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三百二十三 實力懸殊的決戰  
   
三百二十三 實力懸殊的決戰

三百二十三 實力懸殊的決戰

胖子又悄無聲息的抵達了,"殿下,奧德里奇將軍的大軍已經做好了攻城的准備,蝶月堡的構造圖我也交到他手上了,蝶千索這個蠢貨還真以為這城牆就可以抵擋您了."

"做的很好,掃平卡拉比,記你一功!"

"能為偉大的冕下出力是卑職的榮幸,您的贊賞就是對我最大的獎賞!"

胖子很謙遜,這張圖是他費了很大心思才搞出來的,因為他知道早晚有一天要攻打卡拉比,先做好准備是對的,沒有不透風的牆,也沒有敲不開的嘴,弄到這張圖雖然麻煩,但主祭司大人還是做到了.

安多薩爾滿意的點點頭,他和蝶千索終于要做了解了,事實證明,那個人的陰影將從他這里結束,徹底的結束,毀滅了那個人在人間界的最後痕跡,就是他勝利的開端.

從此他的傳說將取代那個人,在人間界,在光芒神族永遠的流傳下去.

由于安多薩爾大軍的抵達,.卡拉比的商業線全部中斷,冥土和婆羅之間的商貿也全部停止.

奧德里奇的軍隊已經構築好工.事,隨時都可以對蝶月堡發起最後的攻擊.

蝶月堡內也是一面凝重,現在.蝶月騎士團有三萬人,沙漠騎士團有一萬五千人,鋼鐵戰士軍團有三萬人,可是不到八萬的兵力面對浩浩蕩蕩的五十萬大軍,以及更恐怖的二十萬光明騎士團,只能靠死守城池,但安多薩爾有源源不斷的後續,無論後勤補給還是兵源,他都不用擔心,但卡拉比卻已經成為孤立無援的孤城一座.

對于蝶月堡的手段,奧德里奇自然是非常了解,工.神一族的能力他也知道,甚至了解蝶月堡的新式鎧甲,以及靈能炮,靈能炮的問題是能源不足,新式鎧甲的普及率恐怕也不足,蝶月堡的兵種匱乏,守城經驗更是接近于零,現在又有掌握了城池的構造圖,想要一下子攻破卡拉比可能很難,但最終贏得勝利是必然的.

而在蝶月堡,現在也面臨著一個及其嚴重的問題,.所有人都望著蝶千索,庫拉達等人則是持反對意見,太冒險了.

當初奧德里奇確實是一個最大的計劃,專門為.了對付安多薩爾,可是……時間過去太久了,奧德里奇不在當年那個一文不值的奧德里奇,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跟著安多薩爾,最終的結果是安多薩爾統治教權,而他統治王權,而卑鄙將軍之名也是跟隨安多薩爾打下來的,人們知道奧德里奇,認識奧德里奇不是以前的他,而是現在的他.

權勢可以改變很多東西,包括人.

何況當初何伯.在實戰秘術的時候,也曾說過,雖然奧德里奇腦海中的東西是假象,是編造的記憶,可是多多少少還是會影響人的心緒,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的,明知道是假的,但看到這種影像總歸是不好的.

所以當初奧德里奇的痛苦和掙紮,並不全是裝的,也只有這樣才能得到安多薩爾的信任.

可是到了今天,奧德里奇率大軍回到卡拉比,一切都變味兒了,如果他揮軍踏平卡拉比,又有誰會知道呢?

而如果要對付安多薩爾,他要放棄現在的一切,難道僅僅就是以前的那段友情?

人類的感情有時確實能爆發很大的力量,但有時也是最不可靠的,尤其是無法經曆時間的考驗,這點還不如妖魔的執著.

妖魔善變,但它們的心很難變.

到這一刻,誰都不敢肯定.

