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悲鳴的開始】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悲鳴的開始】

第八百零八章:悲鳴的開始

"是嗎?"蛇發魔男先是一呆,很快,他反應過來,冷傲地露出嘲笑:"那讓本尊見識一下."

"戰!"岳陽雙手微抬,雪無瑕和茜茜公主立即跳起來,纖足懸浮在他的掌心.

"等一下,在開戰前,能否讓我這個老頭子滿足下好奇心呢?請問,小友你是在哪方面破綻看出我才是生命守護戰獸,而不是真正的立地魔尊?"銀發老人忽然變出紙筆,似乎想把這個答案記下來,雖然以後不一定能夠用上,但最少知道破綻在哪里.

"其實很簡單……因為天賦能力.假如你才是真正的立地魔尊,那麼他就是生命守護戰獸,假如他是生命守護戰獸,那麼不可能用通過各種手段來減弱傷害的遣送天賦來欺騙我們,這是最大的破綻.尤其是後期,我們用夢和冥府法則來試探後,你們仍然營造出一個苦肉計,遣送天賦和痛苦之鏡的結合,更引起了我們懷疑.除了這個最大的破綻,還有,假如你是立地魔尊,讓法則封印讓冰鏈懸吊的你,僅憑生命守護戰獸之力,是沒有辦法留下我們的,因為你們知道,有某些法則是可以排除戰獸參戰的,比如這個地魔神殿.地魔神殿這里是禁戰獸的,就算可以出現,也沒有戰斗力,你們如果不是知道這個秘密,又如何會如此狂妄說一定可以留下我們!"岳陽的話,讓銀發老人和蛇發魔男的臉色劇變.

"剛才,我們一直不召喚戰獸,就是想迫你們出手.你們為了打消我們的顧慮,就召喚一個機械戰獸出來攻擊,事實上,它一出來,我們就認定了心中的判斷,原來這個地魔神殿的法則,真是禁止戰獸攻擊."雪無瑕打開真相之書,動作優雅無比,聲音平淡地說:"我的真相之書,與我的生命守護戰獸一體,也跟我的心靈相通,若是這種心靈如一遇到隔絕,我只能判斷是法則的封印."

"怪不得,原來你們一早就識破了我們的計劃."銀發老人長長歎息.

"佯裝成四大家族的獨孤長風,進入地魔神殿內,還當眾喝下那些火酒,身為四大家族的弟子,不可能如此大意."茜茜公主也表示破綻多多.

"以後,我們一定會注意這個細節."銀發老人記錄完畢,又抬起目光,最後詢問:"你們還有什麼遺言嗎?"

"記下這一句."岳陽冷笑:"這是我聽到的第九十九次詢問."

"也是最後一次."銀發老人非常肯定地收起紙筆.

蛇發魔男,也就是真正的'立地魔尊’.

他自冰霜封印中輕易掙脫出來.

以他的天賦,以及寶物痛苦之鏡,可以隨時將封印的力量轉換到銀發老人也即是他的生命守護戰獸身上.雖然他不可能真正離開地魔神殿,不可能完全脫離法則的封印,可是,他拿出全部的實力來戰斗,卻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手一招,痛苦之鏡回歸立地魔尊的右手.

立地魔尊轉身,換上一身同樣是亞神器級別的'天魔神鎧’,亞神器中的極品,僅差一點點就能夠達到神器.

當然,這個差距,將是永遠的差距.亞神器不可能與神器相提並論,不論它是多麼的極品,就像再強的聖獸也不能與神獸相提並論一樣.

源于開天魔尊賜予的天魔神鎧,雖然不是神器,但它已經是所有天階強者都不可能突破防禦的存在.

除非擁有神器,無上的至尊意志,又或者使用法則力量.

否則,這一身天魔神鎧將是不可摧毀的寶物.

無論頭盔,護肩,戰甲,腰帶,雙臂,護脛和雙靴,整一套天魔神鎧散發出僅遜神器的輝光,如果不是在封印一切力量的地魔神殿,換在外面,這天魔神鎧一現,能量沖擊波完全可以搖撼大地,將黑夜化成白晝.即使岳陽早有准備,仍然讓天魔神鎧散發的能量沖擊波,迫退了三步.一招未發,僅是防甲的能量擴散,就已經達成這種威能,假如真正開戰,那還怎麼打?

蛇發的立地魔尊召喚出一本華麗的聖典,懸浮在自己的面前.

右手持痛苦之鏡,右手在聖典上面輕輕拂過.

在翻開一頁的同時,又抽出一把巨大無匹的'立地魔斧’.

