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死人,瘋子,絕望的對視】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死人,瘋子,絕望的對視】

希望小鎮.

原來傭兵休息的希望小鎮"早已經蕩然無存,就連廢墟也沒有剩下來.

唯一還有希望鎮標記的,是那塊震飛倒插在山壁間的殘碑.就像泥猴一樣,葉空自泥土中鑽出來,喘息了好半天,稍為緩過來,沙啞著喉嚨喊道:"王子,王子,你死了沒有?"

好久,在他的身下,泥堆中"有個虛弱的聲音冒出來:"還沒有,不過,你再不把我刨出來,就快憋死了!",葉空一聽跳起來,瘋狂地扒著身下的土堆.

挖了好半天,終于把一個泥人挖出來,可是根本認不出就是那個整潔俊秀的天羅王子.

"咳咳咳!"

在一塊岩石上,萬妖門主按住胸口,在輕聲地咳嗽.

萬妖門主的肺部有一個大窟窿,那是葉空的傑作.一個小時前,在萬妖門主擊中葉空心髒之際,葉空回擊了他一記,意圖同歸于盡"萬妖門主躲開左胸膛的心髒,只中右肺.互拼的結果,葉空心跳停止,天羅王子搶救半天也緩不過來,誰都以為葉空死了,誰不知扔在地上淋了一會雨,這性命比蟑螂還強韌的家伙又自動活了回來.

有獨無偶.

想一指穿腦的黑王子,在葉空的臉上,自額頭到臉頰,劃下了一道深深的指痕.

葉空沒有一指穿腦"倒是右眼球差點毀掉.

他與黑王子互拼的結果,是把黑王子內髒的一塊不知什麼東西掏了出來……葉空不知道那是什麼"因為生怕黑王子奪回,塞回去複原"葉空幾乎沒有猶豫,立即就把那塊內髒扔進嘴巴里吃掉.

等瘋狂的黑王子把葉空打吐,他吐的也只是血和胃酸"那塊內髒是不可能再吐出來了.

萬妖門主按胸咳嗽,而黑王子捂腹.

原來一直懸浮天空的萬妖門主,現在再無力飛起來,被迫落在岩石上站住.當然"即使戰斗到了現在"他仍然堅持自己站在比葉空和天羅王子更高.原來一直隱形的黑王子,也無力再保持隱形狀態了,為了繼續保持他的神秘,黑王子披上了一個隱蹤斗蓬.葉空和天羅王子看見"有個黑乎乎的怪物頂著超大的斗蓬站在陰影中,鮮血染遍了那破破爛爛的斗蓬,要不是正生死決斗,葉空和天羅王子差點要掏錢出來……黑王子這乞丐裝太有性格了.

"再堅持一會兒"他們已經是極限中的極限了.",萬妖門主"如此勸慰黑王子.

事實上,他說這句話,不下一百次.

他自己都聽得有點想吐.

但沒辦法.

現實就是這樣,這葉空和天羅王子的難纏,遠超萬妖門主和黑王子之前預計的一百倍.

本來可以秒殺海胖子的瞬天那家伙遲遲不到,紫金侯那家伙也一直無法拿下雪貪狼,讓萬妖門主和黑王子最抓狂的是"傾巢出動的光明大陸元老院高手,那個率帶十幾個部下的大長老,竟然還無法收拾那個小姑娘柳葉!

如果大長老現在回來,萬妖門主和黑王子會讓這老頭兒去上吊.

率帶著大隊人馬,連個小姑娘都搞不定,就憑這樣的實力,還吹噓什麼光明大陸元老院第一強者?

最快,最容易勝利"最不可能失敗的一隊人馬……至今還沒有回來,萬妖門主和黑王子都要無語了,假如連這麼一點事都辦不好,還想稱霸通天塔?還想與天魔殿,東方妖族和冥族,魔族等強者分庭抗禮?光明大陸的鳥人是不是在開玩笑?難怪空皇一死,黑獄王那個失敗者都不看好光明大陸不論是哪一方面,哪一個戰場,又或者無論是誰前來"都比現在要好.

