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入侵,霧化,幻水】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入侵,霧化,幻水】

第八百零二章:入侵,霧化,幻水

刃切谷內.

兩位神殿長老等得真是心浮氣躁,敵人久久不進陷阱,難道已經看破了埋伏?

之前八荒雪原戰歌三大團隊的天界武者離開,更讓他們差點飛出截擊.為了防止那是敵人的誘敵之計,兩人經過商量,最後,還是決定繼續潛伏,反正不管如何,敵人想闖關,就必須通過刃切谷.在這里,雖然守株待兔是一個笨辦法,可是一旦有人中計,那麼將是最好的殲敵之地.

在這里,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憑著地利,兩人決定堅守.

哪怕等待再久,也絕對不泄露秘密,耐心的獵人,才能打到獵物.

利用刃切谷的各種機關,配合陷阱和戰獸能力,在這奇襲敵人,絕對能讓敵人付出慘重的代價!整個風谷之中,再沒有比這里更理想的埋伏場所.

"咦,來了,他們終于來了."埋伏在左側的神殿長老,發現刃切谷外終于有了動靜.

"按原計劃行事,等他們走到刃切通道,就發動機關,就算他們有不死之身,也會慘死在刃切通道里面,這個也許是由神明建造的機關,沒有人能夠躲過它的威力,也沒有人能夠破壞……你要注意有人是否會快速突破,我們也許要稍微放一放,好,不說了,他們來了!"右則的神殿長老大喜,與同伴更加深沉地隱下氣息,但意識百倍擴展,一直緊盯著進入刃切谷的岳陽等人.

仿佛不知道有敵人前面埋伏似的,岳陽走在隊伍的前頭,圖海在他身側,而靈云國主留在最後.

中間是歸心歸真他們四人.

每人,都拉開一定距離.

在這個距離,既可以相互照看,又不會影響各自的最小施展空間.

萬一在刃切谷中遇到各種危險的機關陷阱,大家也可以有更多時間來應對.

一個又一個大輪圈,在不停地旋轉,各種尖刀,地矛,毒箭,碎骨,鐵釘板,巨石磨和狼牙碾子,還有各種不可思議的機關在岳陽他們走過時,不斷被觸發.只有身手最敏捷反應最快的人,才能全部躲過,有些噴射而來的飛矢,看上去,根本就沒有躲避空間,必須在箭矢中游走,尋找到最好的暫時容身空隙,來個先後順序躲閃,才能躲過.岳陽在走過這種地方時,不禁暗贊設計者的匠心獨具,只有這樣的機關,才能讓人獲得最佳的鍛煉效果,相比起來,通天塔五行宮殿里的機關根本是毛毛雨.

若不是有兩名神殿長老埋伏在前,岳陽還會讓灰太狼把海胖子他們放出,讓他們也曆練一番.

機關中,也有些尖刀和地矛能夠一直貫穿整個空間,人走到上面就無法躲閃,得看清它的伸縮規律,做到在收縮時瞬間穿越,才能避免中招.

岳陽一邊走,一邊暗暗記下,准備以後在通天塔也造個類似的,用來訓練.

走過了幾十個巨型機關,尚不足五分之一.

但已經弄得靈云國主等人暈頭轉向.

還好,總算沒有人員傷亡.

大家都成功闖了過來.

岳陽停留在一條長達數百米的刃切管道,這管道巨大無比,但里面是旋轉的鋸齒刃,就像波浪一樣翻滾,數千個鋸齒刃不停地旋轉,任何人要是挨上其中一個,肯定會絞成肉泥.

這管道,就是刃切谷最大也最難通過的刃切通道.

它完全沒有直沖通過的可能性.

任何通過的人,都必須先穿過一個鋸齒切,等第二個鋸齒刃旋轉下去,再伺機過到第三個鋸齒刃位置.

數千個這樣的鋸齒刃卷.

一旦進入,只有前進,沒有後退的可能.

過了這個鋸齒刃,還有後面一些機關,雖然更加複雜,但都會稍容易一些,不會真的置人于死地.因此,整個刃切谷最難點,就是這個刃切通道.

"真見鬼!"靈云國主明知在刃切通道的後面,埋伏著兩名神殿長老,心中有了提防,也聽岳陽說過各種通過技巧和注意的要點,可他對于這個刃切通道,還是沒有安全通過的把握.數千個鋸齒刃卷的旋轉,實在太多了,只要稍微失誤一次,就會一命嗚呼.

最要命的是,那兩個神殿長老正在暗處虎視眈眈,隨時出手偷襲……

要不是有岳三少在,他根本不會過這什麼刃切通道.

