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五夫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五夫人

可讓兩人都沒有想到的是,之前被林焰踢斷胸骨的楊震,突然從鐵牛身後躍了起來,撲向鐵牛時,手上握著的半截鋼刀深深紮進了鐵牛的背部,然後再狠狠抽了出來,欲再次插下,

"啊,"

鐵牛負痛大叫一聲,轉過身又是一拳砸中楊震,然而自己還是身體晃了幾晃,背部血流如注,

怎麼都沒想到會有這次意外發生,林焰急速沖了上去,扶住鐵牛,伸手點中了鐵牛背部幾處穴道,幫其止血,

"忍住,"

林焰將鐵牛輕輕放下後,紅著雙眼先將楊震刺死,再將楊二郎也殺死,才重新扶起鐵牛,朝外走去,

四人都已經死了,這片地方自然不能再呆,更何況,唐傑臨死時已經釋放了救援的信號,

鐵牛的傷勢很重,鋼刀紮進去後又拔了出來,此刻盡管由林焰幫助點了傷口周圍的穴道,但還是不斷有鮮血流出,

眨眼間,生龍活虎的彪壯大漢,已經面如金紙,呼吸急促,連走路都是林焰全力在架著他走,

"林兄弟,是俺沒用,害你要這麼辛苦地帶著俺,俺是不是特胖,特別重,讓你很吃力,"

林焰又好氣又好笑,笑罵道:"你個傻鐵牛,還關心這個呢,忍著點痛,咱們很快就會找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來療傷了,"

"呵呵,"鐵牛憨憨一笑,卻隨即吐出一口鮮血,繼續說道:"林兄弟,其實俺還有一件事沒有告訴你,俺媳婦前幾天跟俺說,她有了,呵呵,俺要當爸爸了,咳咳,"

又是一口鮮血吐出來,噴在了林焰的肩膀上,臉上,

"好啊,到時候我也可以當叔叔了,不管是女兒還是兒子,都好,"林焰笑道,

可沒有人看到林焰的雙眼已經模糊一片,眼淚不停地留下來,

鐵牛傷得太重了,這點,鐵牛自己肯定知道,他說出的話,怎麼都好像有種遺言的味道,

"林兄弟,如果俺不在了,還請麻煩你照顧我的妻兒,"鐵牛呼吸越來越急促,氣息越來越微弱,

"說什麼呢,你肯定會好好的,只是受了點小傷,好了之後照樣力大如牛,喝酒如牛飲,"林焰強忍住淚水,故作輕松地說道,

"林兄弟,放下俺,你快些走,之前那人已經通知過同伴了,放下俺,你可以走得更快,俺已經是個累贅,半死不活的了,不要為俺這廢人再冒危險了,"

鐵牛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掙紮著就想掙脫林焰的雙手,

"王鐵牛,你他媽給老子振作一些,"

林焰猛地大聲喝道,死死架住鐵牛,"是個漢子就給老子挺住,不要他媽這麼泄氣,老子就不信帶著你走不出牛頭山,"

說話時,林焰已經熱淚盈眶,

可這該死的牛頭山啊,現在的森林怎麼這麼稀疏,連個隱身的地方都找不到,

林焰舉目四眺,心中很焦急,楊震捅的那一刀實在太狠,現在血都止不住,又沒有藥物,再不找到一個地方來療傷和休息,鐵牛就真的完了,

可就在這時,林焰突然聽到了後方傳來了一聲厲嘯:"誰敢殺我幽冥門的人,我定要殺了他,"

分明是有人通過信號煙花找到了唐傑的尸體了,

鐵牛臉色大變,急忙說道:"林兄弟,對方來人了,你快放下我,快啊,再晚就來不及了,"

林焰渾然沒想到對方的人來得這麼快,但讓他丟掉鐵牛自己逃命,

這是在羞辱自己,

對待敵人他或許會采取一些虛偽和陰險的手段,但對于朋友,他林焰絕不會虛情假意,更不會在這樣的時候拋棄同伴自己逃命,

"少廢話,來,抱緊我,"

