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天界之門】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天界之門】

西天界.

曦和地域,靈云國,日照城,天界之門.

鎮守天界之門,是一件極度無聊的事,尤其身為一今天階強者,卻像個普通哨兵那樣駐守崗位,看守在這個百年一開的天界之門,簡直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傻子都知道,天界之門雖然百年一開,可是因為時空通道已經粉碎,且不說封印力量何等強大,就是那混亂不堪的時空裂隙漩渦,也能輕易將一今天階撕成碎片.

自與通天塔戰亂幾千年來,還從來沒有一個下界的武者,突破天界之門.

作為一個鎮守時間長達千年的值星官.

圖望幾乎已經把通天塔給忘了.

要不是靈云國王的叮囑,要不是日照城主圖海也即圖望哥哥的命令,擁有天階實力的圖望,不會將千年時間浪費在這里.

"通天塔就算了,其余下界大陸有沒有新丁加入,讓我們抽下稅?"圖望喝著快膩吐了的日照美酒,有氣無力地詢問屬下.日照美酒,在靈云國度極有名氣,與素有,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夜光國葡萄美酒,一起評為曦和域兩大美酒,在外面千金難求.不過,即使是上品美酒,喝了千年都沒有換過口味,就算是味蕾白癡也會膩歪,最少圖望就是這樣.

"回大人,通天塔下界無反應,混元,回風和青華三個下界,也幾個月沒有新丁加入了.不僅天界之門一片平靜,就連其余下界的傳送陣,也無啟動跡象."衛隊長舒展,恭敬地回報.

"無聊,太無聊了."圖望異常的失望,原來的慣例節目,用天階強者身份和值星官的權力,打壓一下那些下界的武者,以求在超漫長的值守生涯找個樂子,這樣的願望也無法實現.有時候,圖望倒曾這樣想過,通天塔再湧現幾個實力不錯的年輕人"辛辛苦苦地沖破封印力量,險死還生地鑽進時空裂隙漩渦,有氣無力傷痕累累地來到自己的面前,可是來不及喘一口氣,就讓自己一手揪住一個,重新把他們扔進時空漩渦中去……"……

"報."

正當圖望准備按照慣例,在酒醉後玩個女人,然後倒頭酣睡時.

外面有個值守衛士"急匆匆地跑進來.

大聲報道:"大人,在日照城方向,有一群武者乘坐飛車,往天界之門這邊而來."

原來以為有生意上門的圖望,一聽是日照城方向的來人,不是下界的新丁,不是通天塔鑽出來的武者,又無聊地歎息一聲:"唉,老子也許是整個靈云國最倒黴的人.要不是當年立功心急,主動站起來,請求看守這個見鬼的天界之門,老子恐怕早就是城主了!"

一邊咕咕囔囔,鑒于職守,他決定還走出去看看.

要是來者是通天塔以前溜進天界的武者,要覓機重返通天塔,他可得立即向日照城發出警報.

當然"那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千年來,從來沒有一個通天塔的前人,有想過重返通天塔的舉動,就像一個鄉下的平民,進了城市,他還願意回去自己的鄉下嗎?

就算有,也是極少!

圖望在這一千年中"還沒有看過一個重返下界的傻瓜.

而且,即使有渴望重返通天塔的武者,他也是眾矢之的,早讓天界的強者圍殺了"不可能來到這里.

天界之門,原來的確是一個繁華的城市,原來與通天塔相連接,無數的商人在這里開店營商,無數的傭兵在這里尋找機會,無數的天界武者羨慕而來…"自大戰過去,城市成了廢墟,除了當年戰亂中死亡的死難者家屬,一些對祖先懷念拜祭的後人,才會不遠萬里趕到這里來,否則,這里常常幾個月不見一個外人的身影.

自豪華漂亮的飛車下來了一隊人,這些人的實力,都不算高.

比較出色的是地階七級.

大多數都是地階五級以下,甚至還有不到地階的超弱者……"唯一讓圖望有點看不透好,是這個隊伍中,有個臉上戴著白金級面具的男子.

這個面具男,實力似乎很弱,不足地階,又似乎很強,接近天階.

他是整支隊伍中,圖望唯一有點看不透的人.

