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龍女,比翼神劍】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龍女,比翼神劍】

當岳陽蘇醒過來,至尊已經不再蹤影.

倒是那個藏在塑像基座通道里幸存下來的血腥女王,紅的母親,靜靜地坐在邊間等著他.

"這是?"岳陽發現自己衣物已經化為飛灰,身上蓋著一個雪白的天鵝絨斗蓬,仔細聞下,柔軟的斗蓬似乎還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處子芳香,難道這是至尊的斗蓬?至尊哪里去了?

"你跟我過來吧!"紅的母親,站起來,向岳陽招招手.

隨即轉身.

率先進入那個基座通道.

里面的岳丘,因為戰斗的震動,原來的肉體已經粉碎成灰,散落地面,一地都是,可是靈魂,仍然維持著生前的意志,在扛舉著入口的石鬧.在岳陽換衣期間,紅的母親,異常溫柔地把岳丘散落地面的飛灰攏聚成堆,小心翼翼地裝進一個寶石盒子里……在岳陽進來時,帶點不舍地遞給他.

她認為岳陽是岳丘的兒子,最少是名義上的兒子,遺體還是交給他來保管.

岳陽微微沉吟一下.

搖搖頭:"還是由你來保管吧!"

紅的母親臉上有一種欣喜,又有一種讓小輩窺探內心的暗羞.

她低垂下頭,意圖分辯:"其實,我跟虎屠沒見過幾面,只是敬重他的為人,不是外人想的那種關系.紅,她在你的身邊,很好,這也是緣份,我現在心中再無牽掛.以後,我都只會呆在這里,與虎屠一起,在這里看門."

言罷,又遞給岳陽一個小小的包裹.

這個是岳丘留給杯具男的遺物.

當然了,因為遠古魔王完全拋棄杯具男的身體和身份,現在毫無爭議地屬于岳陽.

小包裹里的物品不多"只有三件.一是鑰匙,這個鑰匙不是普通的鑰匙,而是一朵鮮huā般的水晶,每一個棱面前隱藏著九百九十九個符文圖陣,而它的棱面"岳陽沒數,直覺判斷最少也有九百九十九面,當岳陽轉動這朵鮮huā般的水晶鑰匙,手指尖輕輕地往里面注入先天真氣,那鮮huā鑰匙里面的符文圖陣,立即閃亮起來,而且那些符文圖陣還會緩緩地運行,不斷地交融和變異,無盡地誕生新的組合和變化.

奇妙無窮.

當岳陽停止輸入先天真氣,它又會緩緩恢複原狀.

這個鮮huā般的水晶鑰匙,應該走進入岳丘魂守的石鬧門戶的通行信物.

岳陽收下了,但不急于使用它,進入岳丘守護的那道門,盡管他也好奇里面是什麼,但現在沒空進去探索.

第二件,是一本厚厚的筆記"自岳丘契約寶典的那一本開始記錄,上面,記錄著岳丘生平的種種事跡,這也是岳丘生平的筆記,還有各種練習戰技,增養戰獸等等心得體會"雖然無法與四娘姐姐那種知識傳承相比,但對于岳陽,還是有不少的啟迪.

最重要的是"岳陽隨手一翻,發現筆記里面還記錄了許多家族秘密.

岳陽情急地翻了翻.

果然,發現了岳雨的身份秘密……

他一看就立即驚叫起來:"哎呀,想不到竟然是那個小妮子."

看到這個秘密後,岳陽陷入了兩難之中,假如自己把真相告訴岳雨,也許她以後再與自己練功,就不複心理障礙.可是,現在的問題又來了,還有那一個她,萬一她知道了真相,說不定會痛哭失聲,無法接受事實.

想了半天,岳陽最後還是用拖字訣,慢慢來吧,這種事,根本著急不得.

也許,在以後的某一天,事情就自然解決了.

就像自己擔心的身份問題一樣.

只要有心解決,沒有事可以難倒人.

岳丘的第三件遺物,是一枚色澤古樸的黯金佇物戒指.

當岳陽把那枚佇物戒指以無上意志契約,打開,發現里面有許多岳丘的遺物,比如他成名的兵器,曾經用過的傭兵徽章,還有岳海老人和君無憂贈送給他的各種物品,里面有些羊皮卷,記錄著他創造的戰技.還有寫給岳海老人和君無憂,岳陵,四娘等人的信件,顯然,這些信件都不屬于岳陽,只是讓他轉交.佇物戒指中,有一封信是寫給一個名叫"信緣,的陌生人.

岳陽微愕,但立即就反應過來,把這封信遞給紅的母親.

