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盼望著輸  
   
第一百七十九章 盼望著輸

梅降雪朝裁判點點頭,示意自己也會參賽,

觀眾們終于松了口氣,要是連這場比賽都泡湯的話,那只能說今年的這屆全城比試的奇異特點,已經奇異到了極點,

想到還有最後一場比試可看,而且還是金童玉女之間的比斗,觀眾們稍稍緩減了之前的郁悶和憤怒之情,

也許,在外人甚至是青武門的自己人看來,梅降雪之所以選擇會和受傷了的林焰打斗,而不顧什麼勝之不武的風言風語,是站在門派的立場,出于門派的利益而做出的選擇,

可是,林焰不這樣想,

林焰知道,梅降雪要和自己打斗,其實就是為了教訓自己一頓,用來出氣,出梅降雪自己的氣,出青武門眾人的氣,

說白了,梅降雪承受的心理壓力太大,只有當著萬人觀眾的面,將他這個罪魁禍首暴打一頓,才能緩解內心的負罪感,才能夠在眾人尤其是青武門眾人的歡呼聲中為她自己重新找到一個說服自己還是青武門門人的理由,

是的,梅降雪覺得自己真的累了,

每一天,她幾乎都要和青風見面,和天玄見面,一見到他們,她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青絕掌門死亡的真相,甚至還會將自己也當做殺死青絕的幫凶,

況且,青武門的人都在忙著齊心協力要找出殺死青絕掌門的真凶,所以她每一次走出自己獨居的院落,幾乎都能夠聽到大家有關這方面的議論,這讓她背負的心理壓力更加的大,

她實在是痛苦無比,

一方面,她不可能背著林焰,將林焰殺死青絕的真相告訴門派內的其他人,因為站在林焰的立場,青絕掌門確實必須死,有合理的必死的理由,

另一方面,她眼看著門內眾人為找出凶手而辛苦著,努力著,很于心不忍,特別是看到青風進入供奉青絕靈位的房間時,就更覺得自己是個罪人,

多少天了,她就是在這樣的煎熬中度日的,

她無法向任何人訴說這個難以言明的痛苦,吳媽不行,林焰也不行,

這些天,她一直沒有去郊區的院落,去看林焰,

她想象自己能夠克服這種左右為難的痛苦,然而,她失望了,因為她沒有辦法做到,

可是,她仍然固執的堅信,至少,不應該將真相說出來,否則,會害死林焰,

她選擇的,是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這份痛苦,

所以,她需要這樣一個機會,能夠在擂台上擊敗林焰,為青武門眾人帶去欣喜的同時,也為自己洗刷那無形之中的負罪感,

現在,她就以一襲白衣的姿態,迎著上午的微風,在初春陽光的照射下,靜靜看著林焰,

林焰能夠體會到梅降雪心中的痛苦,他朝梅降雪笑了笑,意思很明確,也很明白,你盡管出手吧,不要去考慮會傷了我,我輸得越慘,對你,對我,其實都好,

其他人當然不明白這一笑的含義,然而,梅降雪明白了,所以,梅降雪輕微地點了點頭,

這恐怕是誰都沒有想到的結果,連林焰自己都沒有想到,殺死青絕參加全城比試後,他就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在全城比試中當著瀟水城全體居民的面,宣告自己的強勢歸來,可沒想到最後一場比試,他不想贏,反而會心甘情願的希望自己輸,

而且,希望輸得越慘越好,這樣,他對于梅降雪的愧疚感,才能夠減少一些,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林焰剛才還在感歎獨孤劍魔只為本人而活,而現在,他卻不得不用自己的反面例子來凸顯獨孤劍魔這種獨特品質的唯一性,

"絳雪姑娘,讓你陷入萬分為難的境地,我真的很抱歉,"林焰看著欺霜賽雪的梅降雪,心中喃喃說道,

"哐當,"

金鑼被重重地捶響,比斗正式開始了,

"師叔祖,"

誰都沒有注意到,主席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正對著天玄說話,

"青風啊,你還是來了,"天玄笑呵呵說道,並指了指擂台上,

來的人,正是青風,

青風在青武門左思右想,覺得自己還是應該來一趟比試現場,雖然今天不是林焰和梅降雪比斗的日子,但卻是林焰挑戰獨孤劍魔的日子,所以,他很想看一看林焰吃癟的樣子,

然而,當他來到主席台,順著天玄師叔祖手指的方向望向擂台時,卻不解了,

"師叔祖,這是怎麼回事,"看著台上一襲白衣的絳雪師妹已經和可惡的林焰動手了,青風于是問道,

天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青風這才明白這場原本應該是後天才會上演的比斗,為什麼會在此刻就出現的原因了,

