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小怪物和老怪物】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小怪物和老怪物】

頂著狂風暴雨,來到雨谷的盡頭.

在這里,有一座形式特別奇怪的歇雨亭,在天界無數的建築中,衛戍還從來沒有看見這種形式的房子,四面敞開,只有四條柱子支住著八角亭子.里面,有位老人,似乎正坐著自酌.

走近許多,才意識到有點不對.

這個老人並非坐著,而是半坐半站,只因身體在雙腿以下變成了扭曲的石頭,無站立也無坐下,遠遠的看起來,才像坐著.其實,這種無坐下更無站起來的半坐半站姿勢,是最累人的,現在這個老人保持著這種姿勢,時間長了,恐怕比死還要難受.

在雙腿化石老人的面前,擺著一個酒壺和一只杯子.

任何人伸手可及.

但,酒壺和杯子偏偏在這個老人的觸及范圍之外,就算他傾盡身體,手指也無觸碰到酒壺和杯子分毫.

無坐下,無站立,眼看著美酒在前,無拿到酒壺倒酒,也無拿到杯子喝酒……

這一種懲罰,表面看起來不算啥,但細想起來,根本就是世間最殘忍的懲罰.衛戍看了,情不自禁打了個寒噤,如果自己讓人弄成這樣,干脆自殺算了.當然,他也明白,那個如此懲罰老人的超強者,絕對不會讓老人有自殺的機會,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其實已經是生不如死.痛苦的死亡的確讓人恐懼,但永返這樣折磨下去,衛戍甯願選擇死亡,畢竟死亡很快就會過去,這樣的折磨卻是永遠的.

"老前輩,請喝酒."衛戍無破解老人化石的雙腿,那有則力量禁錮,一動,非但救不了老人,自己可能也會變成石頭.

但是,給老人倒一杯酒.

還是可以輕易做到的.

如果這種舉手之勞,能夠在老人這里換取離開雨谷的情報,那就太簡單了.

衛戍低頭,不敢看身後的岳陽,恭敬地給面前這個雙腿化石的老人,倒了一杯酒,又雙手奉上.

老人應該是一個讒得不行的老酒鬼,接過酒.

急急一仰脖子,把酒干掉.

成了.

衛戍覺得自己終于發揮了一點作用,有任何為,三少,效勞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像給老人倒酒這一種小事,能讓三少做嗎?自然不行,必須是自己!接下來,就是如何向老人套話,套出通過雨谷的秘密.

(,啊啊啊啊!丶,

老人慘叫起來,他鶴發童顏的臉變成死黑色.

嘴唇,紫中帶黑.

眼睛和鼻孔都溢出了黑血,一副中毒嚴重隨時都會咽氣的瀕死模樣.

,i不是我,不是我做的!"衛戍嚇了一大跳,趕緊向岳陽申辯.肯定是之前經過的魔醫,鬼眼王等人在杯子里下了毒,否則,自己什麼都沒做,老人怎麼會中毒?可是讓衛戍心中又感到疑惑的是,自己拿過杯子時,明明感應過杯子沒毒,要不然自己也不會端給老人喝,怎麼一喝就中了毒呢?

,,愚蠢."岳陽冷哼一聲:"這是懲罰的力量."

岳陽一說,衛戍就徹底明白了.

並非自己的手有問題.

也不是魔醫他們下毒來毒害這個老人,而是則的懲罰力量在起作用,不管是誰同情這老人,給他倒酒,進咽喉的酒都會變成毒酒.也就是說,即使老人有酒喝,他也不會好過,甚至更慘更痛苦!

衛戍倒酒的行為,表面是好的,但真正的作用,是更大地折磨對方.

,,是,是,我太魯莽了."

衛戍一想到這,汗顏,幾乎暈死.

即使在中央神殿中,自己也算是高智慧的上位者,怎麼會犯這種錯誤呢?

老人咳嗽半天,似乎把肺葉都要咳嗽出來似的.

好半天.

才停止下來.