紅的母親也有點愕然.

一看,上面竟然是她的名字,急急接過.

看見岳丘有遺書留給自己,她頓時激動得不行,以顫抖的手,輕輕拆開信封.

在她閱誠信件時,一顆又一顆地眼淚,滴灑在那信箋之上,等她看完信,以手掩口,淚如泉湧.

紅的母親努力不讓自己哭泣出來,但喉嚨的嗚咽,還是無法忍耐地冒出來,嚶嚶切切,仿如杜鵑啼血.一封遲了十幾年的信,她等到了,可是這封信來得太遲,等她明白他的心意,他已經化成飛灰,只剩下靈魂,永遠地守護著這道石門"…………

岳陽靜靜地站在身邊,靜靜地等她平靜下來.

"我,我沒事."紅的母親抹去眼淚,她強行向岳陽擠出一個帶淚的笑臉:"我很高興,虎屠沒有忘記我,能夠收到他的信,我已經沒有遺憾了.我會一直在這里,伴著他,如果你有空,把紅帶過來讓我看看吧!"

"好的."岳陽點頭應諾.

"能不能讓我一個人在這里陪陪他?我心里忽然有好多許想跟他說……………"紅的母親,以淚眼看著岳陽.

"我遲些帶紅過來!"岳陽走出通道,背後,傳出紅的母親壓抑的哭泣聲,哭聲,漸大,最後壓抑崩潰了,變成了斷腸的痛哭.

岳陽抬頭向天,盡量控制眼內的熱意.

他沒試過,無法理解一個等了十幾年才得到回音的人心情如何,不過,他知道"那絕對是世間最複雜的心情.

悲,喜,苦,樂,百感交集.

那一種百般滋味在心頭的感覺,岳陽也試過,自穿越到得到雪無瑕認同,得到大家認同"最後再得到四娘認同,岳陽在三年期間,走過了世間任何言語也無法形容的心路曆程.每每想起以並的種種.

還會為之噓唏.

聽到紅母親的哭聲,一下觸動了岳陽的心緒.

他帶點忘情地返回寶典世界,向四娘飛奔而去,緊緊地,把她擁抱,以求在她那里"獲得更多的心靈慰藉.

"傻孩子!"四娘先是讓他嚇了一跳,待發現是岳陽,立即母性大發地摟住他的頭,伸出玉手,輕輕,在他的背上輕撫,口中微歎,心中有萬般的安慰言語"卻不知自哪里說起只有給他擁抱,給他支持,讓這個在別人眼中打遍通天塔無敵手事實上卻得無法面對內心拷問的孩子,得到最好的心靈慰藉.

有雪無瑕她們相伴.

他堅強地通過了黃道十二宮的考驗;有至尊和夜後她們的指引,他又成功通過了生死門:現在,自己解開了他心中最後的顧忌,他的心靈,應該成長得再無破綻了吧!

生活中的矛盾和煩惱,以後肯定還會有.

但他在這一次成功地走出來,肯定不會再犯傻了,自己也可以安心了.

"姐姐,我一定會好好照顧這個小家伙的!還有冰兒和霜兒,這些讓人擔心的小家伙,我統統都會把她們帶好,讓她們健康成長."四娘輕撫著岳陽的頭發,她仰首向天"唇角露出一絲笑意,仿佛看見了姐姐在天空向她點頭稱許似的.

"啊"我忘了…""

岳陽忽然記起了九曜王,急得自四娘懷里掙起:"我忘了,九曜王還沒有死,朵朵,伊卡,絳櫻和冰吟她們還要戰斗,四娘,你在這里休息一會,我很快回來!"

四娘看見岳陽一溜煙跑出去,急如星火,輕輕地搖搖頭.

臉上卻露出寬容的微笑:"還是個孩子,做事一直這樣毛毛燥燥的,什麼時候才能讓人真正安心啊!"

本來岳陽打算就天後的事,進入黑洞封印空間去見費叟麗女皇.

問問她當年的事.

但一想起九曜王那家伙還沒掛,他趕緊取消這個計劃.

辭別四娘,自寶典世界出來,按照小文麗的指引,以及對于戰斗方向的感應,岳陽幾個傳送,很快趕到了四女圍攻九曜王的戰場.此時的九曜王,不複之前的威風.伊卡和朵朵本來不及九曜王,可是得到金色巨人增幅,曾經在好長一段時間,徹底壓制他,打得九曜王落huā流水的,直到增輔消失,也能輕松牽制,就更別說更強大的螭龍女絳櫻和麒麟妞冰吟她們了.