這地方根本就是要命的地方!

不過,他也知道.

假如自己連這個刃切通道都沒有辦法過去,那就別跟岳三少了,干脆回去買塊豆腐一頭撞死得了.

他和圖海,兩個首先出發.

停停走走的,過了一百多個鋸齒刃,後面歸心歸真兄弟跟上,再過到五百多鋸齒刃,常思和鐵腕也開始進入里面.兩名神殿長老等的就是常思和鐵腕兩人進入,在他們的感應中,岳陽不過是個准天階,根本不用理會,只要把靈云國主他們困死在刃切通道,那麼就成功了九成!

他們毫不遲疑地發動了機關陷阱,把岳陽要進入的刃切通道臨時關閉.

通道里面的鋸齒刃,旋轉速度立即提升了十倍.

而且,還有許多金屬性的戰獸,在通道里的隱匿位置撲出,攻擊手忙腳亂的靈云國主他們……十分鍾後,靈云國主和圖海因為機關接連擊中,雖然躲開了最致命的鋸齒刃切割,但仍然遍體鱗傷.

最重要的是,他們兩個都讓那些金屬性的戰獸擊中了.

這些戰獸是古代前輩特意留下的戰獸後代,都各有某一種能力,一旦擊中目標,就可以阻滯闖關者前進.

無數的金屬性戰獸,在他們的身上,形成一條條累贅的鎖鏈或者手銬腳鐐,將靈云和圖海極大的滯留在刃切通道,好幾次險象環生,差點讓鋸齒刃絞成肉泥.兩名神殿長老看得哈哈大笑,計策順利得讓他們大感意外,不過以無心算有心,獲得這樣的成功,他們也不感到奇怪.幾天來因為埋伏而帶來的郁悶和不爽,此時一掃光,他們為了加快結束靈云國主和圖海的死亡,為了加快獲得最後的勝利,也為了更大的功勳,他們決定,親身進入刃切通道里,給慘遭重創的靈云和圖海他們致命一擊.

雖然靈云他們都擁有天階五級的實力,但他們有足夠的信心.

在這個刃切通道里,兩位神殿長的力量非但沒有削弱.

反而增加數倍.

彼消此長下,他們怎會沒有信心?

"美麗的紅鶴啊,又輪到你出動了!"左側的神殿長老召喚出一只紅鶴,那只紅鶴豔麗得形如驕陽,展翅,仿佛可以焚燒整個世界.它的實力達到驚人的天階五級,比主人的實力絲毫不弱,甚至在某些方面還有所超出.

"你的紅鶴怎麼看也是那麼漂亮."右側的神殿長老一邊贊歎,一邊召喚出一個大山那般的生物.

它屬于超巨型戰獸.

星形.

比一座山還要大,不過外表卻毫不笨拙,相反,看起來還非常輕盈.

最讓人感到驚訝的是,這個大山般又擁有天階四級實力的星形超巨型召喚獸,它可以融入金屬.它就像水融入泥土那樣,自然地融入刃切通道,在里面自由活動,形成一個又一個小山峰似隔閡區,而且不斷地縮減空間,意圖配合鋸齒刃,把困在里面的六人活活迫死.

左側的神殿長老把刃切通道最後一節的機關打開來,在投身進去之前,笑道:"我的紅鶴,可是用無數鮮血來染成了,當然漂亮!有這六個首領的鮮血,我的紅鶴想必會更加漂亮……老伙記,還是按照原計劃,你負責封堵工作,而我,則給他們致命一擊.哈哈,這些家伙的謹慎,恰好是他們最致命的弱點,假如他們都不分散,一起進退的話,那麼我們想要襲擊還不會太順利,現在,只有兩個人在前,而且已經全部重創,我美麗的紅鶴,已經等不及了!"

"似乎有一陣風……"右側的神殿長老感覺一陣風自里面吹出來.

"他們還困在很遠距離,根本不可能出來,只是冷熱不同,形成的對流吧!"左則神殿長老仔細感應,發現沒有任何異常.

"沒錯,不過我們還是要謹慎一點,小心無大壞!"右側的神殿長老點頭,承認自己有點反應過敏.

他們沒有看見,在他們不遠處.

隱形的岳陽,正站在機關陷阱的上方,俯視著他們倆.

最後,岳陽沒有出手救援靈云國主他們六人,只是收起五行尋金鼠,無聲無息地飄然離開.

假如靈云國主連這一關都過不了,那他們就不用再混天界了,否則到哪里都保不住小命.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考驗,他們必須通過,岳陽要的可不是廢物,而是有勇有謀,有真才實學的追隨者.

