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一百六十章 只用一招  
   
第一百六十章 只用一招

這不禁讓原本對林焰充滿期待的人,轉眼就對林焰沒了什麼信心,

"哎,沒想到林焰雖然從龍島活著回來了,但估計在龍島上什麼也沒學到,你看看他的樣子,再瞧瞧人家板斧小霸王的氣勢,哎,這場比試怕是要輸了,"

"就是,你看林焰連兵器都不精心准備,隨隨便便就從現場拿了一把灰不溜秋的精鋼長劍,我估計這劍與人家饒逵的板斧一碰,准得斷裂,這一仗啊,不用打都能看出結果了,"

像這樣的議論很多,原本許多人都在關注林焰,但經過這麼一議論,人們紛紛覺得有理,不禁將視線投到了其他擂台上,

饒逵看到台下這一幕,禁不住得意地朝林焰重重哼了一聲,驕縱之態溢于言表,

林焰卻置若罔聞,仿佛天地之間只剩下自己,其他事情一概與自己無關,

這副表情,就更加使得人們失望了,

林焰唯有心中苦笑一聲,

他倒是也有心將什麼王霸之氣散發出來,唬得台上台下一片驚呼才好,可他從來都不是那種能夠瞬間就擺出一副殺氣騰騰模樣的人,除非面對自己的是死敵,他才能將滿身殺氣釋放出來,

不過,林焰對此也不介意,畢竟,比試還是要看真本事的,待會兒他就能夠讓台下的人見識到他的實力了,眼下這些人對他的輕視,只是暫時的,

所以,林焰嘴角微微一笑,做出了一個很銷魂的姿勢,

他朝饒逵比劃了一個"來啊,放馬殺過來"的手勢,

頓時,還在關注兩人的台下眾人不禁傻眼了,可傻眼的同時,卻在心中腹誹林焰莫不是傻了,先天氣勢就弱了一大截,居然還敢挑釁對方,

事情如這些人估計的那樣,

饒逵氣得哇哇大叫,當裁判在邊上敲響金鑼之後,饒逵已經提著雕花黑板斧像一座山,瘋狂朝林焰殺來,

"開打了,"

一時之間,六個擂台都傳出了這樣的歡呼聲,

六個小組的十二名選手同時展開了對決,

"快看,林焰居然站著沒動,"關注林焰和饒逵比斗的一人馬上大聲喊道,

其余人也是吃驚地看著林焰,滿臉的不解,

"不會吧,就算是知道自己打不過,那好歹也得揮舞幾下精鋼長劍抵擋啊,"一人歎息著,

"怎麼搞地,我還以為林焰很強呢,可沒想到是個花架子,人家小霸王殺過來了,竟然嚇得連動都不敢動了,"又一人恨鐵不成鋼地歎道,

接連不斷的聲音響起,充斥的都是對林焰的失望,不滿,甚至是幸災樂禍,

"人家都殺過來了,連跑都不知道跑幾下,可真是差勁,"

"是啊,喂,裁判,趕緊叫停算了,免得人家小霸王一個不小心,大板斧就直接將堂堂的林焰公子給活劈了,"

"是啊是啊,快點讓林焰認輸算了,"

圍觀這個擂台的人頓時騷動起來,紛紛等著看林焰的笑話,

而隔著林焰有五十米的饒逵此刻也已經殺到,在十米不到的位置突然停下,然後一板斧狠狠朝地面砸下,

"噗嗤,"

板斧帶出的強烈氣勁直接將青石壘成的地基劃破一道長長的刻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林焰身上湧去,

如人們所料,林焰姿勢很怪異地貼著地面往側邊一滾,雖然躲過了勁氣的襲擊,但躲避姿勢實在有些狼狽,

"哈哈,不過爾爾,"

先前就很驕縱的饒逵大笑一聲,提著板斧繼續前進,在林焰站起來時,驚天一斧已經當頭劈下,

林焰飛快舉起了手上的精鋼長劍,

而圍觀人群中也同時發出了一聲歎息,不會武功的他們也都知道,一把普通的長劍,又如何能夠應對得了小霸王的鋒利板斧,

毫無意外發生,就聽到擂台上響起一道清脆的"咔嚓"聲,

林焰雙手各拿著長劍斷裂的一截,再次很手忙腳亂地避過了砸落的板斧,

"哈哈,兵器都沒了,你還怎麼抵擋我,"