林焰一把將鐵牛背在了背上,

"林兄弟,不要這樣,我會害死你的,"鐵牛痛苦地哽咽著,

林焰不再說話,只是死死抓著鐵牛大腿上的褲子,拼命背著鐵牛往前走,一米八,一百六十斤的體重,饒是林焰身強體壯,也很是費力,但林焰依然無怨無悔,

厲嘯似乎越來越近,

鐵牛虎目滿含熱淚,此刻的他,恨不得自己長出一對翅膀,這樣他就可以不再連累林兄弟了;此刻的他,恨不得身體輕一些,這樣他就可以讓林兄弟少受一點罪,多節省點體力了,

"鐵牛,你死命都要撐住,怎麼來的牛頭山,就怎麼下去,家里老婆孩子還等著呢,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出事,"

林焰拼命給鐵牛鼓勁,

"唰,"身後似乎有勁風吹來,

追兵越來越近,

林焰咬著牙,匆匆換過一個方向繼續跑動,

汗水早已經浸濕了衣衫,心髒劇烈的跳動仿佛下一刻就會爆掉,然而這一切跟背上的鐵牛相比又算得了什麼,

林焰此刻在心中又是祈禱又是大罵:怎麼還找不到一個樹木稍稍茂盛點的地方啊,

似乎祈禱靈驗了,或者天無絕人之路,林焰終于在一棵枯死的大槐樹上面發現了一個樹洞,

急速跑到了這個樹洞旁,林焰想將鐵牛放下來,卻發現鐵牛雙目緊閉,面如金紙,胸口根本沒有起伏了,

林焰急忙將手指湊到了鐵牛鼻子下,查探一下後總算緩過氣來,鐵牛的氣息還在,

但情況依舊很不樂觀,鐵牛的氣息微弱,似有似無,仿佛隨時都會中斷,

"唰,"厲嘯似乎再次接近了,

林焰匆匆將鐵牛抱進了樹洞,

再不能往前走了,那樣相當于直接暴露,鐵牛肯定會沒命,而且鐵牛的身體也再禁不住任何顛簸,暫時住在樹洞中已經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不過,如果自己不能夠擺脫或者滅殺追兵,時間久了鐵牛恐怕照樣危險,

心思急速轉動之下,林焰突然用戰劍割開手腕,撬開鐵牛的嘴,擠壓著手腕,讓更多的血更快地進入鐵牛口中,隨後,林焰捏著鐵牛的喉嚨讓這些血順利咽了下去,

林焰想著在龍島上自己服用了像赤血野參以及龍蛋這類的寶物,也許自己的鮮血對治療鐵牛的傷勢也有作用,于是飛快就這麼做了,

此刻,林焰已經敏銳地判斷出,追兵離自己不足三十米了,

沒再多耽擱一分一毫的時間,林焰悄悄從大槐樹側邊向山下跑去,務必做到不讓追兵發現樹洞中的鐵牛,

"唰唰"的聲音越來越近,林焰的速度也早達到了最大,就想離樹洞越遠越好,

但三十米的距離,加上追兵實力比林焰預料的要強大得太多,在林焰轉過幾道彎之後,身後突然傳來了清嘯聲,

"哈哈,看你往哪兒跑,殺死我幽冥門的人,一律只有死的份,"

竟然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只是聲音中帶著的狠辣和戾氣,就仿佛是一個絕世女魔頭在說話,

"嗖嗖"幾下破空聲,在聲音還沒有落地時,林焰猛然發現空中閃過一道人影,緊接著這個人就站在了自己的對面,

是一個年齡在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子,一身黑衣黑褲,容貌豔麗,面帶煞氣,手上拿著一柄軟劍,

林焰心中一凜,眼前的這女子,怎麼和高壯漢子描述的殺死夏家一百二十七口人的那個凶手這麼相符,

"你是幽冥門的那個什麼聖姑,"

林焰從死之前的唐傑口中聽到唐傑說什麼聖姑不會放過自己,看來這人就是幽冥門的聖姑了,

可難道就是這人殘忍殺死了夏家那麼多的人,

不過從對方輕輕松松幾下飛躍就趕上了自己來看,這人分明有著禦空境的實力,要在極短時間內殺死一百二十七個人,倒也並非不可能,

豔麗女子看著林焰,並沒有馬上說話,而是突然手一伸,一股奇異的吸力立即湧向了林焰,

林焰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發現拿著戰劍的右手不受控制的五指一松,戰劍滴溜溜旋轉著,竟是直接被豔麗女子拿在了手上,

