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征服城,來自酒館的消息】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征服城,來自酒館的消息】

第七百七十五章:【征服城,來自酒館的消息】

對于費雯麗女皇.

海胖子和葉空等人原來不知道這個秘密的.

但時間久了,見識也漸漸增加之後,知道了費雯麗女皇的存在,又因此聯想,對小文麗她的身份產生了好奇.

後來,茜茜公主她們看老是瞞著他們也不太好,就稍微地跟他們提了一下費雯麗女皇的事,讓他們注意別亂說話.其實,岳陽並沒有特意跟茜茜公主她們說過小文麗的身份問題.不過,即使在擁有'真相之書’之前,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們這些聰明女,也能猜到一點點.

通天塔內,蛇妖一族幾乎絕跡.

擁有蛇妖小蘿莉的岳陽,不讓人懷疑都不行,更何況小文麗幼生期就如此恐怖,成長了那還了得?所以,若不是傻子,都會往費雯麗女皇的方面想像.

雖然真相之書,沒有很清楚地呈現出小文麗的情報.

但小文麗轉生創造者的身份是費雯麗和岳陽沒錯,雪無瑕她們一看,就能明白是怎麼回事.

當然了,岳陽同學的秘密,雪無瑕那本亞神器存在的'真相之書’,大部分是無法呈現出來的,比如先天破體無形劍氣和鳳凰姐妹,真相之書都是不可能獲取信息的,別更說劍靈禦姐了.

對于岳陽身上各種的秘密,她們也沒有多加追問,就算知道了一點點,也會偷偷地幫他保守秘密.

"遠古遺跡距離征服城有多遠?"岳陽問.

"不算很遠,直線距離,在地圖上看,不超過一千公里."圖海這幾天都在翻查地圖,為探索做了詳盡准備.

"遠古遺跡的寶物,我們未必有緣,但既然來到前輩強者的榮譽之城,不前往朝拜一下,實在說不過去."岳陽這里說的前輩強者,靈云國主他們沒有注意,海胖子和葉空他們才能聽得明白,費雯麗女皇陛下,她可是咱們通天塔的驕傲啊!

"征服,榮譽."就連冰塊般的雪貪狼,也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

之前,還以為獄皇才是通天塔最強的存在.

誰不知在他之前,還有一個更加強力的費雯麗女皇.通天塔的曆代前輩中,絕對是牛人輩出,比費雯麗女皇更加強大,恐怕也有不少,只是曆史太過久遠,無法記載下來,昔日的輝煌,大半湮滅在曆史的長河之中了.

這次山體崩裂出來遠古遺跡,極有可能也是一個曆史沒能記載下來的牛人所遺留.

甚至這個遠古遺跡,說不定跟費雯麗女皇也有一點關系.

所有前往征服城的人,不管是何等級別的天階強者,也不管是什麼飛行戰獸或者飛行器具,都必須低于千米之下,以示對費雯麗女皇的恭敬.

于征服城中心,樹立著一個千米高的費雯麗女皇巨型雕像.

據說這是蛇妖一族用了近百年時間,才完工的.

其藝術境界,已達巔峰完美之境.

遙遙,即可看見,有個身軀高大威嚴無比的金冠女皇,蛇尾盤立于大地,六條手臂,兩條向下持刃戒備;一條持旗,引導著全軍前往;一條手臂持弓,一條手臂搭箭,隨時瞄准射殺目前;她的右臂中,有一條手臂堅定地揮指向前方,其吞滅天下之氣勢,世間根本無人可及.

別說真正面對費雯麗女皇,即使面對這座雕像,人們也打心底感到自己的渺小.

在征服女王的面前,那怕是天界巨頭,又或者神殿至尊,也不得不低下他高貴的頭顱,更何況是普通一小民?

與普通的城市完全不同,這個征服城沒有普通城池那種正式商易區域,就算是居民區域,也做得跟軍營非常的相似.在大街上走路的,也不是普通的民眾……即使是衣衫襤褸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老乞丐,又或者身體殘疾手持掃帚在掃雪的老婦人,實力都達到天階五級以上,有的比起靈云國主還要強大數倍.但在這里,只是一個掃地的,或者像個老乞丐.

沒有天階實力,根本不敢在這個城里走.

因為會自卑得瘋掉.

