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巧妙的暗示】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巧妙的暗示】

第八百零五章:巧妙的暗示

地魔神殿,冰階上.

岳陽久久地凝視著這個突然出現的蛇發魔男,但他和雪無瑕,茜茜公主她們兩女,都沒有露出敵意,沒有召喚寶典.在這個蛇發魔男的身上,也沒有那個殺戮的不好感應,只有一種詭異到了極點的神秘.

"請問,您是?"茜茜公主在岳陽的肩膀坐著,雙手卻以後輩身份見禮.

"不好擔心,本人沒有任何惡意,也並非中央神殿的爪牙."蛇發魔男就像一個彬彬有禮的紳士,微微抬手回禮:"我只是有點好奇,因為,在你這個小姑娘和那個男孩的身上,我感應到一絲老朋友的氣息.准確來說,是兩個老朋友,獄皇和費雯麗."

"您認識獄皇和費雯麗女皇陛下嗎?"雪無瑕問.

"當然,我曾經與獄皇對戰過,但當時的他雖然獲得神力,又擁有神器,就是小姑娘你身上的獄皇神劍,但還沒有參悟神格,我並不太願意與他多戰,畢竟他除了我這個局外人,還有許多敵人正對他虎視眈眈."蛇發魔男露出微笑,碧綠的眼眸,透出一種幽深的回憶:"我也與費雯麗對戰過一次,費雯麗,征服女王非常凶惡,我得承認,當時並不是她的對手……你們看見的這一頭蛇發,就是來自她的詛咒."

"費雯麗女皇懂得詛咒?"岳陽奇怪了.

"她不僅懂得,而且是精通."蛇發魔男帶點苦笑地搖了搖頭:"如果我不是擁有痛苦之鏡,又擁有可以通過各種手段來減弱傷害的遣送天賦,恐怕現在還是一塊石頭,而不僅僅擁有一頭蛇發就可以自由那麼簡單.你們應該是征服女王的弟子吧,放心,雖然我與征服女王大戰過一場,可是對于你們,卻不會動手,相反,看見你們這些通天塔的後人,身體擁有一半通天塔武者血脈的我,心中可是非常高興的."

"誰說我們是通天塔後人?"岳陽冷然反問.

"你們不是?"蛇發魔男卻是不信.

"四位貴客大駕光臨寒舍,豈能久站門前,這樣實在有違本尊待客之道,請進吧!"里面有個就像貴族學者般的睿智聲音飄出來,隨即,那由天界符文圖陣封印的巨殿冰門,緩緩打開了.

一陣更冷的寒氣,在里面湧出.

岳陽伸手,以純陽能量保護雪無瑕和茜茜公主.

兩女安然無恙,不過岳陽伸出的右手,卻刹那間沾染滿是冰霜.

腳底下,盡管岳陽極力堅持,但仍然禁不住倒退三步,退下那些冰階,雙腿被迫退到雪地表面,才勉強站穩.

那蛇發魔男在岳陽的身邊飄然而過,當他從容不迫地踏上那些冰階,冰霜僅僅淹過他的腳面,尚不及膝,全然不像剛才的岳陽,冰霜一直延伸大腿.里面的寒氣尚末散盡,蛇發魔男昂然而進,根本不受任何影響,除了那些蛇發,噴吐紅紅的蛇信時,散發出一點點白霧,其余時候,就像置身正常空間.

雖然岳陽表面不說,但他得承認,這蛇發魔男的實力比自己更強.

除了魔龍,岳陽暫時還沒有遇見另一個如此強大的男子.

就連實力暗藏幾達域皇級的獅心王,也有所不如.

岳陽暗中判斷,這個蛇發魔男,盡管沒說姓名,也沒說來曆,但他最少是一個域皇級別的強者,甚至有可能是一個天界巨頭.

天目慧眼本來能夠看破一切真相,亞神器的真相之書,也可以呈現出事物真相.但是,無論岳陽的天目慧眼又或者雪無瑕的真相之書,都沒有任何這個蛇發魔男的信息.這個蛇發魔男,就像是隱形的一般,完全沒有任何的信息,他的隱藏能力,簡直到了駭人聽聞的境界.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這家伙暫時沒有殺機.

