快的感覺,大概這就是江湖吧.

"蝶千索,本人狂浪刀斬羽,滾下來受死!"

斬羽是艾珀城有名的刀客,靈力在靈引境初級,相當紮實,身後還跟著一群人,顯然但凡有兩下子的人都很難抵擋一舉成名的,只是以他的實力竟然也敢挑戰蝶千索實在有點不自量力.

食客們交頭接耳,"已經是第九批不怕死的了!"

"嘿嘿,若是老子有這樣的身手肯定也忍不住了,畢竟已經戰了好多場,應該也累了,蝶千索是技法高明,但畢竟年輕,靈力底子是絲毫不能弄假的."

一個頗有幾分見識的老頭說道.

冥人生性大膽,即便是這種情況,依然願意冒險看熱鬧,敢從婆羅來鬧事的人真是太罕見了.

"老侯說的有道理,我們翡翠.城臥虎藏龍,不比一般的城市,我敢說很多人都在等蝶千索氣竭的那一刻,至于什麼時候才是機會就看誰能抓得住了."

"雖然是婆羅人,但這份豪情,老子.很佩服,英雄出少年啊!"

老侯望著窗外神色如常的蝶千索也很感歎.

明知整個冥土都是敵人,卻依.然不怕暴露行蹤,著實膽大妄為,甚至有點傻,可是這份勇氣還是贏得了尊重.

但站在冥土的立場上,他們可不希望自己人一直.敗下去.

望著下面叫囂的家伙,蝶千索的天眼直接就判斷.出水平,這種程度還不值得他專門出手,連續交手的幾波中,雖然實力不一,但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收獲,每個人都有一些拿手的技法,哪怕只有一點優點,卻可以用于印證自己的某些體悟,不能指望每一戰都有大的突破,這種細節的體會其實也是一種積累.

嗖……

斬羽連人帶刀後退一步,整個人都謹慎起來,還.以為蝶千索的弑神指出來了,啪嗒,一顆花生掉在地上,經過這樣猛烈的撞擊竟然還完好無損,斬羽的臉色大變,他不是白癡,這樣的一擊足見對方的靈力保存程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弱,控制手法上也不見任何疲憊.

斬羽心中暗暗.後悔,只是現在騎虎難下,實在是頭痛.

蝶千索對于這種沒膽子的貨色就更不感興趣了,自飲自酌就把斬羽晾在那里,弄的斬羽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斬羽兄,對付這種貨色,何須講什麼規矩,大家一起上!"

斬羽身後的一個人說道,其他人紛紛贊成,在單打獨斗沒戲的情況下,自然是一窩蜂的上,他們本就不是什麼頂級高手,也不需要講什麼面子不面子的,只要干掉蝶千索,什麼面子都回來了.

畢竟是冥土,雖然圍觀的人也覺得很丟臉,但立場跟他們一樣,也沒人出言.

"艾珀城就只有這種貨色嗎?"

蝶千索的聲音不大,但卻傳出很遠,弄的冥人也是有些尷尬,而斬羽見蝶千索不下來就沖了上去,隨著一陣噼里啪啦的撞擊聲,沖上去的人又一個個從窗口被扔了出來,最後出來的是斬羽,手中還抱著他的那把破刀.

這人的功夫並沒有那麼差,只可惜意志不堅定,而且怕死,剛剛又被先聲奪人,以至于出手的時候連五成功力也發揮不出來,這種人永遠也無法窺伺武學的奧義,混成這個樣子已經算很運氣了.

一看蝶千索的功力,一些想碰運氣的人也打消了念頭,蝶千索也略微有點失望,看來這樣依然引不出暗殿的人,暗殿果然見不得人,又或是怕輸吧,蝶千索結賬下樓,凡是碰上的人都遠遠的躲著,實力才是硬道理.

蝶千索離開之後,有不下十批人在盯著他,離開望月樓沒多久,蝶千索微微一皺眉,忽然之間整條街全是帶兵器的人湧了出來,房頂上至少有一百個弓箭手對准了他.

"翡翠幫辦事,閑雜人等閃開!"

為首的一個四十多歲的人瞄了一眼蝶千索,"蝶領主是自己束手就擒呢,還是讓我們動手!"

默算了一下,對方竟然出動了五百多人,還真是大陣仗,這點人想困住他可沒那麼容易,但誰知道里面會不會混雜了暗殿的人,這些家伙也非常善于隱藏氣息.

蝶千索隨意的聳聳肩,"有本事就來吧!"

"小姐,這些人也太沒意思了,就知道以少勝多!"雖然蝶千索是敵人,葉子也有些不太舒服,畢竟她對冥人的自尊看的還是很重的,車輪也就罷了,這次又動用了幫會的力量,采用人海戰術,實在有悖孔雀王的初衷.

