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能不能給我一次戀愛?】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能不能給我一次戀愛?】

"是嗎?"岳陽同學表現得非常淡定.

"今天就會死,你不害怕?"自稱潘多拉的美麗女人帶點奇怪地問.

"這又不是真的…………"岳陽笑了,好端端怎麼會死,別說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也不可能說死就死的.

"不相信啊,其實我的預言還算比較准確啦,十萬年來,好像還沒有出過例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擁有這樣的預言能力,不過一旦說出了,就會成為事實.許多人都不相信的,但他們無一例外,全死,了.記得不太久之前,也有一個人類男子,實力比你還要強大許多,我跟他說,一年內就會死去"……",潘多拉還給岳陽舉了個例子.

"那一年內他死了?"岳陽問.

"不知道."潘多拉搖搖頭:"據三年後進來的人說,那個實力很強大的人類男子的確已經是死了,究竟是不是我預言的一年內,這個沒有問清楚."

"那個很強大的人類男子叫做什麼?"岳陽又問.

"他好像叫做戰風."潘多拉一說,岳陽為之大汗,戰風是誰?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獄皇!

"你預言戰風死于什麼?"岳陽有點相信對方的預言能力了,但還是有點好奇.

"應該是自爆吧!"潘多拉表示自己不太清楚.

"那我今天會死于什麼呢?"岳陽又問.

"這個,你應該是死于欲谷這里的怨恨力量吧!"潘多拉對于岳陽的死因比較確定.

"我為什麼會死于怨恨?"岳陽奇了.

"你與別人有點不同,你的身體,似乎在自動吸收怨恨力量…………這股怨恨力量遠古時代就存在,闖關失敗者無數,他們臨死前的怨恨力量,簡直無窮無盡"不是你身體可以容納和化解的,再加上這里的怨恨力量和法則融合一起,你吸收怨恨力量,就等于吞噬法則,維系欲谷存在的法則力量自然會產生反噬"估計你不用多久,大概在一天時間內,就會爆體死亡."潘多拉給岳陽仔細分析他的死因.

"原來是這樣."岳陽對于這個〖答〗案不感到奇怪,他〖體〗內的確有個黑洞般的存在會吞噬能量,而且,還有一個無時不吸收能量的,世界,.

"死因已經找到了,你打算怎麼辦?"潘多拉很奇怪岳陽的淡定.

"什麼怎麼辦?"岳陽不解.

"不害怕嗎?"潘多拉覺得這小子怎麼看也不像一個已經得知確切死訊的人,按理說"他大腦的反應速度不至于這麼慢吧?還是他天生就不懂得什麼是死亡呢?

"這個,我一定要害怕嗎?"岳陽帶點不太確定地問.

"那可是死亡!"潘多拉快暈了.

"你死了,你害不害怕?"岳陽反問道.

"我都死了十萬年,還害怕什麼啊!"潘多拉表示自己早就習慣了.

"我還沒死,我害怕什麼啊!"岳陽同學瀟灑聳聳肩,攤攤手,他不但淡定,而且樂觀:"現在不是還沒死嗎?"

"…………"潘多拉無語了沿著兩邊各式各樣的交媾巨石像,岳陽一路向前.

漸漸有子林蔭.

但這些樹木非常奇怪"一個個扭曲似人,岳陽左手邊的樹木就像女人,而右邊這邊就像男人.

越走,越像.快到終點的時候,岳陽看見的樹木已經不是樹木"而是長著一部分有著樹木外表的樹人,左女右男,一個個身體赤果果的"毫無寸縷,放眼看過去,纖毫畢現,誘惑非常.

這些樹人,無論男女,看見岳陽走過來,都淚流滿面地大聲疾呼"連叫"救命".

保持隱身狀態的岳陽奇怪地回頭看了看潘多拉:"這些樹人可以看見我嗎?"