萬妖門主和黑王子簡直懷疑瞬天,紫金侯和大長老等人已經讓岳陽宰掉了.

否則他們怎麼不來?

雪貪狼就算了,他的確難纏"可是海胖子那種垃圾,瞬天怎麼不迅速把他干掉?最讓人抓狂的是大長老"連柳葉那個小姑娘都搞不定,他那個幾千年的大長老,真是白當了!

"還有武靈丹嗎?給我嗑一顆!",葉空向天羅王子伸出泥手.

"滾!"

天羅王子大怒.

一個小時前,這葉猴子就把自己的份額都吃了,害得自己差點掛掉,現在還敢厚著臉皮伸手?

岳陽制造的武靈丹,又不是當飯吃的,每人才分幾顆,自己是舍不得吃才省下來,誰不知都讓這家伙給扔進嘴巴了,一顆沒留下.天羅王子舔舔嘴唇,發現喉嚨干得著火,張開."接了一下天空的瀝瀝小雨,才向葉空介紹道:"這雨水好像沒毒了"你也喝一口試試看!"

葉空一聽,發現雨水真的沒有之前的慘綠色,把嘴巴張得像癩蛤蟆一般.

連喝了兩口雨水,又人死嘴不死地向黑王子挑釁:"黑狗,你那狗屁的綠毒真是沒用,一會兒就散了,還是老子上次在天界遇到的那個毒蜥蜴厲害,吐一口毒煙,三天過去了,一聞"還讓人頭暈!

黑王子沒理會葉空的挑釁.

他決定等瞬天他們來援,否則不主動攻擊.

葉空這王八蛋一動手就拼命,好像他的小命不值一個銅幣似的:天羅王子則非常的陰險,當葉空一拼命,他就揪住自己一頓暴打.那見鬼的天階戰獸,越打越強,現在四人全部重創,誰主動出擊,都極可能會與對方兩個同歸于盡.萬妖門主不主動拼命,自己當然不做那種傻事!

持久戰,還是自己一方更加有利.

黑王子默不作聲的積蓄著能量,每隔五分鍾,他都會向葉空和天羅王子施放一道"黑色沖擊波,.

葉空和天羅王子這兩個家伙想同時于盡,想抓住機會自爆,干掉一個,黑王子心里就跟明鏡似的,要想他上當?不可能!

同樣的想法,還有萬妖門主.

他也覺得,只要遠程的釋放沖擊波,耗死天羅王子和葉空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自己主動跑上去讓他們摟住自爆,除非自己瘋了,否則不可能!再等等,瞬天,紫金侯和大長老他們就會過來了,何況冒險?半小時前"差點讓葉空那猴子逮到機會,幸好天羅王子沒有來得及自爆,否則自己就掛了"現在還上去送死?這種傻事黑王子都不做,自己又不是腦殘!

萬妖門主和黑王子,各懷心事,甚至兩人都保持距離.

不敢與對方距離太近.

他們的敵人,除了葉空和天羅王子"其實還一直擔心對方會落井下石……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利益可以讓人改變一切,除了自己之外,誰也不能相信!萬妖門主和黑王子兩個表面聯手對敵,但他們永遠也不會像葉空和海胖子那樣,把自己的背後交給同伴"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同伴來看護.

咳咳咳!

一種微弱的咳嗽聲,響了起來.

四人齊齊愕然,因為這種咳嗽的聲音,不是萬妖門主發出來的.

是誰?

在雨幕中,有個黑影自遙遠的天空飄過來"近了,四人定晴一看,發現竟然是紫金侯.

