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書到用時方恨少】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書到用時方恨少】

圖海城主,早在之前,就自管家焦石處得知.

這位貴賓姓岳的,名叫泰坦,是來自南天界的一位家族子弟,具體是什麼家族,對方沒說,但圖海估計絕對是南天界前十的家族,甚至有可能是天上界前十的家族,來自南天界才是一個托詞.無論是實力還是身份,他都不敢直呼對方的名字,出于禮貌也好,心中尊敬也好,故意奉承也好,反正圖海不能像稱呼別的年輕後輩那樣直呼對方的名字,那怕他的名字比對方大一百倍不止.

他非常恭敬地稱呼對方為'三少’,用管家焦石在對方那邊打聽回來的稱謂.

對于圖海的恭敬,圖多和身後的將軍們,都感到有點莫明其妙.

看上去根本不是天階強者,城主怎麼會如此大禮來迎?

難道,這個年輕人的身份特別尊貴?

"今日前來拜訪城主,承蒙城主相迎,我等心中不勝感動."站在岳陽身邊的老狐狸負責開口說話,而岳陽同學,則微微點頭,拿出一副大少爺的派頭.

"鄉下小城,簡陋之極,有汙貴賓的明視清聽."岳陽雖然僅是一點頭,但也讓圖海城主感到特別的高興.

上位者!

這才是上位者的氣度!

發表長篇大論的,那都是管家,哪個上位者會滔滔不絕?

沒有.

一個都沒有.

一般來說,上位者只要開了金口,決定下來,不論對與錯,都要執行,極少收回.

"歡迎貴客光臨……"管家焦石等人,趕緊見禮.

"不必拘禮."岳陽身邊的老狐狸一揮手,厲氏兄弟立即挨個給見禮問好的人派紅包打賞,以彰顯主人的寬綽和大方.紅包里裝的不是金幣,那太俗,而是一顆顆晶瑩剔透的落星珠.

落星珠,可以肯定,這是天界沒有的東東.

通天塔里,也僅是落星群島附近才有.

天界的人看不出價值.

一看是沒有見過的珍稀奇物,肯定以為是天價品.

這筆小小的投資,是岳陽打開日照城的鑰匙,岳陽以後還要在這里實施一系列的計劃,把日照城拿下,是計劃的第一步!

在相互見禮的時候,兩個人都在暗暗打量對方.

岳陽不住地觀察這個已經鎮守日照城三千年之久的圖海城主.

無論圖海城主的內政能力如何不足,最少,他是一個合格的看守.通天塔與西天界相聯通的天界之門,數千年來,在他手中,從來沒有失守過.而且,日照城周邊的城池,都曾經陷落過,只有圖海鎮守的日照城,從來沒有陷落過.

由此可見,圖海城主的能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大.

圖海城主也在看著岳陽.

他發現,自己看過千千萬萬的年輕人,目前還沒有一個能夠趕得上這位'三少’.

別說趕上這位不知有多尊貴的三少,就是趕得上那幾位引見時稱為天羅,貪狼的年輕人也沒有.甚至,那兩個一瘦一胖的葉空和海胖子,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少年.這些人,以極小的年齡,就達到地階五級以上,准天階甚至天階.他們擁有如此實力,如果不是有大家族大門派在背後全力培養,花盡一切天材地寶,怎麼可能在二十多歲達到這種境界?

酒過三巡.

正不斷尋找話題的圖海城主,敏銳地發現平時慣例的歌舞,竟然讓對方有點小無聊,心中暗暗苦惱.

對方是名門子弟,自小就含著金鑰匙長大的.

這些歌舞自然不入他們的眼睛……

那位三少到底喜歡什麼呢?

如果沒能弄出一點新意,估計自己是留不住對方的,送禮物是個辦法,但操作起來很難.一是借什麼名目送禮呢?送得太俗,對方不喜歡;送財物,對方不缺;送美女,估計對方更加不缺,還會惹得對方的女人反感;送寶物,人家就連護衛也配給黃金級寶物!

"聞說潛力聯盟戰獸店傲慢欺客,本城主特譴人持令責罰,不知是否把那已經讓貴屬下購得的黃金飛龍立即呈上,還是拉到角場斗,一起喝酒觀賞戰獸相斗?"圖海城主試探對方喜不喜歡看戰獸角斗,如果喜歡,那麼就可以有很多共同話題,在一邊角斗一邊賭博的過程中,也可以暗箱操作,讓對方押寶的戰獸勝下比賽,順勢送給對方一筆財富.

