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一封情書】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一封情書】

第八百二十四章:【一封情書】

三天後,終于有碧綠的消息傳回來.

她此時並不在翡翠領內,而是據說去了一個叫做泰倫大6的地方.秘密回報的消息說,當地的泰倫王,因為與邪惡勢力勾結,被中央神殿的血色典獄長澹台屠滅逮捕,押解到神厭刑台處決,泰倫王的親友九族,將全部打入中央神殿的長恨洗冤獄,以苦行贖罪.

"太冤枉了,在南天界之內,就算是三歲孩,也知道泰倫王是個好人."包谷唉聲歎氣.

"是嗎?"落對這個消息忽然有一點興趣.

"落主母在上,包谷說得的確沒錯,如果說別的王者,牛根不敢說,但泰倫王肯定是一個好人.在泰倫王的治下,民眾安居樂業,盜賊全無,在天界處處可見的弱rou強食的現象,在那里極少生.就連那些擁有強大實力占據一方的泰倫魔獸,也紛紛與泰倫王簽訂協議,接受泰倫王的供奉,不輕易擾民……泰倫大6,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就像夢幻一般的存在……它唯一的缺點,就是絕大多數的地方,都是位于數萬米以上的高原區域,那里的重力比別的地方最少高出十倍以上,不是普通的民眾可以適應的,加上比較寒冷,否則,不知會有多少人遷居到泰倫大6呢!"牛根詳細地解釋一番.

"這麼說,泰倫王與邪惡勢力勾結,被中央神殿逮捕,這是被人冤枉的?"落問.

"肯定是冤枉!"包谷和牛根都肯定無比地點頭.

"那為什麼中央神殿要公開處斬這麼一個深得民心的王者呢?"岳陽卻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中央神殿的人不是傻瓜,沒有證據,公開處斬泰倫王肯定不行.

沒有證據,也可以秘密處決,為何公開處決,還廣邀民眾前往觀看呢?

既然他們有把握公開,就說明他們手里有證據.

姑且不論證據是真是假.

但是,最少可以肯定一點,那些證據足夠'釘死’泰倫王與邪惡勢力勾結的事實.

包谷和牛根無法回答岳陽這個問題,他們本來就是人物,只有對事物最基本的判斷能力.要讓他們像上位者那樣,想出其中的內幕,那太難為他們了.

岳陽又等了半天,再等到另一個情報,由岳陽麾下第一暗探煙蚤親自收集.

煙蚤還有另外的任務,他人來不及趕回來無夜城彙報,但通過他們獨特的地下盜賊組織,將岳陽需要的情報帶了回來.根據煙蚤的情報,拓野王漠夜長卿,偽翡翠領主龐裴以他的最強手下禦千軍,已經前往泰倫大6.最重要的是,煙蚤打聽到丑已經帶著丑團前往泰倫大6……目前,周圍幾個王者,或者比較有名的勢力,只有獅心王還按兵不動.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對于泰倫王的獲罪,岳陽有種猜測,是不是這個泰倫王有什麼寶物,又或者現了什麼秘密,中央神殿的典獄長想要,他不肯給,所以成這樣.

又或者,這件秘密是中央神殿一直想要的,但泰倫王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不肯獻出來.

假如丑,拓野王和偽翡翠領主他們沒有如此積極地去'觀看’泰倫王的處決,那麼岳陽還不會太肯定.現在一看,他覺得最少有幾成的可能xing.而且,岳陽還推測,這說不定是一個寶藏,並非單人獨力可以覓得,否則中央神殿哪里會公開處決泰倫王,早就秘密地咔嚓掉了.

"我們也去看看吧!"落城主覺得不管有沒有寶藏都好,這都是大鬧南天界的最好機會.

"假如中央神殿死掉一個典獄長的話……"岳陽現在思維飛轉,假如能干掉那個叫做澹台屠滅的典獄長,那中央神殿必定震怒,南天界非大1不可.

"三少,想殺掉澹台屠滅有點難."牛根生怕岳陽生氣,弱弱地解釋:"澹台屠滅的強大,就連我們這等蟻民也是知道的.他這個血色典獄長,是整個中央神殿中僅排在三大殿主之下的強者,與光殿主仲華齊名,據說擁有不死之身,同時掌握神器'屠神之刃’,王級的天階強者,在他手中只有秒殺的可能,他在南天界處決王級天階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從來沒有聽說過誰能逃脫他的捕殺.就是他座下兩大執刑官,天鬼和天妖,都擁有高達天階六級的實力."

"你是怎麼知道的?"岳陽奇怪地問.

"有次,野牛團長搶到了一件稀世珍寶,正准備帶我們去狂歡慶祝,誰不知半夜讓翡翠領現在那個偽領主龐裴火揪了出去,他喝令野牛立即把珍寶j出來.據說,那是天鬼一個親戚家的寶貝,天鬼找上獅心王,獅心王也無法推脫,除了親自向天鬼賠償大量財物,還讓龐裴立即去把野牛搶來的寶物給還回去.後來,我聽心有余悸的野牛說過一次,因為那次賠得我們傾家d產,所以印象比較深刻,一直牢牢記在心里."牛根的記憶力非常不錯,而且平時就很注意收集重要的信息.

"這消息不錯."岳陽拍拍牛根肩膀,以示嘉許.

其實,岳陽並不完全相信這個情報.

假如天鬼和天妖真的只有天階六級的實力,獅心王是絕對不會低頭的.

