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十六章 那一張平靜的臉  
   
第十六章 那一張平靜的臉

"該死,這洞中怎麼還有劍陣?"是天煞門仇厲的怒吼聲.

"走吧,這劍陣肯定是用來對付那些凶獸的,不知怎麼地,竟然被觸動了!"

黑衣老者也很不甘,短暫地看了一眼向深處飛去的地精之氣,跟著仇厲出了石洞.

青絕最後一個走.

"師叔."

正在這時,嗆人的灰塵中突然站出了兩道人影,一個女子柔和的聲音傳到了他耳中.

青絕心中一驚,卻是急忙回頭,發現不遠處的拐角位置站著兩人.

"絳雪,是你麼,孩子?"青絕急忙喊道.

"走吧,林焰,有我師叔陪著出去,別人不敢為難你."梅絳雪對林焰說道.

剛才,兩人也感到了甬道內的驚人變化,心知可能是石洞內那把劍出了問題,導致異變發生,可兩人沒想到的是,甬道內竟然有著一座劍陣,而且還被觸發了,倘若再不現身離開,只怕兩人都會命喪于此.

幸好,梅絳雪發現自己的青絕師叔留在了最後,所以才放心現身,准備跟著師叔一起出去.

林焰于是和梅絳雪同時邁開腳步,迎向了二十米之外的青絕.

然而,甬道內異變陡生!

石壁未曾塌陷,石塊未曾被轟飛,但恐怖的劍氣卻先發而至,兩人還沒走上五米,肆虐的劍氣便呼嘯著席卷而來,欲撕裂一切有形事物!

"快跑!"

青絕在前方大叫.

但兩人分明跑不過縱橫無匹的劍氣!

眼見兩人都得被劍氣撕裂,林焰突然腳步一停,大聲叫道:"絳雪姑娘,你先走!"

說話時,林焰雙手揮出一片柔和的元氣,竟是托著梅絳雪加速朝趕過來的青絕而去.

"林焰!你……"

梅絳雪回頭看著林焰,淚水奪眶而出,渾然沒想到林焰會這樣做,只是手被青絕師叔抓住後,她便被迅速帶離,竟是只來得及匆匆看上一眼!

梅絳雪透過漫天灰塵看到了一張平靜的臉,她想,自己以後恐怕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張臉和臉的主人了.

"呼呼!"

呼嘯而至的狂風中凌厲的劍氣迅速席卷了甬道內的一切,林焰的身影,再也無法看到!

林焰知道被劍氣威脅時,如果亡命奔出,也肯定會被劍氣殺死,與其兩人都送掉性命,那還不如用自己的命來為梅絳雪做點什麼.

看到梅絳雪被青絕拉著快速退出了甬道,林焰明白自己的命已經換來了梅絳雪的平安,對此,他很欣慰.

雖然他也不想死,他還極度留戀這個世界,想強大實力後返回天帝城弄清楚十年前流血夜的真相,向林家討回公道,找到自己失蹤的母親,然而,如果剛才那樣的情景再發生一次,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將梅絳雪推出甬道.

這個選擇,無關男女之愛,無關人性光輝,無關道德品質,而只是出于他對生命的敬畏.

被綁在木排推入水中,面臨跌入瀑布摔得粉身碎骨之時,他極度地想活著,不甘死去,當他幸運地活下來並在機緣巧合下解除了體內元氣吸收鎖陣後,重獲新生的他,更加珍惜生命,敬畏生命.

因為敬畏,所以才希望生命延續下去.

既然自己必死,那還不如用自己的命來換取梅絳雪活下來的機會,就這麼簡單.

在天帝城纏著母親買冰糖葫蘆的情景,在夏府辛苦劈柴的畫面,在石洞內有滋有味吃著蛇肉的樣子,仿佛一軸軸攤開的畫卷,將那些或溫暖或艱難或滿足的回憶,一一展現在林焰的眼前,在被劍氣包裹時,林焰的心很平靜.

"轟!"

最後一截甬道隨著牛頭山的石頭被炸飛而徹底坍塌,往日的青翠森林,變成了此刻的滿山狼藉,遮天蔽日的灰塵石屑,像是為死者燃放的鞭炮激起的哀傷之煙,模糊了眾人的視線,隔絕了真實的世界.

梅絳雪的眼睛中,淚花湧現,淚珠晶瑩,她沒能看到自己祈禱的奇跡出現,沒能在甬道坍塌前的最後一刻,看到那個身上有著和別人太多不一樣的男子走出來.

然而,那張平靜乾淨的臉,卻牢牢刻在了這個十七歲的天之驕女的腦海中.

"師叔,我先回去了."

見青絕師叔和其他幾大門派的人仍守在斷壁殘垣的牛頭山前,雙眼都極力睜著,似乎像透過厚重的灰塵看清楚里面的情景,梅絳雪心知包括她師叔在內的高手看的是什麼,只是她甚至不屑去產生鄙夷的心思,只覺得此刻的自己好累,就想回青武門內好好休息.

青絕何嘗沒看出自己門內的翹楚惆悵的是什麼,心中腹誹那個年輕人到底是誰的同時,臉上已經浮現出慈祥的笑容,朝側邊招了招手,溫和說道:"絳雪你被困了這麼多天,想必身心俱疲,是該早點回去好好休息和調養,青風,還不陪著你師妹回去."

青風是他的兒子,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喜歡絳雪,所以特意找了這麼一個機會,至于那個肯為絳雪付出生命的年輕人,反正人都已經化為了齏粉,被壓在了甬道中,不再對自己兒子構成威脅.

