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誤會,美好的誤會】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誤會,美好的誤會】

這就是天梯,真正的天梯?南疆妖王看的有點膛目結舌.不過,最讓他心靈震撼的,並非有多達一億階的天梯,而是整個世界就是一棵樹這樣的事實

每百階的平台上,都有獎勵嗎?寶兒對于獎勵有興趣

盡管以他的實力,估計攀不了多高,可是她依然希望自己可以獲得獎勵

柳葉與寶兒完全不同,她覺得獎勵並非最重要的,那只是一個前輩對于後輩的賞賜,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這個天梯世界,更大程度地挑戰自己,更多更快地提升,她沉默不語,緊握著小拳頭,暗中下定一個決心,定要在這個天梯的修煉中,突破自己

他知道,岳陽對自己的期望很高

那個神典世界,還有眾神廢墟的探索,都寄望于穿障之鹿的身上,假如自己一直不能突破,那麼這倆個地方的探索就要繼續推遲……

夏衣看了看海鸚鵡,又看了看柳葉,向南疆妖王道:我們四個實力不足,你們倆個先上去吧

海鸚鵡點頭同意

的卻是這樣,南疆妖王的實力遠遠超越她們

如果留下,那麼只會影響她的修煉速度,不如先讓她先上去,在更高的天梯上修煉

這……南疆妖王看了看岳陽,有點不好意思,她不是害羞與岳陽在一起,相反,她很樂意與進行他單獨相處,二人世界是他渴求的.可是夏衣的善解人意,讓她心里有點過意不去,畢竟是曾經聯手決戰的姐妹,在為難中騎行協力地闖過來,現在卻要拋下她們

沒事,我們先追上雨姐,在慢慢追上你們.還鸚鵡微笑著安慰

其實以她們的實力,若岳雨和病美人不返下來重新修煉,他們應該是追不上岳雨和病美人倆個的,就更別說岳冰和伊南了

南疆妖王,聽的出這是安慰自己

心生歉意之余,又有一點感動,姐妹,這樣可愛的女孩子,就是自己的姐妹!

現在雖然沒有確定名分,但在以後的某一天,當她們全讓岳陽推到以後,肯定會更加親密地生活在一起,定出一個名分來.就算沒有,相信以後也少不了像現在伊南,落花,天罰她們那樣,聯手對戰某人……南疆妖王想到這,情不自禁地伸手,樓樓這個,抱抱那個:你們等我,當我到達極限,就會返回,與你們一起往上走.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我都會與你們並肩作戰的!

他說的並肩作戰,包括了在床上車戰某三少.

當然夏衣和柳葉她們,壓根聽不懂

到手還鸚鵡這個聰明過人又已經知曉情愛的女海皇,似乎能聽出一點點不同的含義,玉臉飛紅.

當南疆妖王抱住她,她點點頭:那好,只要你不認輸,我一定會戰斗到底的!還鸚鵡說這話有底氣,她與岳陽歡好過好多次,雖然不敵,但若有人助陣,自然喲勇氣挑戰.而且,就算輸了也沒啥,只是讓心愛的壞蛋弄得渾身無力罷了

純潔的柳葉,夏衣和寶兒,那里聽得出她們倆個現在就定下來的戰斗約定

還以為她們倆的情誼特別好,依依不舍

岳陽笑笑

佯裝著沒有聽懂

讓性福的生活來的更猛烈一些吧!還是某穿越男心中的吶喊!

等南疆妖王站到身邊,又詳細地給柳葉,夏衣,寶兒和海藍四女說起由一百階到一千階的種種情報.並且給海鸚鵡海藍一個任命,讓她為隊長,帶著其余三女,堅持做到一起進退.要到了寶兒上不去的地方,也要用寶典帶她一起上去

若在天梯中,沒有實力肯定上不去

但到了休息的平台,把寶兒放出來一起聚聚還是可能的,就是注意不要給寶兒招惹到了前輩強者留下的神識能量

影子,一她的實力,超過三百階,那肯定打不贏!