"哼,如果我昨晚知道林焰會和獨孤劍魔比斗,我一定會在旁邊埋伏,等著取林焰的性命,"青風心中惡狠狠說著,嘴上卻不表露半分狠樣,只是說道:"絳雪師妹好像真的在用全力,難道真的想打敗林焰,"

雖然青風只是裝作隨口一說,但眼睛卻沒離開擂台,顯然對此很是看重,

天玄作為一只經驗無比豐富的老狐狸,豈有看不出來的道理,當下也不點破,笑道:"青風這次你可是錯看你的師妹了,在事關門派利益的時候,絳雪這丫頭可是從來都不會犯糊塗的,你看吧,先不說林焰昨晚受了傷,即便林焰沒有受傷,絳雪也會出擊,擊敗林焰,將這次全城比試的第一名拿下,為我們青武門爭得榮譽,"

看到台上絳雪師妹確實招招用心的情景,青風的心情才好受了一些,似乎覺得梅降雪對林焰越手辣,自己就越有機會重新挽回師妹的心,

"師叔祖,那我到旁邊去觀戰了,"

青風于是客氣地和天玄打過招呼,在選手區找了個靠前的位置,靜靜地觀看起來,

場上,

觀眾沒有看到梅降雪和林焰這對金童玉女眉來眼去,你來我往的"愛情"招式,看到的,反而是真的最終比斗,

不但受了傷的林焰在拼命,連帶著梅降雪仿佛也變得不認識林焰一樣,每招都在發力,似乎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打敗林焰,

一時間,擂台上劍影重重,殺意四起,

梅降雪和林焰各使一把長劍,近距離打斗近五分鍾了,激烈相斗了不下兩百余招,

只要是稍稍懂武學的人都看出來了,梅降雪是存心想要耗費掉林焰本來就不足的體力,然後再發動更為凌厲的攻擊,來擊敗林焰,

梅降雪翩翩起舞,宛若花中仙子,劍氣雖然凌厲,但姿勢卻分外的優美,

"唰,"

梅降雪朝前直刺一劍,逼得林焰不得不運用戰劍擋在身前,而梅降雪此後突然變招,劍身旋轉後陡然下滑,順勢一劍劈向了林焰的腰側,

林焰只好再次用戰劍抵擋,但禁不住梅降雪大力的一劈,戰劍都差點脫手,

可林焰臉上卻沒有任何的憤怒之色,反而心情平靜,右手一緊,複又緊緊握住戰劍,繼續稍顯被動地化解著梅降雪的攻擊,

像這種情況非常的多,梅降雪擺明了是要耗盡林焰的體力,不斷迫使林焰回防,疲于應付自己的攻擊,

"嘿嘿,我就說嘛,在門派利益面前,即使梅降雪喜歡林焰,也不可能放水,必須打敗林焰才行,這下你們大家都看到了吧,林焰必敗無疑,"一人對著周圍人得意的說道,

"嗯,是的,我還以為原本梅降雪會嬌羞一番呢,哪知道一上來就是全力以赴的攻擊,看樣子,林焰是堅持不了多久的時間了,"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雖然這場比試的精彩程度因為林焰的受傷而打了折扣,但是在經曆獨孤劍魔連著兩次退賽之後,觀眾已經顧不上這麼挑剔了,只要有比試看就好,何況,梅降雪這麼美麗,能夠目睹她的容顏和絕技,本身就已經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了,

觀眾說話間,林焰又被逼退了好幾米,出劍速度愈發緩慢起來,敗局,似乎已定,

"唰,"

梅降雪毫無花哨地急速一劍,再次刺了過去,

而這次,體力大大消耗了的林焰沒能夠再避過,梅降雪使用的細劍剛好一劍刺中了他的肩膀,雖然有幽冥軟甲護身,但肩膀處,本來就不是幽冥軟甲能夠覆蓋的地方,因此當梅降雪往回拔劍時,林焰的肩膀上已經飆出了一股細細的血花,不多時,鮮血就已經染紅了整片肩膀,

可讓眾人詫異的是,梅降雪並沒有因此而擔憂林焰的安危,而是繼續出擊,同時冷聲說道:"林焰,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趁早認輸吧,"

包括青風在內的青武門眾人都面露喜色,對梅降雪點頭贊賞,因為梅降雪顯然是在將門派的利益放在首位,已經沒有去考慮和林焰的其他事情,在梅降雪眼中,林焰就只是今天她的對手,僅此而已,

可是,林焰卻非常明白,這不是梅降雪在用話攻心,而是梅降雪在關心自己,讓自己認輸,這樣的話,她才能夠找到理由停止攻擊,而自己,也能夠少受一點傷,

但林焰不會輕易認輸,因為他知道自己輸得越慘,才是越好的結果,...

,:..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盼望著輸     下篇:第一百八十章 苦茶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