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最佳的選擇】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最佳的選擇】

第七百八十章:最佳的選擇

當披著隱匿披風的男子,率著六位長老,來到衛戍戰死的地方.

他的判斷,與之前鬼眼王和魔醫等人完全相反.

"衛戍,絕對不是死于三處致命打擊,而是死于法則力量."披著隱匿披風的男子冷笑道:"殺死他的人,是一個幻術高手."

"法則力量?"六位長老都驚訝無比,有懂得法則力量的強者進入雨谷,與中央神殿為敵嗎?

"並非敵人懂得使用法則力量,而是利用了幻術.這個幻術高手,用幻術欺騙了衛戍,讓他處于周圍法則懲罰的境地而不覺,真正殺死衛戍的,是這里的法則力量.當衛戍被雨谷的法則力量殺死,這個敵人,再把衛戍的尸體運送到這里……這個地方,絕對不是第一現場.至于三處致命傷,那是這個幻術高手故意這樣弄出來的痕跡,意圖進行一種欺騙,目的是讓我們懷疑有皇級的天階出手格殺衛戍,事實上,這並非皇級天階所為.九成,是偷偷潛進來的鬼眼王所為,也有一成的可能,是那個喜歡保持中立但隱藏實力心謀不軌的六盤王."披著隱匿披風的男子一揮手,向那六位長老發出號令:"你們兩人一組,遇到鬼眼王,格殺勿論."

位長老,立即領命,閃電般疾馳而去.

這個披著隱匿披風的男子,卻站在原地.

看著衛戍副殿主屹立不倒的尸體.

久久不曾離開.

十分鍾後,這個男子才微微歎息一聲:"原諒我,衛戍,其實我並不想殺你,以你的能力,做個副殿主還是可以勝任的.可惜,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有些事,你以為知道了就可以保命,但其實相反,你知道了,反而讓人不得不動手殺你!"

他舉起金光閃閃的右手.

如刀切豆腐般劃過衛戍的頭項.

衛戍的人頭,立即掉下來,在人頭掉落深淵的一刹那,披著隱匿披風的男子以手指輕輕一點.

一縷金光沒入人頭,整顆人頭立即爆炸,化成千萬點骨肉碎片.里面有個金色的圓珠,里面似乎裝著一個小小的衛戍.

披著隱匿披風的男子,以手一招,將金色圓珠握在手中.

輕輕一握.

金色圓珠立碎.

里面那個小小的金色衛戍,化成白色輕煙逸出,不等消散在天空中,就讓那隱匿披風的男子一口吸掉.

衛戍無首的身體,再也無法保持站立之姿,軟綿綿的倒下來,摔向深坑.

那吸掉白色輕煙的神秘男子,再不看衛戍的尸體一眼,自顧離開.

即使在法則限制之下,身法也飄逸無比.

若禦風翱翔.

一念,即遠遠遁出數千米之外.

等這一個神秘男子去遠,周圍的景物忽然發生變化.

原來的立柱和地面深坑瞬間消失無蹤,讓沖擊波轟平的地面,也恢複到原來雨谷通道的模樣.最讓人奇怪的是,一個明明已經死去的人,現在竟然又出現了.

已經死去兩次的衛戍,忽然啪地摔倒在地面的泥水之中,呼呼地喘著粗氣.

他的眼中.

充滿了恐懼和仇恨.

"現在,是否願意選擇與我聯手了呢?"岳陽出現在衛戍副殿主的身邊,他唇角那迷人的微笑,讓衛戍活生生地打了個寒戰.

衛戍在短短幾小時之內,就經曆了'兩次死亡’.

那種親眼目睹自己'死亡’的過程,實是終生難忘的噩夢.

在對方的領域內,衛戍發現自己就像一個扯線木偶,身體完全不可以自由作主,又或者,無論自己做什麼樣的舉動,在對方領域中都是最錯誤的行為.當他放棄了掙紮,黯然閉目等死的時候,那個佩戴奇特面具的詭異男子卻沒有真正動手,反而做出一種'殺死’他的假象.

接下來魔醫,鬼眼王,六盤王等人前來,觀看了自己'死亡’後的尸體.

事實上,衛戍就在他們的身邊,一起觀看.

那個死亡的尸體,只是幻象.

王級天階,在這個完全與雨谷融合一體的奇怪領域中,完全沒有察覺到異常,還真以為自己讓皇級天階所殺.

接著,是自己的上司……誰也想不到,看見自己死亡的尸體後,這個平時對自己和藹可親,提攜有加的上司立即翻臉不認人.他非但沒有出手搶救腦中尚有神殿靈珠守護靈魂的自己,反而將自己再次'殺死’.可以說,真正殺死自己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上司.

只要達到各系宗主,尊者或者中央神殿副殿主之職,神殿就會賜予'靈珠守護’,以確保精英骨干不至于輕易戰死.