萬妖門主和黑王子大喜,葉空和天羅王子的臉色劇變.紫金侯的出現,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雪貪狼戰敗!隊中除了岳陽之外最具天賦的雪貪狼戰敗了嗎?這個在年輕一輩的男子中,僅排在岳陽之後的天才少年,終挑戰不過強大的敵人,成為曆史淘汰的弱者嗎?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雪貪狼那小子不是您的對手!",萬妖門主大喜,雖然現在的紫金侯不複以前萬妖王的力量,但他畢竟是萬妖王最後一個分身"再加上超凡的智慧和恢複到先天八級的實力,擊敗雪貪狼理所當然!

"咳咳!",紫金侯微咳,也不知是謙遜,還是內傷沒愈.

"你們都還在啊?",一個聲音,在雨幕中出現.

瞬天的身影,漸現,他的口氣透著詭異"又似是嘲諷:"我以為你們都不在了……",他的話讓萬妖門主和黑王子激怒,立即抗辯道:"你瞬天就很強嗎?打一個海胖子打得現在才來,看看,還連最強的右拳都碎了,就憑你這副落敗者的模樣,憑什麼嘲笑我們?要是換成我,我早把海胖子秒殺,把他的人頭做成夜壺!"

黑王子這說法"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

其實他和萬妖門主也心里明白,能夠讓瞬天的右拳碎掉,證明海胖子也不是省油的燈,要不然瞬天也不會直到現在才趕過來.

可是,聽瞬天那口氣,就咽不下惡氣.

萬妖門主看見瞬天和紫金侯都來了,心中暗喜,無論如何,今天這一仗是贏了.

葉空和天羅王子絕對死定"現在只差大長老那一批人,不過"只要大長老那個老頭腦袋里不是塞滿大糞,就不可能會讓柳葉她們打敗.在萬妖門主和黑王子准備出手攻擊葉空和天羅王子時,遠方,有人影幢幢,似有大群人往這邊趕過來.

"不來的時候,一個也不來,現在倒好"全部都趕來了."萬妖門主覺得自己有點丟臉,看來"就差自己和黑王子沒有完成任務了.

不過,誰讓自己對付的是小隊中最強的天羅王子,還有那個打不死的葉空.

自己和黑王子打到最後,這才是最合理的.

更何況,在那麼多人之中"自己和黑王子應該是受傷最輕的,瞬天是實力最強的一個"但他連右拳都毀了!

幾顆人頭"在飄潑大雨中扔過來,其中一顆有死不瞑目的人頭"在雨水的沖刷下,滾到了萬妖門主腳下的岩石旁.萬妖門主暗哼,不過是持著人數多罷了,以多勝少"你們光明大陸翼族元老院也沒什麼好拽的.忽然,他發現有異,一定睛細看地上的人頭,發現這顆死不瞑目的人頭,竟然是那個老山羊般的大長老.

"怎麼回事?",黑王子也發現有異,失聲驚叫起來,他發現地面上的人頭,全是元老院的長老.

有個披著大斗篷的老頭子"半死不活地拄著拐杖,走了出來,有氣無力地咳嗽起來:"需要解釋嗎?疾風,你們幾個魚人給他們解釋一下吧,我這個老頭子老了,人老口干,沒辦法多說話!"

在這老頭子身後,變異魚人的章魚人老大,箭魚人疾風,鯨魚張,彈塗魚人碎嘴等人現身……另一邊,是柳葉和寶兒,岳霆,風七殺,炎破軍等年輕小輩,此外"還有南疆妖王,夏衣,齊格王後,鯊王,崇逆等等不在萬妖門主他們戰斗名單之內的強者.

天空,就像忽然多了一個空島.

整今天都暗淡下來,仿佛有什麼把天給遮蔽住似的.

萬妖門主和黑王子看了半天"才發現這是一個大得無法想像的遠古島鯨.

天階三級的遠古島鯨一現"萬妖門主就絕望了,他絕望的不是這條遠古島鯨的強大,而是它身上自帶的特殊領域.所有在它身體陰影籠罩之下的目標"都無法輕易離開"這是一種捕食領域.對于遠古島鯨來說"它也許只是懶得動,所以用這種捕食領域吞吃一些小蝦米,不過,這種領域放到戰場,尤其是弱勢的一方,那就是最大的悲劇!

