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告訴你一個壞消息】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告訴你一個壞消息】

光明秘道中.

距離禁照地牢不足千米,在第二條秘道的入口,有位鶴發童顏的老人,坐在一盤棋前,沉思.

仿佛外面天變對他毫無影響似的,看見圖海城主,靈云國主率領八王子烏海,雀鸚美人,岳陽等人進來,也不抬頭看一眼.好久,才輕輕地把手中的棋子,放下,長歎一聲:"真是世間十絕之棋局,可惜,已經沒有時間去破解了……"

"棋老,外面暗界突破了封印,近百名天階,正聯手准備暗界互通."圖海城主大急,現在還下什麼棋!

"知道了."那老人微微點頭.

"現在是不是立即啟動神光護罩?我們必須堅守在光明秘道,借助前輩們留在光明秘道的封印力量,否則受到敵人的內外夾擊,難以幸存."圖海真想立即啟動神光護罩,但開啟的光明之鑰在棋老的身上.

"你們都走吧!"棋老沉默了好一會兒,抬起眼睛,看了看圖海城主,又看了看八王子烏海和岳陽,搖頭拒絕道:"我是不會打開神光護罩的.雖然神光護罩開啟,可以讓我們幸存下來,但身為鎮守者,我必須盡到責任,即使是死,我也不會把通天塔的武者釋放出來的.在敵人暗界互通之前,我會打開"禁照粉星,裝置,與禁照地牢一起自嗯……"

"什麼?"靈云國主聞言色變.

"可是我們離開這里,根本是死路一條!"圖海城主也為之愕然.

如果可以離開,圖海城主早就逃跑了,問題是外面暗界的敵人,光是天階五級就有十個,天階以上的墮落武者近百個,沖出去"跟送死有什麼分別?

假如不離開,留在這里,那更會死無葬身之地.

禁照粉星裝置一旦成功啟動,就無可挽回,自爆的威力極強,會將整個太陽島都炸成碎片.到時候,別說日照城,甚至整個群山峽谷,數千平方公里的地方,都會化為廢墟.早在成為城主之前,圖海就多次聽到前輩對自己的警告,不到萬不得己的情況,絕對不許開啟禁照粉星裝置.

那,據說是弑神的力量.

一旦使用,必定受到神明的詛咒.

現在,除非說服棋老改變這個決定,否則不管沖出去,還是留下來,都是必死之局.

圖海城主強忍心中的焦躁,好言勸說道:"棋老,我也知道責任"但我們必須留下有用之身,如果我們都死光了,那麼〖中〗央神殿,四方神界的巨頭們,各位皇級天階,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樣一來,反而會對于整個戰局產生不利."

"城主,你所說的"我都懂."棋老淡然擺手:"你,根本就不知道通天塔叛軍的強大,相比起暗界的墮落武得,通天塔的叛軍才是我們天界的禍害."

"通天塔叛軍已經沉淪,他們現在連今天階都沒有了."圖海城主竭力勢說服棋老.

"你所看見的,只是假象."棋老冷笑:"他們的力量從來沒有整體削弱過,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肯定,這次暗界突破封印"就是他們做的.你們不用勸說了,這個決定"不是你們的妻志可以改變的!圖海城主,感謝你多年來的照顧,但是,真正鎮守禁照地牢的人是我,所以,你可以離開了!"

"我們走吧!"岳陽伸手,阻止仍然勸說的圖海城主.

"可是……"圖海城主急了,外面可是有百位天階等著,一出去,恐怕會讓敵人撕成碎片.

"棋老已經把禁照粉星裝置啟動了."岳陽轉身,帶著葉空和海胖子他們離開,他的話讓圖海城主驚呆,不過立即又反應過來,驚懼地看向棋老.

那個鶴發童顏的棋老,微帶詫異地看了看岳陽.

點點頭.

向眾人肯定了岳陽的說話.

又提醒圖海城主一句道:"早在你們進來之前,我就啟動了禁照粉星裝置,你們還有不到十分鍾的時間."

圖海城主真想狠狠地賞對方兩記耳光,但現在生氣無用,立即向看靈云國主,靈云國主點點頭,立即緊追向岳陽:"三少,是分頭突圍,還是聯手開道?"

他這樣問,就是把決定權正式交給岳陽.

本來,八王子烏海的實力也不錯,但他已經受傷,而且還有雀鶻美人愛妾的拖累.

