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襲殺,死因成謎】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襲殺,死因成謎】

雨谷,里面有九曲十八彎的通道.

最讓人抓狂的是,這迷宮一般的通道,有許多道路相連通,並非唯一前進的選擇.在暴風驟雨之下"進入者很容易迷失方向.直到現在,岳陽才明白,為什麼不許在天空中飛行"因為天空中飛行的話"那麼迷宮的一切都將盡現眼底.至于不允許召喚戰獸,應該是防止戰獸以嗅覺或者某種感應導向,讓進入者只能依靠自身的能力,在雨谷中找出真正的通道.

這"就是試煉的一種.

岳陽在三岔道口等了好久,發現那位副殿主走了兩遍,還沒有找到真正的方向,不禁一陣無聊.

這位副殿主,也擁有一種過人的記憶能力,只要是走過的地方"他就絕對不會再重複.但是,面對完全陌生的十字交叉道路,他只能賭博性地選擇一個方向"而無法像岳陽那樣,直接用天目慧眼看破真相"走上正確的道路.

"啊……"

在遙遠的地方"傳來了一聲慘叫.

盡管狂風呼嘯暴雨傾盆,但那種遇襲受傷的慘叫聲,仍然如閃電劃破長空那般清晰.

就連走上了分叉路的副殿主,也立即返回,臉上露出警惕戒備的神色.

除了自己"竟然還有人進了這個地方.

而且,看樣子還不是一個.

副殿主趕到目的地,發現有個黑衣男子"正握著滴血的匕首.

那把聖級的匕首,漆黑如墨,每一滴鮮血落地,都會在積水的地面,汙染燃起一團青煙.那位黑衣男子,一看副殿主自遠方趕來"立即冷笑起來:"我道是誰,原來是衛戍殿主.〖中〗央神殿不是聲明不會插手探險嗎?為何出爾反爾?","魔醫韋經略,我原並無插手之意,只是你們太過亂來,竟然在這里面相互厮殺"惡意謀奪寶物,若我〖中〗央神殿不進來干預,豈不是坐看營地里面眾多探險者送命?",名為"衛戍,的副殿主久經戰局,隨機應變極快"一下子抓住話頭,反而指責對方的不是.頓一頓,他又疑問道:",是誰,竟然向你這個渾身是毒的魔醫下手?是帝刹皇的人,還是天域皇的人?"

"都不是,是鬼眼王.",黑衣的魔醫韋經略冷笑一聲.

"鬼眼王來了?"衛戍聽了,微微一愕.

"不僅是他,還有六盤王,天水王和吞海王都來了,只是他們在這個雨谷如魚得水,遠遠拋下我和鬼眼王先走一步了."魔醫韋經略呼出一口黑霧,籠罩自身,原來受傷虛弱的身體"迅速恢複.

衛戍副殿主目中的殺機半隱,又閃過一絲可惜,似乎為錯失的良機感到後悔.

當然,他的謹慎也有一定的道理.

魔醫韋經略在等級和實力雖然不及他,但毒名在天界遠揚"比普通的王級天階還要受人敬畏.

即使有再好的機會,衛戍副殿主也不會輕易出手.像魔醫這一種對手,如果一次不徹底殺死他"那麼後患無窮.再說,現在鬼眼王,六盤王,天水王和吞海王都來了"即使衛戍副殿主自認為等級實力稍高眾人一籌"也不敢輕敵.

如果能找個盟友,比如聯手魔醫韋經略"倒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以二對四,總比自己單挑四王要強.