沒有幾分鍾,又多了一批人闖進雨幕來.

為首的,是巴魯特大魔王,哈辛魔王,歐根魔王,古倫巫妖王,瑪法巫妖王等魔淵強者.

"你們別誤會"瞬天,黑王子,萬妖門主還有紫金侯,啊,我該稱呼你為未來萬妖王.其實我們沒有任何的惡意,因為你們是最後一批仍然堅持戰斗的對手,我們過來看看"……我們只是看看"你們繼續"不用管我們!",巴魯特大魔王現在已經是天階"他身上帶傷,但僅憑氣勢就可以睥睨瞬天,萬妖門主和黑王子等人.

"嘿嘿嘿"就算你們能夠得逞一時,岳陽死了,遠古魔王是不會放過你們的!我們來看看,誰能耗下去,我們可以進寶典,呆上一段時間"等你們全滅再出來.到時"這通天塔還是我們的,而你們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統統都會讓遠古魔王和天界傭兵消滅!再說,你們救得了葉空和天羅王子,你們還能救得了雪貪狼和海胖子?你們救得了岳陽?盡管耍威風吧,我看你們還能拽多久!"黑王子忽然尖銳如梟地冷笑起來.

"誰說雪貪狼死了?"寶兒不服氣地嚷嚷:"是冰塊男打穿了紫金侯的心髒,不是紫金侯打穿了冰塊男的心髒好不好,你們連這個也搞錯了"還稱什麼高手!","什麼?"萬妖門主和黑王子聞言,看向紫金侯.

"沒有錯"紫金侯帶點苦澀地點頭"他把斗蓬打開,露出一個巨大窟窿的胸膛,在那窟窿內"原來應有的心髒和肺,以及一部分內髒,不翼而飛.

紫金侯早就敗了,他只是強撐著身體,才趕回來的.

也許覺得支持已經沒有意義.

他緩緩地坐下,坐在岩石"沖著驚疑不定的葉空和天羅王子道:"請給我帶一句話給岳陽,我紫金侯敗了,我承認自己,不及,他……通天塔……屬于……,他…………",當紫金侯躺下石面,說完最後一個字,他的眼神也在那一刹那定滯.

魔火在雨中熊熊地燃燒起來,把紫金侯的尸體"以及靈魂,一同自焚.這一個曾經讓岳陽視為生命中最為震憾最難纏的強勁對手,這一個曾經力挫岳陽和雪無瑕兩人聯手的紫金侯,于這一刻,終于走到生命最後的終點,飛灰煙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妙"死得呱呱叫!",瞬天忽然就像瘋子一樣仰天大笑:"我錯了,不,不僅是我錯了,我們都錯了!我們都是井底之蛙,都是可憐蟲,可憐蟲啊可憐蟲,誰知道……我們都是可憐蟲,哈哈哈哈!",瞬天大笑,一時又變成大哭,在雨中,他不像個先天高手,倒像個瘋子,踉踉蹌蹌地舉步離開.

萬妖門主和黑王子,臉色蒼白如紙.

他們不明白,瞬天這是怎麼啦?

難道,他瘋了?

當葉空和天羅王子准備動手截擊,半死不活的老龍龜,搖搖頭:"算了"他是真的瘋了!"

他這麼一說,更是嚇得萬妖門主和黑王子魂不附體,到底瞬天經曆了什麼,是誰"把一個驕傲的紫微大帝迫瘋了?難道,是海胖子?

又或者,是岳陽?

瞬天瘋了,他的離開沒從理會,可是自己怎麼辦?

萬妖門主和黑王子對視一眼,皆安現對方的眼神盡是絕望……,…………,!~!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我同情你,可憐你!】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龍女,比翼神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