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二百五十二 黃雀在後  
   
二百五十二 黃雀在後

二百五十二 黃雀在後

曼巴和桫欏臉色瞬息萬變,這一刹那,他們已經想過要逃走了,只是聽到後路已經被斷才打消了這個念頭,而且臨陣退縮,傭兵界不會饒了他們,縉家也不會放過他們,現在是真正的同舟共濟了.

蝶千索似乎早有所料,"情況雖然比較糟,但我們不是沒有機會."

眾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蝶千索的身上,現在已經沒有人敢小覷這個小白臉了.

"寒兄請說."

"想必愛莎小姐也已經有打算,何不一起說出來聽聽."蝶千索知道愛莎想回避他,可是逃避從來不是蝶千索的性格.

"攻!"

兩人不約而同的說出一個字.

"攻擊?我們人手本就不足,情況又如此惡劣,怎麼可以分兵呢!"

曼巴當場就色變怒道.

"曼巴團長,你看,連你都認為.不可能,盜賊會想到嗎?我帶來的戰士里面有一千五百的騎兵,個個都是精銳,你們的騎兵也占很高的比例,如果我們能趁對手不備,正面忽然突擊,你覺得他們會有准備嗎?"

曼巴一時語塞.

"富貴險中求,我認為這個主意很.好,如果坐等兩面夾擊,我們必死無疑!"跋鐸擊掌叫好.

桫欏皺著眉頭,"雖然很危險,但.這確實是我們最佳的選擇,桫欏傭兵團的五百騎兵可以全部加入!"

生死關頭,方顯英雄本色,雖然曼巴長的比較陽剛,.但心胸和做事上,桫欏卻勝出一籌,至少當斷則斷.

"好!"愛莎也大聲說道,她現在需要的激勵士氣,如果.不說這個情況,輕敵之下必然全軍覆沒,可如果說了,就必須給予所有人勝利的希望.

"如果敵人有准備的話,我們的主力豈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曼巴擔心的說道.

蝶千索忽然站.了起來,"敵人當然會知道,但他們知道的會是一個錯誤的情報!"

眾人有點莫名其妙,連愛莎都有些奇怪,只是看著蝶千索信心十足的霸氣,實在是讓她心顫,男人的自信是最能吸引女人的.

"這位兄台,你說呢?"蝶千索對著一個靈引境的冒險者說道,"如果我們內部有內奸,這次行動確實是有去無回,而且在關鍵的時候,配合刺客倒戈一擊,我們只有功虧一簣的結果!"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那個冒險者身上.

"亞羅斯,你是寸草不生的人!"周圍的冒險者猛然站了起來,蝶千索前面的表現太搶眼,讓他們下意識的就相信了.

亞羅斯忽然面生怒色猛然站了起來,"血口噴人,你是什麼東西,不過是個面首,讓你隨便蒙了點事兒,就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今天你要不拿出證據,只有用你的血來清洗對我侮辱!"

在場有三個人已經信了,一個是愛莎,一個是跋鐸,另外一個自然是碧寒霜,因為說話的人是蝶千索.

"是啊,寒兄,任何事兒都要拿出證據來,亞羅斯先生也不是無名之輩,說他是寸草不生的奸細,沒有真憑實據可不行啊!"曼巴說道.

蝶千索微微一笑,"如果我是寸草不生,要對付縉家這樣的貴族,怎會不知道情報先行,就如同愛莎小姐能通過情報網得知他們的攻擊一樣,而想要得到第一手資料派出奸細是最好的辦法,你說呢亞羅斯先生?"

"就算這樣,也不能證明亞羅斯就是奸細,你的可能性也很大,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引我們深入,何況你很面生啊!"

曼巴的話同樣很有說服力,眾人看向蝶千索的目光也充滿了警惕.

"呵呵,剛剛在提到我們要主動襲擊的時候,在做的各位心跳都很正常,可是這位亞羅斯先生卻驟然心跳加速,雖然表面上沒什麼變化,但身體已經開始出汗,溫度升高,如果不是做賊心虛又為何事呢?"

