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第二章 磕三個響頭  
   
第二章 磕三個響頭

根據陳小開的敘述,林焰大致得知了陳小開為什麼和幽冥門的少主李直起沖突的原因,

嚴格說來,還是李直在主動找陳小開的麻煩,希望爆發沖突,

在陳小開乘坐馬車,從中州城秘密回到瀟水城後,陳小開本人一直十分低調,只雇傭了一個下人負責起居飲食,甚至讓雪白毛發的異火靈貓,都特意染上了黑色,為的,就是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

尤其是不想引起覬覦異火靈貓的人的注意,

起初,一切正常,

但中間,陳家由于豢獸生意凋敗,決定舉家離開瀟水城,搬到別的地方,起初陳小開也跟著家族離開了,但到了新地方後,一則家族資金短缺,他在家族的地位大不如前,二來陳小開也是擔心林焰隨時會回到瀟水城,擔心違背了和林焰之間的承諾,于是陳小開再次秘密回到了瀟水城,

本來,以陳小開的低調,是不會惹上什麼人的,

但是,他那個仆人,一次在菜市場買菜,卻得罪了服侍李直的一個下人,也就是那青衣小厮,被青衣小厮暴打一頓,仆人忍氣吞聲,因為陳小開好幾次叮囑過,讓他即使與人沖突,也要強忍下來,

可青衣小厮即使占了大便宜,卻仍然不解氣,

在仆人買完菜往回走時,這青衣小厮竟然一路跟蹤,想要通過仆人找到其主人,再狠狠敲詐仆人的主人一筆,

如此一來,青衣小厮一路跟著,自然到了陳小開居住的隱蔽地方,而且認出了陳小開,

這下,就麻煩來了,

青衣小厮邀功一般,請來了自家主人李直,李直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紈绔的很,仗著自己的母親是幽冥門的門主,沒少為非作歹,找到陳小開後,就強行要搶奪異火靈貓,

可異火靈貓也有蛻凡境的實力,加之有防備,李直第一次沒有得手,但緊接著李直卻在夜深時,往異火靈貓睡的小房間中通入了迷魂氣體,用這種卑劣的手段,抓走了異火靈貓,

幸虧那時周圍有人聞聲趕了過來,李直才不敢動手殺人,

隨後,李直得到異火靈貓的消息,不知怎麼地,就走漏了出去,

一時之間,有不少別有用心的人找上了陳小開,說是願意幫助陳小開找回異火靈貓,

陳小開自然知道這些人安的是什麼心,但他順勢而為,希望借助這些人來給李直施壓,

可李直竟然卑劣到放出威脅的話,說是一個星期內,陳小開不上幽冥門主動去找他的話,他就殺死異火靈貓,

而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再有三天的時間,便到了李直給定的最後期限,

林焰聽完後,眼睛中寒意陣陣,

他和幽冥門以前也沒有結怨,但是,秦海夢就是被其師父,也是幽冥門的門主,吳豔害死的,

"這女人,還真是教導出了一個好兒子啊,"林焰冷冷說道,

"陳小開,那些說要幫助你找回異火靈貓的人,他們沒有為難你們吧,"林焰問道,

"這倒沒有,不過他們也不敢和李直作對,畢竟,李直是吳豔的兒子,是幽冥門的少主,全瀟水城沒有幾個人敢和他過不去,他得到了異火靈貓,其余人也不敢明著搶奪,"陳小開說道,

林焰點點頭,李直這種有身世背景的人,一般人還真不願得罪,

"陳小開,七彩異火鼎沒被李直拿走吧,"林焰想到了這件事,

林焰也是在知道七彩異火鼎能夠強化異火靈貓噴吐的火焰之後,決定將七彩異火鼎交給異火靈貓修煉之用,可不想這麼一件珍貴無比的法寶,就那樣落入李直這小人的手上,

"沒有,"陳小開搖搖頭,"七彩異火鼎現在還在我那兒,"

林焰放心下來,

"陳小開,這件事交給我,那李直不是叫囂著用殺死異火靈貓的方式來威脅你嗎,那干脆,我直接弄死了他,也省得瀟水城多一個惡霸,"

林焰冷冷說道,語氣中透著寒意,仿佛殺一個人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渾然沒將殺人當回事一樣,

陳小開瞪大了眼睛,

"林焰兄弟,那人可是幽冥門的少主啊,"陳小開的神情中,不無擔憂,

在陳小開看來,林焰實力強不假,可是,也沒強到能夠獨自和堂堂瀟水城五大勢力之一的幽冥門作對的地步啊,

林焰內心笑笑,心想如果你知道我連李直的老母吳豔都准備要殺,恐怕就不會有這種擔憂了,

不過,林焰可不敢將這個消息告訴任何人,畢竟,如果讓吳豔知道自己要殺她,吳豔只怕會溜走,他為秦海夢報仇的目的,就達不到了,

"陳小開,你莫非信不過我的實力,"林焰笑著說道,語氣很輕緩,

可是,其中蘊含的強大自信,卻讓陳小開不自覺地搖搖頭,陳小開從林焰的神情中,不知道就怎麼獲得了相信林焰一定不懼幽冥門的理由,

至于這個理由,他說不清道不明,但總覺得,相信林焰,沒錯,

陳小開激動起來,

"林焰兄弟,我四肢俱廢,而且也活不了多久,唯一掛念的便是靈貓蘭蘭,我不允許蘭蘭受到任何人的威脅,更別提是折磨,現在,我的家族都已經遷往其他城池,在瀟水城我壓根就不怕別人報複,所以,如果林焰兄弟你要干一票大的,我陳小開巴不得,"

