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岳陽經過再三試探,對地魔神殿的法則,已經有所了解,在這里,並非完全不可能召喚戰獸,只是召喚出來,也不能用以戰斗,否則,本身就會受到法則的懲罰.這點應該是封印立地魔尊的前輩,為了防止立地魔尊逃走而制出來的限制.沒有戰獸提供戰力的立地魔尊,不可能逃出這個地魔神殿.

除了無法利用戰獸之外,地魔神殿也不可以隨意凝聚力量攻擊.

一旦凝聚力量攻擊,極容易引發封印力量.

立地魔尊也不敢輕易作出攻擊,而且,他攻擊後所產生的法則懲罰,全部通過遣送天賦和痛苦之鏡轉移到銀發老人這個人形生命守護戰獸身上,本身不敢積攢封印力量.

立地魔獸本來以為可以通過地魔神殿的法則,算計岳陽.

誰不想,竟讓岳陽當場看破.

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涅盤之火的出現.

"殺."吊在九條冰鏈上的銀發老人,奮力一掙,強行拖著冰鏈下墜,雙足踏在地面上.一股恐怖無匹的冰霜力量,于他雙足傳遞,深入地面,直直傳向岳陽的雙足.那怕有涅盤之火護體,岳陽雙腳也立即冰封,火與冰的力量在碰撞,在較量.雖然永琲滲I盤之火不可戰勝,可是銀發老人他施放出來的冰霜能量,暫時還是能夠搶占幾秒的上風.

"去死!",立地魔尊不給岳陽召喚寶典的機會,無論召喚戰獸是否有用,他都不給岳陽出手的可能.

比閃電還倍.

立地魔尊的魔斧當頭砍伐下來.

岳陽雙手一合,jīng准地把魔斧的刃面,在額頂上接住.

茜茜公主的獄皇神劍,砍了個正著,但毫無效果因為以她的力量,僅能在超極品的天魔神鎧上劃出一道淺淺的痕跡,根本無法傷害立地魔尊.雪無瑕的攻擊,讓痛苦之鏡折she,同樣無功而返.

立地魔尊趁岳陽雙足冰封雙手又合接魔斧,抬起一腳,重踹在岳陽的xiōng口.

如雷錘的踹擊,岳陽的xiǎo身板根本扛不住.

他的腰,向後一彎.

拱橋般彎曲.

雙手還托著魔斧的岳陽,躲過了立地魔尊的巨力重踹.雙臂和xiōng腹夾著那條tuǐ,擰身一轉,將立地魔尊整個掀翻傾側.在落地的刹那立地魔尊又以把持痛苦之鏡的右手,支撐,借力一記回旋踢.tuǐ如彎勾,倒掛向岳陽已經擰轉的身體.

戰斗局勢看似已經無可躲避,但岳陽身子忽然由擰曲的方向反轉,旋動.

恰到好處地躲過立地魔尊的回旋踢.

無論時間還是距離,都拿捏得jīng准無比,不差一分一毫.

立地魔尊踢個空身體一翻立定,而岳陽身上的涅盤之火已經把銀發老人的冰霜力量完全融解,恢複了〖自〗由的岳陽,帶著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再次退後保持著三位一體的戰斗姿勢.

他的xiōng口,出現了一個明顯腳印陷凹,而背後數十米外的冰壁也出現了一牟相同的腳印.

僅僅是穿透xing的能量沖擊bō.

就造成了這種恐怖的後果.

假如真讓立地魔尊全力一擊命中,那真是不堪設想.

岳陽的chun角,慢慢地滲出一縷血絲,即使沒有全部命中,可是讓立地魔尊一腳踹中的他,內腑也受到了不輕的傷創.幸好岳陽的戰斗經驗和戰斗技巧遠勝同齡人,又有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在旁幫忙牽制要換另一個人,估計就已經讓立地魔尊秒殺了.

"再來你就不會這麼幸運了."立地魔尊不相信再來一bō攻擊這xiǎo子還能躲得過去.

"切,不要以為你活了幾萬年就可以很拽!"岳陽輕拭下chun角的鮮血剛才他是最後的試探,結果證明他猜測的結果和天目慧眼看到的一樣,這個地魔神殿,是有法則漏dong的.

立地魔尊找到了這個漏dong,他現在也找到了.

岳陽的寶典光華大作.

他沒有召喚戰獸,不過,寶典本身自帶的,世界,是永遠存在的,不需要召喚,即使是禁召喚的空間,也無法阻止混沌體領域狀態的它出現.世界一出,它對岳陽這個主人加持增益的不說,對于周圍空間,那怕這里是地魔神殿,也同樣像黑dong般吸收能量來成長……無可阻止,正如岳陽猜測的那樣,它是某種脫離一般法則存在的特殊戰獸.

假如剛才判斷失敗,岳陽將會受到地魔神殿法則的懲罰.

不過,他之前的種種試探,還有涅盤之火的存在,讓他肯定了一件事情.

在普通法則之上,還有更高等的存在,就像在普通神明的上面,還有更高等的存在一樣.

涅盤之火,世界這些,無論就是這樣的存在.

甚至還有茜茜公主手中的獄皇神劍,立地魔尊手中的亞神器和雪無瑕手中的真相之書,都給岳陽的判斷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只要不攻擊,處于反擊或者防禦狀態,是不會受到法則懲罰的."雪無瑕在真相之書翻過一頁,她已經得到了全部真相之中的一個〖答〗案.這,與岳陽天目慧眼觀察到和心中判斷的一樣.有了這個肯定的〖答〗案,接下來,岳陽才可以放心地大展拳腳,不用再擔心地魔神殿的法則懲罰.