亞羅斯仰天一聲狂笑,"活了半輩子,第一次聽到還有這麼可笑的事兒,如果這都能當證據,豈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愛莎小姐,我覺得此人意在讓我們內訌混亂,他才是真正的奸細,我從沒聽說過冰雪玫瑰傭兵團有什麼軍師,這小子是最近才出現的,混入商隊肯定另有目的!"

對于亞羅斯眾人還是認識的,可是對蝶千索卻一無所知,立刻所有人都警惕著望著蝶千索.

愛莎似乎做了決定,"把他拿下!"

身邊的侍衛立刻出手,四把長刀出鞘似乎要沖向蝶千索,亞羅斯的眼角流露出一絲喜色,只不過當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一臉愕然.

"愛莎小姐,這是做什麼,如果你憑他一番話就殺了我,傳出去也會被天下人恥笑,又或不成你也看上了他!"

亞羅斯諷刺道,一臉的正義凜然,似乎是在告訴別人,為這樣的雇主效力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兒.

跋鐸忍不住笑了出來,愛莎也露出笑容,"你很想知道我為什麼相信他,而不相信你嗎?"

說著看向蝶千索,蝶千索微微點點頭,眼前這個難關不容易過,如果不齊心協力,都要把小命留在這里.

"還不是你看上了他,不然怎麼會相信那麼無稽的證據!"

"因為他是蝶千索!"

整個帳篷鴉雀無聲,幾聲回氣的聲音,"暴君蝶千索?"所有人看向蝶千索的目光中都透著敬畏.

蝶千索和夜戰天的名頭在冥土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尤其是蝶千索,每到一地都伴隨著一個又一個的奇跡,誰會想到是這樣一個年輕人?

"你還有什麼話說!"愛莎冷然道.

亞羅斯一驚之後,反而露出不屑一顧的表情,"你們竟然會相信一個婆羅人,實在讓人心寒!"

"蝶千索一言九鼎,你覺得我們是相信他還是相信你呢?"跋鐸冷森森的說道,"在下懂得幾種讓人開口的方法,把他交給我絕對連他祖宗八代都套出來."

亞羅斯打了個冷戰,但表情依然堅定.

蝶千索慢慢走到亞羅斯的跟前,"亞羅斯先生,不知你聽沒聽說過天族的水晶穿心定魂術呢?"蝶千索的手中出現了讓人靈魂顫抖的靈力結晶,"一旦被定魂,人不會馬上死,但卻要忍受撕心裂肺的痛苦十多天才會氣竭而亡,如果喂養得當活的時間更長,你想試試嗎?"

水晶穿心定魂術是十大酷刑之一,天族秘術,但冥人也都知道蝶千索精通八部眾功法,眼前的情形正符合水晶穿心定魂術的前兆.

"亞羅斯先生,我相信你有不得已的苦衷,只要你配合我們,我愛莎在這里保證既往不咎,如何?"

一個激靈,亞羅斯湧起了生的希望,其實如果他堅持下去,蝶千索也沒有更有利的證據,畢竟他的身份好不到那里,就算和眾人不是敵人,也絕對不討好,但這樣威逼利誘,亞羅斯立刻就崩潰了,一股腦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倒了出來,原來寸草不生早就盯上了縉家的商團,他才會被安排進去,但他也是沒辦法,冒險者嘛,總有一屁股的爛賬,不巧的是,他的爛賬又威脅到生命.

"亞羅斯,你照常給寸草不生情報,只不過由我告訴你怎麼寫!"愛莎笑的很燦爛,連眾人都絕對有了先機.

亞羅斯還能說什麼,本來天衣無縫的計劃,誰想到會冒出一個倒灶的蝶千索,只能認命,能晚死誰也不想早死.

暗殿.

"主人,三長老已經出發,會配合您的行動!"

"只是枯若馨也在那兒是不是有點不妥,萬一他發現我們也參與其中……"

"哼,首先她不會知道,誰會想到寸草不生也是我們暗殿的勢力呢,何況誰會想到我會做這種事兒,也許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來個英雄救美!"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那就先恭喜主人,枯若馨逃不出您的手掌心,這次絕對會一舉兩得,聽說縉家的愛莎小姐也是個絕色美人,主人豔福不淺啊."

"哈哈,聽說這小妞純陰之體對我的功法很有好處,自然不能放過,最好的爐鼎人選!"