等寒氣散盡.

岳陽帶著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大步踩上那些冰階,緊隨在這個蛇發魔男後面.

走了約幾十階,進入大門,穿過寬敞的前廳和美麗的中庭,轉過獨具匠心的曲廊和巧奪天工的正殿大門,終于走進了富麗堂皇的城堡大廳.

這里,比世間任何的城堡都要奢華.

天階大地熊王的雪白皮毛就鋪在地面上,上面不見一絲雜色,純黃金鑄造的桌椅,還有美麗寶鑽鑲嵌的華麗吊燈,就連桌面上的餐具,都是白金制造.精致到了極限的白金餐具上,盛著熱氣騰騰的食物,邪眼牛尾湯,九卷白玉生菜,黑珍珠魚露,炸龍肝,烤飛龍翅,油煎神仙魚,夢幻甜蜜香蕉船和泰坦血火酒……這任何一道菜都是窮奢極欲的極品,別說普通武者,就是天界國主,也根本吃不起.

要知道,這里每一道菜都是用天階戰獸的身體精制而成,甚至,還有用泰坦之血做成的火酒.

這酒若是讓普通的天階武者喝下一杯.

估計會當場爆體而亡.

當然,假如能夠全部吸收,那麼天階三級以下的武者,相信都會有突破提升的可能!

坐在主人位置,有個衣著華麗的銀發老人,佩戴著斯文的單鏈鏡片,梳得整整齊齊的頭發以及光澤的前額呈現出無比的智慧.若是以看他那雙眼睛,那麼會發現,那真是深淵似海.不論是知識,還是智慧,又或者處世經驗和生活態度,這雙眼睛的主人,都已經達到了胸有萬物襟懷古今的華睿之境.

他的雙手捧著一本出奇大的黑色書本,上面玄奧的天界符文圖案就像繁星點點的銀河一般複雜.

看見蛇發魔男和岳陽,兩女進來,銀發老人輕輕地合上書.

腳上有冰鏈束縛穿膝的他,沒有站起來,卻彬彬有禮地伸手致意,不像一個囚犯,倒像一個不良于行的貴族學者.他向蛇發魔男和岳陽等四人表示了親切的歡迎,又熱情地邀四人坐下,一起享用盛宴:"四位貴客,暫且不論大家前來的目的,能夠相見,即是有緣.要知道,本尊這里,已經數千年來,沒有貴客光臨了,虛渡的歲月,真是寂寞,今日,一來就是四位貴賓,容我這個主人先行招待,否則實難心安."

"納虛尊者,不必客氣."蛇發魔男第一個上前行禮:"長風在此見過前輩."

"你姓烈,還是像顧?"睿智的銀發老人問.

"不,本人複姓,一個天界很少的姓氏,複姓獨孤."蛇發魔男一說,那個銀發老人,立即附掌大贊:"果然不愧是四大家族的名家之後,本尊曾聽聞一個傳說,在久遠的年代,有四位傑出武者,獲得龍神至尊賞識,獲賜四姓,以後天界始有'四大家族’.而獨孤氏,正是其一.今日得見獨孤後人,真是不勝榮幸."

"在前輩面前,身無戰功的長風豈敢賣弄先祖之榮光,相比起前輩,長風只不過區區一個過江之鯽的後輩罷了,若論潛力,還不及身邊這位通天塔的天才少年以及兩位佳慧的小姑娘."蛇發魔男謙虛一番.

"的確,他們三人雖然年輕,卻聰穎無雙,以小小年紀,直追先天至尊之境,實在難得.最讓本尊感到難得的是,無論是小友實力,還是兩位小姑娘,皆實力深隱,若按照真實戰力,恐怕先天至尊相比猶有不及,這更是難能可貴,看遍天下英才無數,誰不知竟然還有此等優秀之姿."銀發老人目光注視岳陽時,岳陽心中有一種被他看穿的錯覺,只好強懾心神,暗中告訴自己要鎮靜,以自己的偽裝天賦,再加上鳳凰姐妹和麒麟妞冰吟她們幾個仙獸護體,就算對面的是立地魔尊,也是不可能看破自己真正實力的.