"我〖體〗內的鼻虎,也一直存在."茜茜公主也給了肯定的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要開始反攻了."岳陽雙手舒展,兩nv懸空而起,一點點星光,在岳陽的身體周圍散發出來,璀璨,仿如銀河.

……哼,雕蟲xiǎo技罷了."立地魔尊心中一緊,他剛才表面渾然無事,但讓雙tuǐ其實讓涅盤之火烙得極疼.如果不是有天魔神鎧護體,天生被火屬xing克制的他,在涅盤之火的焚燒下,會死得很慘.當然,岳陽的准天階實力是他勝利的最大信念,那怕這xiǎo子再強大再變態也好,他畢竟是一個准天階,連先天至尊都沒有,是絕對不可能勝下這一仗的.

立地魔尊再度欺身而上揮斧狂斬.

半空中,忽然棄斧,立地魔斧如有生命般斬下來,而他自己的左手伸向前,釋放出一道毀滅xing的能量沖擊bō.

銀發老人此時已經幫不上忙,剛才硬拖冰鏈的舉動,立即受到法則的百倍懲罰.雷柱由城堡頂上轟下,劈在他的身上.不過在承受懲罰的之前,銀發老人還是把古書張開,與立地魔尊的領域形成一個能量罩,把岳陽和雪無瑕她們三人籠罩起來,讓三人無法逃離能量沖擊bō的范圍.

轟隆!

本來以為可以再度命中岳陽的立地魔尊,發現在擊中對手一刹,在岳陽面前,有個自己做出同樣的動作.

同樣的魔斧當劈,同樣的能量沖擊bō噴she……

立地魔尊當場被打飛.

雖然有超極品的天魔神鎧護體,身體沒有受傷,但他仍然驚訝地大叫起來:"不可能,這不是幻象!"

岳陽身體周圍的點點繁星jiāo織出無數個美妙無窮的圖案,最為明顯的,就是天空中常見的十二星座.也不知為什麼呈現出來的十二星座,跟傳說的白羊,金牛,雙子等等非常相像,仿佛曆史傳說都是真的.

一只白羊,在天空的白羊座走下來.

它每走一步,整個空間的星體都會璀璨一分,威力也會增強一倍.

短短的幾步就讓十二星座的威能提升了數倍之多;而在它之後,還有一頭黃金蠻牛它不像溫馴又優雅的白羊,一副要拼命的斗牛樣子赤紅雙眼,鼻子噴著火煙和烈焰怒氣沖沖地跟在後面,不時低頭,似乎要用犄角來挑翻前面的白羊……

黃金蠻牛每走一步,立地魔尊就覺得引力就增強一分.

它身體有種說不出的引力,似乎想把立地魔尊整個吸過去.

"這些,似是幻象又不是幻象,這是什麼樣的領域力量,就算是神識具化也不可能這樣〖真〗實的,你到底是什麼人?"立地魔尊伸手,想釋放能量沖擊bō,毀滅眼前的白羊和黃金蠻牛,忽然,看見有個影子,在黑暗中緩緩走出來,這個影子仿佛在黑暗的無盡世界走出來,在立地魔尊的注視中走了好久好久,忽然,立地魔尊又意識到一個奇怪的跡象,自己的能量沖擊bō甚至還沒有完全凝聚,所以,這個影子的出現其實還不足一秒鍾才對.

"我們誰才是影子呢?"那個影子走到立地魔尊面前,立地魔尊發現這個影子就跟自己的孿生兄弟一樣,一模一樣,比自己在鏡中的倒映還要相像.

"你還會說話?",立地魔尊想不到這個實力與自己一樣的影子還會說話,這幻影也太〖真〗實了吧?

"生死men,生死men!"銀發老人提醒立地魔尊,這是通天塔生死men里的死men,虛幻的〖真〗實.

"你到底有多少種特殊能力啊?",立地魔尊一震,心神立時按穩,但再看岳陽又凝聚出黑歸藏和白霜華,不禁抓狂地大吼起來:"你是不太過份了,區區一個准天階,你哪來那麼多變態的特殊能力?如果這不是幻覺,你的劍氣怎麼不受法則和封印力量的限制?實質的劍氣,你這都是什麼劍氣啊?","難道我練過如來神掌,也要告訴你嗎?",岳陽同學的口氣就像周星星那樣低調.

法則限不限制岳陽的先天破體無形劍氣呢?

天賦,領域,寶物和戰獸,對于先天劍氣都完全沒有制約力的,它是超越那一切的存在,岳陽早就知道,但他不敢保證在法則下會不會受到限制.現在,暗中凝聚,發現最少在地魔神殿這里的法則,是完全無視先天劍氣存在的.

岳陽一看自己的殺手銅還有用,自然神氣起來.

就在立地魔尊對黑歸藏和白霜華暗中心寒的時候,忽然又見岳陽十指輪動,似要牽出一條細線.

身體驚覺似有某種束縛,xiǎo法則力量?

這xiǎo子還懂施放xiǎo法則力量?

立地魔尊驚叫起來.

他想逃,但發現身體在這一刻被束縛住,完全沒有移動的可能.

他眼睜睜地看著岳陽帶著懸浮的兩nv飄然而來,兩把致命的實質劍氣,穿心而來,死亡yīn影數萬年來第一次襲上心頭,不由驚懼地叫喊起來:"不可能,你這是幻覺,生死men的虛幻之〖真〗實!"

"前輩,你臨死前的悲鳴,可以再淒厲一點!",岳陽同學如此回答.

上篇: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悲鳴的開始】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沖刺,先天至尊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