加洛斯面露猙獰,愛莎他見過一次,絕對是個妙人,他會好好的**她的,爭霸天下,豈能循規蹈矩,枯血這老家伙手大捂不住天,他自有他的辦法!

既然已經定好計劃,讓亞羅斯先給敵人一個假情報,愛莎的近衛團團長帶領一千五百騎兵去襲擊寸草不生,而桫欏和沙羅曼蛇則湊足五百騎兵配合攻擊,剩下的一千人則留守,可以說這次襲擊關系到商團的生死,跋鐸等人也跟著去了,蝶千索則留下,高手盡出,總要有人保護愛莎,畢竟她的安全才是關鍵.

商團則原地不動,等待消息,如果這次襲擊依然失敗,那他們只有立刻逃走,不用心存任何僥幸,逃的一個算一個.

主將營帳里,愛莎正在和蝶千索下第二盤,這次少了殺伐之氣,純粹是切磋了,碧寒霜,枯若馨還有她的小丫鬟則在一旁觀看,在這里絲毫看不出外面的緊張氣氛.

"你覺得有幾成勝算?"

"不好說,剩下的要看運氣,如果騎兵去的時候對方已經紮營休息,自然是大勝,如果運氣不好,對方整裝待發,還是沒有勝算."

"那你剛才說的跟我們必勝一樣!"枯若馨怒道.

"蝶兄勿怪,我這位朋友就這個脾氣."

"沒事,這位小姐的身手不弱只是腦子不過靈活,那是我們唯一的選擇,要麼信心十足的去沖擊,要麼縮手縮腳的去,你選擇哪一種?"

就算有偽裝,被蝶千索這麼一說,枯若馨也是怒氣沖天,只不過這位大小姐還是忍了下來,冷哼一聲沒有發作.

這該死的寸草不生,竟然這個關鍵時候來攪局,本來要看好戲,現在倒好,亂成一團,寸草不生的攻擊對她這樣的高手沒什麼威脅,但要帶著身體柔弱的愛莎離開卻是個問題.

枯若馨不是沒想到加雷斯會故技重施,但她相信這家伙不會有那麼大的膽子,而且如果和寸草不生搭上關系,別說自己了,連父王也會直接把他踢出局,只是希望等商隊渡過這個難關,他再出手才好.

可惜天不遂人願,有戰士進來彙報,發現數股傭兵朝他們這里殺來,應該是那些散亂的小盜賊團,這些家伙認輸雖然多了些,可是戰斗力不足,而且人心渙散,只要能守住,這些家伙不足為據.

但是他們怎麼會如此膽大的來攻擊,想來騎兵團已經在路上,可能是由于時間上的計算錯誤,他們大概也沒料到商隊竟然呆在原地不走了.

由于不知深淺,盜賊們雖然靠近,卻沒有立刻發起攻擊,而商隊這邊已經做好戰斗准備.

"碧團長,讓戰士們做好戰斗准備吧,接下來的戰斗就看你的了!"

蝶千索耳朵抖了抖,面色嚴肅,"立刻准備,剛剛有高手來過,我們這里的虛實瞞不過他們,這些盜賊們很快就會動手,我們一定要堅守,現在沒別的辦法!"

先不管騎兵那邊是否能成功,眼前最重要的是抵擋住這些盜賊的攻擊,說是烏合之眾,但盜賊勝在一鼓作氣,如果不全力的話被他們沖開,那打瘋了的盜賊也無法阻擋了,而且這些家伙里面竟然有高手,如果不是蝶千索這段時間對自然的感悟和接觸,根本發現不來,此人實力絕對驚人!

……暗殿!

蝶千索知道,自己也要做好准備了,只是沒想到竟然似乎是想要把愛莎一起算在里面,這膽子可是夠大的.

"愛莎小姐的安全就交給你了,我要出去幫助碧姐迎敵!"蝶千索深深看了一眼枯若馨.

"哼,不用你管!"

枯若馨自然沒好氣.

等蝶千索和碧寒霜匆匆離開,愛莎才放松下來,"馨兒,你剛才感覺到有人了嗎?"

"並沒有察覺,只是有種被人窺探的不舒服的感覺,八成是暗殿的人到了,只有他們的隱匿功法才能不被發現."