如果真能看破,對方絕對不會說出來.

正是因為心中有了猜疑,才能這樣開口試探.

心志在生死門中參悟,又達到無上至尊意志的岳陽,那怕是名動天界的銀發老人'立地魔尊’和蛇發魔男這個正宗四大家族獨孤氏後人的聯手試探,也不生起一絲漣漪,緊守心神,鎮定自若.

岳陽不僅自己保持心靈清明,不起波動,還以心神連同雪無瑕和茜茜公主,讓她們于表面上也從容不迫.

三人的'異常’鎮定反應,讓銀發老人單片眼鏡後面的眼睛,流露出一絲欣賞.

"小友,是否也通報一下家門,像你這等優秀子弟,豈是無名之後,願意把榮譽的家族之名,報以心生羨慕的主人知曉麼?"銀發老人態度和藹可親地抬手,詢問岳陽.

"我也是來自四大家族."岳陽一說,蛇發魔男神色愕然,驚訝地看著岳陽,仿佛需要重新認識他一般.

"啊,小友你也是四大家族之後,不知是哪個家門?"銀發老人微訝地問.

"岳家."岳陽的回答讓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大暈.岳家這個四大家族,若沒有岳陽崛起,以前在通天塔都算不上,僅僅是龍騰大陸有名號.現在,拿到天界來說,還用來忽悠活了幾萬年的老怪物,真是讓人汗死!

"四大家族有個岳家嗎?"蛇發魔男莫明其妙,不敢置信地追問.

"我這個四大家族跟你那個有點不同,你是天界的四大家族,我的是通天塔的四大家族."岳陽同學如此回答.

"剛才你不是否認你是通天塔的後人嗎?"蛇發魔男又是一陣的暈死,到底哪句才是真話啊?

"很好,能在通天塔排名四大家族,當然也是名門大家,通天塔雖小,但比之天界,又會差上分毫?通天塔高手如云,後輩強者層出不窮,從來只有通天塔武者前往天界修行,稱雄一時,卻極少天界武者,到通天塔耀武揚威,由此可見,通天塔較之天界,其實不遜一星,甚至猶有勝出.小友身為通天塔四大家族的優秀後輩,如此卓越姿質,實讓本尊歎為觀止,不知是否能夠告知姓名,還有兩位小姑娘也是一樣……啊,光顧介紹,忘了請貴賓們坐下,坐,請上坐!"銀發老人一邊示意岳陽等人坐下,一邊熱情地詢問岳陽的姓名.

"後輩雪無瑕,見過前輩."雪無瑕在岳陽的肩膀下來,站在黃金椅子上,卻發現這里沒有任何寒氣侵蝕.

"晚輩君元,參見前輩."茜茜公主也坐到岳陽的另一邊.

"小友呢?"銀發老人非常和藹可親地點頭,仿佛一個慈祥的老爺爺看見自己的孫女,此情此景,誰也不可能想知,也許在不久,雙方就會爆發一場激烈的生死決戰.就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甯靜,現在越是和諧,那麼遲下的戰斗,恐怕就會越發殘酷.

"我嘛,姓岳名泰坦,本想和幾個朋友上天界逛逛,長長見識,要知道,比起天界這種大地方,我們通天塔就像個鄉下小村子.我們這些鄉下來的土包子,幾千年都無法進城,所以特別心急,一點實力都沒有就心急地跑了上來,讓兩位前輩見笑了."岳陽的話微微帶點暗示.

"小友年紀輕輕,已經擁有如此實力,想必培養出小友以及兩位小姑娘的長輩們,定是驚世奇人!"銀發老人一如岳陽想暗示的結果那樣,往深處猜測,卻不想通天塔其實根本沒有太多的牛人.

最少現在除了至尊和夜後,別的人還拿不出手.

蛇發魔男忽然想到一事,帶點震驚地問道:"岳小友,聽你所言,難道天界傳聞逝去的獄皇尚存?"RO!~!

上篇: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隱形的敵人,蛇發魔男】     下篇: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夢?法則和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