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娘消失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娘消失

第二天,林焰老早就醒來了,

不愧是瀟水城第一大派,人力財力十分雄厚,青武門操辦起來的這場親事的規模還要超過林焰的估計,處處張燈結彩,鞭炮齊鳴,歡聲笑語,尤其是用來成親的正中大屋,許多下人在進進出出,在忙碌,而這,還只是早晨,

可想而知,等賓客上山來了,這里還會熱鬧多少倍,

這就是大派舉行的成親,不比尋常人家,他們更看重門派的面子,所以成親現場越熱鬧越好,人來得越多越好,不在乎花費了多少錢出動了多少人力,只要成親規模空前盛況就行,

林焰依舊一身仆人打扮,臉部也經過了一些細微處理,與以前的模樣大不相同,相信即便是才見過了林焰的吳媽,乍看之下也會認為這是一個正兒八經的下人,

林焰就是打算依靠這身打扮混入成親現場,在成親開始之後,再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然後大鬧一場,攪黃這門親事,至于以後會發生什麼,林焰也顧不上了,

因為今天的場面非常大,青武門忙碌的下人非常多,誰都沒工夫去注意一個陌生面孔,林焰就混在下人中,也幫著擺酒席,抬桌子,邊等著成親開始,

上午十點,瀟水城一些有頭有臉的官員,商人以及一些較小門派的人上了青武山,場面頓時熱鬧了許多,

接近十一點,真正的大人物以及大門派,也陸陸續續全都到齊,

一時之間,鞭炮陣陣,熱鬧非凡,光是送來的賀禮都是一箱箱的,絡繹不絕,

天玄前輩出現了,青絕青風父子也喜笑顏開,忙著招呼客人,

場面很融洽很喜慶,盡管下人穿梭不停,但成親現場還是鬧而不亂,

十一點半,人們聚集到一座大禮堂內,這里,就是一對新人的拜堂之所,

梅絳雪還沒有出來,但許多人都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這位瀟水城冰美人穿上新娘服後的模樣,更多的人則圍著新郎青風,祝福贊美之辭不絕于耳,

"恭喜恭喜,恭喜青風兄啊,"

"青風兄不愧是瀟水城的年輕翹楚,跟梅絳雪小姐珠聯璧合,般配極了,恭喜啊,"

青風穿著喜氣洋洋的紅色服裝,洋溢著高興的笑容,仿佛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也許在場很多人都會認為此刻的青風,的確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狗屁,"

林焰站在禮堂門口,低低罵了一句,如果梅降雪沒有失憶,這門親事豈會出現,

可罵歸罵,林焰卻也不得不承認,眼下風光的是青風,而絕不是自己,

相反,自己還得抓緊時間觀看周圍環境,確保待會能夠順利將成親現場擾亂,而不是剛一露面就被青武門的人抓住,連青武門包括天玄這個鎮山之寶都出現了,想必其他各種利害的人物也到了這兒,

五分鍾後,青武門掌門青絕站出來開始說話,無非就是歡迎大家光臨啊,恭喜新人啊之類的客套話,當然,也沒忘在眾人面前表明青武門的名聲和實力,

"好了,新娘梅降雪很快就來了,她與犬子青風的親事馬上就舉行,"青絕最後說道,

人群頓時傳出歡呼聲,看樣子都想一睹梅降雪的新娘容顏了,

"只等梅降雪一出現,我就開始起亂,定要攪黃了這門親事,"懷著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二杆子精神,林焰已經擠進了禮堂里面,

不過,隨後林焰便看到一個人匆匆跑到了青絕旁邊,附耳對青絕耳語了幾句,青絕臉色立馬大變,隨即朝天玄使了個眼色,兩人急急交談了幾句,留下天玄這個老資格在場,青絕則快步從側門離開,

"青絕這是要去干什麼,看他的臉色分明是有事情發生了,該不會也有人和我一樣,來攪局了吧,"林焰疑惑地說道,

坐著的賓客自然也看到了青絕匆匆離開,不過卻沒太在意,連天玄都不急,他們這些純屬來喝喜酒的人自然更不急,

"管它呢,越亂越好,"林焰有些幸災樂禍地想著,邊等著梅降雪的出現,

不一會兒,青絕又趕了回來,不苟言笑,臉色陰沉,對天玄匆匆低語了幾句,天玄聽後,處變不驚的臉上,兩道眉毛皺了起來,額頭深深擠成了"川"字型,

這下,賓客才開始意識到今天只怕青武門出了非同小可的大事了,要不然,天玄也不會緊皺眉頭啊,

"到底遇上什麼棘手的事情,能夠讓天玄都這樣失態,不過也好,最好攪得他們沒有心思再舉辦親事才好,"

林焰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毫無疑問,青武門的人越憂愁,對他來說就越好,

"青絕掌門,新娘子怎麼還不出來啊,我都等不及了,"

