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尋人,親人,中年婦人】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尋人,親人,中年婦人】

第七百七十六章:尋人,親人,中年婦人

自征服城,岳陽最大的收獲不是知道了庫克加勒比那個老家伙就是天域皇的消息.

而是小文麗在費雯麗巨型雕像前的參悟.

當岳陽來到高聳入云的巨像時,小文麗忽然出來了.

她在基座下面那幾十近百個各族近衛戰士的百米雕像之中不斷尋找,最後,把目光鎖定在高達兩百米,除卻巨型雕像之外,是整座雕像第一高度,聳站在右側勇猛守護的蛇妖雕像.

目不轉睛地看著.

似乎在這座雕像上面,她能夠更多地回憶起了前生的某一些往事.

岳陽看向那座蛇妖雕像,她與費雯麗女皇有幾分相似,頭頂佩戴著璀璨的銀冠,美麗如一族之公主,神態卻嚴肅無比,手持雙刃的她,眺望著遠方,仿佛隨時都會聽從費雯麗女皇的命令出擊.在眾多近衛雕像中,有不少是蛇妖形態的存在,但只有她與費雯麗女皇最相似.

小文麗站著.

久久.

一動不動.

直到黃昏落日將最後一抹余暉,投射到一直在費雯麗女皇雕像陰影下的蛇妖雕像上,小文麗的身體忽然湧出一陣金色光華.不需要岳陽法則力量的加持,她自動凝聚出金色蛇妖的能量巨像,比起以前更高一倍,足有兩百米高,與那個兩百米的蛇妖雕像平視.

那些街上的老兵,都驚訝地看著這一幕.

兩個蛇妖,是如此的相象.

小文麗無聲地吶喊起來,次聲波的沖擊波震動全城.

就連躲在地上睡覺的醉漢和老乞丐,都一下子于震撼中驚醒,吃驚地看向費雯麗女皇巨型雕像的方向,不明白具體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頭頂佩戴銀冠的蛇妖雕像,忽然碎裂了,里面溢出千萬道彩光.

無數的彩光能量,湧入金色蛇妖的體內.

讓她身體散發的光華變成更加輝煌,身上呈現出的戰鎧,符文,肌膚紋理更加真實細膩,仿如真人再現.而金色蛇妖下面的小文麗,眼睛飽含著眼淚,似乎面前的一切,喚醒了她沉眠已久的記憶.

小文麗身上,湧現一片銀色符文,正如金色蛇妖身上湧現的符文戰鎧那般,兩者是為一體.

就連手中的雙刃,也同樣在彩光能量中進化.

轉階,形成新的戰刃.

跟以前的雙刃更加相似,比原來小巧玲瓏的雙刃變得更大,更長,更加鋒銳……

岳陽可不敢打擾小文麗覺醒過去的參悟,他早就希望這個小寶貝快快成長.正當岳陽以為小文麗會恢複以前的記憶,誰不料,小文麗一抹眼角上的淚痕,又向岳陽飛撲過來,投入他的懷中,跟以前一模一樣.算了,她始終是重生了,無法全部恢複記憶很正常,能夠尋找回一些,就已經不錯了.岳陽輕輕撫摸小文麗的玉背,給她一個寬慰:不管她是否能尋回記憶,自己對她都同樣疼愛,永遠不會變!

"發生了什麼事?"

不敢打擾岳陽和小文麗靜觀雕像,又一心拍馬屁想學點本事的海胖子,葉空和對木獨老頭他們滿心敬畏的靈云國,圖海城主等人,因為能量的波動,一個個都沖出酒館,疾飛而來,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小文麗早化成彩光,回歸了岳陽的身體.

別說他們,就是距離最近的老兵們,也沒有能夠看清楚小文麗她的存在.

他們早就過來了,但整座巨型雕像仿佛有一個巨大能量護罩,禁止任何人的靠近.

人們唯一可以看見的,就是那個兩百多米高的金色蛇妖能量巨像……等阻礙力消失無形,人們飛進來,小文麗早已隱去,海胖子等人可以看見的,就是那座巨大的雕像,正在不斷破碎開裂,然後,一點一點地碎裂下來,崩塌潰散,化成一地碎石.

"不關我的事,我們只是剛來."海胖子站在岳陽身邊,先把這關系給撇清了,他當然知道這是岳陽做的,不過事關重大,這種事絕對不能承認.

"看得差不多了,我們走吧!"葉空也勸岳陽離開.

沒有人理會海胖子和葉空.

那些震驚而來的老兵,忽然安靜下來.

默默地看著那碎裂一地的石像,幾百人近千人,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全場一片死寂.

氣氛壓抑到了極限,靈云國主和圖海覺得,這次肯定會惹怒了這些老頭子,要是一旦爆發開來,必然是雷霆之怒.現在該怎麼辦?靈云國主根本六神無主,只能看向岳陽.他和圖海都不是傻瓜,知道這件事肯定與岳三少有關,因為,事發前,只有他一個人站在雕像面前,而且一站就是兩小時.

岳陽仿佛沒有看見靈云國主求助的目光,神態自若地站在那里,儼然就是一個合格的圍觀者.

酒館里的那個木獨老頭,走了出來.

緊接著,是那個躺在地面睡覺的老乞丐和掃地的老婆婆.

他們三個,上前在亂石堆中,各撿了一塊小碎片,小心翼翼地收入懷中,什麼話都沒說,再默默地離開.木獨老頭繼續回酒館喝酒,那個老乞丐繼續找個角落躺下來睡大覺,而掃地的老婆婆繼續打掃街道,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那群老兵紛紛上前,做著同樣的舉動.

