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客人有很多種】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客人有很多種】

第八百三十三章:【客人有很多種】

送走了泰倫王後,烈焰和碧綠都看著岳陽.

岳陽一笑:"你們看著我干嘛?"

碧綠帶點猶豫,頓一頓,最後還是問出了心底的疑huo:"你要去暗界?"

暗界在天界人的印象,一直都是黑暗墮落的代表,暗界意味著不可救yao的邪惡和沉淪,那怕碧綠願意相信泰倫王後,卻不會全部認同她所說'暗界已經洗清罪惡恢複道德’的話.在碧綠心目中,暗界也許有部分像泰倫王這樣的好人,但更多的,還是墮落的武者,死不悔改的暴徒.

烈焰,也持有同樣的想法.

要不是她到通天塔所見所聞,完全打破了她以前思想上的羈絆,一貫執著俠義的心,說不定還會起抵觸心理.

對于她們的想法,岳陽絲毫也不意外,他是完全中立的思維,誰也不知道暗界發生了什麼,無論暗界變成什麼樣,都不奇怪.除非是擁有絕對意志的'神明’,普通人的思想其實是很脆弱的,會因為環境而產生改變,在特定的條件下,流放暗界的墮落武者,恢複了道德,也不奇怪……更何況,流放進暗界里的人,也不全部是壞人,遠古時代就算了,但中央神殿掌握流放權力後,流放的,肯定是他們的敵人,那些人,不見得就是壞人.

沒有調查,岳陽不會給暗界下一個定義.

最少,在此之前.

岳陽所看見的那萬名暗界武者,就不算是徹頭徹尾的壞人,他們只是一群無法拼命掙紮也擺脫控制的棋子.

"我的確想去暗界走走,但計劃不變."岳陽把桌上的一張畫像拿起來,微笑道:"在那之前,我們先把這個家伙干掉!"

畫像上,一個赤發血眸渾身肌rou形如鋼鐵的強悍男子,滿臉桀驁不馴的戾氣.

他,就是岳陽的首個目標,澹台屠滅頭號得力手下,天鬼!

誅殺天鬼!

烈焰俠盜團的豪華飛艇,駛離了救贖之城.

虔虎城主攜夫人,秘密送行,表面當然還是做回他的救贖城主,繼續與魚目長老保持聯系,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就連那個叫做'利馬’狡猾牛頭人都放了出來.牛頭人本來就不是笨蛋,他這幾天在牢里思考了許多可能,現在放了出來,卻怎麼也不肯離開,反而向虔虎城主主動示好,死活要留在城主府,一副要以行動贖罪的模樣.

一天過去了,夜幕降臨.

在城主口中獲知豪華飛艇離開的魚目執刑長老,悄然踏上了傳送men,確信無人跟蹤後,他來到一個秘密的地方,觀星港灣.

觀星港灣其實並非一個海灣,這里無水,是個懸浮在半空的大型空島.

它之所以有'觀星港灣’之稱,主要原因,是中央神殿外殿指定的戰備駐地,所有外派泰倫大陸以及周圍一大片區域的中央神殿人員,都可以宿泊這里.不說現在因為處決泰倫王,來了數萬戰斗人員,就是平時,這里也有幾十艘空艦.

現在宿泊在觀星港灣的豪華飛艇和戰斗空艦,超過了兩百艘.

密密麻麻地停泊在觀星港灣的天空碼頭上.

魚目長老穿過崗哨森嚴的天空碼頭,經過數度身份檢測,終于走進了燈火通明的觀星堡壘.

"回來了,有什麼消息?"在觀星堡壘的大廳主座,坐著一個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那怕他坐著,身軀也遠比站著的魚目長老更高大.此人氣勢暴戾之極,就像一頭隨時擇人而噬的狂獅,尤其是那肌rou橫生堅如鐵石的臉龐上,多了一道猙獰可怖的傷疤,由鼻梁撕裂向兩頰,更是反襯一股狂囂悍烈的味道.

"主人,那艘飛艇忽然離開了,屬下無法把握對方真實的意圖,所以特來彙報."魚目長老面無表情地回答.

"堡主和南狽,你們有什麼看法?"坐在主位上的赤發血眸男子,並沒有立即說話,反而看向兩邊.

"如果確定真有神明降臨,神厭刑台底下,必定有我們還無法估算的秘密.現在那艘飛艇離開,本堡主覺得這並非事情結束,相反,那是一個動手的信號.不管是天上界哪個家族,甚至更高的存在,都不會擺明與我們中央神殿宣戰,若他們要出手阻止,必定是避開嫌疑,暗中行事."此時回答的人,是個身披黃金重鎧相貌威武的中年男子.

此人不及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但也自有一種威嚴的氣場.

無論端坐,還是說話.

都有一種上位者的無形威壓.

他,就是中央神殿在觀星港灣駐紮的外派大將,觀星堡壘的堡主,鐵肩.

靜靜坐在觀星堡主鐵肩大將對面,還有一個臉上隨時隨地都保持著優雅微笑的老年男子.這年老年男子須發大部分烏黑,只有鬢角染白,看上去非但不顯老態,反而有種成熟的睿智.他手執紙扇,形如足不出戶計安天下的智者,端坐在下首,chun角一直帶有種xiōng有成竹的自信微笑.