立地魔斧,同樣是亞神器,卻非開天魔尊所賜,只是立地魔尊自己的成名武器,品質與痛苦之鏡相當,稍遜于天魔神鎧那種超極品.

那把近萬斤重的恐怖巨斧在立地魔尊手中,就像一根水草那般舉重若輕,毫不費勁.

輕劃.

在蛇發的立地魔尊和岳陽兩者之間,立即切割出一條深深的不可消除的裂痕.立地魔尊,以斧代手地指向那條裂痕,自信十足地說了一句:"這里,將是你們的埋葬之地.你們,永遠不可能逃離,甚至不可能越界,因為你們一動,下一刻,就會尸首分離."

"他說這些有什麼用?"岳陽去問雪無瑕.

"沒用,不過,他在延時間,因為我們沒有他的天賦能力,只要一使用本身力量,就會讓封印法則視為敵對目標,一起封印在這個地魔神典."雪無瑕頭也不抬,翻閱著真相之書,隨口回答.

"如果我們再不抗禦,那麼那個狡猾的銀發老頭就會趁機向我們偷偷地施放冰霜之力."茜茜公主怒哼一聲.

的確,銀發老人已經封印,他使用力量攻擊,頂多是多受點懲罰.

但岳陽不抵抗的話,會死得很慘.

前面有蛇發的立地魔尊持斧虎視眈眈,後有他的人形生命守護戰獸銀發老人用冰霜暗暗冰封.

岳陽覺得的確有點棘手,敵人非常的狡猾,利用這個地魔神殿的法則和封印力量,無論動手還是不動手,都是死路一條.難道,闖進地魔神殿挑戰的牛人,一個都沒有活著走出去.岳陽懷疑在那群冰雕的倒黴鬼中,就有天界四大家族獨孤長風,否則,立地魔尊怎敢冒充一個陌生人,而且立地魔尊沒有獨孤長風的信息,他怎麼知道沒有來挑戰的獄皇和費雯麗的生死?

蛇發的立地魔尊一記揮斬,立地魔斧黑光大作,化成千萬把黑刃,激射向岳陽.

不過,最致命的一擊,卻來自于岳陽的身後.

銀發老人,那本古書中跳出個形如惡鬼似的幻影,張牙舞爪,撕向岳陽後背,意欲一爪摟出岳陽的心髒.

岳陽的殘像消失.

他出現在揮斬的立地魔尊面前,搶在魔斧斬在頭頂的刹那,如魚得水般游過所有的黑刃,巧妙無雙地搶入敵人的面前死角,一記沖天拳轟在立地魔尊的下巴.天空,茜茜公主跳起來,擎舉著獄皇神劍,重重劈下.雪無瑕則落在身後,左手雷霆,右手冰霜,狠狠地轟擊在立地魔尊的左右雙耳.

轟隆!

三人受到反震力量,劇退.

等岳陽,雪無瑕和茜茜公主三人重新恢複三位一體的最佳戰姿,驚訝地發現,受到重擊的立地魔尊,完全沒有一點損傷.除了獄皇神劍,砍在天魔神鎧的肩甲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證明攻擊過的事實,其余,像岳陽和雪無瑕的聯手攻擊,竟然完全無效.

"你雖有神劍,但太年輕了,根本無法發揮神器的威力."立地魔尊搖搖頭:"你們真是太弱了,是幾十位闖殿者中,實力最弱的一批.好吧,不玩了,送你們上路吧!"

他右手的痛苦之鏡,在他的身上一照.

微側,光芒折射向岳陽這邊而來.

一道影像,像茜茜公主手中的獄皇神劍,直直地砍向岳陽的肩膀,威力與茜茜公主剛才攻擊的一模一樣.

岳陽來不及躲閃,身後,又有一道影像閃現,形似雪無瑕,雙手的冰霜和雷霆,轟在岳陽雙耳.面前,岳陽看見有一個自己,沖進面前死角,一記沖天拳,轟在自己的下巴上.

盡管作出了最大限度的躲閃,但完全無效.

三者攻擊全部命中.

岳陽肩膀上鮮血激濺,整個人就像斷線風箏一般遠遠的拋摔出去……

痛苦之鏡,和立地魔尊的遣送天賦,兩者完美結合起來,可以將攻擊本身的力量絕大部分'原物歸主’,而且無可躲避,一定命中.

