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貴客臨門,快請】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貴客臨門,快請】

太陽島,城主府

剛剛在午休中醒來的圖海,感覺外面有些吵嚷.

他端起侍女送上來的最愛的甜棗茶,微呷一口,隨口詢問恭敬的垂首而立的管家焦石:"有事嗎?"

"回老爺,今天有兩件小事."焦石管家拉開椅子,伺候圖海城主舒服的坐下來,一邊遞上碟子承按圖海隨手放下的茶杯,一邊彙報道:"有位天階強者乘坐飛車,路過此地,出狩的翁將軍,讓士兵驅趕正處頭頂的強者,結果挨了一頓打."

"是嗎?"圖海滿不在乎的搖頭:"阿翁那個只懂吃喝玩樂的廢物,要不是讓人暴打一頓,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估計對方還看點我的面子,否則,直接就把他的狗頭給擰下來了."

"另一件事,潛力聯盟,店員瞧不起外地游客,故意坑對方購買鎮店之寶黃金飛龍,誰不料對方能夠拿出行規樣板價的錢,他們弄巧成拙,下不了台.巡城衛隊長去干涉,因為潛力聯盟是翁將軍的店,那個衛隊長偏幫潛力聯盟,結果讓人拉長舌頭,放到天空,慘變成了一個'人形風箏’,惹得半城人圍觀,所以才會如此吵嚷."

"拉長舌頭可以放到天空變形風箏?"圖海城主奇怪了.

這樣也可以嗎?

人形風箏,圖海城主並不是沒有放過.

這一個光榮又特殊的傳統,據說是六千年前大戰通天塔軍隊時開始的.

當時天界軍團連遭慘敗,為了發泄心中的怒火,就把俘虜到的通天塔武者,以各種各樣的手段處死.

做這種'人形風箏’的過程,一般是這樣子:抓住敵人,找一個特別陡峭的高崖,越陡峭越好,然後將那個倒黴的家伙的肚子割開,拉出腸子,再把對方扔下山崖,一頭拉著腸子,不停地移動,這樣一來,就可以迫得還沒死的那個家伙,用盡所有的力量來懸浮身體,追趕牽引者,以求減輕痛苦……

有些控制力特別好的人,可以將懸浮在半空中的敵人放一個小時以上的'人形風箏’.

如此殘忍的人形風箏,也是西天界十大酷刑之一.

也許傭兵不怕死,但極怕這種酷刑!

對與圖海城主而言,拉腸子放的人形風箏,他做過許多次,已經有點膩味了.不過,拉長舌頭放到天空的人形風箏,他還真沒試過,頓時來了好奇.

"回老爺,那個倒黴的巡城衛隊長是一個變色龍族,舌頭可以拉得非常長,足有身體的幾倍.雖然我沒有親眼看見,不過下面的人報告說,那個倒黴的家伙先是讓人拉長舌頭,又往喉嚨里灌入大量的氣體,讓他的肚皮脹成一個皮球,整個人球懸浮起來了.最後,再用繩子捆在脖子上,變成一個人球形的風箏,讓人用繩子在大街上牽拉奔跑……"

"有趣."圖海城主拍手大樂.

接著,他微微一頓,又用食指敲敲跟前的桌面:"什麼時候,我們也試試,找一個變色龍族的囚犯,用同樣的方,做球風箏,就放在城北的'禁照監獄’里面,讓那些宵小看看,得罪我圖海的下場,是多麼的可悲!"

管家焦石立即九十度鞠躬,彬彬有禮的回答:"如您所願,我敬愛的城主老爺!"

圖海城主想了想,問道:"那個路過這里暴打阿翁一頓的天階強者,你有沒有辦約他來跟我談一談?"

對于結交天階,圖海覺得越多越好.

永遠不嫌少.

只要付出一點財務就可以達成的事,圖海城主從來不吝嗇.

擁有天階四級巔峰,一直讓天上界拒之門外的他,覺得自己缺乏的不僅僅是實力,還有底蘊……他不止一次看見實力在自己之下的天階,得到進入天上界的許可.就更不說那些名門大派中的潛力弟子,往往不是天階,還是准天階,就讓家族中的前輩帶領著,進入自己夢寐以求卻一直無進入的天上界.

以前的圖海城主,並不明白是什麼原因,只覺得不公平.

後來經過靈云國主的點醒,才醍醐灌頂的恍然大悟.

雖然身為看守天界之門的日照城主,也擁有遠超一般城主的天階四級巔峰實力,可是,缺乏名門家族底蘊和支持,想以個體的力量,進入天上界,簡直不可能!

即使是靈云國主,也無引領手下愛將圖海,進入天上界……不過,他帶給了圖海一個希望.

只要能夠獲得三百位天階強者的支持,那麼圖海可以獲得提名的資格.

為了獲得這個資格,圖海城主已經努力了兩百年,找到一百三十七位天階強者支持自己,期間花去財務簡直數不勝數.附近所有認識的天階,沒有圖海不曾努力拉攏過的,但並非每位天階都願意選擇支持圖海,還有與圖海同樣競爭的金輪城主,光願城主和識智城主等等,也同樣的活動著.

三百位天階強者的名額,始終無達成.

現在的圖海,就連路過的天階強者,也想結識一番,看看是否能夠結為朋友,轉為支持自己進入天上界.

