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二百八十六章 靜航齋的恩人  
   
第二百八十六章 靜航齋的恩人

在新家安定下來後,無論是劉母,還是葉熙兒,都對林焰表達了最真摯的謝意,

她們知道,如果不是林焰慷慨相助,只怕真如張大狂所說,她們會因為交不起房租而流落街頭,

葉熙兒對林焰的感激更加巨大,

因為自從在雪幻高原遭遇"嶗山三鬼"之後,她從地獄到了天堂,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這每一個變化,都和林焰相關,甚至于,都是在林焰的幫助下直接發生的,

如果沒有林焰,她知道,她和婆婆不會擁有目前安定和舒適的生活,

而對于二人的真摯感激,林焰自然是一再推辭,大大咧咧地,並沒有放在心上,

反倒是葉熙兒,無意中就聯想到了婆婆出門之前和她說的話,俏臉不禁一紅,看了一眼林焰俊朗的面容,情不自禁地就低下了頭,

可這一幕,還是沒有逃過劉母的眼睛,

劉母看在眼里,甜在心上,並在心中感歎,終于讓自己的兒媳婦遇到了一個可靠的男人了,

劉母是真心希望葉熙兒能夠擁有一個好歸宿,畢竟,葉熙兒才二十九歲,加之長的漂亮,就跟二十二三歲的女孩一樣,在劉母心中,自然認為葉熙兒還算配得上林焰,

林焰還沒有察覺到這層微妙的關系,但實際上,從他自發地就想保護葉熙兒開始,就已經對葉熙兒產生好感了,

林焰沒有細想這種感覺得來的原因,但不知道為什麼,林焰就是願意守護葉熙兒,就像要守護梅降雪,守護家人一樣,

不過,現在林焰是真的沒有時間考慮這種事情,葉熙兒和劉母可以為了重新擁有一個新家而歡呼雀躍,可他不行,

因為事情還沒有明朗,站在張大狂背後的那人,應該還會繼續對付葉熙兒,

想了想,林焰覺得別人不會知道這處地方,至少呆在這里還是安全的,所以他決定今晚就潛入張大狂的家中,不露面,但希望能夠觀察到張大狂和那人是如何聯系的,如果能夠將那人抓住,自然更好,

主意打定後,林焰看了看時間,發覺下午還有充裕的時間可以上一趟靜航齋,

這一次,林焰沒有讓劉母也一起去,畢竟,這兒很安全,沒有人知道葉熙兒剛剛買下了這兒作為新家,

由葉熙兒帶路,兩人上了山,

葉熙兒十二歲後就被靜航齋一個師太收養,直到二十二歲出嫁,一直呆在靜航齋,所以對路線非常熟悉,

靜航齋和其他尼姑庵差不多,只是面積大了一些,前面是佛堂,側面為道姑居住的地方,最後面則為藏經閣,整體布置與其他寺廟和尼姑庵大同小異,

林焰自然沒有一探究竟的打算,只是希望盡快找到靜航齋主事的師太,然後將《靜航齋集注經》歸還,

還好有葉熙兒在,一干道姑看到一個陌生男子闖進來,才沒有正面阻攔,

葉熙兒很快托一位熟識的道姑,去請靜航齋的靜慈師太,而她和林焰,則在一間偏殿等著,

靜慈師太是目前靜航齋的庵主,主管齋內大小一切事務,

葉熙兒雖然不清楚林焰要歸還的東西對靜航齋的重要程度,但也知道,林焰一定會將東西送到管事的人手上,才放心,

大概五分鍾後,一位手執拂塵,穿著灰白色道袍,帶著灰白色布圓帽的師太從前門走了進來,

這位師太年齡看上去有七十歲了,露出圓帽外面的頭發呈現銀白色,臉上也是皺紋遍布,但一雙眼睛卻十分透亮,因此整個人顯得非常精神,

林焰只看了一眼,便覺得這位面露慈祥的師太,相比較其他仙風道骨的道姑來說,似乎是刻意將出塵的氣息掩蓋了,所以顯得要更加的真實,

"葉熙兒見過靜慈師太,"

葉熙兒的話,無疑在表明這位師太正是靜航齋的庵主,

林焰從座椅上站起來,抱拳說道:"晚輩林焰,見過靜慈師太,"

靜慈師太微笑著打過招呼,落座後將拂塵放在桌子上,眼睛自然而然地望向了林焰,

葉熙兒之前通過道姑轉告靜慈師太時,並沒有詳細說明這次拜訪的目的,但靜慈師太見到一個陌生男子也來了,自然明白事情和這男子有關,

這時候,一位道姑送來了三杯香茗,然後輕輕離開,

偏殿內,只剩下他們三人,

葉熙兒沒來由地一陣緊張,

當看到靜慈師太望向林焰時,這種緊張感就更重了,

因為葉熙兒清楚,靜慈師太對人慈愛不假,但一向講究恪守寺規,是一個嚴于律己同時嚴格要求其他人的師太,

而現在,她將一個陌生人,尤其還是一個陌生男子帶到了靜航齋中,如果不是因為靜慈師太相信她,恐怕也不會讓林焰進入偏殿中,

但盡管如此,靜慈師太也還是用銳利的眼光看向了林焰,

想到自己住在這里時,曾經聽到不少輕微觸犯了戒律的道姑,在這道眼光注視下,會變得膽戰心驚的描述,她莫名地,就有些為林焰擔心起來,

不是擔心林焰的安危,而是擔心林焰會不會被靜慈師太冷視,畢竟,她知道貿然帶著林焰來,靜慈師太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林焰是來歸還東西的,只怕會想到林焰是為求事而來,