潘多拉一直懸浮在岳陽身後,含笑道:"任何進入欲谷的闖關者"無論使用什麼寶物和技能來隱形,都是無濟于事的"只要是法則以下,那麼一切無所逍形."

岳陽又問:"這些樹人能看見你嗎?"

潘多拉否定:"我是法則之外啦,除了你,還有極少可以感應到怨恨力量的闖關者,別人是不知道我存在的!"

"求你,救救我吧!帶我離開這里,我可以付出一切!"在岳陽旁邊,有棵樹女,當然這棵樹上可不只一個女人,但她們就像融在樹杆似的,身體雖然能夠有一定程度的動彈,但卻不能離開整體樹干,有個可以開口說話的樹女苦苦哀求,她向岳陽伸出一條纖臂,極力想把他拉住,但一伸出樹萌外,陽光一照,那纖臂立即著火,直痛得那個樹女尖叫不止.

"假如你肯救我,我可以做你的奴隸,甚至獻上我的菊huā!"對面另一邊的樹男,也極力懇求岳陽.

"抱歉,我對你的菊huā沒有興趣."岳陽同學補充道:"而且,我今天就會死."

"難道你已經觸犯了法則?"那樹女臉色一下難看起來.

"雖然是無意的……"岳陽點頭承認.

"滾,簡直浪費老子的時間!"對面那個樹男一聽岳陽觸犯了法則,立即變了臉色.

"跟一個死人生什麼氣啊,我們在等下一位闖關者的時間,先樂樂."那個樹男邊間不遠,還有一位樹男,緩緩*動起來,在樹杆上滑墮下來,肌膚在粘液淋漓的樹杆上蠕動著,看起來惡心非常.等兩個身體合在一起,兩個樹男再也不理岳陽瞠目結舌的注視,直接摟在一起,前後聳動地戰斗起來.

一時間,兩樹男叫聲震天,喘氣如牛,但周圍的樹人卻視若無睹,完全司空見慣的模樣.

不少勾起欲望的樹人,也跟著行動.

很快,兩旁樹萌都抖動起來.

岳陽同學看得狂汗.

只有那個讓陽光燒斷手臂的樹女,還淚巴巴地看著岳陽:"你今天就會死,能給我一份愛情嗎?只要我得到愛情,我就可以離開這里!在你臨死前,我會陪你一天,讓你在臨死前享受最多的快樂,還可以留下你的種子,以後給你生個兒子!既然你都要死了,不想給這個世界留下一點什麼嗎?在最後的時刻,你還想留有遺憾嗎?我可以滿足你"讓你在極樂中離開……我會愛你,永遠地記著你,以後帶著你的兒子好好生活,教他做人道理,讓他成為天界最優秀的戰士,以後再來這里祭拜!"

岳陽同學今天仿佛善心大發了,他湊近點,問:"我要怎麼做,才能救你呢?",潘多拉在他後面不滿地吹一口氣,示意他別那麼傻.

欲谷之中,沒有人可以信任.

岳陽渾然不覺,臉上依然就像一雷我就是救世主的聖母模樣.

那樹女流下了感動的眼淚,抽泣不止,最後強壓下激動,語帶顫抖道:"只要你,只要你親我一."我就能恢複〖自〗由.我恢複了〖自〗由,可以給予你一切歡樂,我們在一天時間里,培養出愛情,要不是你時間緊急,我可以在這里陪你幾年,甚至一輩子,你不知道"我是多麼的感動!我愛你,我會一輩子愛你的,只要你給我〖自〗由,我一輩子都會愛你!","親一.?親哪?",岳陽又湊近了些,眼神有意無意地掃過那樹女的雪白酥胸和大大張開雙腿的私密地.

"摸摸也行!",那個樹女似乎害羞了,低頭不敢看岳陽,聲音也帶點顫抖.

岳陽同學一聽"摸摸這麼簡單?

他佯裝正經地咳嗽一聲,整理下身體衣物"梳理下頭發,差點沒有掏把鏡子出來照照是不是變帥了.