當然了,不管這隊人的實力如何,圖望都不敢輕易得罪他們.看樣子,九成是來祭祀祖先的後輩,當年曾經在這里血戰的強者後人,九成九都來自于強大的家族或者名門.僅憑他們租用的豪華飛車,就知道這些年輕人是年少多金的名家子弟,不是普通的冒險傭兵.

要是沒有幾分家勢,他們也不可能穿過日照城,來天界大門.

機靈過人的衛隊長舒展,迎上去詢問.

一會兒,就把消息給圖望通報上來.

果然,這些年輕人是來自南天界拓野王屬于翡翠領無夜城的名門弟子,游學過程中,前來祭祀當年在大戰中犧牲的前輩……他們這支隊伍的隊長是那個面具男,叫岳三少.

圖望猜測這個岳三少,不是大家族的三少,就是某個領主的兒子,普通的城主兒子是不敢亂稱三少的.

而且他臉上的白金級特殊面具,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寶物.

這支隊伍中,不僅僅是那個岳三少有出色的寶物,就連那個似乎剛剛傷愈就笑得一臉猥瑣的胖子,那個擁有一雙鷹眸的高瘦個子,和那個手臂還纏著紗布的冰塊男,身上都有黃金級以上的寶物.站在隊伍前,風度翩翩的俊美少年,自稱天羅.這個美少年舉止高貴優雅,彬彬有禮,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絕非普通鄉下農夫或者粗陋傭兵可比,對外的交際方面,都由他和那個笑得很賤的胖子全權負責,那個面具男隊長反面不管,他一開口,氣度讓平時盛氣凌人的衛隊長舒展,就跟哈巴狗似的附和"點頭不止.

收回了暗中探看的目光,圖望搖搖頭.

這群人沒有可疑.

只是他們隊伍中有幾個不錯的女子,姿色上乘,讓圖望暗中咽了一口唾沫.

算了,這種絕對是燙手的熱芋"要是自己一時谷精上腦,就會惹來殺身之禍……要知道,前一任值星官,就是妄想調戲前來祭祀前輩的美女,結果惹得對方背後的勢力雷霆震怒靈云王前自斬首,送去給對方賠禮道歉,才將事情平息.

每年自日照城送來的各族美女不下一百"隨便玩弄,何必自討苦吃.

圖望按下心中的欲望,揮手傳令,讓衛隊長舒展全程陪同對方祭祀游玩,自己回去繼續醉生夢死.

陪同著這隊人游曆廢墟的時間,衛隊長舒展,帶點討好,也帶點好奇地探問對方:"卓越非凡的貴客們"這里的墓地,是當年光榮犧牲的狂飆王戰死的位置,由他的後人所立.您們的先祖,應該也是與狂飚王一樣偉大又榮輝的強者吧?不,我是說"你們的祖先,必然更加偉大,特別的偉大!"他在探問的過程中"一看對方聽見狂飚王都露出滿不在乎的傲色,立即心中暗暗震驚,好家伙,這些人的前輩竟然超越了能排進前百的狂飚王,他趕緊改口糾正,深恐對方發怒.

"你,你怎麼能說是特別偉大呢?"那個胖子果然不滿地反駁.

"是是是"您請說,讓小的聆聽下貴客遠祖的輝煌."衛隊長舒展趕緊裝出洗耳恭聽的模樣.

"我們的前輩"那怎麼能說是特別偉大呢?那是相當偉大!"這個模樣很欠揍的胖子,說了一句差點沒有把衛隊長舒展雷死的話.

草包!

絕對是草包中的草包!

有比狂飚王還要偉大的前輩"後人竟然都是地階,沒一個是天階,這也太慘了吧?

衛隊長舒展心中惡意地嘲諷著這個胖子,不過,他也能理解,達到了天階境界,估計也不會來祭祀祖先,肯定是一城之主,有忙不完的事情.只有這些實力不足的家族弟子,才會出來游學,一邊炫耀自己的家世.換成是天階,一般都強調自己,而不是祖先前人.

因為這麼一打岔,衛隊長舒展再也沒機會探問對方的祖先前輩是誰.

說多錯多,他覺得還是堆滿笑意聆聽對方說話最好.