而靜慈師太最不喜的,就是借著熟人的關系來辦事的人,

所以,一想到接下來林焰就要被靜慈師太盯著看,甚至可能還要承受一些刺耳話,葉熙兒就緊張,就有些急,因為她不想看到林焰在這兒受哪怕是半點的委屈,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但她就是這麼做了,

她急忙說道:"靜慈師太,我們不是來托您辦事的,"

一看葉熙兒如此鄭重的表情,靜慈師太立即明白葉熙兒說的是真的,于是靜慈師太收回了注視林焰的目光,微笑著對葉熙兒點點頭,然後說道:"我知道了,"

隨即,靜慈師太再次看向林焰,並說道:"林少俠,剛才我確實誤會你了,我還以為你同葉施主一起來,是為有所求而來,"

靜慈師太確實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她原本以為林焰是通過葉熙兒來找她辦事的,所以從一開始就有些反感,畢竟,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事,但經過葉熙兒剛才的明說,她才明白過來,

而讓她有些驚訝的,是之前她特意用眼神盯著林焰看時,林焰竟然能夠平靜地和她對視,仿佛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這種平靜甚至是怡然自得,很多人尤其是年輕人學不會,所以她對林焰刮目相看,

而且,她自然也看出來了林焰擁有禦空境四重天的實力,但年齡卻不過二十來歲,所以對這位年輕翹楚來靜航齋的目的,也很好奇,

林焰聽到靜慈師太的道歉後,心中其實更加對這位師太有好感,

一則,靜慈師太和他這種非佛門內的人交往,流露出了尋常人的感情,不是超然物外的形象,沒有讓他產生被拒之門外的感覺,而是讓他覺得親切,

二則,靜慈師太談話語氣平和,並沒有流露出什麼世外高人的孤傲,讓他覺得他是在和一個看得見的,真實的人在交談,

于是,林焰覺得更加樂意將東西歸還給靜航齋,

林焰開門見山的說道:"我來,是為了歸還貴寺丟失的一件東西,"

邊說,林焰邊掏出了一個青色的盒子,

看見青色盒子,靜慈師太的臉色倏地一變,

林焰准確捕捉到了靜慈師太的表情,心中更加確信,盒子里的東西確實是靜航齋的,

林焰飛快說道:"這是我在雪幻高原上,從一位自稱靜航齋道姑的女人手上取得的,不過師太,請原諒我打開了盒子,所以才知道里面有一本古書,我想古書應該是靜航齋的吧,"

說罷,林焰將青色盒子遞給了靜慈師太,

靜慈師太先打開了盒子,發現古書正是《靜航齋集注經》,情不自禁地就笑了一下,整個人都仿佛因為得到了某種慰藉而放松下來,

隨即,靜慈師太將青色盒子合攏,輕輕放在桌子上,然後站了起來,居然對林焰行了一個禮,

一旁的葉熙兒看得呆了,

她在靜航齋生活了將近十年,很清楚靜慈師太向來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從來就沒有看到過靜慈師太如此動容過,更加沒有看到過靜慈師太會對一個不是佛門中人的人行禮,哪怕是當年天帝城海家的一位真武境老祖宗來靜航齋,靜慈師太也沒有向其行禮,

而林焰竟然享受到了這種待遇,

與此同時,剛好送糕點過來的一位道姑進入偏殿,恰好也目睹了自家師太向一個陌生男子行禮的一幕,驚訝得差點失手將裝有糕點的盤子摔落在地上,

"看樣子師太是遇到了特別激動的事情了,"

"不過,這位年紀輕輕的施主又是誰,師太就連天帝城一些大人物拜訪時,頂多也就是含笑打招呼而已,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對外人行禮,難道這位年輕男子的來頭比那些大人物還大,"

年輕道姑奉上糕點後,重新退出了偏殿,低低嘀咕著,心中充滿了無盡的震驚,

年輕道姑沒有看到之前靜慈師太接過青色盒子的一幕,所以便認為林焰來頭非常大,而葉熙兒作為全過程的見證者,卻不禁對青色盒子好奇起來,心想這盒子為什麼對靜航齋這麼重要,

林焰也有同樣的疑惑,

但面對靜慈師太的大禮,林焰委實沒想到,急忙還禮,

靜慈師太盡管隨後落座,但臉上還是帶著對林焰深深感激的神情,

"林少俠,您是我們靜航齋的恩人啊,"

靜慈師太行禮後的第一句話,立即就讓林焰驚訝了,

而一旁的葉熙兒更是震驚到差點將茶水噴出來的地步,

她望著桌子上那個毫不起眼的青色盒子,心中再次想到,盒子中到底是什麼東西,林焰將它歸還後,靜慈師太竟然會將林焰當做恩人,

葉熙兒萬分確信,從靜航齋成立之日起,從來沒有一位客人能夠稱得上是靜航齋的恩人,可如今,林焰卻是,...

,:..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上門女婿     下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神秘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