除外獅心王隱藏實力的可能xing,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天妖和天鬼,比傳說中的天階六級還要強大.

至于澹台屠滅那個典獄長,更不用說了,排名僅在三大殿主之下,與光殿主仲華齊名,手掌神器,這是何等的牛bī!

天界雖大,又有幾個擁有神器呢?

光殿主仲華,岳陽懷疑是那次驅遣暗界上萬墮落武者的那個人.

除了姬無日那個家伙,岳陽在天界里所看過的強者,就要數那個光華萬丈'好似神明’一般的仲華最強了!

假如澹台屠滅與仲華實力相當,岳陽估計單憑自己之力,要動那個血色典獄長,的確有點難……不過,一口氣憋不死個活人,岳陽單打獨斗拿不下來,還可以搬救兵.至尊和夜後,必要時可以讓她們出手幫忙.甚至,還可以動下腦筋,打下明月光的主意.

最少,寫封信聯絡一下感情也是不壞的.

"想你了,我的月光美人,據說中央神殿的典獄長有一把神器,我准備用它作為聘禮之一,不知月光美人是否願意出手幫子實現這個心願呢?泰倫大6,等你,不見不散!"

岳陽同學用天界符文寫好情書,特意用錦盒裝好,親自到傭兵公會,再寄給西天界的三大巨頭之一明月光.

之前就寫過幾封了,但這次有點不同.

這次岳陽擺明了要合作.

對于這種重要的信物,相信傭兵公會用盡一切力量,盡快把錦盒給送到的.

明月光,是否會出現在泰倫大6,與岳陽聯手干掉澹台屠滅,這不是岳陽最想要的結果.而且,岳陽也有一種感覺,想在泰倫大6干掉澹台屠滅不太可能.必須找一個更好的機會,等這家伙完全放開警惕xing,才有可能達成此事.

這次聯手不著急,只要明月光答應下來,什麼時候聯手都可以.

再說,明月光現在恢複了多少成力量,岳陽還拿不准,沒有恢複巔峰實力的她,又能揮多少威力呢?

"你確定她會答應?"落城主覺得這子的情書寫得太簡短了,是否有真誠意就不說了,還草草幾行,怎麼也要rou麻地寫幾大頁,密密麻麻地寫它個幾萬字吧?否則,怎麼可能打動明月光的心?

"她現在孤立無援的,誰會與她一起聯手,我這可是雪中送炭!"岳陽同學表示自己是很偉大的人.

"我一點也不看好!"落城主的話很直接,也不怕傷了岳陽的心.

"一封信搞不定,多寫幾封,水滴石穿,肯定會成功的."岳陽同學深得泡妞之真諦,死纏爛打厚臉皮神功無所不揮其極.

"估計這樣只會起反作用……"落城主大笑起來,如果寫幾封信就能搞定一個天界巨頭,那獄皇當年何必打得那麼辛苦?當然,岳陽也有他的理由,不試試怎麼知道?他覺得自己與獄皇最大的不同,那就是自己比獄皇更聰明,好吧,是更厚臉皮!

獲取了各路情報,岳陽和落城主分析局勢.

覺得這不是一個陷阱.

最後決定下來,立即前往泰倫,彙合碧綠和正在泰倫大6打探消息的煙蚤,看定局勢,再進一步行動.

直接去泰倫大6可不行,那里已經讓中央神殿的衛士接管,必須有一個名頭,否則追查起來,無夜城這個通天塔的前哨站,很容易被中央神殿現和摧毀的.

一天後.

在前往泰倫大6的傳送陣前,來了一輛豪華飛艇.

飛艇上面寫著'烈焰號’,標明是烈焰俠盜團的專用船只.

還在天梯修煉的烈焰團長讓岳陽抓了壯丁,以俠盜團長的身份,向把守傳送陣的士兵出示觀斬的'請柬’.事實上,這玩意兒只是半路一個領主的手中強搶過來的,上面並沒有記名,只有中央神殿的獨有標志,烈焰團長拿它來冒充,毫無破綻.

岳陽同學站在烈焰身後,當她的隨行,偽裝出來的實力是天階三級,勉強也有資格參加觀斬大典.

"烈焰俠盜團不是解散了嗎?"一個衛士有點奇怪地喃喃.

"算了,只要團長沒有死,還不是說重建就重建的!"那個隊長無聊地哼了聲,在天界,俠盜團多如牛,一般只有團長有實力,假如團長不死,屬下死光,那根本沒啥,再招人手就是了.烈焰非但沒死,還似有奇遇,實力大進,重建烈焰俠盜團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典獄長有令,神厭刑台前,任何人不能攜帶武器,請團長注意."正在檢查的衛士趕緊給烈焰提醒一句,同時熟練地接過岳陽遞給的錢囊賄賂,等證明身份,烈焰和岳陽乘坐飛艇離開後,他打開入手奇重的錢囊,現除了金幣之外,上面還有一顆寶石,不禁jī動地向隊長沖過來,連聲歡呼起來:"我說頭兒,這個烈焰俠盜團近來肯定了一筆大財,你知道那子給了我們多少費嗎?整整一千金,甚至還有一顆價值三千金的貓眼石!"

"那你還等什麼,不用你值班了,立即去找我的表弟,讓他給烈焰團安排個好地方,出手慷慨的強者,我們不能錯過結j!"隊長一聽,整個人立即精神起來.

上篇: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南天界,岳陽的野望】     下篇: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最賤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