他的臉色漸漸恢複一點點人氣,眼睛也恢複一點點神采,再非之前渙散的死亡之色.他一邊痛苦地咳嗽,一邊擺手道:"沒,沒關系,老夫好久沒有酒喝了,讒了好久,真是讒得不行,反正死不了,喝一杯也沒事.你們也是曆練者吧,像你們這種實力的曆練者,在以前很多,現在可不多見…………想通過雨谷的通關條件,其實很簡單,只要在一天時間內,抓一只活生生的閃電雨燕回來,然後在歇雨亭的頂上放飛就行."

閃電雨燕,是一種飛行速度超快的特殊類飛行戰獸.

它常年飛行在天空.

就連睡覺也不停止飛行,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幾乎不會停止飛行.

在天界,又稱這一種鳥為,無腳燕,.更加奇怪的是,盡管這種閃電雨燕的實力不錯,飛行速度又快,卻非常的膽小.比它弱小許多的戰獸,都可以嚇得它落荒而逃,如果讓強大的戰獸或者武者捕捉到,它們極大可能會當場嚇死.

所以,天界的許多武者又稱它為,無膽燕,.

以衛戍的實力,盡管在這個禁空的雨谷,想捉到一只閃電雨燕,並不會很困難.

但如何活生生地帶回,並且在這個歇雨亭頂上放飛,倒有一點點難度……衛戍看了看岳陽,發現他並沒有表態,只是揮了揮手,趕緊出亭去尋找閃電雨燕.

看來不僅要帶回活生生的閃電雨燕,而且還得是兩只.

以"三少"的身份,他會去抓閃電雨燕嗎?

想想也不可能!

衛戍一想,趕緊出發,一邊思毒,到底該如何捕捉到活生生的閃電雨燕呢?

岳陽等衛戍走後,也不多看老人一眼,自顧坐到亭中的石凳上,直接拿起酒壺,往嘴巴里倒酒……看得那老人酒蟲子都上來了,手指直發抖.偏偏岳陽當他沒存在似的,喝了一.又一口,幾乎把酒壺里的酒都喝了近半,只剩下小半壺,才打個酒嗝.

"這酒是劣酒,辛辣又上頭,很難喝."岳陽當著老人的面,把酒壺里的余酒倒在地面上.

"你真是個傻小子,這可是百果釀,一百種天界的鮮果釀制的美酒,在天界也是排名前十的名酒,怎麼可能難喝!再說,如果那麼難喝.你喝那麼多干嘛?你喝酒也罷了,你干嘛糟蹋好東西!"老人看見岳陽一個勁地往地上倒酒,簡直連心都碎了.

"我喜歡!"岳陽的口吻,與敗家仔差不多.

"真是怕了你,如果你不想喝,實在要倒掉的話,不如倒進我的嘴!"老人沒辦,只好拉下面子來哀求岳陽.

"喝酒可是會中毒的,你剛才不是叫得很慘嗎?還喝?"岳陽沒回頭,不過手中倒酒的動作收了起來,似乎起聽聽老人的理由.

"原來你看出來了…………沒錯,我不喝酒也會毒發,每天固定毒發十次,喝酒身上潛伏毒性的催發,讓毒發得快一點罷了.反正不會死,你就讓我喝吧,再說毒發痛苦的是我,又不是你!"老人表示別說不會死,就是死也要喝,最好是活生生地淹死在酒缸里.

"那不行,我這個人別的優點沒有,但同情心還是有的,對人有害的事我一般不做."岳陽說這話要是讓茜茜公主她們聽見,肯定不會同意.

"年輕人不要有那麼強的同情心!"老人趕緊勸道:"再說讓我喝酒,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最少精神上是!"

"給酒你喝,對我有什麼好次?"岳陽又問.

他表示自己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人.

損人的事情可以做,但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絕對不干!

老人一聽嗆住了.這小子,太有性格,活了那麼久,還真沒見過這種人.明明年紀不大,膽子卻不小,最要命的是,這小子的態度很固執,是一個牛皮精,看來比想像中還要難纏得多.可是越是這樣,老人對岳陽就越有興趣,再不討論喝酒的事,轉而問道:"你是誰家的小孩?"

岳陽大言不慚:"四大家族之一,岳家."

老人迷惑不解地問:"四大家族我還是聽過的,好像沒有岳家啊!"

