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我是我,他是他!】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我是我,他是他!】

棋老慘笑一聲:"人算不如天算.",他向偽裝成焦石管家的天囚王高朋沖過去,意圖與對方在接下來的禁照粉星爆粘中同歸于盡.

天囚王高朋,卻伸手,虛控,把棋老整個定滯在半空中,微笑道:,"我,已經不是六千年前的我了.而且,當年要不是我戰到筋疲力盡,以你的力量,如何能將我擊殺?棋王,我的老朋友,你自己一個人獨自上路吧,我還有任務,無法陪你一起上路了.",他以手輕輕一震.

棋老整個人立即向後彈飛.

等棋老第二次否沖上來,布出千百道棋盤陣圖,天囚王高朋已經化成了一個虛影,消失于光明秘道中.

"唉,老了."棋老黯然停手,俯身撿起地面上讓氣息震散的棋子,再新坐下來.

六千年的鎮守"雖然是看守敵人,但同時也是囚禁自己.

直到現在,鎮守的責任才真正離他而去.

〖自〗由"才重新屬于他自己.

在這生命的最後時刻,雖然短暫,可是他才真正感到下棋的快樂,當他把一枚棋子放在棋盤上,臉上露出了微笑,口中自言自語"仿佛跟什麼人說話似的:"終于可以放松心情來下棋了,你呀,你還有什麼可遺憾的,雖然無力阻止,但你已經盡力了下輩子,要是能夠轉生到通天塔去就好了,嘔血譜"還真想全部見識一下……"

當他把棋子輕輕放在棋盤上,卻發現棋盤有點變異.

"這是?屬于我的神識嗎?"

棋老先是愕然,隨即露出苦笑,在恢複〖自〗由,在放開責任,在生命最後一刻才領悟出神識,自己這一生"還真是有夠諷刺的.

難道,是六千年來一直堅定看守的責任"禁錮了自己的神識嗎?

在太陽島外,岳陽已經消失無蹤.

對于這個奇怪年輕人的離開,暗界墮落武者也不追趕"他們加緊了暗界互通.

近萬名准天階,近百名天階的聯手溝通之下,研究了數萬年的暗界通道"成功連接了禁照地牢.來不及查看里面的封印的強者,所有人立即遠遠逃離.傻子也知道,現在的太陽島"已經快要爆炸了"它的封印能量已經混亂到了極點,無數的電流在瘋狂地閃著電蛇霹靂"因為封印力量的作用,整個太陽島在不斷收縮,在達到極限的一刹那,將會是毀滅性的大爆炸.

再在一場毀滅性的大爆炸之後,整個空間,會因為空間破碎,扭曲成空間風暴,最終演變成吞噬萬物的黑洞空間.

所有掉進去的生靈"都將永不超生!

因為暗界互通"整個大地與天界形成了同樣詭異的跡象.地面,裂開.

甚至太陽島的〖中〗央也撕裂成兩半.

無數空間裂隙相互磨擦產生的混亂能量流,到處亂竄,毀滅任何觸碰物體.

堅固的城主府已經崩塌,除了光明秘道,整個太陽島都在變形扭曲,仿佛有一只無形的魔手在擰扭著.

逃命的人群滿天都是"幾乎所有人都向遠方的山谷逃去,意圖借助峽谷的阻擋"逃出生天,也有極個別的人慌不擇路,像盲頭蒼蠅一樣飛向太陽島.地面上巨型的十字形大道,爆裂出巨大的口子,就像洪荒怪獸裂開的大嘴巴"無聲地嘲弄著人們.

曆史上,從來沒有被攻陷的日照城"六千年前就成為天界後方基地的太陽島,現在"終于崩潰了.

光明秘道.

棋老閉上眼睛,穩定的手指,輕輕放下手中最後一顆棋子.

時間,剩下十秒鍾.

這"將屬于他生命中最後的十秒鍾.

就當棋老無憾地露出微笑"准備從容赴死之際,忽然,他看見一個年輕人,在秘道里面走出來.站在這今年輕人身後"還有一群幽靈似的家伙"其中,有不少是棋老認識的熟人.

"不可能!"棋老甯願相信這個是自己臨死前的幻覺.

"雖然我無法阻止禁照粉星裝置的爆炸"但我可以把它推遲三分鍾.三分鍾,不算多,下不完一盤棋,但可以做許多事情了."迎著棋老正面走出來的年輕人,當然就是岳陽,而跟在他身後的那一群幽靈似的影子,就是封印在里面的通天塔武者,或者通天塔殘存在天界的叛軍首領.

"原來,高朋進來,只是掩護你.",棋老現在徹底明白了.

天囚王高朋,為什麼要在無法阻止爆炸的情況下,進來暴露身份?他並不走向自己炫耀,而是給這今年輕人打掩護.

自己看見天囚王時震驚,全部心神都在高朋這個宿敵的身上,沒有意識到"還有一今年輕人,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救人.這今年輕人,是新一代的獄皇他,比當年的獄皇還要年輕,還要智慧,棋老看著並不多看自己一眼,緩緩在身邊走過的岳陽,心胸仿佛給巨槌擊中.

敗己又敗了!

這一次不是敗在當年獄皇那無敵的力量之下,而是敗在這今年輕人的智計之下.

要不是對方主動現身,恐怕自己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失敗.