每人都撿走一塊碎石.

帶走,然後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只有海胖子,葉空他們,莫明其妙又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看著一城人又恢複正常.

城外五十公里,有位天階盜賊,用閃電般的速度飛馳.

在以征服城為中心的五十公里范圍內,是禁止傳送的區域,這位擁有天階實力的盜賊,在蛇妖雕像破碎成石的一刹那,就偷偷地溜出城外,趁著城內所有人都在呆立,用上最快的速度飛馳,意圖把這個消息帶出去.

還有一公里,對他來說,就是幾秒鍾的時間.

天階盜賊自懷中掏出了金色的傳送晶石,這顆價值一萬枚天界金幣的傳送晶石,是普通城主都不輕易使用的珍貴傳送晶石.現在,他把它拿出來,來保障自己的安全離開.他相信,這個消息傳出去,絕對不止萬金,而會在萬金的基礎上翻個數千倍,甚至數萬倍.

就在他剛剛沖出五十公里范圍脫離傳送禁制規限的一刹那,他的手,捏碎了那顆金色的傳送晶石.

傳送的光芒,已經閃現.

馬上就可以成功逃離.

天階盜賊臉上露出慶幸又得意的神色.

他並沒有感應到,在後面,一朵看起來毫無殺傷力的紅色玫瑰花,正追射而來.

那朵玫瑰,就像花瓶那樣,輕巧地飛天階盜賊的後腦,花枝自他的眉心穿出來……傳送光芒隨之閃起,但帶走的,只是一具死不瞑目的尸體.

此時在征服城中,有位正在花圃種花的中年婦人,帶點嗔怪地批評著那個賣雪芽麥粒糖的小姑娘:"不讓你出手你偏要搶著出手,讓那小蟲子跑了那麼遠不說,還浪費我一枝玫瑰花!"那個挨批的小姑娘嚇得吐了吐舌頭,表示自己下次再也不敢了.

"這麥粒糖怎麼賣?"岳陽同學不知什麼時候來到兩人身邊,自來熟地揭開小姑娘的籃子,隨手抓了一把.

"不賣給你,我的糖只賣給看得順眼的人."小姑娘翻了個白眼,她沒見過像岳陽這樣的無禮之徒,女孩子的籃子也是隨便能揭的?她本來想搶回糖,但岳陽同學早塞進了嘴巴,大嚼起來,只好翻白眼表示抗議.

"那就是免費了."岳陽的理解力是天下無雙的,他直接把籃子里裝糖的碟子端起來,全倒進自己的口袋.

小姑娘一看尖叫起來,差點沒有哭鼻子.

這都是什麼人?

女孩子的東西也搶?

中年婦人臉帶慈愛地看著兩人,就像長輩看見小孩子在膝邊打鬧似的.

岳陽除了欺負小姑娘之外,還是會做點正事的.他掏出四娘頭像,在中年婦人的面前一展,帶點誠懇地詢問道:"請問您看過與畫上相似的一個人嗎?如果你知道她,能不能告訴我一點點關于她的消息?那怕是一點點,我找她找了好久!"

中年婦人往畫像上看了一眼,微微搖頭,表示不認識.

又似是隨口詢問:"她是你什麼人?"

"親人."岳陽同學如實回答.

"真羨慕她啊,有親人找上天界來,老身的親人,唉,恐怕……"中年婦人似乎想起了什麼往事,神色微微一黯,隨即又恢複如初,露出慈愛的微笑,看向岳陽:"小家伙,你上來是游曆,還是主要尋親?老身有一件事想找人幫助,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你能不能給老身幫點小忙?"

"照顧小孩子不要找我!"岳陽說這話時,就看著那個氣沖沖的小姑娘.

"你說誰是小孩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只有二十多歲,根本是一個小屁孩,我比你大得多了!"小姑娘氣不得打一處,自己外表長得年輕,但不等于可以讓這小子欺負.

"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岳陽做了個'快去一邊玩泥沙吧’的手段,更讓那小姑娘氣得炸毛.

"不是讓你照顧她,她啊,我還不放心讓她到處走,也許過一段時間,我會帶她回去看看吧!我是托你找兩位老朋友,我們原是三個人,在前些年,遇上了幾個很強大的仇人,我被打傷了,兩位朋友也不知去向,我想請你找一找."中年婦人自蔥白手指上褪下一枚亞神器戒指,遞給岳陽,表示這就是兩人認識的信物.

"尋人這種輕松的任務,盡管交給我吧!"岳陽同學一看找兩個人,就有亞神器戒指拿,頓時大拍胸口,表示沒問題.

"這家伙根本不可靠!"小姑娘頭暈,她覺得岳陽肯定會把事情弄砸的.

"等我好消息."岳陽同學無視小姑娘,得意洋洋轉身離開,一邊欣賞著那枚'極速’亞神器戒指,氣得那個小姑娘追上來,抬起玉足連踢岳陽好幾腿,可惜岳陽仿佛背後長了眼睛,每一腳都巧妙地躲開,氣得那個小姑娘抓狂無比地把裝麥粒糖的籃子給摔了,揚起拳頭嬌叱道:"你這個強搶東西的惡霸,本姑娘總有一天會超過你,到時為民除害,看你能得意多久!"

"今天的天氣真好!"岳陽哈哈大笑,無視生氣的小姑娘,心情舒爽無比地揚長而去.

"混蛋!"小姑娘要氣哭了.

"有趣的小家伙,到底是誰家的小子呢?"中年婦人看見這一幕後,想了好久,最後還是搖頭,無法確定答案.RO!~!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征服城,來自酒館的消息】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機遇,與風險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