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夢?法則和真相】  
   
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夢?法則和真相】

第八百零六章:夢?法則和真相

對于蛇發魔男和銀發老人猜測獄皇尤在,岳陽微笑不答.

他那不動聲色的微笑.

更是一種說服力超強的心理暗示.

蛇發魔男和銀發老人的眼神微變,臉上都一刹那閃過恍然大悟的表情.以岳陽,雪無瑕和茜茜公主三人的實力,要想沖破徹底粉碎又被封印住的天界通道,穿過中央神殿嚴密防范警示重重的天界之門,進入天界,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三人能進天界,多半是因為有超強的通天塔武者以寶典帶領……那個人,九成就是傳說中已經戰死的獄皇!

獄皇沒死,看來天界又有亂象.

對于蛇發魔男來說,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對于銀發老人,更是希望越亂越好,最好打得天界秩序崩潰.

"名師,出高徒."銀發老人舉起酒杯,遙遙向殿外,致敬一下,以示他對獄皇尤存的態度.

"也為了感謝主人的熱情招待和豐盛晚宴."蛇發魔男也舉起了酒杯.

"……"岳陽卻看看酒杯,好半天,也沒有端起來的意思.

雪無瑕和茜茜公主,自然是看岳陽的.

銀發老人微愕:"小友,是否對這種簡陋的招待感到不滿?"

蛇發魔男卻大笑,用白金刀叉切斷著熱騰騰的食物,大口地饕餮著盤中的美味:"也許教養良好又謹慎細微的人會擔心,不過,我卻完全不會在意這些,在美食和火酒的面前,我的矜持和禮貌,一切一切,都可以拋到九霄云外.看看這鮮嫩的龍肝,嘖嘖,我已經好久沒有吃過了,還有泰坦之血的火酒,這東西,就算是穿腸毒藥,我也甘之如飴."

岳陽看著餐桌上的美食,又看著杯中的美酒.

忽然,歎了一口氣.

這歎氣就連茜茜公主也感到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歎什麼氣啊?

即使等會開戰,也先吃飽肚子再說,難道像岳陽這樣的人,在吃了東西後翻臉,還能生出什麼內疚不成?

雪無瑕卻微笑地問道:"怎麼啦?"

岳陽搖搖頭:"我想起了一部電影,一部叫做黑客帝國的電影……"

電影是嘛東東呢?

對于雪無瑕和茜茜公主來說,岳陽口中有許多新鮮的名詞都是莫明其妙,她們早見慣不怪,如果他不說清楚來曆,她們也不會過多追問.銀發老人和蛇發魔男,卻有點好奇,電影是啥?難道是用雷電交織出來的影像?難道是什麼遠古征兆?

"小友,能給我們詳細說說嗎?"銀發老人的脾氣很好,如果忽略他的名字叫做'立地魔尊’的話,那麼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願意把這位老人看成一個睿智的學者.

"故事是這樣的,在一個奇妙的世界里面,那里的人類統統讓有智慧的機偶給控制了,他們統統沉睡在機偶的身體里,思維意志散發的各種能量,全部讓機偶通過特殊的方式收集起來,成為機偶的能量源泉.在那里面,人們都在沉睡,但他們沒有一個人知道真相,都在機偶給他們編織的'夢’中正常地生活著,在那個夢中,他們吃東西會感到美味,工作會感到辛苦,睡覺會感到休息的舒適,總之,無論做什麼,都跟現實一模一樣,但那是一個虛無飄渺的夢,一個提供能量給機偶運作的夢……"岳陽非常形象生動地描述起來,當他這話一說出來,銀發老人的眼眸開始閃亮起來,原來的滿臉笑容,也漸漸嚴肅.

"沒有人能看破真相嗎?"雪無瑕問.

"有,極少人能夠知道真相,他們在機偶的身體逃跑出來,意圖喚醒更多的人.不過,當他們思維進入機偶身體里試圖喚醒別人,告訴他們這個世界是夢,所有人都不會相信,而且,反而會覺得他們不正常.有智慧的機偶也會立即獲取這個信息,會派出思維殺手,追殺他們,一旦他們被殺,那逃出機偶外面的身體,也會死亡,除非意志足夠堅強,可以完全忽略這種精神上的死亡."岳陽微笑地解釋.

"最後這些試圖喚醒世人的強者,他們成功了嗎?"茜茜公主又問.

"我沒有看到最後,不知道拯救是否成功."岳陽擺手,他雖然否定了,但大家都懷疑他知道最後的真相.

"你說,有沒有這樣的一種可能性,我們都生活在跟那個世界相似的一個夢中,在這個夢中,我們吃東西會感到美噴頭,工作會感到辛苦,睡覺會感到休息的舒適?"雪無瑕又問起這個問題.

"不知道,我不是救世主."岳陽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你如何不是救世主,怎麼會知道那麼多秘密?"蛇發魔男發現自己再也吃不起香噴噴的龍肝了,假如自己真的生活在機偶編織的一個夢中,假如這個世界真是一個夢,那自己所做的一切,豈不是……

他有點冒冷汗.

銀發老人忽然輕快地拍手鼓掌:"精彩,好一個精彩的言論,說真的,我從來沒有試圖置疑過自己是生活在別人編排的一個夢中,小友,你是怎麼想到現實會是別人編排的一個夢?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聽過一個傳說,那是個遙不可及的傳說,據說整個通天塔就是一本神典……當然,天界也不例外,無論我們怎麼跳,也跳不出兩本神典的范疇."