枯若馨看了一眼葉子,"上面一句話,到了下面就會解釋成各種樣子,這些人只知道父王要蝶千索的命,卻不會管過程,此事兒肯定有暗殿的影子在."

"不是吧,加雷斯殿下應該不是這種人吧."葉子有點疑惑,"就算加雷斯殿下親自出手,勝負也只在五五,而且他也不需要用這種手段啊,暗殿有很多高手啊."

枯若馨微微一笑,葉子太天真了,這哪兒是什麼比武,這是一場歡呼加雷斯,亞加達命運的戰斗,容不得半死疏忽,不是戰勝這麼簡單的,而且以蝶千索現在的實力,只要他有心要逃,又有幾人攔得住,不到萬不得已,加雷斯又怎麼會正面交鋒.

蝶千索的膽子也夠大,就不知道他如何擺脫這樣的困境,這些人可能困不住他,但卻讓他無法發現暗殿的殺手在哪兒,而且那些弓箭手也不是吃素的,一個不小心,就算是靈引境的防禦力也是要吃大虧的.

見蝶千索沒有反應,翡翠幫的老大也不用等了,手一揮,手下立刻緩緩的縮小包圍圈,弓箭手也沒有隨意出手,靈力全部灌注,就算蝶千索集中全部的力量,被這麼多弓箭射中也只有斃命一個結果,疊加攻擊可是很可怕的.

如果要走,就要趁對方沒有完全封鎖之前,可是蝶千索就這樣白白放棄了這樣的機會,不相關的人都遠遠的躲著,想要靠武力硬生生的把這些人都放倒,就算是明王來了也要頭痛.

弓箭手也全神貫注,只要蝶千索有任何從空中逃離的跡象,迎接他的就是漫天的弓箭.

終于包圍圈縮小到了極致,隨著眾人瘋狂的吼聲,一個個都不要命的沖了上來,而蝶千索平地一聲炸雷.

聲浪炸開,一直在積蓄的原能化成聲波力量爆開,近處的直接被震閉,而遠處的弓箭手也是一愣,而蝶千索直接土遁,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不會傻到跟這麼多人硬拼,高手和低手的差別就在于此,遲鈍的一刹那就足夠蝶千索擺脫這樣愚蠢的包圍,如果人數就能包圍他的話,那這天下的高手也就沒什麼價值了.

蝶千索感覺到在自己土遁的瞬間,至少有十幾個氣息非常清晰的想要追擊他,但不知因為什麼原因竟然沒追上來,這讓故意放慢速度的蝶千索也有點意外,看不出暗殿的人還真不是一般的能忍.

這樣的對手很難纏.

有點浪費感情的蝶千索破土而出,悄無聲息的竄到了一個普通的人家,看得出這家的情況也不是很富余,忽然之間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蝶千索也啞然失笑,……這是自己嗎?

自從有月兒和安諦妮照顧,蝶千索的形象自然不用他操心,而經過和黑鋼鬼的苦戰,蝶千索覺得自己更像鬼,主要是頭發亂糟糟,加上大胡子,男人在專心的時候胡子長的特別快,而和黑鋼鬼的纏斗中,蝶千索更是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專注,結果自己都忍不住自己了.

看起來足有三十歲的樣子,阿索同學毫不客氣的借用了主人的小刀,把胡子刮刮乾淨,弄了點水把頭發整理好,他之所以這樣大張旗鼓的亂來,也是為了保證卡倫的安全,把敵人的目光全吸引到自己身上,這些人都是自己最重要的班底,但自己的實力卻很薄弱,不足以全部保護.

想來自己不在商隊內,暗殿也不會找他的麻煩,至于野狼幫,以卡倫的能力,不至于兩個半慘的幫會都對付不了.

全城大搜捕,艾珀城本就魚龍混雜,也許是知道了人多力量大的真理,這些家伙都像得了紅眼病一樣四處尋找蝶千索的蹤跡,聽說各幫會都開出重傷,只要上報蝶千索行蹤的人都會給予重傷,而且這次還專門請了高手,蝶千索別想在利用土遁逃脫.

這點蝶千索倒是信,他都知道幾種禁制是針對土遁術的,在對方的地盤上,這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他在這里的目的已經到達,既然暗殿不肯出手,那他也要繼續上路,故技重施,在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商隊能把自己帶出去,如果沒有的話,就要等晚上硬闖了,硬闖城門可能會一起軍隊的攻擊,這倒是個麻煩....

,:..

上篇:二百四十四 明戰     下篇:二百四十五 **謀陽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