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五十章 飛虎哥來鬧事  
   
第五十章 飛虎哥來鬧事

避開仇小曼的胡攪蠻纏,林焰回到郊外的小院落,還沒來得及掏出天玄前輩贈送的《玄天劍訣》翻閱,就聽到木門被捶得"嘭嘭"響,同時一道甕聲甕氣地聲音傳了進來.

"林兄弟,在嗎?"

林焰已經從聲音分辨出了來人正是幾日沒見的鐵牛,將《玄天劍訣》往懷中一放,跑到門前,拉開了木栓.

王鐵牛滿頭大汗地大步進來,臉上雖然努力帶著笑容,但神情卻很急促.

"不急,慢慢說."

林焰端出涼茶給鐵牛解渴.

王鐵牛咕隆咕隆將一杯茶一口氣喝干,胸膛兀自在起伏不定,顯然一路都是跑著過來的.

"事情很急,"王鐵牛大手一抹嘴角,焦急說道:"碼頭被人圍了.林兄弟,俺搞不定,只好來求你幫忙了."

林焰眼中閃現一絲寒芒,站起身道:"走!去碼頭."

走了一步,林焰還是退回,將古銅色劍鞘中裝著的普通精鋼長劍取出,換上戰劍插到了里面,才隨著鐵牛大步朝外走去.

一路上,兩人急行,林焰同時將事情弄清楚了.

原來自從牛四以及二十個武者莫名其妙死了之後,牛四豢養的打手嚇得不輕,害怕災禍會降臨到他們頭上,于是紛紛作鳥獸散,也就是那時,鐵牛聯合了其他工人,只用了很小的代價就將碼頭那塊以前屬于牛四的地皮買下,並跟瀟水城內小麥店鋪的老板商定好了,由鐵牛負責裝貨卸貨.

鐵牛和他的工人勤勞肯干,為人又厚道,因此與店鋪老板合作得很愉快,短短一個月後,鐵牛已經將生意擴大了一倍,卸載范圍不再局限于小麥,還包括玉米等其他糧食.

但鐵牛的成功卻使得牛四的那幫打手眼紅了.

他們四處躲了一個月,最後見禍事並沒有發生在自己頭上,于是放心下來,又開始在碼頭一帶集結.

他們大多是地痞流氓,以前牛四在時,是被牛四雇傭的打手,專門負責搶奪別人生意以及監視工人,現在牛四死了,他們成了無業游民,眼見鐵牛生意好得出奇,便軟硬兼施,想要入股.

只是他們的入股,並不是掏錢,而是以他們的力量為鐵牛提供保護,但是,鐵牛生意所取得利潤的三分之一,卻要交給他們!

這跟明著搶掠沒有分別,鐵牛自然不答應,這幫流氓威脅恐嚇了幾次後,干脆在昨天下午堵住了碼頭,不讓鐵牛的人卸載貨物.

鐵牛的生意沒做成,還被告知今天如果再不答應,一定會用強.

鐵牛上午就來找過林焰,只是那時林焰剛好去玄天居做客了,這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弄懂事情原委後,林焰心中有了計較.

"鐵牛,我記得那群監工中有個叫大壯的,不是被我嚇破了膽嗎,怎麼,他們不長記性,還敢來為難你?"

林焰想起在碼頭教訓牛四時,監工頭子大壯可是被他的雷霆手段嚇得雙腿都瑟瑟發抖的.

"如果真是大壯他們那幫人就好了,那幫人見識了林兄弟的霸氣後,哪敢還來找麻煩?自從那天牛四被你打後,就將怒氣發泄到了大壯那幫監工上,認為他們沒用,于是一下辭退了他們,並飛快請來了這幫更加痞氣的流氓,這幫人以一個叫沈飛的為首,總共十人,好像還有幾個武者."

"武者?"林焰冷哼一聲,隨即喝道:"照打!"

鐵牛笑笑,並不擔憂,他知道林兄弟的實力.

兩人快步到了碼頭,果然發現卸載小麥的地盤上,幾個搬運工人正垂頭喪氣坐著,一邊擦汗一邊無奈望著另一側陰涼處的人影.

那群地痞倒是挺會享受,翹著二郎腿坐到了樹蔭下,邊等著鐵牛來向自己臣服,邊肆無忌憚地說著一些葷笑話.

見鐵牛來了,邊上還站著一個佩劍的年輕人,地痞們吆喝了一聲,狂笑著,一路大大咧咧上前,簇擁著一個三十多歲,脖子上掛一條粗金色項鏈的男人走出來.

這人手叉著腰,兩腿微微分開,前腿似模似樣地一個勁掂著,斜歪著頭,十分有節奏地抖著脖子,頗玩味般看著自己和鐵牛,身上花色襯衫不系一粒紐扣,任由風將衣擺吹得鼓脹,露出胸膛上紋著的一只青色猛虎,配合著黝黑臉上一條長兩寸的長形傷疤,倒是頗顯流氓氣勢.

林焰心中冷笑一下,卻不吭聲,想看看這人到底准備玩些什麼花樣.

"這是我們大哥沈飛,江湖人稱飛虎哥!"

