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絳雪失憶  
   
第一百二十四章 絳雪失憶

"我給過你機會,讓你好好讓路的,你不聽,這可是你自找的,"

林焰的聲音有如從冰窖中出來的一樣,

"你……你……你,"

王天又痛又羞又怒,完好的左手指著林焰,一個勁哆嗦著,說話聲音都不利索,扭曲的面容透著一股深深的不甘和怨恨,

"你什麼你,"林焰瞪了一眼王天,"自己學藝不精還要目中無人口出狂言,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教訓,"

說罷,林焰突然施展"銅皮鐵骨"神通,身上力氣猛然加大,雙手用力後竟然直接將寶劍扭成了一團麻花,丟到了王天面前,

"哐當,"

麻花狀的寶劍落地後還滾動了幾下,最後頹喪地一動不動,

"哇,"

王天吐出一口鮮血,差點沒被直接氣暈過去,

在天煞門甚至在瀟水城,他都屬于年輕一輩中的俊傑,蛻凡境四重天的實力,不知道受到多少師兄弟的崇拜和羨慕,他早就習慣了成為別人眼中的焦點,萬眾矚目的中心,何曾受到過像今天這樣的奇恥大辱,

他覺得很羞愧,很氣憤,但更痛恨負手而立,站得筆直的這人,

若不是他,自己會接連受到嘲諷,若不是他,自己會在其他人面前丟臉,若不是他,自己的肩胛骨和手腕會斷,

這一切,都是這人引起的,

所以,他眼睛死死盯著林焰,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對方,

然而,林焰只是對他輕蔑地一笑,說道:"勸你別再這麼囂張跋扈了,這次碰到了我還算好,如果真的碰到了脾氣爆裂的,直接殺了你,你都沒話說,只能到陰曹地府去抱怨,"

旁邊的三人悄悄吐了吐舌頭,暗自腹誹:你脾氣還不爆裂啊,上來就弄斷了別人一只肩膀一只手,

當然,這話他們只能在心中說說,是萬萬不敢當著對方的面說出來的,

也不管王天會如何怨恨自己,林焰抬腳就准備走人,

恰好這時,蘇長老和另外兩位長老也下山來,准備去瀟水城的"靈寶堂"完成掌門交代的事情,看到了這一幕,

王天卻比林焰更快發現翩然而至的三位長老,仿佛遇到了失散多年的老爹,王天立即眼淚鼻涕一起流,哭嚎道:"蘇長老,吳長老,張長老,您們可都看見了,我的肩胛骨和手腕都被這人弄斷了,我天煞門斷然容不得這號人來搗亂,長老,我請求你們為我做主,嚴懲這人,"

林焰笑笑,轉過身來,似笑非笑般看著王天,

王天弄不懂狀況,他相信自己的慘狀長老們都看在眼里,就算這人實力再高,也打不過三位長老,肯定會面臨最嚴厲的懲罰,

然而,王天沒有等到這一幕的出現,

他看到的情景,讓他覺得這個世界是不是癲狂了,怎麼會這樣的事情,

因為蘇長老帶頭,其他兩位長老跟隨,三位在天煞門赫赫有名的老資格人物,居然齊齊朝對方拱手行禮,

而且,他還聽到蘇長老客氣地說道:"先生,我們若有做得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多多擔待,"

甚至,他還看到了三位長老一起向他投來的責問目光,不但不關心他的傷勢,反而很惱怒他得罪了這人,

這人究竟是誰,為什麼連高高在上的長老都對他這樣客氣,

"先生,我這就讓王天向你道歉,"

正在這時,他忽然聽到蘇長老這樣說,不由得驚詫和憤怒,難道他的傷白受了,難道自己非但不能教訓對方,反而還要向對方賠禮道歉,

王天只覺得胸口堵得慌,明白今天是自己栽了,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

"不必了,也沒什麼事,說起來是我的不是,不應該在天煞門前胡鬧的,對不住了,三位長老,"林焰得饒人處且饒人,客氣說道,

"哪里哪里,"

三位長老都已經知道了是眼前這人治好了小姐的病,連掌門都對他客氣有加,自己自然更應該如此,

林焰覺得事情進行到這兒也該收場了,于是說道:"他受了些傷,要及時醫治,我就不再這礙眼了,三位長老,告辭,"

說罷,林焰翩翩然離開,

"長老……"王天委屈地說道,

"住口,"蘇長老恨鐵不成鋼地罵道,"早就讓你收斂一些,這下可好,碰到了得罪不起的人,這頓打算是白挨了,王天,以後你眼睛放亮一些,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像剛才這人,以後你見到了都甯願繞著走,知道嗎,"

王天欲哭無淚,心中雖然還很怨恨,但卻再沒辦法囂張起來,只能在三個同伴的幫助下,回門內療傷去了,

"蘇長老,這人到底是誰,居然有這麼大的能耐,連掌門都要對他客客氣氣的,"另外兩位長老顯然還想多了解一些情況,

蘇長老很堅決地搖搖頭,說道:"這件事你我最好不要瞎打聽,這人,是位高人吶,"