明白,我們會小心的,你也要注意.海鸚鵡與岳陽的關系早就公開,再加上性格大膽,樓主心上人,給他一個火辣的熱吻.南疆妖王笑嘻嘻地看著,寶兒也不怕,饒有興趣地看著倆人接吻,到是夏衣和柳葉倆個一看就扭頭離開,夏衣佯裝觀看天梯,心中暗嗔這個家伙在自己面前與,別的女人親熱,要是吻下寶兒,她肯定不會那麼生氣的,可是與他親熱的是胸猛無比自卑的女海皇,心里沒辦不吃點酸醋……柳葉低著頭,心跳的特別厲害,她既渴望岳陽上來擁吻一下自己,那怕是額頭也好,但同時又害怕他會這樣做,心里特矛盾.

你們都要加油!

岳陽當然不可能個個摟住擁吻,伸手,在夏衣,寶兒,柳葉的頭頂上輕撫下,算是獎勵

夏衣覺得這樣還差不多,心里覺得馬馬虎虎原諒他算了

柳葉卻松了一口氣

還有,師傅沒有親吻自己

可是心里頭又莫名其妙地帶點小失望……她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

叭叭叭!好是寶兒最為勇敢,岳陽沒有親她,她自己撲進懷里,摟住岳陽,獎勵三個響亮的吻,還美其名曰"幸運之吻",讓夏衣看了只咳嗽,覺得這小傻瓜也太便宜岳家這家伙了

寶兒他小,身子沒長開,胸前是最可愛的青澀小蘋果,夏衣對上她還有心里優勢

但這個金精靈少女,她壓根沒辦吃醋

揮手,告別了岳陽和緊隨而去的南疆妖王,夏衣的心里,有點空蕩蕩的,似乎讓那個家伙帶走了生命中所有的活力似的,甚至,堅強的她,還有一種想找個地方偷偷哭一場的酸楚感覺.什麼是愛情,這就是愛情嗎?夏衣表面上不願意承認,可是她知道自己,心里有多麼的喜歡這個讓她又愛又恨的壞蛋.他的出現,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一聲,他給與了自己很多很多東西,自由,希望還有快樂,但是,他也蠻不講理地奪走了自己的心!~

我有一段時間,跟你是一樣的,海鸚鵡是過來人,自然明白夏衣的心情

我沒事!夏衣趕緊飛快地拭去眼角的淚水,生怕別人看見

但到了休息的平台,把寶兒放出來一起聚聚還是可能的,就是注意不要給寶兒招惹到了前輩強者留下的神識能量影子,以她的實力,超過三百階,那肯定打不贏!"明白,我們會小心的,你也要注意."海鸚鵡與岳陽的關系早就公開,再加上性格大膽,摟住心上人,給他一個火辣的熱吻.南疆妖王笑嘻嘻地看著,寶兒也不怕,饒有興趣地看著兩人接吻,倒是夏衣和柳葉兩個一看就扭頭離開.夏衣佯裝觀察天梯,心中暗嗔這個家伙在自己面前與別人女人親熱,要是吻下寶兒,她肯定不會那麼生氣的,可是與他親熱的是胸猛無比讓她無比自卑的女海皇,心里沒辦不呷點酸醋."……"柳葉低著頭,心跳得特別厲害,她既渴望岳陽上來擁吻一下自己,那怕是額頭也好,但同時又害怕他會這樣做,心里特矛盾."你們都要加油!"岳陽當然不可能個個摟住擁吻,伸手,在夏衣,柳葉和寶兒的頭頂上輕撫下,算是鼓勵.夏衣覺得這樣還差不多,心里覺得馬馬虎虎原諒他算了.

柳葉卻松了一口氣.還好,師父沒有親吻自己.可是心里頭又莫明其妙地帶點小失望……她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叭叭叭!還是寶兒最為勇敢,岳陽沒有親她,她自己撲進懷里,摟住岳陽,獎勵他三個響亮的吻,還美其名曰'幸運之吻’,讓夏衣看了直咳嗽,覺得這小傻瓜也太便宜岳家這家伙了.寶兒太少,身子沒長開,胸前是可愛的青澀小蘋果,夏衣對上她還有心理優勢.對這個金精靈少女,她壓根沒辦吃醋.揮手,告別了岳陽和緊隨而去的南疆妖王,夏衣的心里,有點空蕩蕩的,似乎讓那個家伙帶走了生命中所有的活力似的,甚至,堅強的她,還有一種想找個地方偷偷哭一場的酸楚感覺.什麼是愛情,這就是愛情嗎?夏衣表面上不願意承認,可是她知道自己,心里有多麼的喜歡這個讓她又愛又恨的壞蛋.他的出現,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一生,他給予了自己很多很多東西,自由,希望還有快樂,但是,他也蠻不講理地奪走了自己的心!"我有一段時間,跟你是一樣的."海鸚鵡是過來人,自然明白夏衣的心情.

