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一百四十章 怕血的牛魔王  
   
第一百四十章 怕血的牛魔王

"仙子啊,又是一天來了,可你在哪兒呢,老牛好想你啊,"

林焰徐徐睜開了眼睛,聽到了這句由粗重嗓門溫柔說出來的話,視線自然落到了說話者的身上,

一片青翠欲滴的草地上有著一個寬厚雄壯的背影,在早晨陽光的照耀下,在地面上拖曳出一大團影子,這副體形,倒是和粗重嗓門般配,

可惜林焰只能看到背影,但從對方碩大腦袋上頂著的兩只彎形大角來看,林焰覺得十分納悶:你說好端端一個大男人,沒事一大早頂著兩只牛角在說什麼情話呢,

"等等,"

可林焰馬上心神俱震,驟然想到自己不是被李清愁一路逼迫到懸崖邊,隨後便縱身躍入了懸崖中嗎,那這又是哪兒,

身上各個位置都有火辣辣的痛感傳來,說明自己應該還活著啊,可為什麼會來到一片有草地,有樹木,有陽光還有一個癡情猛男的地方,

主動墜崖之前,自己明明觀望了一下的,整個懸崖至少千米深,從頭到頂,既沒樹又沒洞的,完全是怪石突出的絕壁,自己要墜落也肯定墜落到了懸崖底部吧,可懸崖底部背山,按理說陽光直射不到啊,然而現在自己卻正面躺著正接受著大好陽光的沐浴,

腦海中轉過了許多念頭,產生了許多的想法,但是林焰還是沒有弄清楚自己現在究竟在哪兒,

于是,林焰將求助的目光重新落到了距離他十米遠的那個強壯背影上,

順暢呼吸了幾口氣,壓制住體內的痛感後,林焰咽下一口唾沫潤濕了一下喉嚨,依然是嘶啞的聲音發了出來:"喂,大塊頭,這是哪兒,"

"你醒啦,"那個背影發出的粗重聲音響起,隨即站起,然後轉過身來,

這一轉,差點沒將林焰嚇暈過去,

林焰這一刻只覺得自己恐怕真的來到了地獄了,要不,為什麼會見到這樣一個怪物,

頂在那個大腦袋上的不是什麼裝飾品,而是貨真價實的一對牛角,

而大腦袋分明就是一個巨大的牛頭,

牛的眼睛,牛的鼻子,牛的嘴唇,總之,面容上完全跟牛一個樣,只不過鼻子上穿著一個黃澄澄的小吊環,嘴中咬著一根草莖而已,

而牛頭以下的部分,則又完全跟人類一個樣,兩只粗壯而毛茸茸的手臂,兩只大腳板,只是比人類要高,算上牛頭的話,能有三米左右,

"不要怕,呵呵,我不是妖怪,"

嚼著草莖的大嘴咧開,這個怪物憨厚地咧嘴一笑,露出了兩排仿佛白雪般潔白的牙齒,並沒有任何妖異氣息釋放出來,反而給人一種溫厚無害的感覺,

聽到對方這樣一說,林焰多少讓一顆"砰砰"直跳的心安靜了不少,傳聞地獄中的怪物無不獠牙大張,面目可憎,凶殘至極,地獄又黑暗一片,冰冷無比,怎麼也不是現在這樣的環境,

林焰至少能夠確定這兒不是地獄,怪獸也不是什麼妖怪,但林焰震驚的同時還是很納悶:對方分明長有人類的身體和體型,還能夠口齒清楚的說出人類的語言,可為什麼卻生有一個貨真價實的恐怖牛頭,

可林焰同時知道對方應該對自己沒有惡意,否則自己昏迷後就不可能再醒來,直接就被害了,

"我昏迷多久了,"林焰決定先換一個話題,沒有直接詢問牛頭人身之事,因為他自己還沒有從震驚中消化這個驚人的事實,

"你睡了三天半了,"對方咬著草莖很認真地掰著黑而大的手指數了一遍,得出答案後,繼續咬著草莖含糊不清地答道,奇怪的是,並沒有朝林焰上前,

"三天半,這麼久,"林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三天半很久麼,我等紫霞仙子都等了十萬年了,"頂著一個牛頭姑且能稱之為男人的人沒有理會林焰聽到這句話後的錯愕之情,煞有介事地碎碎念起來:"一年十二個月,一個月三十天,所以一年是三百六十天,十年就是三千六百天,十萬年嘛,嗯,不怎麼好算,反正比你的三天半要久許多,我說的沒錯吧,"

結束了碎碎念後,這個怪異而無比強壯的男人看著林焰,反問道,

林焰艱難地一笑,點了點頭,卻怎麼都不能夠將心中的驚訝壓下,十萬年啊,這個神秘的男人居然活了十萬年,

隨即林焰像是抓到了一些什麼,猛地豁然開朗,急忙說道:"你不是人,哦不,我的意思是你的本體不是人類,而是跟牛有關的凶獸,只是經過多年修煉後才化為了人形,"