最後"拿出君子舍身救人的偉大姿勢,在那個樹女的酥胸上摸了一把.

等岳陽猶帶不舍地收回大手,那個樹女,一下子露出了笑容.

她的身軀,在樹上激烈掙紮著.

啪一聲,掉在地面上.

等她在綠色粘液般的樹汁中爬起來,岳陽自身忽然飛到樹杆上粘住,越是掙紮,越是身陷樹中.岳陽同學驚叫起來:"怎麼回事?",那個掉在樹下的樹女吃吃地笑著:"當然是替換我的位置了!你當然不知道,在這里,任何人的〖自〗由,都必須要用另一個人的〖自〗由來交換,也許在未來,等到了另一個上當的傻瓜,你就可以〖自〗由了.在那之前,我要先行一步了.

我親愛的傻瓜愛人,在這里,教你一個乖,永遠不要輕易相信陌生人,更不要輕易答應陌生人什麼東西,在這個試煉之地,再沒有比老好人死得更快的了!"

岳陽同學神色驚恐,忽然又想起來一件事:"你不是說愛我一輩子的嗎?還要給婁生男育女的!"

那樹女站起來後,竟然變成子一個中年男子.

他哈哈大笑:"傻瓜,在欲谷這里,男人單數變成女人,女人單數變成男人,你看見的男人女人,根本就是天天變的!只看外表的話,傻瓜,你讓人騙了還會幫人數錢!再說,要不是這樣,你會相信我嗎?我等了那麼久,終于等到了一個替身,哈哈哈,你慢慢排隊吧,估計幾千人走過以後,會輪到你勾引闖關者的……其實在這里享受變男變女的日子,也沒有什麼不好,最少天天有樂子,你玩厭了男的可以再玩女的,玩厭了女的,你就可以讓別人來玩你,只要樹上有人,一對一玩厭了,你可以全部一起來,反正,你不會太悶,哈哈哈!"

岳陽同學變成了祥林嫂:"我真傻,我明知是假的,我真傻,我還相信別人……",那中年男子狂笑:"慢慢忤悔吧,我也是這樣過來的,習慣了就好,各位兄弟姐妹,我一定多忽悠傻瓜進來這里替代你們,你們慢慢等吧,我要走了!",不理會周圍的樹人的言語,那中年男子急不及及待地飛掠出去.

臨走前,還用腳跟勾起岳陽剛才放在地面上的背包.

敢情他想連岳陽的行李也一並接收.

飛出百米.

忽然,一切都粉碎掉.

所有的景象,就像空間打碎了一面鏡子似的,完全消失掉.

原來飛出百米外的中年男子,依然還是樹上的樹女,她臉上的淚痕,還沒有干.

而粘陷到樹杆的岳陽同學,卻仍然笑眯眯地站在樹中心,仿佛一步都沒有移動過.原來放下的小背包,也還在他的背上.

"幻象?",那個樹女臉色變了.

"錯,准確來說,是虛幻之〖真〗實.這東東可是高級貨"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岳陽同學把背包打開,拿出一大堆棄磷晶礦,一顆顆地拋出去,拋在林萌大道兩旁,每隔那麼遠,就有一顆.其實這不是他的背包,是在慎獨副殿主的佇物戒指中拿出來的,原來以為是什麼寶物"誰不想是一些高純度的赤磷晶礦,讓岳陽同學比較失望.

"你想干什麼?"不僅是那個樹女,所有的樹人都驚慌起來.

"很簡單,燒烤!",岳陽同學笑容滿面,那笑容在陽光下,簡直就像神明降世一樣閃耀:"天氣這麼冷,不烤烤火,我怕你們會感冒.",他的話還沒有完"滿天就降下了暴風雨,每一片雪huā,都像刀片那般鋒利,而且這種接近絕對零度的冰霜凍氣,不是那些樹人的封印力量可以低禦的.