既然大哥都站出來擺好了拉風姿勢了,旁邊一個小弟自然非常是時候地叫出了沈飛的名號.

林焰看著沈飛,瞧了瞧他胸膛上那只有些褪色的老虎,愈發覺得那更像是一只生了病的大貓,噗嗤一笑,沒忍住,笑了出來.

"媽的,嚴肅點,這是在談判呢!"旁邊小弟馬上喝道.

沈飛斜看了一眼林焰,突然一口吐沫吐在了沙地上,用腳揉了揉後,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喲,鐵牛兄弟長進不少嘛,都知道請幫手來啦,哈哈!"

"哈哈,哈哈哈!"

邊上其余人也跟著齊樂.

林焰再次笑了出來,而且是在眾流氓笑完了後才開始笑,因此那笑聲不可避免地十分出眾,聽到流氓們耳中,自然十分刺耳.

"媽的,笑,笑個毛啊!"旁邊小弟又開始喝罵.

沈飛畢竟是流氓頭頭,看出了點不對勁,手一揚,邊上小弟立即乖乖閉上了嘴巴,看樣子在豎立威信方面,飛虎哥做得很不錯.

"這兄弟還沒請教名字呢?"

"我叫林焰."林焰認真說道.

"飛虎哥,這小子在玩飛虎哥呢."邊上小弟馬上插話道.

"媽的,你能不能少說兩句?再多嘴,裝麻袋扔瀟水河喂王八烏龜!"

飛虎哥王霸之氣一發,立即嚇得那個小弟噤若寒蟬,慌不迭就退到了人群最後面,似乎十分害怕下一刻一只發出黴氣的麻袋就會從天而降.

"咳咳."沈飛回頭看到小弟的表現,很是滿意,裝深沉一般咳嗽了兩下,然後才側過頭,左手捂著耳朵,將耳朵正對著林焰,嘴中囂張說道:"剛才沒聽清楚,兄弟麻煩再說一遍,你叫什麼名字?"

眾小弟又一次大笑起來.

這次林焰沒笑,王鐵牛卻跟著他們笑出了聲.

王鐵牛知道,飛虎哥肯定會有眼不識泰山,陰溝里要翻船了.

王鐵牛憨直,卻並不准備提醒沈飛,因為他也想好好看一場熱鬧.

"我叫林焰."林焰微笑說道,末了,不忘補充:"樹林的林,火焰的焰,飛虎哥."

沈飛一聽,猛一樂,隨即放下捂耳朵的手,側過身子手舞足蹈地對身後小弟說道:"大家都聽見了嗎,他說他叫林焰,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刺耳的大笑過後,沈飛將手往下一壓,人群立即恢複了平靜,帶著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滿臉惡趣味地再對林焰說道:"是那個獲得了梅大美人推薦資格,今天又應邀去天玄老前輩的玄天居做客的林焰?"

林焰已然明白這幫家伙也聽聞了這些事,知道了自己的名頭正響,但就是沒有見過自己的面,自然認不出自己.而自己上午才去玄天居做客,現在理應正受著青武門的熱情款待才是,即便下了青武山,也絕對不可能出現在碼頭這等大人物根本不會光顧的髒亂地方,更加不可能會為一個什麼背景都沒有的王鐵牛出頭.

也怪這幫家伙倒黴,他們是在牛四被自己收拾了一頓後才成為牛四的專門打手的,並不清楚王鐵牛和自己認識,更何況那時他默默無聞,即使事後他們了解到了此事,也肯定早將自己的名字忘得一干二淨了.

所以,他們現在怎麼都不會相信自己就是林焰.

于是,林焰再次認真說道:"是的,我就是那個林焰,飛虎哥."

沈飛一聽,猛踩了沙地幾腳,隨即哈哈大笑道:"你如果是大名鼎鼎的林焰,那我就是瀟水城第一人獨孤劍魔,哈哈!"

身後小弟馬上也跟著起哄.

"飛虎哥,你當獨孤劍魔,我這個二當家的就當青風少主好了."

三當家馬上蘭花指一捏,陰陽怪氣地說道:"既然這樣,奴家就做梅絳雪好了,迷死你們幾個臭男人."

敢情這支充滿陽剛和痞氣的流氓隊伍里面,也混入了一個異類,並且還爬上高位,做上了三當家的寶座.

"不管你叫什麼,碰上了我飛虎哥,照樣得吃癟!王鐵牛,看樣子你是不准備讓我們入股了,既然這樣,我宣布談判破裂,開打!"

沈飛大聲一說,其余九人便齊齊吆喝一聲,飛快散開,將林焰和鐵牛團團圍住.

"我說我叫林焰,你不相信也沒辦法,呆會可不要後悔."林焰努力做最後一次勸誡.

"放他媽的狗屁,林焰會跑到這犄角旮旯來?兄弟們,一起上,廢了這小子,讓這小子沒事玩裝逼!"

十人紛紛揚起了各自的武器,有鐵钎,有狼牙棒,有砍刀,但是也有長劍,如鐵牛說的那樣,看樣子中間還是有幾個武者....

,:..

上篇:第五十章 飛虎哥來鬧事     下篇:第五十一章 戰劍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