安多薩爾對很多人都很殘忍,也很功利,可是平心而論,他對奧德里奇算是相當的推心置腹了,安多薩爾很難相信一個人,他一直是孤獨的,他堅信王者之路就是這樣,所以他習慣孤獨,剛開始和奧德里奇喝酒談心,只是為了籠絡對方,但時間常了,安多薩爾發現,這樣竟然可以舒緩無邊無際的壓力,酒友變朋友,兩人之間並不是完全的利益關系.

人心向來沒有絕對.

無論別人怎麼說,事情到了今天,蝶千索還是要去.

任何人都可以不信,他一定要信.

月下漫步,沙漠顯得更加寂靜,微風起,沙子發出沙沙的聲音,像波浪一樣流動.

蝶千索聽到後面的腳步聲,奧德里奇還是奧德里奇,但卻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他,不是奧德里奇變了,是大家都變了,變的更成熟,發生了很多事情,每個人都在成長.

現在蝶千索是名震天下的暴君,而奧德里奇也是橫掃婆羅的護國大將軍,這兩個年輕人初次相識的時候,沒有想到,兩人有一天會決定世界的命運.

"我知道你會來."奧德里奇露出一絲微笑.

"你知道,我肯定會來."蝶千索點點頭,他感覺到了奧德里奇的矛盾和掙紮,盡管他的表情是那樣的平靜,因為他也學會了隱藏,以前那個有什麼說什麼大大咧咧的奧德里奇已經被抹殺,而造成這一點的正是蝶千索.

當奧德里奇決定這樣做的時候,他所背負的就是別人無法想象的困難,和心里的扭曲.

但是奧德里奇做到了.

"這一刻最終還是到來的,你給我的那本書很好用."

奧德里奇之所以有這樣的成就和戰法,就是源自于達爾文.波特那本諷刺全世界的書,這本書總共三個人看過,蝶千索,達達霍,奧德里奇.

"因為你一定可以."

奧德里奇並沒有自得,只是笑了笑,"這些年來,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價值,安多薩爾其實也是個不錯的人,只可惜,我和你們不同,這個天下只能有蝶千索,或者是安多薩爾."

"你盡管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決定!"蝶千索說道.

"蝶千索就是蝶千索,你和安多薩爾的事兒我希望由你們自己解決,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安排你和安多薩爾一場決斗,你們的命運由你們自己決定."

現在也只有奧德里奇能安排這樣的局面,如果展開戰爭,蝶月堡一點希望都沒有,可是如果蝶千索能夠依靠個人實力干掉安多薩爾,那局面立刻扭轉.

而這事兒發生,奧德里奇不可避免的要背上叛徒的罪名,不管怎麼說安多薩爾對他是有知遇之恩,現在鏟平大梵天神教已經是癡心妄想,大梵天神教存在的關鍵不是安多薩爾,也不是光芒神族,而是源自于婆羅民眾的信仰,只要信仰不變,神教必然存在.

而奧德里奇畢竟成為神教的敵人,這也是他認為的蝶千索唯一的機會,畢竟局面上,卡拉比已經完全沒有希望了,他不可能指揮軍隊攻擊神教,他對軍隊的控制力還沒到這種程度.

這也是奧德里奇所能想到的最好結果,也是對蝶千索最有利的.

一邊是兄弟,一邊是知己,可想而知奧德里奇有多困難.

"阿索,不要以為這對你是個便宜,以前的安多薩爾可能沒什麼勝算,但完成了光芒神族力量傳承的他,絕對是人間界最可怕的高手之一."

奧德里奇說道,這算是他的另外一個提醒,安多薩爾力量的秘密沒有幾個人知道.

"辛苦你了."蝶千索沒有正面回答,一句發自內心的感慨,讓奧德里奇身體有點晃動.

看似風光無限,可又有誰知道奧德里奇所承受的痛苦,當初答應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麼艱難.

精神上的掙紮和壓抑要遠比肉體上來的殘酷.

"我和安多薩爾的事兒,我自會解決,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這就是蝶千索的回答.

一個讓奧德里奇有點不明白的決定,蝶千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甚至沒有告訴他該怎麼做.

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奧德里奇不明白,現在的卡拉比還有什麼生機?