林焰是從一些古老傳說中大膽猜測出這個想法的,據那些傳說說,凶獸得日月精華,享自然之福,如果經曆過考驗而且自身實力足夠強大,便有可能會擁有人類的智慧和人類的容貌,

牛頭男人點了點大腦袋,呵呵笑道:"我的本體的確是魔牛,凶獸的一種,經過修煉後能夠化為人形,只是我習慣了牛的面容,所以腦袋一直是牛頭,"

林焰松了口氣,逐漸熟悉了眼前這一幕後,他能夠從對方身上和言語中找到越來越多和人類相通的地方,所以最初的震驚也消減了許多,

最起碼現在,他能夠將對方當做一個很有特點的人類來相看,

"謝謝你,救了我,"

林焰恢複平靜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站起來拱手對牛頭男人道謝,可墜崖後磕碰在身體各處造成的傷依舊很痛,他掙紮了幾下沒能夠站起來,

"快不要謝我,你的傷還沒好透呢,不能輕易移動,"牛頭男人急忙擺手制止林焰,奇怪的是,牛頭男人一直沒有再向前移動半步,就隔著十米遠和林焰面對面站著,

"我叫林焰,盡管你不願我謝你,那口頭上的謝謝我就不說了,但你的救命之恩我林焰將會銘記于心,"林焰隨即鄭重說道,

"哦,那個什麼謝謝真的不用了,對了,我叫牛魔王,"牛頭男人憨厚地介紹著自己,

聽到牛魔王三個字後,說真的,林焰很難將眼前的人和牛魔王這個名字聯系到一塊,光聽牛魔王這個名字,林焰總會覺得那是一個性格凶殘,實力高強的魔王,而不是眼前這個極好說話的男人,

但既然對方是這個名字,而且對方可是活了十萬年的恐怖人物,自己即便對牛魔王這個名字有些兒不適應,也不可能逼著對方改回去,只能自己適應,

"牛魔王,我能這樣稱呼你吧,我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速度這麼快,你怎麼接住的我,"林焰急于想弄懂自己在三天半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從那麼高的地方墜崖,林焰其實自己都沒想著能夠活下去,盡管一開始自己就在利用幽冥軟甲,希望幽冥軟甲能夠幫著卸掉部分撞擊之力,但後來經過和無數尖銳巨石的激烈碰撞後,自己已經傷痕累累而且昏迷,在昏迷狀態下墜地,肯定九死而無一生,而自己現在還活著,肯定是被牛魔王接住了,

"能,你當然能稱呼我為牛魔王,呵呵,不過好久沒人叫過我的名字了,"牛魔王笑道,"但是我沒有接住你,是你掉進來的,"

林焰馬上迷惑了,掉進去的,難道是自己掉到了這兒,

林焰飛快詢問道:"難道這兒不是懸崖底部,"

牛魔王搖搖頭,很肯定地說道:"不是,這兒是我放置在懸崖半空中的一個獨立空間,大概一畝面積吧,我自己開辟出來的,你從上面墜落後撞入了這個空間,我發覺後就將你安置在這里了,"

看著附近生機盎然的綠草,隨著微風吹拂而愜意搖曳的樹木以及從天空中傾灑下來的醉人陽光,林焰愈發覺得難以置信起來,這樣分明就跟外部世界沒有二致的世界,真的只是一個獨立存在的空間,

仿佛看出了林焰內心的疑惑,牛魔王釋疑道:"這個占地一畝的空間里面本來是沒有生命的,我開辟出來後,栽種了樹木和草的種子,又捉了一些小動物小鳥什麼的放在了里面,至于陽光,則是借助了外界的陽光,可能你不太懂,但你只要知道這是我牛魔王的家就行了,你就當自己住進了一個朋友的家中,"

林焰愣了愣,對牛魔王如此溫厚和善良還是有些不太適應,不是林焰懷疑什麼,而是一個擁有十萬年修煉經驗的恐怖人物居然如此平等甚至親切和自己對話,讓他不適應,

但對方從救下自己開始,不就表明對方即便樣子嚇人一些,不還是擁有一顆善良的心麼,

想到這兒,林焰對牛魔王的好感大增,也有意識地不去考慮牛魔王活的歲數以及強大的實力,開始詢問一個他很感興趣的問題:"牛魔王,你一直一個人住在這兒,就是為了等你口中說的紫霞仙子,"

"是啊,"牛魔王很自然地點頭,反而有些奇怪林焰為什麼會這麼問,"我十萬年都是在這里等紫霞仙子啊,這難道有什麼不對嗎,"

林焰呵呵一笑,很想聽聽牛魔王和紫霞仙子的故事,也想更多的知道牛魔王的故事,于是趕緊說道:"沒有什麼不對,呵呵,牛魔王,那你過來到我這兒,我們好好聊聊,"

哪知牛魔王卻拼命搖頭,兩只大牛角晃來晃去,遲遲沒有挪動腳步,

"怎麼了,"林焰不解地問道,

"你衣服上還有血呢,我怕血,甯願離遠一些,"牛魔王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粗重聲音小了許多,

林焰啞然失笑,暗道這牛魔王還真是有特點,長得五大三粗不說,還是絕對的強者,怎麼會怕血,何況衣服上的這些血還早干透了呢,...

,:..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怕血的牛魔王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牛魔王的饋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