饒逵又是大笑一聲,板斧不斷劈下,斧斧生風,全都籠罩著林焰,而且饒逵並非用的是蠻勁,反而有招有式,竟是直接帶出了一大片黑色的斧影,像要完全將林焰吞噬,

更多的人開始對林焰死心了,

"一上來就被饒逵壓著打,且丟了兵器,先機已失,即便林焰的實力比饒逵要強,也很難翻身了,"一個對武學還算了解的人一聲喟歎,卻激起了周圍一大片人的同意之聲,

總之,沒有人還會相信林焰能夠從重重斧影中脫困而出,好心者甚至都不忍再看,害怕下一刻斧影就會消失,而林焰會被劈成兩半,尸體橫陳,慘死在擂台上,

"呼呼,"饒逵的雕花黑板斧寸寸不離林焰身體,欲一鼓作氣將林焰困死,

此刻的饒逵,心中暢快不已,

比試之前,他不是沒有從多方面的渠道打探過,得知林焰的實力肯定達到了蛻凡境,而在大街上又親眼看到自己的師弟被林焰輕易打敗,因此雖然叫囂著要一板斧將林焰打下擂台,但心中其實還是存了一些警惕之心的,

可是,比試開始之後,林焰就壓根沒有反擊過漂亮的一招,而且現在完全被自己的板斧壓制著,根本就沒有冒頭之時,已經完全處于了下風,這樣實打實的場景,可不會騙人,所以他最終確信,林焰根本就是一個花架子,比起自己來差遠了,

一想到青武門眾位師兄弟眼中的集體怨恨對象,馬上就要被自己幾個回合擊敗,饒逵就愈發興奮起來,

"哈哈,林焰,你速速認輸,免得誤傷了你,"饒逵大聲嘲諷道,

可沒有人回答他,

"原來已經到了疲于應付的地步,連開口說話都做不到了,"

饒逵大笑著,手上動作更顯勁爆,招招都籠罩著林焰的要害之處,

"哎,完全一邊倒的比賽啊,"台下有人搖頭歎息,

"也不全是啊,"一個精瘦漢子眉飛色舞地說道:"你瞧林焰雖然受制,可到現在仍然活蹦亂跳的,跟只猴子一樣,哈哈,"

邊上眾人齊齊大笑,充滿了看熱鬧的惡趣味,

可很快,他們就聽到了台上一聲霸氣的聲音,

"好了,筋骨活動完畢,是時候了,"

正是林焰的聲音,

眾人還在奇怪之時,又聽到台上傳出了一聲怪叫,竟然是"板斧小霸王"發出來的,

原來,林焰發聲之後,終于不再一味閃躲,而是于層層斧影中妙到毫巔地伸出了一只手,

簡簡單單的動作,卻讓饒逵驚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這只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被鋒利斧頭割斷的手臂,卻像是一條柔弱無骨的毒蛇,前進之勢迅猛且決絕,哪里像一直處于下風的林焰伸出來的,

饒逵慌不迭就身體後撤,同時板斧舞得更加迅疾,意將對方手臂伸過來的路線盡數封堵死,

然而,饒逵馬上怪叫了一聲,

因為這只手臂如同附骨之蛆,快若閃電,竟然不可思議地穿透了所有的封鎖,徑直伸到了他的身前,

饒逵立馬感覺持斧的手腕處傳出一道冰涼,心中大叫一聲"不妙",緊接著卻發現手腕像是被鐵絲死死箍住了,鑽心的疼痛,讓他五指情不自禁地一松,

下一刻,雕花黑板斧已經易主,

饒逵亡魂欲裂,張大著雙眼,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板斧被奪,他竟然都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做到的,

沒有再猶豫,饒逵迅速朝邊上跑去,想跑到一角的武器架邊,尋到武器後再和林焰斗,

而剛才還在調侃林焰的台下眾人幾乎集體傻眼,

他們雖然看不清楚林焰是如何得到對方兵器的,但是僅僅一眨眼的工夫,雕花黑板斧就到了林焰的手上,如果說林焰沒有真本事,誰信,

可他們還來不及發出驚呼聲,就又聽到了林焰霸氣的聲音,

"該送你回家了,"