愛莎也禁不住有點頭痛,真是禍不單行,這個時候暗殿的攻擊豈不是要雪上加霜.

"現在真不知道該希望蝶千索贏好,還是輸好."愛莎苦笑道.

"莎莎,情況有點不對勁,有靈神通境的高手,還有十多個靈引境的家伙,我們這邊也被盯上了!"

作為枯血的女兒,雖然身為女兒身,但枯若馨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如不是自身很強,她又如何會看不上亞加達.

愛莎微微一笑,"我這帳篷是特制的,就算是靈神通境的高手想要沖進來也不容易!"

說著座位上浮出一個暗格,整個帳篷都籠罩在靈力當中,除了不會用靈力,在這些奇思妙想的陣法上,她可是相當有研究的,縉家不缺錢,不缺材料,更不缺人才,雖然不能算是神器,但想要攻破這帳篷都需要付出點代價.

枯若馨早就料到,她倒不在乎敵人,只是擔心愛莎的安全,心中暗怒,暗殿出手難道連縉家的人都要殺嘛,這該死的加雷斯,讓她見到一定要狠狠的教訓一下,明知道愛莎是她的朋友,還敢這樣!

沒過多久,地面傳來劇烈的震動,盜賊們開始進攻了,四面八方都是瘋狂叫喊聲,"人數大概在五千多人,有點危險啊!"枯若馨皺眉道,聽音辨別數量可是一門學問,顯然枯若馨大小姐並不是嘴上說說,在這方面也下過功夫.

留守的戰力也就一千,對方是己方的五倍,而且氣勢洶湧,最大的問題是,如果暗殿這時出手對付蝶千索,他們就更被動.

"暗殿配合的也太巧妙了吧!"愛莎說道.

"加雷斯這混蛋,回去饒不了他!"

愛莎這麼一說,枯若馨如何不明白,明知道這是縉家的隊伍,而且東西還是進貢給父王的,卻在這個時候出手.

愛莎搖搖頭,"這事兒就算跟你父王說也沒用,利用這個時候出手對暗殿來說正是最佳時機,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就算得罪點縉家,只要我們不出事,也沒人會真的過問,我擔心的是暗殿在背後操縱!"

"不會吧,加雷斯還沒這麼大膽吧!"枯若馨有點不太相信.

"但願是我多心了."愛莎苦笑道.

而蝶千索根本沒機會去戰場,他已經被團團圍住了,這次是真的危險了,現在才知道單獨對付一個龐大的勢力是多麼困難的事兒,暗殿出動了這麼多好手,甚至還有個靈神通級別的老家伙,雖然他隱藏的很好,可惜還是被蝶千索的天眼發現,但依然改變不了困境.

十三個黑衣人已經把他團團圍住,都是靈引境的,這還在其次,關鍵是這些人配合得當,並不是那些冒險者能相提並論的,暗殿也是存在數百年的組織,豈是可以小覷的.

暗殿的三長老並不出手,而一旦他出手必然就是一擊致命,就算蝶千索有通天徹底之能,這次也必然會死翹翹!

十三個人並沒有貿然出手,而是形成了一個非常默契的振興,不斷游走,只待機會一出現就會發動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而遠處的碧寒霜已經帶著傭兵們和盜賊們打了起來,此時盜賊氣勢鼎盛,碧寒霜是相當危險的,可是蝶千索現在自己也是分身乏術,一切只能聽天由命,必須收攝心神全力對付眼前的局面.

生死劫高速運轉,靈力猛然爆發,"夜!"

波……

這十三個人就算沒有領悟八字真言蝶千索也能應付,但可怕的是隱藏著的那個靈引境的高手,還有不知藏在那里的加雷斯,這才是問題所在,而更可怕的是,他並不能就此甩手離開,他一走,碧寒霜等人是必死無疑.

此刻,蝶千索已經拋棄了生死,如果沒這種覺悟他就不會來冥土.

"天!"

當第二字真言轟出的時候,十三個殺手不得不出手,兩字一震就讓他們氣血翻騰,任由蝶千索下去他們不用動手就完了,隱藏在暗處的人暗影也沒料到蝶千索會有這樣的奇招,也被震了個昏頭漲腦.