即使金色巨人的增幅消失,四女綜合的實力也在九曜王之上.

最重要的是,九曜王此時不僅身受重創,還戰意極低,一心逃命,根本不願意與四女纏斗.

"神龍,龍尾返."

螭龍女絳櫻走出手最少的一個,她對于神力繼承融合不足,控制時無法做到得心應手.不過,如果讓她擊中一次,那麼九曜王就會倒一大黴,因為她出手就是神力,是九曜王無法抗衡的無上威能.九曜王的日曜,本來想轟開朵朵,奪路逃命,沒想到,讓螭龍女絳櫻逮到了這個好機會.

旋轉,纖長小腿風車般倒轉.

龍形的長尾,在她的面前美妙地擺動,原來一觸即爆的日曜,立即在龍尾的彈返下,倒逆而回.

逆爆在九曜王的身上.

轟隆隆!

九曜王又一次讓自己的日曜炸中,狼狽不堪地彈飛半空.

冰吟,負責牽制,她出手也少,主要讓伊卡和朵朵兩個磨練成長,不過,九曜王想通過她這一關逃遁,想也不要想.自上次截擊赤帝失敗,冰吟和岳陽再三研究,最後讓冰吟摸索出一套跳舞般美妙的麒麟禦虛步,在這種麒麟禦虛步的施展過程中,除非比冰吟強大許多的強者,否則,不太可能在結合身法和精神鎖定的麒麟禦虛步下逃遁離開.

隱形和傳送,在冰吟的精神鎖定下,絕不可能成功.

就連岳陽,除非使用上小型法則力量,結合創世領域,才能成功,否則無法擺脫冰吟的追蹤.

"給我下去!"

麒麟女冰吟一伸手,右手虛按.

九曜王雖然來得及接招,身體卻迫不得已地隕落回地面.

這,其實已經是他第五十次借機逃遁失敗了………在四女之中,他可以看得出,目前最弱是那個戰天使,最強是麒麟女,那個金冠刺huā皇後和螭龍女兩個,她們都還無法發揮最大力量,配合起來默契不足,否則自己會更加痛苦.

讓九曜王頭疼的是,無論是那個螭龍女,還是那個金冠刺huā皇後,又或者那個戰天使.

她們都在戰斗中迅速成長.

不斷熟悉,不斷提升.

照這樣的速度進步下去,估計不用一天,她們就可以將自己輕松圍殺!

難道,自己真要死在這今天梯嗎?至尊和岳陽,看來已經斬殺了天後,這兩人隨時都會趕上來,不管來的是至尊還是岳陽,自己都危在旦夕!

一想到這里,九曜王的心里就發慌.

"九曜連珠爆!"

九曜王強壓下身體創傷的痛苦,于爆炸彌漫的泥煙中,凝聚出九顆大小不一的能量球.有的堪比太陽,有時形如月亮,各式各樣,各不相同.這九曜連珠,形成一條直線,如果向敵人攻擊,將會達到單體百倍以上的巨大威力.假如能夠用它成功擊中負責攔截的麒麟女的話,那麼自己逃生有望……

去死吧!

當泥煙石粉散盡,顯出身形的九曜王,無比猙獰地,舉起,了手中的九曜能量球.

然而,在投擲出去的一刹那.

他看見了一個影子.

這個影子,在這一戰之前,還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但在一戰之後,卻成了九曜王心中最恐懼的夢魘.

他,就是岳陽!

在九曜荬凝聚起九曜連珠的時候,岳陽也把戰神侍姐妹召喚了出來,他的手臂,向天擎舉,尤如擎舉起一把神劍.龍女姐妹的姐姐,遙,默契地飛起來,于岳陽的頭頂停頓,身體散發出千萬道神光,在九曜王不可思議的注視之下,她的身體化成一道七彩神光,迅速凝聚成一把無法用世間語言形容的美妙神劍,比翼鳥的圖騰,刹那遍布了整個天空,巨大又美麗的比翼神劍,緩緩地落在岳陽的手心,與他血脈相連般呼應,能量同流,綻放出億萬道眩目輝光,映照整今天地.

一劍在手.

這一刻的岳陽,仿如神明.

天地間,再無外物可以抵抗他的無上意志.

危險!

九曜王心中,立即湧出一種似曾相識的死亡陰影.

早在之前,至尊以血翼天使人神兵鎖定他,准備揮劍一斬的時候,九曜王也曾有過這種莫名恐懼"…………

…………,今天只有一更了.

這場大戰漸至尾聲,霞飛整理一下,理清思路,明天二更.!~!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死人,瘋子,絕望的對視】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走,我們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