靈云國主他們也知道,而且他們覺得要拿出最好的狀態來表現.

這個表現,將直接決定三少對他們的觀感.

是不是有價值.

就在這一仗中體現!

紅鶴展開那對豔麗的翅膀,千萬烈焰在它的技能下,化成了千萬利刃,在鋸齒刃剛剛錯開的一刹那,就向狼狽不堪的靈云國主和圖海城主他們激射過去.

"我的天哪,是紅鶴!"靈云國主現在知道伏擊自己的人是誰了,就是中央神殿中非常有名的紅鶴長老.

"弱者,發出痛苦的悲鳴吧,那是你們留在天界最後的聲音!"紅鶴長老雙手一震,有如火山爆發般噴射無窮無盡的烈焰,然後全部由召喚戰獸紅鶴,轉化成利刃,密密麻麻地飛射向靈云國主和圖海城主.紅鶴長老,擁有一個'入侵天賦’,任何敵人,只要身中紅鶴一擊,那烈焰轉化的利刃,就會自傷口的血管中入侵敵人的身體,然後將敵人所有的鮮血都轉化成利刃,割碎內髒,穿破皮膚,激射而出,死狀將會無比恐怖.

"這,這是什麼?"

圖海城主,發現自己的手濕漉漉的.

仔細看,驚覺那不是水,也不是鮮血,而是液體的金屬.

那些液體金屬如有生命一般,在身體到處蔓延,轉眼長出無數尖長的金屬尖刺,將圖海整個人撐在刃切通道的中間……假如在別的地方,這樣也許沒有問題,但這里是刃切通道……看見無個瘋狂旋轉的鋸齒刃波浪般席卷而來,而他完全無法掙紮,圖海頓時滿頭大汗.

靈云國主自顧不暇地抽空一看,同樣驚叫:"是赤峰長老的多足金海星,快扔掉身上所有的金屬,它能與金屬融為一體,快逃!"

另一個赤峰長老哈哈大笑:"來不及了,在這個刃切谷,我和紅鶴是無敵的,你們可以安息了!"

靈云國主躲過了千萬把利刃,正要抹一把冷汗.

忽然,感應到腳底下有一根比針還小的'羽刃’,向自己的腳踵輕輕地'叮’來.

于震驚中,靈云國主抬腳猛跳起來,卻不覺頭頂還有一把利刃,紙鶴般折疊起來,鑽頂而下.靈云國主伸手一擋,手掌上被擦破了一道血口……那本來要掉落的利刃,立即化成烈焰,無法阻擋地往靈云手掌的傷口鑽入,再化成數把利刃,穿越掌背而出!

"啊!"靈云國主痛苦地大叫起來,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手掌的鮮血,統統變成了利刃,紮破血管而出.

"死吧,你們注定了死亡!"紅鶴長老知道,一旦敵人受傷,就等于戰斗結束.

"紅鶴長老,你錯了,這僅僅是一個開始!"靈云國主的手臂,忽然化成一團迷霧,那鑽體而入的利刃,叮叮不絕掉落,沒有血,它們無法繼續入侵.另一邊,圖海城主,也變成一個水人,自盔甲中激濺出來,飛快地逃離鋸齒刃的切割空間,盡管狼狽,但讓敵人多足金海星融合鎧甲後的禁錮,卻得到解脫.

"霧化和幻水的天賦能力嗎?"紅鶴長老忽然有點明白,為什麼這兩個家伙膽敢首先進來探路,原來還有保命的絕招.

可是,就算有霧化和幻水的能力,又能施展多少次呢?

天賦能力,不是萬能.

尤其是這個刃切通道之中,就算霧化和幻水了,一旦切割分離,就算當場不死,等恢複之後,還是會尸首分離的.最重要的,無論霧化和幻水,對上自己可以轉化烈焰,鮮血和利刃的紅鶴,都是絕對劣勢,就算沒有入侵天賦的作用,他們也休想占便宜.

由靈云和圖海兩人的異常狀態,陷于戰斗的兩位神殿長老,對于岳陽這個准天階的人,早已經忽略掉.

盡管岳陽和灰太狼都已經不知何時消失在刃切谷,但他們仍然沒有察覺.

誰會注意一個准天階?

如果要注意,也是關注歸心,歸真,常思和鐵腕這四個還困在前一段刃切通道空間的強援……

"在他們趕到之前,我有足夠的時間料理你們."紅鶴長老冷笑一聲,他決定使用殺手锏,一個足以讓敵人徹底絕望的絕招!RO!~!

上篇:正文 第八百零一章:【暗斗,無形的較量】     下篇: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地魔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