不過他還是忍得住,以高于對手的境界,必殺一擊就算是三大宗師級別也要想一想,不到機會來臨,他是不會出手的,殺手如果連這點耐性都沒有就不用混了.

在刺客角度來說,他是稱職的,十三個殺手本就是炮灰,但他遇上的是蝶千索,這樣做卻是放棄了最佳的時機,真言的前兩次震蕩下,殺手還是能出手的,如果這個時候暗影以自己的絕對靈力優勢強行出手,蝶千索的八字真言根本就用不下去,但他的謹慎,卻釀成大錯.

蝶千索不會給他機會.

"鬼!""龍!""迦!""乾!""那!""摩!"

八字真言如同天雷一樣連環轟出,等聽到四個真言,暗影才意識到不妙的時候已經晚了,就算他的實力也要等真言的最強之力過去才能出手,不然就只能正面迎上,他太在乎自己的生命了,而十三個靈引境的高手,哪里碰到過這種神乎其神的氣勢變換加靈力攻擊,齊齊被震閉.

在暗殿也數一線的綠營十殺手就這樣被活生生的震閉,連一刀都沒用的出來.

暗影之處真言之力相對較弱,而且他的實力也遠強于殺手,可蝶千索的爆發卻消耗了大量的靈力,想要干掉這樣的對手,自身的消耗豈可等閑視之,而這時暗影也如同地獄惡魔一樣竄了出來,人刀合一,積蓄已久的力量殺出!

帳篷內,枯若馨表情數度變化,一方面震驚于蝶千索的恐怖絕技,但更是惋惜,暗殿的安排還是太好了,心中也有些矛盾,蝶千索真是個武學奇才,如果為自己所用,對日後爭霸天下必有極大的幫助,但可惜,這種人是絕對不會甘于人下,趁其還為成熟之前滅殺,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一旁的愛莎則臉色蒼白.

殺手的好處就是沒有廢話,即便是在這種優勢的情況下,暗影也是孤注一擲,絲毫沒有輕視比自己弱很多的對手,這才是頂級的殺手!

生死攸關,蝶千索的天眼爆出強烈的光芒,身體如同太陽一樣放射出刺眼的光芒,——炫光術.

這是給蝶千索爭奪了一絲喘息的機會,而像暗影這樣的高手立刻禁閉雙眼,刹那的昏厥馬上消失,緊跟著長刀鎖定蝶千索的位置.

刺……

蝶千索感覺到刀鋒和骨頭摩擦的聲音,這還在其次,關鍵是敵人的靈力正在借著長刀瘋狂的破壞著他的身體.

右手猛然抓住敵人的兵器,雖然有靈力保護,鋒利的刀鋒毫不客氣的切開了蝶千索的手掌,血肉橫飛,生死之間蝶千索的凶悍也展露無疑,猛的把刀往里一帶,一頭撞了出去,要是被他撞實,暗影也不會好過.

一擊命中,暗影立刻棄刀後退,蝶千索只是垂死掙紮,現在他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推開的暗影並沒有立刻跟進出手,一個讓蝶千索熟悉的感覺出現,……是加雷斯!

他一定要親手斬掉蝶千索的頭,才能有成就感!

而且斬殺蝶千索這樣的人,對他的修行也有極大的好處.

常態下,要接這一刀也很費力,而現在的蝶千索已經是強弩之末.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影竟然突如其來的擋在蝶千索的身前,而加雷斯也沒想到會有人出現,直接來了個刺穿.

碧寒霜一口血噴了出去,前面已經擋不住了,戰士們只能收縮陣營,她一直都在留意蝶千索的情況,碧寒霜的眼力也不差,在十三殺手要出手的時候,她就已經在朝這邊趕了.

當看清來人的時候,蝶千索也呆了.

吼……

弑神指猛然點出,這一指蘊含了蝶千索全部的力量,加雷斯也只有閃避一途,何況他的刀還被這瘋女人玩命的抓住.

噌……

兩人同時從空中墜落,蝶千索猛然咬了一下舌頭,刺激自己不能暈過去,半空中一把抱住碧寒霜,准備用身體墊著落地,該死的,這次真的是要窮頭陌路了.

暗影和加雷斯緊跟而上,已經煮熟的鴨子則能讓他飛了呢!