"長劍不錯,鋒利無匹,想必是從龍島上得來的寶物吧,能夠從龍島活著出來,定然知曉了很多龍島的秘密,也許除了這把寶劍,我還能夠從你身上找到更多的寶物,"

豔麗女子滿意地看了看戰劍,流露出一股貪婪之色,

林焰站著沒動,不說豔麗女子實力遠超他,現在戰劍被奪,他即便想發動偷襲,都會因為沒有戰劍而導致偷襲毫無威力,倒不如先拖延一下時間,想想對策,

于是林焰再次問道:"你是幽冥門的聖姑,"

豔麗女子冷冷說道:"不錯,我就是幽冥門的聖姑,"

隨即,豔麗女子的一雙眼睛就像兩把刀子,狠狠刺進了林焰的心:"不過,林焰你也可以叫我五夫人,或者雨靈夫人,"

林焰內心大駭,甚至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臉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驚詫過:"你真的是她,"

盡管在和高壯漢子談話後,林焰就曾經在腦海中浮現過五夫人雨靈的影子,因為想來想去,他覺得只有五夫人才會對夏家怨恨甚深,但隨即他就丟掉了這個甚至有些荒誕的想法,因為五夫人早死了,

是的,五夫人被木排牢牢綁著推入水中,從三十多米高的瀑布摔下,即便不摔死也會被淹死,絕無幸免的可能,

可現在,這個幽冥門的聖姑卻自稱五夫人,而且還一口道出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五夫人的名字,

這讓他如何不驚詫莫名,

"是不是她,你睜大眼睛看看就知道了,"

豔麗女子冷哼一聲,隨即臉上一陣光華出現,

再接著,之前的豔麗女子不見了,站在林焰面前的人,赫然就是原本應該死掉多時的五夫人雨靈,

"你到底是誰,"

林焰飛快將內心的驚詫強行壓下,說服自己說,這世界上不可能再出現一個五夫人,更何況,五夫人和另一個女人還是在共用著眼前的這個身體,

幽冥門的聖姑似乎不打算立即為唐傑報仇,反而問道:"這副容貌,這個聲音,你覺得我還能是誰,你是林焰沒錯吧,夏家家主叫夏天龍沒錯吧,七個月前的一天早上,我醒來是和你同躺一張床上,然後被捉奸在床,這也沒錯吧,再多的東西我也不說了,你應該知道,"

林焰聽後,只有承認眼前的這人,至少有一半是五夫人,

聲音或許可以模仿,容貌或許是長得像,但這麼多東西湊到一塊後,就不是巧合了,而是事實,

只是林焰仍然沒想清楚事情的緣由,

"你沒死,那河水中被打撈出來的尸體又是誰,難道五夫人的家人還會認錯自己的女兒,"

"這麼跟你說吧,五夫人從瀑布落下後並沒有摔得粉身碎骨,在即將被溺死的時候,我進入了她的神識海中,護住了她的心脈,也保全了我自己,隨後我只是陷入了昏睡,包括被打撈上來,被裝進棺材,被下葬,被封到墓穴中,我都是在昏睡,但最後我醒來了,你可以理解為我與五夫人現在共同分享著同一具身體,五夫人的記憶被我複制了過來,所以當我需要變成五夫人的時候,無論外貌還是思想,都是貨真價實的五夫人,當然,現在是我在做主,"

說罷,五夫人的容貌再次轉換,又變成了之前的豔麗女子,

"這原本是一個秘密,誰都不知道,我告訴你,是你今天必須要死,"豔麗女子說道,

林焰沒有馬上動手,繼續問道:"那麼這樣說起來,你還是幽冥門的聖姑,"

聽完豔麗女子的解釋,林焰弄懂了最關鍵的部分,雖然仍不知道對方是如何侵占了五夫人的什麼神識海,又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毫無疑問,五夫人的身體還保留著,但意識實際上已經被豔麗女子侵占,所以真正控制身體和靈魂的人,還是這豔麗女子,

豔麗女子點點頭,說道:"不錯,我就是幽冥門的聖姑,至于五夫人雨靈,其實已經死了,相信你能夠理解,"...

,:..

上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五夫人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劫難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