衛戍副殿主想到這里"立即笑道:"魔醫,現在形勢迫人"我們兩人何不聯手?若能探得雨谷寶物,你可以優先選擇"對待盟友,我們中央神殿從來不會背後暗手.",魔醫韋經略立即諷刺道:"是的,我如果讓鬼眼王打得腦殘了"肯定會相信你的話!","其實無論是形勢被迫也好,還是共同利益也罷,我們的聯手都沒有壞處,何必非要倔強地以寡敵眾?"衛戍仿佛沒有聽見魔醫的嘲諷,他哈哈一笑:"鬼眼王,相信就在遠方潛藏"只要我們聯手,除去他,敵人只剩下六盤王,天水王和吞海王.你也知道,六盤王狡猾而且惜身,估計他會保持中立,不參與我們之間的戰斗,剩下的天水王和吞海王,兩人一向不和,就算被迫聯手,戰力也肯定遠遠不及我們,我保證,只要你聯手,我衛戍在整個戰局都會全力以赴,絕對不拿盟友的性命作為勝利的交換物,如何?","說得很好聽,不過,我不會再相信任何人.鬼眼王與我是幾百年相交的好朋友,都會為了利益下手,更何況是你?"魔醫韋經略收起漆黑如墨的聖級匕首,率先前行"拒絕了衛戍聯手的提議.

"好吧,我們還有時間,你慢慢考慮.",衛戍並不著急,雙方聯手的舉動"平時可有可無.

只要到了急需的時候,有盟友援助就行.

到了那個時候,不僅是自己,魔醫韋經略他也肯定需要一個臂助,那樣聯盟自然就迫于形勢確定下來了.在戰場上,這種事,衛戍經曆得多"完全了然于心.

在快走出雨谷迷宮的時候,衛戍忽然聽到了極其輕微的聲音.

雖然在風雨聲中,顯得不太清楚,但衛戍可以肯定,這,就是鬼眼王.

假如自己能夠在鬼眼王的偷襲之下,反擊成功,徹底重創鬼眼王,相信魔醫韋經略一定會相信自己的"誠意,.

無論是為了達成聯盟,還是消除一個潛在的競爭對手,任何一點,都值得出手.衛戍副殿主暗暗戒備,接下來肯定是鬼眼王的暗襲,如果不是在這個法則力量充斥的雨谷,而是在別的地方,那麼衛戍完全可以放心地等待鬼眼王的進攻.因為,以他一個副殿主的實力,要對付一個王級強者,那是綽綽有余……可惜在這個雨谷,實力大打折扣.

當然,鬼眼王他肯定也有更大的限制.

如何把握住機會,全力一擊,重創鬼眼王呢?

鬼眼王很強,擅長精神攻擊的他"只要任何人看見他的眼睛,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實力較弱的,甚至有可能讓鬼眼王直接用鬼眼催毀靈魂,秒殺當場.

可是鬼眼王也有一個弱點,那就是眼睛在特別光亮的地方,會受到傷創.

這一個弱點,衛戍副殿主正好知道.

"呼呼!"

似是風聲,又似是雨聲.

衛戍卻心里明白,這是鬼眼王模仿出來的風雨之聲,這正是對方偷襲的開始!

鬼眼王,已經等你好久了!衛戍副殿主于刹那間,爆發起全部力量"渾身閃耀如太陽,光華如勁矢,穿射過雨幕,直照得整個雨谷都一片光亮"幾乎讓人無法睜開眼睛.于衛戍副殿主的左右手,各凝聚出一個堪比太陽的光球.

在轉身一刹那,衛戍將雙手的"太陽球"雷霆萬鈞地沖著身後疾飛而來的影子轟向過去:"鬼眼王"乖乖的變成瞎子吧!"

太陽球轟然爆炸.

爆炸的沖擊波讓整個雨谷都在顫抖,能量光華,讓天地失去了顏色.

一片光華,久久充斥著雨谷.

直到三分鍾後,才漸漸地暗淡"恢複如昔.

魔醫韋經略原來不想惹事,但實在奈不住心中好奇,他想看看中央神殿的副殿主究竟會強大到什麼境界,王級天階,是否能夠接下這種威力的一擊呢?鬼眼王與衛戍副殿主一戰"是慘敗重創,還是平分秋色?