這幾百年來,衛隊長換了一批又一批,擅長聆聽圖望值星官發羅嗦的舒展,始終還留在這里.雖然在這里沒有什麼前途,但總算還能撈邊油水,伺候前來祭祀前人的家族子弟好了,說不定人家就賞點什麼.還有,下界進入天界的新丁們,為了順利進入向往的天界,也心甘情願地接受他的敲榨………,換在別的地方,僅是地階五級實力的舒展,保證別人的眼角也不會瞧他一下.

這群人不像別的祭祀者,他們似乎沒有明確目的.

估計不是奉家族之名前來祭祀,而是臨時起意,因為他們找不到自己祖先戰斗的位置在哪.

只是在一一參觀的過程中,根據舒展介紹起當年的輝煌大戰,知道了犧牲者的名單,才齊齊地排隊鞠躬,向前人致敬.

衛隊長舒展暗暗心驚,因為這隊人的人數不算很多,但他們的家族成分很雜,顯然不是來自同一家族,在他們向前人鞠躬致敬的次數之中,衛隊長舒展,暗暗數了一下,這群人犧牲在這里的前輩強者,已經超過十個人.由此看來,他們的前輩,還真是曾經有過一段異常輝煌的鼎盛時期,不可輕視.

"這次臨時決定,來得匆忙,沒有來得及准備祭祀的東西,又因為還有急事,需要轉日照城前往他處理,無法久留."那個自稱天羅的年輕人,請求衛隊長舒展補辦一下各種祭品.

"當然,能為貴客效勞,乃舒展生前之幸."衛隊長舒展接過那個胖子信手拋來的錢囊,感覺入手沉重.

頓時,臉上笑出一朵huā來.

等送這隊人上車離開,舒展打開錢囊,一看,驚叫起來:"老天爺,我真是該死,剛才竟然對一群富翁闊少再三鞠躬拜謝,我太無禮了,估計上天都會降罪怪責我的!"

醉熏熏的圖望,也讓急不可待的衛隊長舒展喚起來,一聽,立即驚叫起來:"你說什麼?十萬金?"

衛隊長舒展恭敬地回答:"是的,除了一百金打賞給小人做小費之外,那群闊少還為大人奉上了十萬金,都存在一陣無憑記的卡里,唯一要請求,就是想大人親自給他們的祖先舉行祭典儀式."不等舒展說完,圖望立即自酒醉中清醒過來,問:"他們還會回來嗎?"

"也許,我好像聽那個胖少爺說過還想回來看看……"衛隊長舒展不敢肯定.

"該死的,我太無禮了,我不應該去睡的,你也應該提醒我.等他們下次來的時候,你們都要准備好,與我一起迎接這些貴賓,要知道,他們是光榮的先烈後人,值得我們敬重.上天,我在這里一百多年的總收入,也不曾有這麼多錢,我竟然錯過了這群隨手大灑金錢的闊少爺!我早就該想到的,隨時佩戴白金級面具,隨從都有黃金級的兵器,豈是普通家族的弟子,唉,我真傻!"圖望喃喃自語,自怨自艾.

十公里外的馬車,海胖子還心疼得幾乎滴血.

不過,為了重返天界之門,進行岳陽與雪無瑕商定的計劃,他不得不忍痛割愛,以重金賄賭對方.

他回頭看看天界之門,揚起拳頭:"等著吧,這筆錢,等本大少再回來的時候,一定要連本帶利地收回來的!"

岳陽對于huā出去的金錢完本不在意.

對他來說.

能夠用錢來解決的問題,那就不是問題.

剛才的他在天界之門的廢墟,留下了一個小小的一級無戰力生活機偶,等計劃小鋪開,他隨時都可以通過三界羅盤,重返這今天界之門.當然,現在他的主要任務,是給老龍龜收集當年戰死的同伴名單,天界之門,將殺死的通天塔強者和獄皇屬下,當成一種榮耀,全部銘刻在封印碑上.

相信,老龍龜看見了岳陽筆下所記的這一份長長的同伴名單,定會老淚縱橫.

…………,今天有幾個老同學前來探望霞飛,都是好幾年沒見,霞飛也很想念她們.晚上可能要出去吃飯,不一定有時間更新第二章,只能提前碼好這一章,希望大家見諒.!~!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我要生氣了】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日照城,戰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