忽然之間,從愛莎的營帳里飛出一條白綾一下子卷住蝶千索和碧寒霜猛然一拉,間不容發的躲過了暗影致命的攻擊.

加雷斯和暗影的腳步不由一頓,他們當然知道里面的是愛莎和枯若馨,枯若馨出手,這事兒太搞了,繞是加雷斯的性子,也不知是否該繼續攻擊.

不過加雷斯還是一咬牙,做了個殺的手勢,已經到了這一步怎麼能半途而廢,先進去再說,根據情況在判斷,一個枯若馨肯定不是他和暗影的對手,蝶千索已經是個廢人,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

暗影和加雷斯毫不客氣的雙拳轟向帳篷,轟……

只是印象中帳篷粉碎的樣子並沒有出現,只不過去掉了外面布,里面竟然是金屬打造的骨架,而且覆蓋著奇妙的花紋,以暗影的見識自然認出這是秘法打造的陣勢,而且靈力非常強盛.

"莎莎,我這次出手可全是為了你,下不為例!"

枯若馨冷著臉站到一旁,她死活想不明白,兩人才見過多久,竟然能讓愛莎在最後關頭忍不住求她出手.

活見鬼!

只不過,就算救回來,蝶千索恐怕也是半條命,還有那個碧寒霜,天下男人都死絕了嗎,有必要這麼拼命嗎?

外面的一聲巨響驚醒了枯若馨,她怎麼也沒想到加雷斯竟然還敢出手!

心中怒火躥升,可是看到加雷斯的表情,她也是心中一寒,對方難道是想……

想到愛莎的話,枯若馨心中更驚,現在的情況……就算發生什麼事兒,也可以算到寸草不生身上.

加雷斯既然出手就沒打算放棄,裝糊塗到底,反正枯若馨也是偽裝,而且料定以枯若馨驕傲脾氣也不會出言表露身份,至少在她表露之前都是機會!

兩人對著營帳狂轟,一旁的暗影更是在吸收大地之力,准備來個致命一擊,陣法的力量來自于妖力結晶,再好也是有限的,如果攻擊力超過它的最高承受值就會崩潰.

加雷斯已經已經看到了愛莎,心中更是興奮,美女江山很快就要到手了.

可是就在這時,天空一聲巨型,一道白光轟下,緊跟著不知從哪兒竄出四個人,分別站在帳篷的一腳,一串聽不懂的咒語讓加雷斯也有點眼花,緊跟著四人的手中各自扔出一個三角形的物器,口中念念有詞,目光瘋狂,興奮的自己撞了上去.

一旁的暗影猛然竄到加雷斯身邊,帶著加雷斯極速的後退,而一聲巨響,碎石夾雜著血肉碎骨炸開,巨大的靈力氣浪把加雷斯和暗影也掀飛了出去.

等爆炸停歇,帳篷的地方已經什麼都沒了,只剩下一個空間裂縫,那黑漆漆的大口子似乎在嘲諷他.

"少主,我們先退!"

暗影說道,他們自以為黃雀在後,結果還是成了別人的馬前卒,而且這些家伙竟然可以瞬間制造出空間裂縫,如果不是他發現的早,他們兩個也要被卷進去,一旦進入空間裂縫,那就是有通天之能也死絕了.

加雷斯欲哭無淚,眼看成功在望,卻竹籃打水!

紙保不住火,何況無論縉家還是蝶千索,都是眾人關注的風云人物,誰又會想得到寸草不生竟然膽大包天到襲擊縉家的商隊,這還在其次了,畢竟寸草不生也是冥土第三的盜賊團,吃了個縉家也說不出什麼,但商隊里面可是有縉家的繼承人愛莎小姐,這就讓縉家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寸草不生了.

而且不僅如此,愛莎可是爾德家少主的未婚妻,寸草不生等于同時得罪了兩大豪門,縉家和爾德家同時對寸草不生下達了必殺令,聽說整個冥土的傭兵團都在瘋狂的搜尋寸草不生盜賊團的蹤跡,天價的懸賞,還有名震天下的機會,寸草不生簡直成了所有人成功的最佳途徑.

絕對是冥土"最受歡迎"的存在....

,:..

上篇:二百五十一 明爭暗斗     下篇:二百五十二 黃雀在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