但這一切都會在天亮的時候做個了解,這一夜對奧德里奇也是相當難熬的.

無論蝶千索肯定還是否定,他都會了卻一個心事,可是蝶千索給的卻不是直接的回答.

無論怎麼樣難熬,怎麼掙紮,該來的還是要來,天亮了.

光明騎士團已經整裝待發,只要奧德里奇的攻城軍團打開一個缺口,他的光明騎士團就會長驅直入,只需要一個缺口!

"啟稟冕下,在營地三里之外發現卡拉比的騎士團,像是要跟我們發起正面攻擊!"

一個神騎士急切的說道.

"哦,有多少人?"安多薩爾玩味的說道,蝶千索狗急跳牆了,想跟自己硬拼,讓後指望奧德里奇看在舊情的份上放他一馬?

"三萬!"

安多薩爾忍不住失笑,"你確定是蝶千索本人?"

"冕下,可以確定是蝶千索."

"哈哈,這孩子傻了,他大概是想學夜摩天,率領三萬騎兵直沖我中軍,把我斬于馬下?"安多薩爾笑道,身邊的神騎士也忍不住笑出生來.

這二十萬光明騎士團里面,可是三萬是正統的光芒神族的戰士組成的超級騎兵團,稱之為神聖騎士團毫不誇張,絕對是大陸第一戰力,蝶千索竟然帶了三萬人想跟他拼,實在是螳臂當車.

"以蝶千索的性格倒是有可能,這人從出道以來,就目中無人,自認為實力過人."

安多薩爾輕輕敲打著桌子,他在思索,這里面是陷阱的可能性有多大.

"周圍的情況調查了嗎?"

"冕下請放心,氣候方面我們調查過,沙漠不會有什麼異象,至于其他的地勢利用可能也完全沒有,如果他是想依靠那些卑微的蠍妖,只會死的更慘."一個主祭司說道.

"加西亞."

"屬下在."

"你去告訴奧德里奇,讓他按兵不動."

"冕下,蝶千索出城,不管他要做什麼,這可是進攻卡拉比大好機會,我覺得應該讓護國大將軍趁機發動攻擊,雙管齊下,盡早結束這場戰斗."

加西亞難得的竟然反駁安多薩爾的意見,意外的是安多薩爾並沒有生氣,反而很欣賞他的勇氣,因為這個想法確實更正常.

安多薩爾贊許的笑了笑,在其他人都不敢說話的時候,這個馬屁精還敢開口,算是對他很忠心了,"奧德里奇太重情義了,讓他去攻打卡拉比對他太難,只要蝶千索一死,卡拉比也沒有堅持的意義,這個城市建造的很好,日後對婆羅也有重大意義."

"冕下聖明,你既讓奧德里奇感念您的大度,又保全了卡拉比這個商業中心,一箭雙雕."加西亞恍然大悟贊歎道.

安多薩爾知道加西亞早就知道他的打算,只是故意說出來讓自己開心,這樣的家伙雖然有點見風使舵,可是作為一個王,身邊如果沒有這樣善解人意的家伙,又怎麼能過的好.

安多薩爾需要像奧德里奇這樣的人才,同樣也需要加西亞這樣的存在讓他過的更舒服.

有些事情只有奧德里奇能做,而有些事情卻只有加西亞能做.

只是,他並沒有想讓奧德里奇感謝他的大度,他的人生中,只對兩個人用了感情,一個是吉祥天,他是真希望吉祥天能成為他的女人,他會愛她一生一世,可是吉祥天一手毀滅了這一切,第二個就是奧德里奇,不管怎麼起初是出于什麼目的,到現在,他是真心希望奧德里奇和他一起打天下,成就一番不世功業.

只是安多薩爾並不會解釋這些.

"命令騎士團准備,我要一舉摧毀蝶千索!"

營帳內的神騎士和祭司齊聲應諾,此時的大梵天神教已經到了最強的時刻,如此中天一點也不擴張.

二十萬騎士團正三角陣型,最強的尖端,就是由光芒神族的主力組成.