青風比梅絳雪大了兩歲,在青武門中自然也是翹楚精英.他身材高大,劍眉星目,整個人透發著一股銳氣,像一把閃爍著奪目光輝的寶劍,光芒怎麼也蓋不住.

其實,青風也沒想著要遮蓋,他認為自己有驕傲的資本.的確,作為瀟水城十大年輕高手中排名第三的俊傑,作為青武門的少主,心氣高,銳氣足,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此刻聽到父親青絕的話,穿著寶石藍長衫的青風卻沒有絲毫擺譜的樣子,飛快跑到梅絳雪面前,微笑著,柔和的眼神中還帶著許多欣喜.

"師妹,你沒事就好,這麼多天師兄我幾乎將整座牛頭山都找遍了,還以為師妹,以為師妹出了什麼事呢.師妹平安歸來,師兄不知道有多高興,師妹,你累了吧,被困甬道這麼多天定是很疲憊,我這就陪師妹回去."

青風是真的欣喜,因為梅絳雪活著出現在了他面前,他是真心喜歡和關愛自己的師妹.

梅絳雪卻恢複了清冷性子,像一個冰雕出來的美人,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冷淡說道:"謝師兄關心,我很好,自己能回去."

然後,梅絳雪也不管青風有沒有跟著自己,朝青絕打過招呼,看了一眼甬道後,就朝山下走去.

一向自傲的青風沒表現什麼不滿,似乎習慣了師妹冷冰冰的模樣,仍帶著笑臉一路陪著梅絳雪下山.

這一幕小插曲並沒引起別人的關注,事實上,還留在山上的這些高手都只關心著地精之氣.

"真是晦氣,讓一個莫名其妙的劍陣給毀了,白忙活了二十多天."五大三粗的仇厲忿忿嘟囔了一句.

"嘎嘎,你們瀟水城五大門派硬要強壓我這個外來勢力,也不管這地精之氣是誰發現的,得,現在可好,地精之氣不知去了哪兒,大家誰也別想得到."那個干瘦黑衣老者陰陽怪氣地諷刺著.

"哼."

天煞門掌門仇厲鼻孔重重哼了一下,想到再說什麼也只是嘴上斗狠,也懶得再發脾氣.

青絕默不作聲,看著漸漸消散的粉塵,等待和盼望著地精之氣會再出現在視野中.

直到粉塵散盡了許多,看到了牛頭山的模糊場景後,眾人確定甬道完全被摧毀,洞口已經被石頭封堵,這才開始悻悻離開.

至于地精之氣,是得不到了.

傳聞地精之氣擁有一定的自主靈識,只會在山明水秀的美好之地出現,現在牛頭山上滿目瘡痍,逃脫後的地精之氣一定是順著地脈奔向了地底深處.

時光荏苒,光陰一旦流過便不再回來.

離牛頭山被摧毀已經過去三天了.

瀟水城大大小小的門派不死心,都派人試著搜尋地精之氣的下落,但毫無所獲,也就接受了地精之氣遁入地脈消失不見的事實.

而外城那一方勢力也是在三天後的這天中午離開了瀟水城.

同樣是中午,某處森林中.

微風像調皮的精靈,不斷穿過阡陌交錯的樹枝樹干,在歡快地跳著舞.而正午成束的陽光也被樹葉分割開,只在地面投下了斑駁的光影.

這片森林很寂靜,以至于幾只小鳥站在樹巔上展示歌喉而發出的清脆鳴叫,反而更使得森林靜謐,祥和.

一個年輕人四仰八叉地躺在柔軟的金黃樹葉下,似乎那晃眼的斑駁光影對他毫無影響,他的臉就那樣正面迎著陽光,像是在熟睡.

這是一張平靜的臉,但此刻卻並不乾淨,布滿了灰塵,跟他身上的衣服一樣.

風精靈有時也好奇地在他身邊駐足,輕輕將一部分灰塵吹走,將散亂的黑發吹起,似乎還想將這個緊閉雙眼的人喚醒.

然而,好幾天了風精靈都沒喚醒這個人,仿佛是怕這人白天被太陽曬了,晚上又被低溫凍著了,風精靈于是吹起地上的金黃樹葉,柔軟地覆蓋在這人的身體上,像是好心地為他穿上了一件衣裳.

可是此刻,這個年輕人的右手忽然動了一下,接著開始抬起,下意識地就遮住了雙眼,然後左手撐地,身體慢慢坐了起來.

風精靈嚇得一跳,趕緊退到了樹梢上,卻仍在好奇地看著.

年輕人坐起來後,並沒有馬上打量周遭環境,而是愜意地伸了一個懶腰,似乎連著睡了好幾天都還沒睡夠.

風精靈不再害怕,又調皮地繞著年輕人轉了一個圈,才歡快離開,繼續在森林中跳舞.

"這是什麼地方?"

年輕人站了起來,隨意拍了幾下衣服,嘀咕了一句,隨後卻突然猛拍了自己腦袋一下,立即踩著金黃的樹葉手舞足蹈起來:"哈哈,我沒死,我活下來了,嚯嚯!"

聲音聽到樹巔上幾只小鳥的耳中,不啻于鬼哭狼嚎,嚇得它們驚慌失措,急忙振翅一飛,迅速逃之夭夭....

,:..

上篇:第十六章 那一張平靜的臉     下篇:第十六章 那一張平靜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