在這里,隨意看見的一個人,站在門口那個肚子比癩蛤蟆還大的酒店老板;喝得醉熏熏手扶著牆臂吐得一塌糊塗的醉漢;騎乘著天階地行龍,詢問客人要不要搭車的車夫;一看見人就露出滿臉職業笑容的店員;光著身子背著雪熊的獵人;推著一車柴的樵夫;沿著大街,一路叫賣雪芽麥粒糖的小姑娘;挑著滿擔大風車搖著鈴鐺吸引顧客的小販……他們無一不是天階.

而且,這里的天階跟普通的天階還不太一樣,這些人的臉上都有一種普通天階沒有的殺戮意志.

盡管完全壓抑,但不經意泄露出來的一丁點兒,也會嚇得人心肝顫抖.

擁有天階五級巔峰實力,無限接近天階六級的靈云國主,他是一個國家的國主.但在這里,比他強大的人滿街都是,只要外表是老人的,不管男女,都擁有天階五級以上的實力.外表年齡越年輕,實力越弱,像那個叫賣雪芽麥粒糖的小姑娘,就是所看見的征服城區民中實力最弱的一個,僅僅天階一級.

同是天階一級實力,靈云國主估計,這個小姑娘只用一只手指,就可以輕松干掉擁有同等實力的圖多.

停在征服城外的飛艇,飛車,不可計數.

相信,這些人都是沖著遠古遺跡來的,順道前來朝拜'征服女王’.

不過天階以下,除了海胖子和葉空他們之外,普通的天界傭兵可不敢進城,就算是圖多這樣的天階,進到城里,也一路鞠躬,向強者見禮,那腰杆根本直不起來.

抬頭看向天空那巨型雕像.

費雯麗女皇那威嚴的'臂指之處,即為征服’的奇偉形像完全遮天蔽日,更讓弱者為之顫抖,難以自制.

"找個地方喝杯酒吧!"

還能在這里瀟灑自如地欣賞征服城景色感受此地人文氣息的,只有岳陽同學一個.費雯麗女皇對于別人來說是威嚴的存在,但對于岳陽同學,只是一個女王禦姐罷了,別說雕塑,就是真人,他都抱過又親過.幾乎每次進去都讓費雯麗女皇吸干真氣的他,心中完全沒有別人那種敬畏,相比起來,劍靈禦姐才是岳陽同學的克星.

靈云國主,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與岳陽最大的不同.

在這個征服城,靈云國主戰戰兢兢,處處小心,生怕自己無意中做錯了什麼.

哪里有這位岳三少如此瀟灑……如果不曾擁有足夠的實力,哪里能夠瀟灑得起來呢?要知道,這里可是天界巨頭也要低飛至敬的征服城,從來沒有任何魔獸,任何戰獸和任何天階,膽敢飛越過費雯麗女皇千米巨型雕像的頭頂,從來沒有!

這里沒有很多選擇.

酒館,城中只有幾間,而且都很非常小.

岳陽率先舉步,隨意地走進了最近的一間酒館,完全不在乎滿屋子酒鬼探詢而來的目光,徑自走到那個衣著正規的酒保前面,伸手搖了一個鈴鐺,瀟灑地打了個響指:"這一輪,我請大家喝酒!"

這話一說出,原來有點亂哄哄的屋子,忽然安靜下來,安靜得可怕.

靈云國主只覺得背心發涼.

第一次,他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仿佛那些人的目光,都是利矢,能夠輕易穿刺自己的身體,直紮靈魂.

圖海還好,圖多這個可憐的家伙已經嚇得抖了起來.

在這里面的氣氛,比當天日照城讓暗界近百名天階圍攻還要可怕許多.

最少,在那些暗界的墮落天階之中,沒有這間酒館里那麼多天階五級以上的老家伙.在這間不起眼的酒館里面,超過天階五級實力的,最少有三十多個老頭子,不論身體是否殘疾,只要是年事已高頭發胡須花白的老頭,全部都與靈云國主相當,甚至有些遠超靈云國主.

天階六級的老家伙,都有好幾個.

酒館里面天階三級以下的酒鬼,根本不存在.

"小子,在我們這里,不是隨便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請喝酒的."有個中年醉漢忽然站了起來,冷哼.