地面上的那些赤磷晶石,卻恰恰相反.

在雪huā飄舞下,它們讓一朵朵的天怒紅蓮點燃,佇藏的火能爆發"向周圍噴射出熊熊烈焰.

冰火兩重天!

整個樹萌的樹人都痛不欲生地慘嚎起來……,岳陽同學卻臉帶微笑,仿佛聽見了世間最動人的音樂:"你們其實可以再叫大聲一點!","饒命,饒了我們,饒命啊!"無數的哀嚎聲在烈焰焚燒冰霜凍裂之中迸發出來:"我們錯了,饒命,求您大發慈悲,饒了墮落下賤的我們!","這一點小懲罰算什麼,繼續說愛我吧,繼續欺騙我吧!我讓你們騙了,還會幫你們數錢,我很乖的!",岳陽同學一舉手"天空出現了幾千道雷電,雨點般落下來,那些樹人瞬間被劈成焦炭.但法則力量的禁錮下,他們根本不會真正死亡,肌膚又重新在樹杆上生長出來,只是痛苦無法避免,讓這些樹人簡直生不如死.

"你真是的,不上當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如此懲罰?",潘多拉原來是生氣的,但看見樹人太慘,又有點不忍.

"反正閑著就也閑著,再說了,我今天不是快死了嗎?快死了,心情肯定不爽,折磨下他們也非常合理是不是?",岳陽同學表示自己這樣做是有理由的.

"我怎麼覺得你心情很好?"潘多拉很是迷惑不解.

"因為,我驗證了一樣東西."岳陽笑了,這回是真笑,笑得很得意.

"驗證子什麼?"潘多拉奇了.

"這些失敗者的確有怨恨,我折磨他們時,他們的確散發了不少的怨恨力量,但是即使是十萬年積累的怨恨力量,也不足欲谷的百分之一.真正散發出怨恨力量來源的,是你,美麗的潘多拉!"岳陽就像朋友商量口吻那般詢問道:"你還記得是誰砍掉了你美麗的頭顱嗎?"

"不,完全不記得."潘多拉費力地思考著,最後搖晃一下頭顱:"我的腦海里一片空白."

"算了,那個不重要,我已經沒有時間去多管閑事了.",岳陽放棄了尋找〖答〗案.

"你不是還有一天時間嗎?",潘多拉安慰道:"剛才你可是很樂觀的.","那是剛才.",岳陽表示人的心情可是會變的.

"……",潘多拉無語了,就算會變,這也變得太快了吧?

走到終點,果然有如費叟麗女皇所說的一對男集無首石像,這就是離開的出口.

岳陽沒有往上滴血,他發現自己還在這欲谷的法則中,整個人都陷于怨恨力量中,〖體〗內的黑洞和世界都在瘋狂地吞噬著這種能量,他無法確定自己最後會不會爆體,但知道一點,自己並沒有真正成功通關.費叟麗女皇和獄皇他們可以簡單達成條件的,他卻無法用同樣的方法通過.

這,也許也是他身體獨一無二的頭疼之處.

潘多拉看這小子擺出了豐盛的大餐,奇怪地問:"你在干什麼?",岳陽頭也不回:"開飯啊,現在不吃個痛快,難道等下要做個餓死鬼啊!",潘多拉超級無語:"……",最後,看見這小子吃飽喝足,躺在草地上悠閑地曬太陽,手里拿個雞腿,有一下沒一下地啃著,她忽然萌生一個想法:"反正你要死了,能不能給我一次戀愛?我還從來沒有喜歡過男生,你好像與別人有點不一樣,挺有意思的,就這樣死掉,太可惜了,能不能讓我一輩子都記住你?",岳陽同學手中啃了兩口的雞腿掉在地上,大汗道:"我說潘多拉,剛才就有個樹人跟我說過同樣的話……"!~!

上篇: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預言,你今天就會死】     下篇: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十萬年的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