就見林焰周身上下陡然爆發出一股強橫的氣場,身上青衫鼓鼓作響,而雕花黑板斧,則被林焰雙手緊握,下一刻,林焰直接舉起板斧,朝著饒逵飛跑的方向狠狠劈下,

動作和饒逵最初使出來的如出一轍,

然而,威力卻更驚人,

"咔嚓咔嚓,"

青石地面開始出現裂縫,強大的氣勁開出呈一條直線的裂縫,直取饒逵,

氣勁瞬間到達饒逵的雙腳下,頓時爆裂開來,沖出後包裹著饒逵,繼續朝前狂湧,

饒逵鐵塔一樣的身體,居然被這看不見的氣浪席卷著而帶離了地面,飛上了半空,

"趴,"

清脆的聲音從擂台下方傳出,

饒逵摔了個結結實實,

從武器被奪後,饒逵就再沒能夠發出任何一記招式,

而反觀林焰,台下的觀眾只看清楚了林焰自始至終,只發出了一招,

就是這簡簡單單的往下一斧,卻充滿了力量的美感,生生擊落了不可一世的"板斧小霸王",也將他們之前對林焰的輕視完全擊碎,

觀眾愕然了,驚歎了,繼而歡呼了,

頓時,這個擂台的周圍,掌聲,歡呼聲呼天動地,排山倒海,

人們全然沒有想到這場比賽的結果會是這個樣子,先前還在看低,在數落林焰的眾人飛快忘掉了自己曾經說過一些什麼,紛紛將贊美之詞毫無保留地獻給了林焰,

"啊,我就知道林焰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就是,我早說過了,別看林焰一直被壓著打,其實那是林焰在觀察對手,尋找合適的出手機會呢,果然,機會一找到,僅僅一招,就徹底解決了對手,這實在太精彩了,"

"是啊,林焰這是有意在隱藏實力,以激起人家饒逵的驕傲情緒啊,這一招,用的實在太絕了,叫我好生開了一回眼界,長了一番見識啊,"

"我看啊,林焰連饒逵都能一招擊敗,要從死亡之組中殺出重圍,根本就不是難事,"

"沒錯,我們大家就等著看林焰和獨孤劍魔之間的較量吧,"

……

各種贊美的聲音不絕于耳,加上喝彩聲,儼然讓這個擂台成為了歡騰的海洋,

台上的裁判顯然還在發呆,因為全城比試每兩年就會舉行一次,算下來也比了不下二十次了,可要像今天這樣的情況,用如此之短的時間就乾淨利落地擊敗對手,卻還是頭一次出現,

"我可以走了麼,"

林焰的一句微笑之語將裁判拉回了現實中,

"當然,"裁判看向林焰的眼神明顯變得不一樣起來,

"我宣布,第五小組中林焰和饒逵的比試,林焰獲勝,"裁判高聲叫道,

林焰朝裁判點點頭,沒有理會台下瘋狂的人們,從選手區的通道飛快出去,很快就離開了比賽現場,

獲勝,對他而言,僅僅是一個開始,以後,還會有更多獲勝的時候,

"饒逵也太驕傲了,"林焰邊走邊笑,剛才他就是看准了饒逵驕縱的心性,先主動示弱,甚至連兵器都不要,然後邊游走邊觀察,摸清楚了饒逵出斧的頻率和路線,終于逮到機會一舉將兵器奪走,接下來將饒逵轟下台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沒有去關注其他五場比試,林焰悄然回到了鄉下院落,

而"板斧小霸王"饒逵則被人扶著在選手區休息,

不甘,羞憤寫滿了他的臉上,

"這林焰,為什麼戰斗經驗這麼豐富,居然能在毫秒間就摸清我出招的規律,找到我攻擊中的弱點,看來我終歸是低估了他,他的實力,只怕根本不在我之下,"...

,:..

上篇:第一百六十章 只用一招     下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蘭花指,大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