雪無瑕和茜茜公主沖向立地魔尊,本想砍死這個家伙替岳陽報仇的,誰不想,立地魔尊把頭顱摘下,做出毫無防禦的姿態:"想砍下我的頭顱嗎?沒關系,用神劍砍掉我的頭泄憤吧!我的頭砍掉了,可以重新連接起來,我是魔人,不知道你們人類有沒有這個功能呢?哈哈哈,愚蠢的人類啊,讓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我們魔人是一種不死的種族,那怕你們把我砍成肉泥,我也能輕易恢複……就連法則力量,也無法輕易湮滅我們魔人,要不然,為什麼只把我們封印,而不是完全毀滅我們呢?地魔神殿的挑戰,你們想得很天真,這是注定不可能勝利的戰斗,如果不是為了消遣無限的時光,我根本無須廢話,直接就可以把你們秒殺!"

他放開立地魔斧,伸出左手,抬起.

恐怖又不可抗禦的能量沖擊波,在他的掌心噴薄而出.

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就像洪流中的浮木一般,瞬間被沖擊得無影無蹤……兩女似乎讓能量湮滅,獄皇神劍于半空中掉落,豎插在冰面上.接著,聽見啪啪兩聲巨響,有兩本黯淡無光的青銅寶典,于虛空中掉落地面,似是兩女的遺物.

"這樣就死了嗎?太弱了,本來還想多玩一會兒的."立地魔尊搖搖頭:"本來挺聰明的小孩子,本尊還以為能有點驚喜的."

"我不能確定她們死了,雖然氣息消亡,但她們最後的死亡,我有點看不清影像."

銀發老人卻懷疑雪無瑕和茜茜公主沒有死亡.

立地魔尊聞言,伸手,食指激出一道黑光,點向倒在血泊中的岳陽.先是在岳陽的心髒射出一個血洞,接著他又伸手一握,岳陽滿身的鮮血,立即變成冰霜之刃,破體而出.不到十秒,讓冰刃穿體的岳陽,又讓冰霜覆蓋起來,變成一個與周圍冰雕毫無兩樣的冰雕.

看見岳陽就這樣被當場擊殺,兩女都毫無動靜,銀發老人只好相信她們已經先一步戰死.

他翻開古書,記錄起來:天界近元紀某某年某月某日,三名通天塔後人進殿挑戰……

那邊的立地魔尊,眼中卻浮現一絲寂寞:"到底要到何時,才能出去?"

"天魔陛下恢複自由之日,就是主人你的解脫之時."銀發老人一邊記錄戰斗過程,一邊微笑道:"剛才那三個小朋友還真是不錯,可惜年紀太幼小了,幾乎還是嬰兒狀態.要不是提前跑進這里,如果再過幾百年,等他們完全成長起來,那麼打起來一定更加精彩!可惜,這蘋果沒熟就搞掉了!"

"算了,這樣的天才,通天塔和天界有的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誕生一大批.像這樣的天才,我們不知殺過多少!"立地魔尊已經開始把岳陽忘掉了,死人,對他來說,沒有任何記憶的必要.

"真是的,我還以為你們殺掉我,多多少少還有點成就感,誰不知連站在我的尸體上吹噓都沒有."影像于半空一閃,岳陽同學滿臉失望地落下,他的雙手微抬,捧著真相之書的雪無瑕和手擎獄皇神劍的茜茜公主美妙地飄降他的左右掌心,如九天之上的嫡降仙子.

地面,那兩本青銅寶典和獄皇神劍,還有似是岳陽尸骸的冰雕,消失得無影無蹤.

岳陽笑容很燦爛:"我以為你們會有驚喜,怎麼樣,我創造的幻象,是不是比你們更加真實?本來想讓你們得意多一會兒的,不過,看見你們自以為是惺惺作態的舉動,我不得不給你們更多的驚喜……我想,在這個世上,有一樣東西肯定是你們無法用天賦能力和痛苦之鏡折射的."

蛇發的立地魔尊完全不信:"很好,是什麼呢?"

除了法則力量和神念.

世間上還有什麼是不能折射的?

岳陽的腳底湧現一絲特別的火焰,當它一出現,渾身的冰霜就像老鼠看見貓一樣,迅速消退,完全逃離了岳陽的身體.而那一絲火焰,越燒越大,最後形成一件火鎧,完美無比地披覆在岳陽的身上.

"涅盤之火?"立地魔尊的眼角在抽搐,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個神秘的年輕人,竟然還有擁有支配涅盤之火的能力.

"這,只是一個開始,悲鳴的開始!"岳陽笑得更加神秘,他把寶典召喚出來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O!~!

上篇: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你才是這里的主人!】     下篇: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真真假假,假假真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