以前拉攏天階強者時的慣例,就是這樣.

圖海城主覺得這位三少,應該不像普通天階那麼好拉攏,但他必須試試.

岳陽擺擺手:"不必."

坐在他身邊的老狐狸哈哈大笑起來,以岳陽首席軍師的派頭,解釋道:"潛力聯盟戰獸商店,已經得到了足夠的教訓.三少的妹妹,也得到了她喜歡的灰雀鸛蛋,至于那頭黃金飛龍,葉空和胖子兩個,才是想買只飛龍來喂食三少的螳螂,如果公平買賣,價錢倒無所謂……這件事已經過去,三少不會再追究,當事人也得到了教訓,就這樣抹過吧!"

"戰獸角斗,我們有興趣."葉空和海胖子他們站了起來.

圖海城主,給堂弟圖多使個眼色.

圖多立即帶著一群將軍,簇擁海胖子和葉空他們離座,往角斗場那邊而去.

管家焦石則撤下歌舞,親自伺候著圖海城主和岳陽這位尊貴的客人.雪貪狼旁若無人地拿出書本,強迫自己默誠背誦,圖海身邊,另一位有著日照城第一幕僚之稱的向聞,委任城內稅入管理的日照城首席執政官,在與天羅王子交淡中,下意識地掃了一眼雪貪狼的書.

有許多人當眾看書,只是炫耀自己有知識.

往往把書倒過來看了,都不知道.

不學無術.

向聞這個第一幕僚加首席執政官剛剛趕過來參加酒宴,還沒有來得及在管家焦石處探知對方的各種情報.

心中對于雪貪狼當眾看書,心里還有點兒不屑,覺得這真是個裝逼的年輕人,就算渴求知識,也不至于在酒席上看書背誦吧?分明就是裝的!

可是,他一看,驚愕地發現,那本書上的字跡不是普通的文字,而是天界符文.

完全沒有任何文字解釋.

密密麻麻,全是天界符文……最詭異的是,這些天界符文,還會隨著時間的流逝移動,不停地組合成新的東西.向聞也曾苦學過天界符文,本來以為自己對天界符文,有一定的了解,但一看之下,震驚地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文盲……上面寫什麼,一點也看不懂.

正當向聞看得額角直冒冷汗也,雪貪狼變出本子,一邊寫一邊摘抄.

他書寫得極其標准.

與那本天界符文之書相比,唯一的不同,是他書寫出來的沒有天界符文的威力,不會像書中的天界符文那樣隨著時間而自動移動,不停地進行新的組合,變化出更多的新意.

"也許,教授我們的賢者導師,還沒有這個冰塊男掌握那麼多天界符文."向聞暗中擦了一把冷汗.

現在,他知道對方不是裝逼,而是真的要學習.

真是求學若渴!

在另一邊,圖海城主也在暗中擦著冷汗.

他發現自己越跟'三少’交談,就越發現自己是個孤陋寡聞的愚者.

那位三少任意說起一句話,也極可能有著無法理解的深意,如果不是那位自稱水東流的智者,打圓場地解釋三少的話,那麼自己有可能聽不明白,又或者完全理解錯誤.別說現在的天界見聞,戰獸培養,寶物提升這些,就是幾千年前甚至萬年前,各種秘聞,三少也無不了如指掌.

當他獨特的見解一經說出來,圖海覺得自己並不是刻意奉承,而是真心自發地拍手,擊節叫好.

"原來黑白子是由通天塔帶到西天界來的啊!中間發生了如此之多的變化,沒想到曆史真相是這樣子."管家焦石對于岳陽講起的秘聞,也感歎連連.

"不如我們手談一局?"圖海城主大喜.

如果三少喜歡下棋的話,那麼投其所好就找對門路了.

雖然棋藝不是很精,但靈云國主喜歡下棋,圖海城主為了討好靈云國主,也曾經研究過一段很長的時間,直到今天,他偶爾還會與管家焦石下棋,保持棋力不退.圖海城主覺得,擁有一技之長,也許一時之間沒有能發揮出來,但終究會派上用場的.

比如下棋.

這玩意兒在戰斗時不管用,但用在交際上卻是一種非常好的敲門磚.