岳陽批評道:"怎會沒有?你是哪今年代的版本啊?都不更新,我這個四大家族是現在的四大家族!"

老人一聽,立即大叫起來:"原來你不是真的四大家族啊,我想也是,以人家四大家族的素質,怎麼會教出你這樣一個性格脾氣古怪的小怪物,原來你是個冒牌貨啊!好好好,你不是冒牌貨,我們不討論這個問題,你是哪里出身的,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我現在只有一個好奇,你才二十多歲,是怎麼修成先天至尊的?到底是誰,有那麼大的能耐,把一個小毛孩變得如此強大!"

"先天至尊還差點!"岳陽假張謙虛地擺擺手,又亮出師門:"說到我的師父,要是說出來,保證嚇你個半死!"

"真的?是誰?"老人一聽,呼吸都急促了,臉上仿佛已經猜到了幾分答堊案似的,透出了光亮.

"我的師父,名叫水東流,是常春藤學院的副院長,擅長空間傳送,長年研究如何把空間卷軸改良成傳送水晶球,縮短傳送時間和增長傳送距離.對了,他對各個時代的春宮圖也有很深的研究"……岳陽一說,老人立即為之絕倒,這小子真是太逗了.

"你是啥時候在通天塔跑上來的?那什麼天界大門不是給封印了嗎?"老人似乎還能知道一點外界的事.

"消息太落後了,你聽說的,那都是老皇曆了."岳陽同學毫不客氣地批評道:"走天界大門不行,難道我不能走後門嗎?只要背後有人,走後門比走正規路線要容易多了!"

"你背後有人?"老人奇怪地問:"你認識誰?難道獄皇那小子還活著?是他把你弄上來的?"

"………"岳陽大汗,他第一次聽別人稱獄皇為那小子.

"哎,哎,等等,我知道了,你是費變麗那小姑娘的徒弟,沒錯,那小姑娘當年在我那倒黴老友的手中搶了一個三界羅盤,估計是給你小子.要不是你有蛇妖皇族的能量隱現,我還猜不出來!可以啊,小怪物,你竟然是費變麗那小姑娘培養出來的徒弟,哎不對,費變麗那小姑娘不是讓人給封印了嗎?她出來了?真是沒天理啊,我壞事沒她做得一半多,她出來了我還在這里受罪,這太不公平了!"老人越說越委屈,簡直悲從中來.

"你再裝哭,我也不會救你的."岳陽自心靈震憾中恢複過來,果然,這個老家伙是自己想像中的那種人,他心中思潮翻湧,神色卻如常,自貯物戒中,變出一瓶奇蘭美酒,美滋滋地倒了一杯,品嘗起來.

"想救你也沒那本事……,哎,你這是什麼酒,這麼香,啊,簡直要了老命,來一口,麻煩給老夫倒點!"老人張大嘴巴,一副酒蟲子上腦的可憐樣.

"不行."岳陽一口拒絕.

"喂喂喂,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前輩,這是後輩對待前輩的態度嗎?"老人趕緊搬出前輩的名頭.

"真的是前輩?姓名,籍貫,國家,民族,出生年月日,身份證號碼等等都上來!"岳陽拿出人口普查入戶登記的架式,讓老人看得大暈.

只見過質疑後輩的,沒見過質疑前輩的.

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

老人汗顏:"小怪物,老夫跟你同樣都是通天塔的,只要不是瞎子就可以看得出來,你不要跟老夫裝傻.

岳陽一本正經地回答:"老怪物,你不要說得太肯定,須知道這個世界上的騙子有很多,有騙吃的,也有騙錢的,更有騙色的,我必須確定你的身份,否則讓你拐我去傳銷,那我還得給你數錢呢!我捫熟還熟,可是一碼歸一碼,身份登記還是要的……姓名?性別?"

老人頭疼地大叫一聲:"我要自殺!關在這里兩萬年,老夫這還是第一次有自殺的念頭!你小子哪里蹦出來的小怪物?"

今天有毒,只有一更了.

欠了一更明天補上,再次向書友們致歉!

上篇: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最佳的選擇】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計算,生平最大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