知道這個秘密的,只有自己人.

可是自己的上司非但沒有出手營救,反而一舉毀滅自己的靈珠守護.

靈球守護一碎,永遠湮滅,絕對沒有幸存的可能.衛戍想到這,又打了個寒戰,看來,自己知道的秘密實在太多了.更恐怖的是,自己已經到非死不可的境地,還不自知.什麼獨立調查真相,統統都是謊言,原來是派自己前來送死,然後假借名義出兵才真!

衛戍心中仇怨頓起.

你不仁,我不義……既然你可以出手擊碎我的靈珠守護,那麼別怪我背後捅你一刀.

他暗暗一咬牙,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

選擇向面前這個神秘的男子屈服.

答應對方的條件.

"我要報回一箭之仇,就這個條件."衛戍副殿主把心中的希望說出來,他知道,自己在對方的面前沒有太多講條件的資格.能夠用領域將自己玩弄于掌股之間,也許不算很變態,不過,可以用領域欺騙鬼眼王,魔醫,六盤王……甚至欺騙過了自己的上司,那就太恐怖了.這種能力,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想像的.親眼目睹了自己兩次'死亡’後的衛戍,完全興不起反抗的欲望.

表面看來,那個臉上佩戴奇異面具的男子很年輕,很弱小.

看起來連天階都不是.

可是,這個似非天階的年輕人,身上有一種讓自己仰視的強者感覺.

這,才是真正的至尊強者!只用眼睛,那麼將永遠也看不透真正實力的強者!

"多余的不說,一句話,聽我的,等離開這里,你就會成為殿主."岳陽拋出了誘餌.如果想迅速擊殺衛戍副殿主,還真不容易,但要控制住他,憑著生死門參悟出來的創世領域,結合小法則力量,簡直易如反掌.

岳陽的計策不是擊殺,而是威懾和反間.

雙管齊下.

果然,這個帶點冒險的舉動,成功地讓衛戍這個心有不甘的副殿主,爆發了心底的仇怨.

成為別人的棋子,本身就是很無奈的行為,還讓上司狠心一擊,眼看自己靈魂湮滅那種恐怖經曆,更是最佳的策反.

叛逃中央神殿,衛戍也許沒有這個膽子,可是,如果岳陽給他一個承諾,讓他在不背叛中央神殿的前提下暗算自己的上司,衛戍絕對沒有拒絕的可能.岳陽拋出一個晉階殿主的誘餌,衛戍聽得不動心,那是假的.在這種情況下,衛戍又驚又怕又怒又恨,最後一咬牙,答應了岳陽.

"我聽你的,請您吩咐."衛戍低下了自己身為副殿主的頭顱.

"不用向我表忠心,衛戍殿主,我並不需要你的效忠,在你我之間,有著更靈活的合作,那就是聯手."岳陽微笑道:"探索遠古遺跡,搜尋遠古遺物,不是我的目標.又或者,在經曆了所有的地方,你都沒有得到神血,我都會視乎你的表現,贈送你一滴.神血,武魂,你渴求不到的東西,對我來說,卻不是問題.記住這一句話,衛戍殿主,機遇與風險並存,收獲與付出成正比."

衛戍一聽,立即抬起頭.

看著這個像惡魔一樣誘惑自己的奇特男子,如果換成別人這樣對他說話,他一個字也不會相信.

但是,面前這個年輕人很奇特,明明是敵人,最少不是自己人,說話卻讓人信服.

這不是精神影響.

而是一種因為強大而透出來的自信心.

衛戍理智告訴自己,不能輕易相信一個陌生人,但他神差鬼使地點頭,認可了對方的說話.

"假如,你可以給我神血.那麼,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衛戍的話,包括了最大的誠意,因為這個任何事包括了中央神殿在內.他說完,心中都有點後悔,萬一以後真要背叛中央神殿,自己可以做得到嗎?但是神血,有了神血,自己就可以脫胎換骨了……最重要的,這件事完了,自己還能返回中央神殿嗎?假如有一人逃出去,那麼自己這個'死人’,恐怕會讓大殿主當眾處死,成為真正的死人.

以後到底該怎麼辦呢?

衛戍的心很亂.

但,一種超越理智的福至心靈,讓他敏銳的捕捉到一點,那就是選擇與面前這個年輕人合作.

不管以後結果如何,那都會是最好的結果.

雖然自己的一切都是這個年輕人操縱的,可以說,是他害慘了自己,但事到如今,令人諷刺的是,自己能夠相信的,竟然只有他一個!

"要怎麼做,您吩咐吧!"衛戍想到這,心中堅定下來,眼睛恢複了清明.

離開雨谷且不說,在這里,他選擇了聽岳陽的.

跟著一個強者做事,那是最佳的選擇!RO!~!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襲殺,死因成謎】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小怪物和老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