出現在他眼前的景象,讓他感到震驚.

震驚得難以置信!

久久,魔醫韋經略如中雷殛地呆立當場"腦袋不會思考似的,麻木一片.

也不知何時,三個影子"悄然無聲地滑行到魔醫韋經略的身後,他們本來想借此良機"干掉魔醫,誰不想一看前面的景象,立即驚愕停下,同樣呆立,久久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在四人的面前,周圍的谷地炸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除了法則之力保護的周邊,地面完全炸成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坑洞.

坑洞中心,有孤零零的一根柱子.

上面站著一個人.

副殿主衛戍.

衛戍還保持著揮舞兩個堪太陽的能量球向敵人攻擊的姿勢,不過,機已經死了.

就連自己是什麼時候死的也不知道的衛戍,臉上還有一種得意的神色,仿佛看見了鬼眼王變成一個瞎子那種倒黴狼狽相.然而,他死了……身上沒有一點點傷痕,除了眼神失去了活人應有的色彩,除了生機斷絕"其余一切如常,甚至身上的寶鎧,都還在繼續維持著身體的平衡.

是誰,殺了來自〖中〗央神殿的衛戍?

這可是擁有天階六級巔峰實力的副殿主"比起王級天階更加強大的衛戍"竟然無聲無息地死在這個雨谷,是誰有那麼大的能力,可以于舉手投足間,做到這一點?

魔醫臉上的神色駭然.

他無法想像.

"衛戍,外表無傷.但他身〖體〗內部,最少有三種致命傷.一是腦袋中的能量晶核,已經徹底粉碎,只要沒有它,衛戍就不可能戰斗:二是魔心"已經讓人摘取,同理"沒有魔心,即使衛戍不死,身體也無法維持;三是與靈魂相連的致命星點,衛戍正好流傳游走到手臂上的致命星點,讓敵人發現,並且毀滅,這樣一來,衛戍即使有千百般寶物護體,即使有複活天晶,也不可能再活下來.因為,他的靈魂都已經完全湮滅了."有個極高瘦長的影子飄飄而來,聲音就像冰塊一樣冷磣人心.

"鬼眼王,不是你做的嗎?"聯訣而來的三個影子最左邊的影子驚叫起來.

"可笑,六盤王,你認為我鬼眼可以殺死一個〖中〗央神殿的副殿主嗎?要有那種實力,我何必前來冒險,直接到〖中〗央神殿挑戰,挑戰個副殿主當當,不是更好?"極高瘦長的鬼眼王"背著眾人,而且閉著眼睛.

"不是你干的,那會是誰呢?"三個影子中間的一個發出疑問.

"肯定還有另一個人,有可能不止一個."三個影子最右邊的影子作出如此判定.

"能夠在我們趕到之前,輕易就殺掉衛戍,來人最少有皇級實力,現在"輪到我們身陷險境了."魔醫韋經略大笑起來:"顫抖吧,在遠古遺物的面前,所有的人命都不值錢,死一個〖中〗央神殿的副殿主不算啥"死幾個王級天階更不算啥!在真正強者的面前,我們只不過是稍大一點的螻蟻罷了,哈哈哈!"

"好了,殺死〖中〗央神殿副殿主的人,不一定是我們的敵人."鬼眼王冷笑道:"我認為,我們現在唯一要擔心的,就是〖中〗央神殿,現在他們徹底找到出兵的借口了."

在集營地的神殿庇護所,有一個披著隱匿斗篷的男子.

當他看見桌上的水晶球無聲地碎裂成片"立即站起,向門外那幾位恭敬垂手而立的神殿長老,揮手"發出一道命令:"衛戍那個探路的家伙,果然讓人宰掉了,立即出發,以報仇雪恥之名,滅盡里面的所有天階.至于外面的集營地,等我們離開後,立即讓暗界那些渣滓發動攻擊……西天界"已經安靜得太久了!"————!~!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試煉之地?】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最佳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