給上位者送錢,人家根本不稀罕;但如果能夠和對方下棋,時間久了,則容易變成對方的好友.

圖海城主原來只是靈云國不太起眼的貴族之後,能夠獲得靈云國主的委任,成為日照城鎮守,跟他與靈云國主對弈並非毫無關系……

"甚好,只是棋力不精,還望城主手下留情."岳陽同學謙虛幾句.

"本城主也只是粗通,哈哈,平時手癢,經常游戲兩盤."圖海城主覺得如果對方棋力真的不是很強,倒可以讓幾子,當然,這需要技巧,不能讓對方看起來,否則就變成了汙辱.他平時與靈云國主對弈奇多,偷偷地讓子早成了習慣,富有技巧,就連靈云國主也看不出,又或者,看出來了,但很享受這種屬下的表現.

管家焦石擺好棋局.

一局下來.

圖海城主羞愧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他敢說,如果不是對方好幾次偷偷地放自己一條生路,估計自己在棋盤上一顆子都剩不下.

雖然不是大師級水平,但圖海城主感覺自己在靈云國是屈指有數的棋壇強者.

不過,在這位三少面前……

圖海發現自己就跟初學棋的小童一樣,簡直可以任人玩弄于掌股之間.當他看見三少的神色有點無聊,心中真是恨不得大哭一場.老天,不是自己不想討好對方,是這位三少的棋力太變態.即使是對方讓幾顆子,也能把自己下得投河自盡.

"咳咳,不如等小人與三少手談一局吧!"管家焦石的棋力比圖海城主更好,主動接替,以免城主大人再出丑.

"如此甚好."

第二局下到一半.

圖海城主不忍再看棋盤,他怕自己會哭出來.

太恐怖了,現在管家焦石沒讓三少吃掉一顆棋子,可是沒有那怕一小塊棋能夠存活下來.每一塊棋都似有活路,實則都必死無疑.無論再下多少棋去救,結果也是一樣,那就是前赴後繼的自殺.

焦石擦著滿頭大汗,向對方再三致歉.

看見那位三少眼中的無聊神色,圖海城主暗中一咬牙,想到了一個人.

在看守通天塔強者的太陽島地牢封印的通道口,有一位天階強者,由中央神殿派來,六千年來,那個老家伙從來不曾離開通道口半步,每天以下棋自娛.他的棋力,就連靈云國主,也曾稱之望塵莫及.如果能說動三少,與那位老人下一盤,相信肯定可以成功結交這位尊貴的名門子弟……

問題是,那是鎮守通天塔武者的通道口,除了城主之外,不容許有任何外人進入.

圖海城主倒不是擔心有人趁機劫獄.

只是,萬一讓中央神殿知道,恐怕自己城主地位不保.

再說那位天階,也不一定答應讓外人進來下棋,這件事必須慎重考慮……圖海城主再看向三少,感覺這個年輕人有一種高手寂寞的孤獨.圖海看著三少拂亂了棋盤,起身告辭,帶著智慧如海的水東流,舉止優雅的天羅和冰冷好學的貪狼,四人飄然而去.

圖海城主心中暗歎,唉,書到用時方恨少,如此尊貴的貴客,偏偏自己沒有辦法結交.

自己就連下棋,都下不好.

太讓對方失望了!

"什麼?"

當管家焦石和幕僚向聞聽見圖海城主的提議後,立即色變,齊齊擺手反對:"不可,這事萬萬不可!"

他們沒有看見,走出城主府,回到豪華飛車的岳陽等人,臉上浮現的神秘微笑.

老狐狸很肯定地說:"最遲後天,他們就會來."

天羅王子,笑了:"也許明天就會來,假如我們明天離開的話."

老狐狸擺手:"不,我們得給對方一點時間去考慮,迫得太急的話,反而讓對方下不了決心.老龍龜之前的猜測沒有錯,真的還有通天塔的武者,封印在這里……岳陽,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如果不用至尊意志和創世領域,想贏下一個鑽研了幾千年的棋盤老怪,恐怕不容易."岳陽微微沉吟:"我覺得,反正都封印了這麼多年,也不在乎多關一點時間,我們還是應該先找到庫克加勒比那個老海盜.一下子想把那麼多人弄出來,又不驚動中央神殿,這不會很容易."

上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他是誰?】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嘔血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