陳小開帶著怒氣說道,這一次,他確實有了反擊的資本,這個資本,便是林焰的加入,

林焰拍了拍陳小開的肩膀,笑道:"不會讓你失望的,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好,"陳小開眼神中煥發出神采,迫切想一掃最近的頹廢,並且找回異火靈貓蘭蘭,

正在這時,外面鬧哄哄的,一個囂張的聲音,在人還沒有走進飯館就在外面叫囂起來了,

"媽的,哪個不長眼的家伙竟然敢欺負我的手下,不想活了,"

飯館內,頓時就有很多客人紛紛站了起來,臉色惶恐,而陳小開周圍的客人,更是干脆躲到了一旁,

刹那間,周圍一帶,就只剩下陳小開,以及化了裝,別人都沒認出來的林焰,

李直風風火火闖了進來,手提著一只金色籠子,籠子應該是用特殊材料制作成的,異火靈貓就呆在里面,神情萎靡,有氣無力,似乎是被喂食了什麼藥物,失去了力氣,

陳小開看到異火靈貓蘭蘭,立即激動起來,

"陳小開,淡定一些,異火靈貓不會出事的,"林焰在一旁說道,

陳小開這才平複了激動的情緒,

而李直提著金色籠子,衣著打扮,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他一眼就瞧見了陳小開,而且在青衣小厮的指引下,確定了自己要找的人,

李直先是走到陳小開的身邊,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喲,陳大廢人,怎麼寒磣到連站都站起來的地步啦,以前喜歡玩男人的陳小開啊,現在四肢俱廢,估計連胯下那玩意也不管用了吧,哈哈,真是造孽啊,"

陳小開冷冷看了一眼李直,竟然浮現出一抹哀傷,為李直感到悲哀的哀傷:"李直,你那玩意今天保不保得住不談,光是你的這條命,就怕要交代在這兒了,"

李直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陳小開會敢這樣和自己說話,緊接著才意識過來,

他稍微抬起頭,斜眼看著林焰:"怪不得陳小開你膽子橫起來了,敢情是找來幫手了啊,"

言語之間,絲毫不把林焰放在眼中,

在李直看來,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自己壓根就不認識,顯然不是瀟水城有名氣的年輕武者,而且,陳小開如果真的有實力強大的朋友,早就叫出來幫忙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所以,他根本就不怕,

當然,如果讓他認出了這人是林焰的話,估計會收斂很多,最起碼不敢像現在這麼囂張,

這時,青衣小厮為了報複,在一旁煽風點火起來:"少爺,就是這人打了我,他可沒將少爺放在眼中,實在是該死,"

隨後,大概是見自己有了強硬無比的後台,青衣小厮又得意起來,

他叉著腰輕蔑地看著林焰,冷笑道:"臭小子,居然敢對爺爺動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現在乖乖給爺爺磕三個響頭,爺爺便可以考慮既往不咎,"

林焰哼了一聲,冷冷說道:"好一個既往不咎,"

緊接著,林焰的聲音陡然變寒,仿佛冰窖中出來的一樣:"不過你的嘴臭得很,給我滾一邊去,"

話音剛落,飯館內響起了一聲十分響亮的"啪"的聲音,

林焰輕松一揚手,直接將青衣小厮扇飛,

"砰,"

青衣小厮飛到了十米外的門口,雙膝著地,頓時就慘叫起來,

接下來,飯館內眾人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青衣小厮仿佛失心瘋了一般,居然對著林焰恭恭敬敬連磕了三個響頭,

也只有青衣小厮和極少懂行的人知道,青衣小厮是被林焰用無形的氣勢直接束縛住,強行磕了三個響頭,

眾人驚呆了,

青衣小厮回過神後也驚呆了,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居然敢和幽冥門少主李直作對,

難道他就不知道,即使他實力再高,在幽冥門的壓迫下,也只有低頭嗎,

可是,他們分明發現這個年輕人沒有任何的畏懼,相反,十分輕松,仿佛萬事都在自己掌控中一樣,

最不淡定的,還數李直本人,

"這人到底什麼來頭,從他硬逼迫小栓兒磕頭的實力來看,他的實力分明不弱,也難怪陳小開有了他的幫助後,會顯得有恃無恐,不過我也沒什麼好怕的,我就表明我的身份,照樣可以讓他認慫,到時候,他還不是照樣得乖乖屈服,"

想到這兒,李直有了底氣,繼續不拿林焰當回事,

他面容扭曲著,就要憤怒地開始發飆,...

,:..

上篇:第二章 磕三個響頭     下篇:第三章 讓你終身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