"我沒事!"夏衣趕緊飛快地拭去眼角的淚水,生怕別人看見."他會回來的,就算我們無陪伴他,一起走完整個天梯,他也會在高處返回……"海鸚鵡輕撫下寶兒的柔發,向沉默不語的柳葉點點頭,露出微笑:"走吧,其實我們要做的,很簡單,就是突破自己,在讓他意想不到的天梯高度看見我們,那樣,絕對會是他生命中一個很大的驚喜!""嗯!"柳葉一聽,明湖般的美眸,立即綻放出光華,士氣百倍提升.在伴著岳陽,向上攀登的過程中.南疆妖王輕柔地彈奏著曲子.人卻一聲不響.岳陽最後都有點奇怪了,他還以為這個東方妖族的公主有很多話想跟自己說.當南疆妖王看見岳陽扭著過來看著自己,她忽然微微一笑:"你都答應了,所以,我也就放心了."岳陽奇怪:"我答應了什麼?"南疆妖王舉袖掩臉,似乎羞赧無比:"剛才我問你,你不是默認了嗎?",岳陽根本沒聽見南疆妖王問什麼,更是迷糊:"你剛才問我什麼呢?我那不是默認,我是沒有聽見!"這個話一出,南疆妖王立即就像貓兒被踩尾巴似的,徹底炸毛了,揪住岳陽的衣領:"你是聾子?沒有聽見我彈的曲子嗎?"岳陽嚇了一跳,趕緊點頭,表示曲子確實是聽見了.南疆妖王更怒:"聽見了曲子,你不說話,那不是默認?好啊,你既然要否定,那我自殺算了!"好端端的要自殺?這,這太也讓人暈死了!岳陽猜測這南疆妖王剛才彈的,說不定是鳳求凰,不對,是凰求鳳,意思是要嫁給自己,問自己意見.女人嘛,有勇氣表態就不錯了,含蓄點很正常,不可能向天高呼我愛你,那樣做的,只能是花癡!一看南疆妖王快要哭出來,岳陽既心疼又歉意.多余的話不說了,直接給這個向自己表達心意的公主殿主一個'窒息之吻’,讓她明白勇敢的女子都會幸福!

南疆妖王讓岳陽一吻,立即全身發軟好半天.才恢複過來.她的小臉嬌若桃花,含羞欲語,眼神似帶嗔怪,似是埋怨他太過粗魯……岳陽同學趕緊給她一個溫柔之吻,補償一下,結果剛才氣勢凌人的南疆妖王,差點沒有軟掉骨頭.岳陽心中暗樂,這個禦姐看起來很難對付,事實上,卻是一個軟妹子!"其實……人家,剛才用曲子問的,不是你做的這些……"南疆妖王好不容易有了開口的機會,紅唇微腫的她充滿羞澀地低下頭:"雖然你是誤會,可是既然都這樣子,那,那也不怪你……其實,我挺感激這次誤會的,要不是這樣,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知道你的真正心意……嘻,現在我放心了!""剛才你不是用曲子問我關于婚事的事?"岳陽小心翼翼地問."不是."南疆妖王掩面大羞."暈!"岳陽頭腦嗡地一下,穿越男,誰讓你自作多情,誰讓你自以為是?"你想反悔?"南疆妖王聽了大怒,揪住岳陽的衣領,柳眉倒豎:"你要敢反悔,那我立即自殺,死在你面前"誰要反悔啊,你那麼著急干嘛!再說了,出嫁從夫,你嫁過來也是聽我的,我不說話,你就是掉根頭發也是對不起我,懂嗎?"岳陽同學大手在南疆妖王的香臀上重重一拍,振夫綱這絕招他很拿手,等他再俯首,摟住纖腰給這個妖族公主一個氣勢十足的壓倒吻,原來母獅子那般妖族公主,早變成了小綿羊.那雙美眸,就像已經喝了三百杯酒般的醇醉.整個人,柔如弱水

上篇: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用心良苦】     下篇: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五行柱神力,阿蠻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