"日,本少爺請你們喝酒,那是你們天大的福氣,給面子你們不要,你們這群酒鬼!本少爺也不是隨便請人喝酒的,不喝拉倒!"岳陽同學真是氣不打一處,哎呀,明明是酒鬼一群還這麼拽?請喝酒不喝,這些老家伙難道越活越回去了?

"……"靈云國主和圖海,聽了岳陽這樣牛逼的回答,都嚇得了一身冷汗,圖多更是差點嚇得當場暈厥.

哈哈哈哈哈!

酒館里,先是寂靜無聲.

忽然,不知是誰開頭,低笑,引發了全場.

最後哄笑起來,幾乎所有人都在大笑,不管是老頭子,還是中年人,不管是酒鬼還是酒保,都瘋狂大笑.

有個笑得淚花都飛濺出來的老頭子,用力地拍打著舊桌子,大笑:"好,好小子,多少年過去了,一直沒見過這麼有膽量的小子,有趣,真有趣!"

"給我們上酒吧,有人請喝酒,不喝白不喝."有個唯一不笑的木獨老頭,看了岳陽一眼,向酒保遞出手中的杯子.他儼然就像是酒館中的首領,一開口,所有人都鼓噪起來,紛紛要酒,有人等不及,甚至爬進酒櫃里,迫不及待倒酒.

"老頭,喝了我的酒,幫我點忙可以吧?向你打聽個人,好像叫做庫克加勒比."岳陽一屁股坐在木獨老頭旁邊,仿佛很熟地拿杯子跟對方的杯子碰碰,又開口見山,向對方打聽起當年的費雯麗女皇麾下最著名的海盜船長庫克加勒比.他知道,這些老家伙其實就是費雯麗女皇當年的殘疾老兵,要不然,也不會呆在這里,甯願做個掃街老頭,也不願出任國主之位,以他們的實力,做個國主非常輕松,有的人的實力甚至可以統治更大的區域,比如這個木獨老頭,最少也有天階七級的實力.

岳陽的開門見山,又一次讓全場喝酒的人寂靜下來.

聽見了庫克加勒比這個名字,很多人都神色凝重地放下了酒杯,原來醉態濃濃的臉龐上,酒意全消.

靈云國主和圖海等人暗叫完蛋,這個名字,看來是征服城這里的忌諱,否則,這些喝得正高興的老家伙,不會擺出如此姿態.

木獨老頭,枯坐了一會,用老濁的眼睛,看了岳陽一眼,搖了搖頭:"不認識什麼庫克庫房的."

岳陽知道他們這是不肯說,生怕暴露了同伴.

很郁悶地喝了一口酒.

此時不方便把認識費雯麗女皇的真相說出,想獲取這群老家伙的信任不太可能,看來,這次真是白請他們喝酒了.想想,這樣也好,最少這些老家伙都還保持著對費雯麗女皇陛下的忠誠,如果直接說了出來,那麼反而有點不太妙.

"算了,再請你們喝一杯酒,喝死了本少爺不賠命."岳陽一拍桌子,吩咐海胖子:"結帳,千萬別讓這些老家伙把他們以前欠下的老帳結在我們頭上."

一看杯里還有剩余,立即端起來.

非常吝嗇地喝掉,完全不給這些老家伙偷喝自己剩酒的可能.

靈云國主和圖海城主看得暈死,酒都請喝了,還怕對方趁機結算點陳年舊帳?再說酒錢也就罷了,杯子剩下的一點酒,都要喝完再走,不給對方偷喝的機會.

這,這舉動實在太有性格了!

岳陽正喝著酒,忽然身邊有個老家伙抓了抓腦袋,仿佛回憶起什麼陳年舊事似的,喃喃自語道:"你說庫克加勒比,我好像,有點兒印象,這,這名字真難記,是誰,叫這破名字,哎,好像有個出去混得不錯的家伙,好像叫什麼庫克……"

葉空趕緊代岳陽詢問.

他擺出低姿態,向對方鞠躬,問道:"請問,那位前輩在外面叫什麼名字或者稱號呢?"

那老頭子抓著半禿的腦門,想了好半天,最後不太確定地說:"好像叫做,叫做,天域皇啥的,反正干的還是海盜那一行業!"

"噗!"岳陽一聽,口中的酒全噴了出來,把滿桌坐著的幾個老頭噴淋了個遍.

感謝使用.,發"實體書"至10658080,免運費百萬圖書一折起售!RO!~!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昔日的榮耀】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尋人,親人,中年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