禮堂之中,一個大嗓門突兀地響起,能夠這樣直接刺激青絕的,自然是天煞門的仇厲,兩人向來不對路,這在瀟水城已經不是秘密了,

仇厲這一嗓子喊下去,又有好事之徒跟著起哄:"是啊,讓新娘子快點出來吧,熱熱鬧鬧地將這門親事舉行完,"

林焰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莫不是梅降雪出什麼事情了吧,

"請大家靜一靜,"這時,天玄終于站了起來,他的聲音一出來,全場喧鬧的起哄聲立馬靜了下來,

天玄"咳咳"了兩聲,面露抱歉之意,拱手說道:"實在不好意思,各位,今天的成親恐怕要先放放了,這門親事可能要挪到以後再舉行了,"

這話一出,無異于一塊大石頭突然丟進了平靜的湖面,刹那間,滿座嘩然,

腦子一根筋的賓客立馬有了不滿,興高采烈地送上厚禮,就是來參加這場親事的,可青武門的人說不辦就不辦了,這是在耍猴玩啊,這青武門怎麼能夠如此待人,

而絕大部分人則從之前青絕,天玄色變中,明白青武門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否則,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叫停親事,要知道,今天上青武山的人可都是一方人物,青武門當著這麼多有頭有臉的人鬧這一出,還不是將青武門自己弄得顏面盡失,

"天玄前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大伙都在,您老說出來,大家一起商量,總會有辦法解決這事的,"人群中響起了一個看似很關心青武門的聲音,但有心人只要稍稍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人是在拿話擠兌青武門,逼得天玄說出事情的真相,

"天玄前輩,莫非新娘子那邊出了什麼問題了,"偏偏仇厲也在煽風點火,

天玄再次拱手,抱歉道:"今天招待多有不周,還望各位見諒,實不相瞞,剛剛接到消息,新娘子梅絳雪被一幫神秘蒙面人擄走了,"

全場賓客立即大亂,紛紛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師叔祖,絳雪師妹怎麼會被人擄走,我來這兒的時候還看見她好好的啊,"青風這個新郎官早已經沒有了春風般的笑容,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得手足無措,心慌意亂,

"不管這事是真是假,但梅降雪肯定是消失了,也難怪這場親事會辦不成,"林焰在心中說道,竟有了一種如釋重負之感,無論如何,這場親事被攪黃了,梅降雪最起碼今天不會嫁給青風,

賓客們渾然沒想到熱熱鬧鬧的局面陡然之間會變成這副樣子,錯愕的有之,等著看青武門笑話的有之,關心的有之,以最大惡意來揣度的也有之,

一時之間,梅降雪這個新娘子突然消失的消息,反而比親事本身更加有看頭,禮堂內,又恢複了喧鬧,

青絕氣得臉都發綠了,本來是想趁著這樣一場讓全城都知道的親事,來進一步擴大自己門派的影響力,哪想會發生意外,看著周圍賓客的各色嘴臉,他連拳頭都握得劈啪作響,

青風還是傻愣愣的,哭喪著臉,原以為娶到梅降雪從今以後人生就完美了,可如今的局面卻在刺痛他的心,

天玄還算冷靜,不算大但很有威信的聲音再次響起:"諸位,今天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我很抱歉,他日一定登門拜訪以表歉意,現在,梅降雪被擄走,事情很緊急,就請原諒我招待不周了,各位盡管先行離去,所贈禮物到時一定會隨同返還,"

眾人都不是傻子,知道親事黃了,宴席自然也不會再擺,自己必須下山去了,盡管心中仍有不滿,但礙于青武門的實力以及天玄的威懾力,也只能依言而行,

很快,偌大的禮堂開始不斷有人退出,

林焰作為下人,自然最先出來,然後和其他下人一起,在不遠處看著,

"今天鬧的這一出,可算是將青武門的臉面都弄沒了,"

"誰說不是呢,我看哪,梅降雪只怕是有意退婚,在親事舉行之前避開了,這才讓青絕慌亂不已,由天玄說出了這麼一個並不靠譜的理由,"

"嗯,就是這樣,今天上青武山的人有這麼多,哪個膽子大不要命的敢去擄走梅降雪,再說,青武門自己就沒有防備麼,分明就是梅降雪不想嫁給青風,"

"半個月前青武門說要為青風和梅降雪舉辦親事,我就覺得這事玄乎,梅降雪的性格誰不了解,一直冷冰冰的,對青風這個師兄也是不冷不熱刻意保持著距離,這兩人又怎麼會湊到一塊,"

梅降雪神秘消失後,賓客們紛紛開始揣度,他們大多不相信天玄的那套說辭,

"難道是梅降雪主動退婚然後秘密離開了,"林焰感到不可思議,"可梅降雪為什麼突然之間就這樣做了,難道她恢複記憶了,"...

,:..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娘消失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院落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