而遠處准備迎戰的蝶千索,卻只帶了三萬重騎兵.

雙方對比,這邊實在有點可憐.

清一色的火鬃馬,所有騎士都籠罩在黑色的鎧甲中,只露出一雙眼睛,這就是蝶月堡的決戰力量.

一馬當先的是蝶千索和霍克托爾,遠處安多薩爾已經率領著浩浩蕩蕩的光明騎士團來了,那銀色善良的精良鎧甲,像是地面多了一個太陽.

而對面的卡拉比暗黑騎士團卻黝黑的有點樸素,相比光芒萬丈的神聖騎士,他們完全被比下去了.

桑尼等人也用遠望筒望著戰場,他們用屁股想都想不同,蝶千索為什麼把騎士團拉出來跟安多薩爾決戰,難道這些家伙就真的能以一當百?

就算要決戰也要把所有的騎士團都拉出來,只帶這麼點,簡直是肉包子打狗!

難道蝶千索天真的以為,安多薩爾也會率領三萬騎士團跟他對等的沖擊?

這可不是蝶千索的風格,但要說這三萬騎士能掃蕩浩浩蕩蕩的光芒騎士軍團,這號稱大陸第一數量,第一質量,第一意志的恐怖重裝騎士團?

說實話,桑尼和阿奴農等人都不信.

光是看這場面,都覺得腿肚子抽筋,一旦蝶千索戰死,卡拉比也就完了,城內的戰士也沒了堅持的理由啊.

唯一的可能就是,蝶千索利用騎士團的掩護,千軍萬馬之中取安多薩爾的首級,這可能嗎?

安多薩爾又不是白癡,何況安多薩爾是和蝶千索齊名的年輕高手,也是迄今為止最神秘的高手.

"你覺得蝶千索葫蘆里賣的什麼藥?"枯若馨目不轉睛的望著戰場,作為不動明王族的新明王,枯若馨自然要親眼看到這場大戰的結果.

"不知道."達達霍干脆利索的說道,"我想出兵幫助卡拉比,可惜被蝶千索拒絕了."

"這家伙真是瘋了."枯若馨忍不住說道.

"你好像很在意他?"達達霍笑道.

"哼,不是在意,是恨!"

達達霍不置可否,遠望筒中,騎士團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卡拉比的三萬騎士團就是一個小塊,而神教這邊實在太壯觀,華麗的鎧甲,祭司們已經開始念動咒語了,鎧甲上的光芒越來越強,騎士的精神狀態也開始進入興奮.

"好恐怖的軍團,在開闊的平原上,這支軍隊確實天下無敵."達達霍感歎道,雖然他的戰車兵團也很厲害,但還是有不少局限的,也許在未來,隨著改進能逐漸成為主力兵種,可是在現在重裝騎士團已經到了這個時代的巔峰,而大梵天神教更是把這一兵種的戰斗力發揮到極致.

這是一支不怕任何混合兵種的恐怖存在,有了祭司的加成,他們所要做的就剩下一件事兒,那就是踏平眼前的一切.

換成達達霍也只能是堅守不出,伺機騷擾,而這樣跟鼎盛狀態的光明騎士軍團硬拼,實在不是明智之舉,而蝶千索想要斬殺安多薩爾也太冒險了.

殺死蝶千索的機會,安多薩爾肯定不會放過,可是以安多薩爾的謹慎,十有八九會坐鎮中軍,這樣蝶千索的機會幾乎為零啊.

但達達霍總覺得不那麼簡單,兵法,詭道也,這是兵法篇的第一句,他看過,蝶千索也看過,他不信蝶千索沒有陰謀詭計.

"哼,蝶千索這小子肯定有陰招!"枯若馨說道,顯然她對蝶千索也有相當的認知,每次蝶千索都示敵以弱,然後下黑手,這次不知道又埋伏了什麼,說不定神教的騎士團沖著沖著忽然全掉到地底下....

,:..

上篇:三百二十三 實力懸殊的決戰     下篇:三百二十四 神也要歎息的騎士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