雀鷂美人可以進寶典世界,但心中擔擾她們母子安全,八王子烏海必惜身自保,已經不適宜再為整支戰隊的開路先鋒.靈云國主詢問岳陽,除了形勢所迫,還有一點,他希望與岳陽聯手,這樣成功率更高,而且跟著一個聰明人,總好過自己一個硬闖."國主,城主,還有王子殿下,如果你們相信我,那麼可以跟在我後面,雖然不敢說大話,但我可以承諾一句,有我岳泰坦在,那麼就不會拋棄任何一位戰友."岳陽這時候,當然站出來.

"好,我們都聽你的."靈云國主環視周圍一眼,發現大家都六神無主,立即點頭,把希望寄托在岳陽身上.

重返太陽城表面.

日照城下,無數的居民,因為惡龍的入侵,已經混亂無比.

不計其數的居民在瘋狂逃亡.

無數人讓暗界的墮落武者和惡龍擊落,但天空中,仍然是密密麻麻逃亡的人群.少量膽小的人,不敢在天空逃跑,而是尋找地道暗室躲藏起來,希望能躲過一劫.也有傭兵奮起反抗,與攔阻的墮落武者血拼,為了生存,他們往往數十人甚至數百人一組,共擊攔阻的敵人.

惡龍在天空中盤旋,每一次俯沖,都帶來大量的死亡.

它們口中噴射出來的烈焰,點燃了下面的建築.

即使是軍隊,在如此之多的惡龍面前,也完全沒有對抗的可能…………如果是面對普通的盜賊團還好,現在"他們要戰斗的對象,是無數頭天階二級以上惡龍.

數萬軍隊,惡龍們僅是幾波的俯沖噴吐,就已經消滅了近半有生力量.

士兵們潰不成軍.

"我的家人!"圖多悲呼起來,他有許多親人在這里"想去救援根本不可能,現在他自身難保.

"唉!"第一幕僚向聞,也黯然歎息.

"形勢已經不可挽回,我們走吧!"圖海城主比較聰明,他並非沒有親人,但所有的親人,都在靈云國都里住著,並不在日照城.在這里"雖然也有一些女人,但圖海城主是不會在乎那些僅是發泄肉欲的女人生死的,再說在這種時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自保.

"灰太的……"

岳陽第一個升宴,他的右手一招,灰太狼躍升到他的腳下.

他以手輕按,灰太狼立即變身成為滅世魔狼.

巨大無匹.

吞天滅世.

灰太狼這滅世魔狼形象一出"不管是靈云國主,圖海城主和八王子烏海,還是敵人那邊的超強天階,都為之色變.法則力量,雖然看不出是什麼法則力量,但他們看見岳陽使用的,就是法則力量.

于全場震懾的一刹那,灰太狼出擊了.

它張開巨口,直接吞噬了一名天階二級實力的暗界墮落武者.

敵人環繞的包圍圈"立即悄現了一個缺口.

靈云國主和圖海等人大喜,立即追向灰太狼的屁股……敵人本來可以阻擊,但懾于灰太狼現在那張可以吞天噬日的大嘴,都有點猶豫不決.灰太狼吞食一名天階,仍嫌不足,立即于天空中召喚寶典,在敵人驚見神獸降臨的一刹那"兩只真假莫辨的灰太狼現身,左右出擊"各種一名天階吞下.

"帶他們離開!"岳陽以手一指,一道長長的劍氣〖激〗射"將兩位天階五級實力的暗界武者射出的黑色光箭和金色光矛半空切斷,又升到極亢高空,雙手揮灑出千萬天怒紅蓮,將追擊而來的那幾位天階五級的暗界武者震擋在灰太狼的身後.

"啊嗚!"兩只似真似假的灰太狼,左右衛護著隊伍,迅速離開.

靈云國主和八王子,各以強力大招遙擊攔阻敵人.

圖海則爆發一陣狂風,助大家身法加速.

等他們一口氣沖出包圍圈,再回頭,發現岳陽正使用永琱局,將所有圍攻自己的暗界天階,統統定滯在半空中.

因為實力差距,他們不可能回援.

再回去,就等于岳陽所做的一切都將白費……靈云國主拉住雪貪狼和天羅王子:"走,三少肯定可以脫險的!"

圖海拖著向聞和隆多,烏海王子則帶著葉空和海胖子,剩下已經跟不上的管家焦石,發出一聲高呼:"你們一路走好,我回去助三少一臂之力."

回首看見焦石回身去助岳狙,圖海心中深中感動.

他雖然聘用焦石為管家,事事交給焦石處理,但心中從來沒有真正信任過這個人.

沒想到,在最後生死關頭,這位從來沒有真正信任過的管家,用事實證明了,他其實是世間最好的管家.