蛇發魔男剛剛叉起一塊龍肝,正在猶豫是否送進嘴巴里.

一聽,身體劇震.

手中的叉子,連龍香噴噴的龍肝,一起掉落.

雪無瑕和茜茜公主也為之愕然,通天塔和天界那麼巨大的世界,怎麼可能是一本神典?

岳陽倒是不覺得太驚訝,畢竟穿越都有,說通天塔是神典,那也不是太奇怪.無論是不是神典,天界和通天塔都肯定是不同的世界,在更高層,也許還有更巨大更高級的世界,構成天界和通天塔的本質是什麼東東,岳陽根本不去考究,再說,這也不是他目前的實力可以考究出來的.

"各位,為我們生活在神典,干一杯."銀發老人又端起酒懷,瀟灑豪爽地邀飲.

"對,雖然這輩子沒有指望契約神典了,但能夠生活在里面也不錯發魔男大笑,拋開思想中失控的亂流,眼神恢複了自信和本我.

"……"岳陽還是坐著,一動不動.

"?"這回,就連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兩個也感到有點奇怪,這小子今天實在有一點點反常啊!

"是這樣,我想問下,先不管我們是否生活在神典中還是生活在夢中,在這個地魔神殿,有沒有一種法則是跟冥府法則一樣的?"岳陽這樣問.

"冥符法則?"銀發老人奇問,他發現竟然有自己不知道的法則.

"據說冥府中的冥神,看上了一位美貌的女神,于是把她虜進自己的宮殿.天天勸說,可是美貌的女神始終不喜歡他,執意要離開.而女神的母親,是一位負責大地豐收的女神,她向神王哭訴,說冥神奪走了她的女兒,囚禁了他的心肝寶貝.也因為豐收女神的傷心,所以地上的百花不再盛開,谷物無法生長,萬物俱一片凋零……神王看得這樣,就要求冥神把豐收女神的女兒放回來,冥神不得不從,但他鑽了一個空子,在把這個好消息告訴那位美貌女神的時候,他給她送上了一桌美味的食物……忍不住食物的誘惑,又以為冥神真有釋放之意,美貌的女神高興地吃了冥神送上來的水果.結果,根據冥府法則,她雖然可以離開,但吃了冥府的東西,每年必須都有幾個月的時間留在冥府,冥神雖然無法永遠擁有那位美貌的女神,但他每年最少都有幾個月的時間與她生活在一起……"

當岳陽說起這個故事的時間,蛇發魔男手中端著的火酒立即灑了出來.

另一只伸向天界蘋果的手,也像蛇咬一樣縮了回來.

他緊張地咽了咽唾沫,看向銀發老人.

假如,在這個地魔神殿,也擁有冥府法則一樣的法則,吃過了食物,每年最少得留下幾個月時間,那就完蛋了.

銀發老人聽後,忽然安靜下來.

他翻開那本古書.

一手持著單片的眼鏡,仔細地看,似乎想在上面找到某個事例,印證岳陽的說法.

好久好久,才在古書中的字里行間抬起眼睛,搖了搖頭:"小友,本尊無法在這本天界古典中找到印證你所說的黑客帝國之夢和冥府法則的記錄,想必,這也不是通天塔的曆史記錄吧!你是在哪里得知的這些呢?"

"哪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否真的有存在?"岳陽微微一笑,眼眸中狡黠慧光閃現.

"這個……"銀發老人沉吟了一會兒,肯定地說:"有."

"什麼?"蛇發魔男頓時驚叫起來:"在哪有這樣的事例啊?不是說天界沒有這樣的記錄嗎?"

"在地魔神殿這里就有!"銀發老人合上古書,站了起來,露出讓蛇發魔男恐懼的微笑:"在地魔神殿中,一切都是幻象,而被幻象所迷惑的人,尤其是體內擁有我立地魔尊血液的人,將會和我一起,承受無盡的的法則拷問和心靈折磨,深陷地魔神殿的羔羊們,歡迎你們的光臨,不過,不要害怕,你們並不是唯一……"

剛剛喝下泰坦之血火酒的蛇發魔男,渾身立即讓絕對零度的寒冰,封印起來.

就連沒有任何舉動的岳陽,以及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寒氣也不斷地凝聚,相信冰封只是時間的問題.

此時,蛇發魔男才發現,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整個地魔神殿,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冰窟窿,睿智學者的銀發老人,此時被吊在九條冰鏈上,身上法則創造的電芒,比天誅和天罰的雷殛更強威力,在他的身上繚繞不散,估計立地魔尊無時不刻都在痛苦和折磨之中.最讓蛇發魔男恐懼的是,在周圍,還有數十個跟自己相似的'人形冰雕’,顯然就是同樣中計的前人……

岳陽把雪無瑕和茜茜公主,重新托回肩膀.

微笑不變.

仿佛完全沒有看見寒氣侵蝕自己的身體,沒有看見冰封正沿著雙腿向上,而像學生詢問導師那樣,去問銀發的立地魔尊:"請問,我們沒有受到迷惑,沒有吃過任何東西,怎麼還會受到地魔神殿的制約?您能不能給我們解釋一下呢?"

感謝崖山和小付,原來還有這樣一種新功能,看見如此支持,霞飛實在感動!

再感謝酒精和所有打賞,以及支持的書友.

霞飛現在在完本同居,等同居完本後,召喚的更新會漸漸恢複多更的!RO!~!

上篇: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巧妙的暗示】     下篇: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你才是這里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