那微笑既顯得優雅,又顯得高貴從容.

待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看過來,微笑的智者,立即緩緩起立,向上首輕致一禮,清澈又磁xing十足的聲音,響了起來:"主上,南狽認為,那艘豪華飛艇離開,其實,是一件好事."

這個答案出人意料之外,就連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也略微一頓,問:"詳細說說."

老年智者唰地打開那把紙扇,動作,瀟灑無比.

又以手捋須,似乎要整理著言詞.

良久,才微笑道:"主上,南狽猜測,也許這是一個警告的信號.若我等不再有任何反應,那麼對方就會真正動手,即使是天上界的某個大族,甚至真是來自天外天的神明,他們都不會立即動手.無論任何時候,事情都是在一定的規則之下,越是上位者,他們就越注意規則,那怕規則是他們制定下來的,也是一樣."

魚目反問:"對方的警告已發,那我們該如何應對?"

老年智者合攏扇子,輕擺,示意別急:"此事,我們該上報典獄長.對方的警告,應該只是一個信號,他們知道我們不是決定人,所以是想與典獄長溝通,否則他們可以直接殺上men來,何須將飛艇駛離神厭刑台."

威嚴的鐵肩大將忽然站起來:"無論對方抱著何等意圖,我等都應最快地告知典獄長,畢竟背後有神明旨意."

魚目心里同意,看向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

只要他一聲令下,那麼魚目會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將消息帶到典獄長處.

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卻並不言語,還繼續看向老年智者,似乎還想繼續聆聽下屬見解似的.

自稱南狽的老年智者,忽然打個哈哈:"莫急,莫急.豪華飛艇駛離,這個消息,以救贖城之大,知道者肯定不僅我們.泰倫王後,又或者某些暗中覬覦的小人物,肯定會借此機會鬧事,借神明之名,擾luan我們心xiōng,hun淆視聽,好從中獲利.所以,我們現在要好的,並不僅僅是給典獄長送信,還要做好准備,迎接客人!"

"客人?"魚目長老聽了,身體微微一震,但仍然毫無表情,仿佛在他的生命中,永遠不會有憤怒的情緒.

"本堡主親自出去,迎接客人."鐵肩大將剛站起來,就聽見外面發出陣陣的爆炸聲.

他眼中閃現一種敬佩的神se,向老年智者微微致禮:"不愧是南狽先生,天下萬事盡在xiōng中,處處想在別人前面,鐵肩佩服.請問先生,我等下一步,該如何應對?"

老年智者回禮,捋須微笑:"堡主做事滴水不漏,遠在事前,即做好准備,如此謹慎細密,才讓南狽敬佩.我想客人一時半會,還沒辦法來齊的,不如,先安心在此等候,等客人到齊了,不請自入,我們再設宴歡迎客人們的光臨好了,哈哈哈."

鐵肩大將看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仍然端坐不動,忽然心中一驚:"原來天鬼大人早有准備,鐵肩慚愧."

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擺擺手:"堡主請坐下,有貴客上men,我們等等又何妨."

十分鍾後.

爆炸,各種大戰的聲音,仍然在繼續.

只是比起最初時,已經減弱了許多,估計有許多地方,已經失去了抵抗力.

又過了十分鍾,除了觀星堡內,周圍的各個區域,都沒有了之前的聲響,仿佛所有的戰斗都消失了,只剩下建築物因為火焰引發的零星爆炸聲,偶爾響起……赤發血眸的凶悍男子毫無反應地喝著血酒,仿佛對外面的動靜一無所知.魚目長老固執地站在大廳中間,不坐下,也不吃喝,一張冷冰冰的臉漠無表情;鐵肩大將也端坐不動,看著酒杯內的血酒,眸內似有火焰在燒.

老年智者chun角一直掛著微笑,他搖頭紙扇,動作瀟灑又從容.

觀星堡的大men終于開了.

一股帶著戰火硝煙的熱風吹進來,隨即,有個人影,大步地走進來,人未到,他那爽朗的笑聲已經響徹整間大廳:"天鬼大人好,鐵肩大將,魚目長老和南狽先生,獅心有禮."

"獅心王也是客人之一嗎?"老年智者南狽先生笑問.

"客人有很多種,獅心屬于靜靜觀看,任何時候都不會為難主人的那種."身上光芒烈熾的獅心王,哈哈大笑.

"獅心王是不錯的客人,但後面的幾位客人,應該不會那麼好說話吧?"鐵肩大將霍地站起來,看向獅心王的身後,在那里,多了幾個影子.

"我們與獅心王相反,因為生xing好動,我們屬于不喜歡靜靜觀看,中喜歡與主人為難的那種."一個戴著奇異面具的年輕男子,在一個nv巨人和兩位絕世美人的陪同下,大步走進來.看他昂首闊步之姿,根本不像是客人,感覺更像回家,在自家院子走動那般的隨意,大有種反客為主的淡定.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希望,萬年堅守的希望】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我這也是為你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