焦石這一回援,圖海不用想都知道,必死無疑.以敵人的力量,焦石管家不可能接近岳陽,就會讓敵人秒殺當場.與其說回援岳三少,不如說是主動自殺,免得拖累同伴,免得讓主人心中內疚.圖海城主在這一瞬間,甚至有想過,把手中的廢物盤圖多扔掉,帶上這個忠心耿耿的焦石管家.

但他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走!"靈云國主,一腳飛踹在停身回望的圖海身上,怒吼道:"你想讓焦石的心血白白浪費嗎?我們越快離開,三少越安全!"

"滾開!"金烏族的八王子雖然受創,但威力仍然不容小視.

他的太陽金芒,再加上雪貪狼的冰咆哮和天羅王子的末日流火,轟退了十數位快追上的天階.

灰太狼親自斷後,又吞掉兩名追得最近的墮落武者,才迫使那些追及的天階退散.在漫天huā雨般的遙距打擊光波之中,靈云國主,圖海城主和烏海王子,各帶兩冬,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向天際遁逃.他們不得不逃,假如沒有開啟禁照粉星,他們還可以留下來,與三少一起並肩作戰.

但現在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再不走必與太陽城共爆.

十分鍾內,飛不出群山峽谷,都有危險.

伴隨著他們逃離的,還有山里各族的魔獸和戰獸,有的種族傾巢而出,像是那種幾乎沒有什麼用但對危險感應敏銳的灰雀鶻,它們甚至還趕在靈云國主他們的前面……

"天哪!"

金烏族的八王子烏海,回頭一看.

驚叫起來.

圖海,靈云也相繼回頭發現身後已遠的戰場,有一顆巨大的慧星,正在爆炸,沖擊波正遠遠擴散追來.

這並非是禁照粉星,顯然是岳三少的大招,但威力同樣恐怖.

烏海王子心里暗中比較一下,忽然驚覺身為金烏族王子的自己,盡力爆發烈陽噴射風時比起這一顆慧星爆炸,也遠遠沒有此等威力.如此說來,三少豈不是遠在天階五級的自己之上?難怪面對百名天階,他也能一直淡然處之.

"不對,這一種力量……"垂新靜坐在光明秘道下棋的棋老忽然停住手.

手中的棋子,跌落在棋盤表面上.

他對于岳陽剛剛爆發的慧星爆炸力量,感到一陣危險.

正當棋老站起來忽然,有只手自他的身後,慢慢伸過來,輕輕地撿起那顆掉落在棋盤的棋子.在棋老震驚轉臉去看,發現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是你?"棋老震驚,面前這個人竟然是人群中根本不起眼的管家焦石.

"是我."管家焦石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很輕松地在棋老的對面坐下看樣子,似要和棋老對弈一盤.

"你是高朋獄皇手下四王之一"天囚王,的高朋,你還活著."棋老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他的表情比看見死人在棺材里爬出來還要震驚.世間那麼多死人,隨便一個複活了,棋老都不會那麼震驚,然而,在他面前這一個男人,是他在六千年前親手所殺的.

"是,我還活著,不過huā了好長的時間,才恢複全部力量,最重要的是,我失去了一部分記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想起來."偽裝異焦石管家的天囚王高朋歎息道:"時間過得真快啊,一眨眼,六千多年過去了."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搞出來的?可惜啊,你再快,也慢了一步,禁照粉星裝置我已經打開了."棋老迅速恢複了鎮定,反而坐下來,抓起一顆棋子,重新落子在棋盤上面.

"你還是老樣子,總是以為自己穩操勝券."偽裝成焦石管家的高朋忽然笑了:"要我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嗎?"

"還有什麼比眼睜睜地看著同伴被炸入黑洞封印,永不超生而拯救不得更加糟糕?"棋老冷笑地反擊.

"哼,比如獄皇重生!"高朋哈哈大笑"不可能!"棋老驚得跳了起來.

"獄皇當然不可能複生,但,通天塔已經有新的一代獄皇誕生了,他更加年輕,更加強大,更加出色!"高朋也拈起棋子,在棋盤上落了一子:",斷,你這一步真差勁.你知道嘔血譜是哪里出的嗎?就是那個年輕人在通天塔帶來的,是我們通天塔武者的智慧,自號棋王的你,一向自以為是的你,已經輸了!"

"是他……""棋老立即明白了,他想起了剛才的岳陽,心神一陣顫抖.

可恨,明知新一代獄皇出世.

自己卻認不得.

還與他交換棋譜,誰不想對方早已經將自己玩弄于掌股之間.

胸悶異常的他,忽然心神失守,哇地吐了一口血,臉上老態呈現,整個人刹那間就蒼老了千歲似的.!~!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天變,世事無常】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我是我,他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