另外兩位長老默然,

……

沒過多久,林焰就到了繁華的瀟水城大街上,

穿過這條大街,就可以沿著比較僻靜的小路回到院落了,

由于化裝後表現出來的面貌和年齡都與之前的自己有著較大的出入,因此林焰並不擔心會被人認出來,即便遇到了熟人也一樣,

可才沒走多久,林焰果真遇到了熟人,

林焰的眼睛亮了起來,

因為他看到了青風和另一個身影,

竟然是梅絳雪,

林焰心中一動,急忙將自己的氣息盡可能地掩蓋住,使得自己看起來就像一個文人墨士,

林焰不想自己的實力會被青風察覺到,

隨後,林焰注視起梅降雪來,

梅降雪依舊是一襲雪白長裙,如瀑布般柔和的秀發披在香肩,即便臉上仍然沒有帶笑,但那股高貴的氣息卻自然散發出來,

而梅降雪美到讓人窒息的絕美容顏,早已經將大街上其他女子都輕松比了下去,一時之間,許多路人都側目駐足,驚為天人的有之,嘴巴張大變傻了的有之,眼神火熱的同樣有之,

可梅降雪依舊孤傲得像一朵大雪山中的潔白雪蓮,甯願忍受著寒風的襲擊也不願低頭,而選擇了高傲地迎著寒風,獨自綻放,盡情展露著只屬于她自己的美麗,

還是那個冰冷得不近人情的梅降雪啊,

林焰微微一笑,嘴角翹起了一個小弧度,

可惜,林焰無法表露身份,但還是跑到了兩人必須經過的一個水果攤旁,假裝挑選水果,卻時不時看看梅降雪,

林焰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是很自然地就這樣做了,或許,是為了近距離感受一下那股熟悉的氣息吧,

街上行人眾多,但都只敢在旁邊看著,因此沒有人阻攔青風和梅降雪的前行,很快,兩人隔林焰就不足五米了,

恰好這時,林焰側身轉頭時,發現了青風和梅絳雪都往他這兒掃了一眼,

青風眼神中頓時流露出一股不爽之色,鼻孔中哼了兩聲,顯然不喜歡這個和林焰長得有點像的漢子,

林焰也沒想過青風會有什麼好臉色,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梅絳雪的反應,

然而,他失望了,

梅絳雪清澈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秒鍾,甚至于,目光中的大半可能都是沖著他旁邊琳琅滿目的水果去的,自始至終,梅絳雪的眼神都是平靜的,沒有任何波瀾,

難道梅降雪已經將自己完全忘記了,以致于現在看到了一個和"林焰"有些像的人,眼神甚至連一絲波動都沒有了,

林焰只覺得嘴中發澀,心中很不是滋味,

連青風都還記得他這個"眼中釘",可梅降雪卻忘記了,

林焰沒有自我安慰,也沒有自怨自艾,只是心情有些低落,准備離開水果攤,在事情沒有明了的時候,他不會讓自己陷入到胡思亂想中去,眼下,提高實力和對付青絕才是他最應該做的,

可恰好這時,林焰又發現青風看了自己一眼,林焰看到青風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聽到青風對身旁的梅絳雪說道:"絳雪,你還記不記得有一個叫林焰的人,"

聲音很小,眾人離青風又有一段距離,青風或許認為林焰只是一個文人墨士,也不害怕他會聽到自己的話,但偏偏林焰依靠靈敏的聽力,將他的話都聽到了,

"這青風打的什麼主意,怎麼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只要梅降雪沒變傻,沒失憶,又豈會不記得林焰這個名字,"林焰心中很不解,

但是,林焰卻看到梅降雪很肯定地搖搖頭,茫然地問道:"青風師兄,那個林……林焰是誰啊,我以前記得他嗎,"

林焰心中"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青風卻很滿意梅降雪的回答,面有得色的解釋道:"他啊,只是一只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罷了,無名小卒而已,師妹你不記得也很正常,"

"哦,是這樣啊,我聽天玄師叔祖和我說過,說我全部失憶了,忘記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想來不記得很多人也正常,"梅絳雪輕輕柔柔的聲音依舊那麼熟悉,

但林焰卻再無法保持心中的平靜,

那股不好的預感真的得到了證實,

梅絳雪竟然失憶了,

林焰隨便買了幾斤水果,看了一眼青風和梅絳雪一起離開的身影,心情很低落地朝鄉下院落走去,

難怪梅絳雪看自己時沒有任何反應,原來在自己消失的幾個月中,梅絳雪遭遇了這樣一場不幸,竟然失憶了,

難怪從龍島回來後,鐵牛說梅絳雪只到過院落一次,以後就再也沒出現過,

林焰心中很失落,梅降雪失憶,意味著梅降雪以後不再會記得自己了,從此以後,他們就形如陌路人了,

而且,他要對付青絕的計劃,也因為青武門中唯一一個可能給自己提供幫助的人喪失了記憶,而變得愈發艱難起來,

"絳雪姑娘,真心希望你早點恢複記憶,將一切都記起來,"林焰心中祝福道,...

,:..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絳雪失憶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絳雪失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