已經有半年沒有陌生的天階,路過日照城了.

今天遇上一個,盡管暴打了表弟翁成一頓,但圖海仿佛根本不在乎.

"回老爺,恐怕有點困難."管家焦石微微搖頭,輕歎道:"翁將軍得罪對方在前,巡城衛隊長和潛力聯盟商店翻臉無情坑騙在後,那位天階對我們的印象,應該不是很好.事實上,店員坑騙的那些外地人,就是那位天階強者的屬下,而那個巡城衛隊長,也是在那位天階強者的授意下變形風箏放到天空上的,現在還懸掛在旗杆上吊著呢!"

"見鬼!"圖海城主,帶點惱火的一拍桌子,把最愛喝的甜棗茶都震翻了.

以他平時的脾氣,他是要暴跳如雷的.

不殺死一百幾十人,心中的郁悶,根本降不下來.

可是,三個月前,靈云國主召見圖海城主,批評圖海過于酷烈嗜血,殺人如麻,名聲非常不好,這種傳言對于准備進入天上界有一定的困難.得到靈云國主暗授機杼後,圖海城主一改平時的嗜殺手段,為名聲做勢.

他強忍火氣:"就是因為得罪了對方,我才要扭轉他的印象.要是他願意支持我進入天上界,那麼就算把潛力聯盟拆了,給他消氣,又有何妨?再說,一個天階,如果要雷霆之怒踩平一間商店,他早就那樣做了,現在他沒有那樣做,只是打幾個人,證明他其實很有度量,不是那種瑕疵必報的人.去吧,帶上禮物,告訴他我的誠意,如果他願意來,我在城主府設宴歡迎他!"

管家焦石點頭應是.

在離開之際,他又出于謹慎地提醒:"老爺,據說在靈云國的都成那邊,還有通天塔的余孽在蠢蠢欲動,雖然六千年過去了,但那些宵小一直不死心,無日不想打通天界之門."

圖海城主擺擺手:"放心,那些余孽再猖狂也不敢到我們日照城來,這個太陽島,有讓他們無所遁形的天界大陣.再說了,自余孽亂黨的大首領夜光被圍攻戰死,忠誠的屬下一一屠盡,通天塔的余孽再無翻身之力.他們現在恐怕連天階都沒有了,一代不如一代啊……在幾千年前,那個時候的余孽才叫厲害,動不動就連續攻下數城,可是幾千年後,強大的天階早死光了,剩下的全是螻蟻,已經不足為懼!"

"是,小人多慮了."管家焦石鞠躬道.

"你的擔心是正確的,我們對于亂黨余孽的確要重視,但有太陽島在,別說現在,就是六千年前的那些強大的天階亂黨,也攻不下.你知道,在我們的腳下,關了多少亂黨的天階嗎?接近一百,就是曆代的首領,也有二十多三十人……"圖海城主大笑起來.

外面的人,都以為太陽島是城主府.

事實上,這是一個超強封印力量的監牢,有著天界巨頭聯手封印的結界,即使是天階強者,也休想在這里逃出去.城北的那個日照監獄,只不過是掩人耳目的牢房罷了,那里哪里能關強大的天階,最多只能關下挖礦中偷懶的苦工和喜歡在城里偷雞摸狗的流氓地痞.

管家焦石深深地鞠躬,就連圖海城主也沒有看見,在他低頭的時候,他的眼睛,散發著一種奇異的光芒.

可是,不等抬起,那種光芒就極快地消散掉.

變成畢恭畢敬的敬仰和崇拜.

半小時後.

焦石管理回來報告.

對于一心進入天上界的圖海城主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因為那位暴打了翁將軍一頓,有當街把衛隊長變形風箏放上天空的天階強者,接受了圖海城主的致歉和飲宴邀請.

作為禮貌回禮,那位天階強者,讓焦石管家給圖海,帶回一顆極品的'珊瑚紅石’.

這種極品'珊瑚紅石’.

只有天上界才有.

是日照成這里用錢買不到的珍稀寶石.

圖海城主看見了這顆'珊瑚紅石’,心中猛地一跳,難道這位天階,曾經去過天上界?最少,這位天階的出身不簡單,他的師長,親人或者朋友,應該有某些人去過天上界,否則肯定不會有珊瑚紅石這種珍稀物品,更不會隨手拿來送人.

"那位天階,是什麼實力?"圖海城主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拉攏一下對方,當然,先了解下對方的情報.

"看不清,那位尊貴的天階不是小人可以窺探的……"焦石管家搖頭,微帶苦笑道:"表面看起來,不像是一位天階,可是擁有准天階實力的小人,在他的面前,有一種螻蟻般無力的自卑感.他佩戴著一個舉世無雙獨一無二的白金面具,堪比聖級寶物,我還從來沒有看過,一件白金級寶物,也有如此靈性和威能……在那位尊貴的天階強者手上,還有一個,怎麼說呢,應該是地神兵,一直地神兵的天蠍手套,我想,那個絕對是天上界的強者也極少擁有的寶物!那位天階的尊貴,請恕小人眼拙,無看清,甚至不敢妄加猜測."

"真的?"圖海一聽,高興得不行,如果這個天階真是天上界來的,那麼自己就走運了.

他激動的一拍桌面:"快請,不,貴客臨門,我要親自去請!"

上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變色龍】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他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