幽靈般的影子們,有個高瘦的影子站出來,沖著棋老微笑道:,"棋王"我們都老了,都是老家伙了,現在是年輕人的世界,何必那麼執念?跟我到通天塔去吧,做一個〖自〗由自在的下棋人,總比給〖中〗央神殿做個看門狗要強!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已經想通了,過去的仇怨,只要你願意放下"都可以放下……跟我們一起走吧,六千年的大好光陰浪費在這里,你已經做得夠多了."

棋老沉重地搖搖頭.

微歎:"謝了"你應該清楚我,我最不習慣換環境了,當年你們為了獄皇"死戰到底,我很佩服,今天要是跟你們離開,心里會瞧不起自己的.真是羨慕啊"六千年過去,還有人念想著你們,來救你們"這,就是通天塔的傳統嗎?"

"通天塔根本沒有傳統,如果硬說有,那就是老家伙讓開,讓年輕人冒頭."另一個幽靈似的影子轟轟大笑.

"可惜,我不生在通天塔."棋老緩緩坐下來"伸手,把面前的一局棋全部拂亂.

棋子零落"正如他此時的心情.

有個影子走上來.

伸手在棋盤上輕輕一點.

所有的棋子都自動返回原位,絲毫不差"與棋老剛才擺放的一模一樣.

他嚴肅又認真地開口:"你完全錯了,通天塔的傳承,不走出生地,不是種族,也不是血脈,而是靈魂!一種無論精神,身體,意志,知識甚至于整個心靈都無處不充滿著的一種靈魂傳承.它非常玄奧,根本無法言喻,只有感悟到它存在的人,才是真正的通天塔武者,我們與天界生命的不同,在于我們的靈魂傳承,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下來,不是繼承力量,而是啟迪靈魂,像我們這樣渴望通過修煉而在靈魂中獲得升華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我們才承認對方是通天塔人.

你當年得不到我們的承認,不是因為你的出生地是天界"也不是因為你的種族和血脈與我們不同,而是你從來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強者.","一今生命之所以強大,永遠不僅僅是力量."

說完,這個影子昂首闊步地離開.

其他的影子"也緊隨其後.

棋老閉目,渾身顫抖.

臉上陣陣愧色.

他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向光明秘道的盡頭,向即將爆炸的集照粉星裝置走過去"口中喃喃:"原來我從來就不算是一個真正的強者嗎?太遲了,如果早知道是這樣,我這輩子還是交給我最喜歡的棋弈,我,錯了!",太陽島,于一陣眩目的光暴中,爆炸.

整今日照城,甚至整個群山峽谷,都在瞬間變成毀滅狀態.

在大爆炸後的一分鍾,不複存在的太陽島位置,湧現了一個小小的黑洞,越擴越大,將周圍所有的東西,烈焰,能量,碎屑,沖擊波以及空間"統統吸收進去,變成一個萬物不複存在的寂滅空間.

于一百公里之外,岳陽面前,站著那一群幽靈般的影子.

這些人,最年輕的,也有了長長的胡子"一個個,都是老家伙"而且衣不蔽體,模樣就像乞丐.

其實,他們都沒有身體,只是一個個靈魂狀態的存在,以他們的威能,只要一想,馬上整個人就可以變得金光閃閃.岳陽就很不明白"就算不變得帥氣一點,干嘛要變成這種乞丐的模樣?難道死過一次的人,心理都特別的陰暗?

"過程就是這樣,是老龜托我上來找你們,其實我也沒想過那麼快就能把你們救出來."岳陽看了一眼恢複成焦石管家狀態的天囚王高朋,試探問:"你們什麼時候回去看看老龜?"

"我們,不回去了."天囚王高朋搖頭:"通天塔屬于你,我們這些老家伙存在"是完全多余的存在."

"有空把元龍帶上來與我們聚聚就行.",有個影子笑道.

"事情實上,我們還有許多事做,有些事沒做完,總不能回去跟獄皇陛下彙報說,我們這些給您丟人的殘兵敗將回來了.小子,別管我們,你忙你的,我們這些老家伙不用你操心."有個聲音特別大脾氣特別爆的影子,揪住岳陽的衣領大吼道:"你小子想成為新一代獄皇,實力還差點,你自己要多加努力!","我是我,他是他!"岳陽大汗,誰想成為獄皇第二啊?自己要在天界闖出名堂,不會是費叟麗女皇那個征服女皇第二,也不會是獄皇第二,而是岳家三少"通天塔的新傳人,新傳奇!

"一年後再在這里見面吧"三少你也多磨練,我們也先恢複一下實力,否則,不夠天界巨頭一只手滅了.""天囚王高朋拍拍岳陽的肩膀:"通天塔那麼多年輕後輩,我什麼人都見過"但就沒見過像你這樣的.三少"你還真是一個很變態的存在,你要不是獄皇傳人,估計我都會忍不住出手殺你."

"喂喂,這是一個前輩該說的?"岳陽同學怒了,你不給點寶物神器啥的也就算了,還這樣取笑?

"等你獲得獄皇神印的認可,才可命令我們."那個最嚴肅認真也是眾人之首的影子,向岳陽微微拱手:"先行告辭.",岳陽一陣無語.

獄皇神印,現在還只能給霜兒砸核桃,井麼時候才能得到它的認可?

算了,還是自己的寶物最給力,別指望別人的神器!

仿佛聽到了岳陽的心意"無論是星羅天蠍還是餐餐之刃,甚至懶洋洋地盤在岳陽腕上的通天戰獸,都散發出一陣歡喜的波動.

…——……,!~!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告訴你一個壞消息】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竊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