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這,這就是愛嗎?】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這,這就是愛嗎?】

岳陽的頭頂,騰地升起了一道數百米高的涅盤火柱.

焚化萬物的火鳳凰.

繞柱而飛.

待到亢極之頂,再倒逆而下.

原來洶湧而來的毀滅怨恨,刹那消除大半.

失去理智的潘多拉已經恢複了無上威嚴的神性,感應到有人要抗衡自己,更是勃然大怒.

雙目神光怒射,毀天滅地的神力,席卷向岳陽.數百米高的涅盤火柱,儼然變成了急流之中的一根針,相比之下簡直微不足道.

岳陽震退數千米外,身形依然不變.

涅盤之火形成的集火柱,也不因為對方的神力而退減,那是永不熄滅的涅盤之火,即使是神,也不可摧毀.

"你也要反對我嗎?"潘多拉飄到岳陽面前,怒叱,無盡毀滅性的災厄神力與她十萬年積蓄的怨恨力量,結合在一起,形成不可抗逆的洪流,沖向岳陽.

"定!"

岳陽創世領域急急擴展,腳下誕生出永琱局.

可以摧毀欲谷一切的災厄神力和怨恨力量,極大的減緩了前進速度.

就像洪流遇上了鋼鐵巨閘,被迫擋下,雖然洪峰沒有真正達到,更多的毀滅力量正在凝聚形成,但沖擊的勢頭已經暫緩.越是前進,速度越慢,最後在岳陽面前不到一米,停了下來.岳陽卻不樂觀,這樣的狀態保持不了多久,除了靈魂受到神念沖擊,外面的神力積蓄速度極快,永琱局一旦消失,那麼結果將是滅頂之禍!

苦苦堅持了十分鍾.

岳陽腳下的永琱局消散.

災厄神力和十萬年怨念轟隆隆地沖擊過來,岳陽雙手做起了凝聚"滅世之輪,的手勢,但是,最終還是停止下來.

假如他發出滅世之輪,絕對可以裂開災厄神力擊中潘多拉.

但這樣做了,也無法挽救自身.

也許,自己需要一次涅盤!

死就死吧!

不是說死亡是另一次新生的開始嗎?

自己如果連死關也參悟不透,還談何參悟更高的先天破體無形劍氣?還談何參悟神境?神是不滅的存在,只有弱小的人類才會害怕死亡!假如自己要達到那種境界,就必須在,人,的境界走出去,達到"神,的境界.雖然還早了點,不過,這何嘗不是修煉途中的一次機遇呢?

不成功,便成仁.

是否超越自我,是否超越自己原來的境界,跳脫到神境就看這一刻了!

岳陽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在這一刻,他選擇相信自己的頓悟.

也相信鳳凰姐妹帶給他獨一無二的特殊體質.

鳳凰可以涅盤重生.

我,擁有鳳凰姐妹守護的幸運兒,是不是也可以做到涅盤重生呢?

放飛思想,放棄肉體,拋開一切雜念,跳脫人境的束縛超越自己,躍升到之前窺見的神境去吧……………

正當岳陽准備好迎接死亡,並借此超越自己現在的固有境界時,忽然一切能量都消失了.奐厄神力,還有那股恐怖的十萬年怨恨力量統統消失了.

他睜開眼睛一看,潘多拉已經恢複理智.

正淚流滿面地看著自己.

"嗚嗚,我我差點殺了你!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預言的死亡,真正的凶手是我自己嗎?"潘多拉放聲大哭起來:"我舍不得讓你走,卻是害死你的原因,我第一次想得到的東西,卻要親手毀滅"…現在,我明白了我終于明白了,為什麼他們都叫我災厄原來我真是一個不幸!"

"沒那麼嚴重!"岳陽同學微微一笑,那笑容就像陽光般燦爛:"我這不是還沒有死嗎?"

"如果我遲一秒清醒你就已經死了."潘多拉的小臉哭得一塌糊塗的.

"事實上,你清醒過來了,而且,也許我會借此超越自己,誰知道呢!"岳陽心里有一點點遺憾,但更多是慶幸.面對死亡,那時很平靜,但後面回想起來,說沒有一點後怕,那是假的.毀滅性的災厄神力,那絕對不是開玩笑的,除了劍靈禦姐施展的劍招外,它比岳陽一生見過所有的力量都要大.在見識到了災厄神力後,岳陽才意識到人與神的巨大差距.

"我差點殺了你,你還安慰我!"潘多拉哭得更厲害了.

"你不是想我陪你一起哭吧?"岳陽表示這不可能.

"你總是這樣……",你對我越是好,我就越舍不得讓你離開這里,你,也就越不可能活下去……"現在,我們到底要怎麼辦?"潘多拉讓岳陽搞怪的表情逗笑了,她又哭又笑,情緒非常激動,根本無法平靜下來.

"讓我想想."岳陽覺得自己需要一點時間.

"已經沒有時間了,就只剩下半天了,我的死亡預言還在生效,你一定還是會死的!"潘多拉激動地尖叫.

"拜托,你說一遍就行了,重複的話根本沒有意義."岳陽淡定地笑了笑:"你應該樂觀些,應該這樣想,還有半天時間,又不是只有一分鍾,怕啥,現在有充裕的時間來思考辦法.再說,就算只剩下一分鍾,那也還有一分鍾生命,不是嗎?"

"我樂觀不起來!"潘多拉努力想嚴肅一些,但最後還是破涕為笑.

"哭的樣子一點兒也不溧亮………岳陽同學拿條毛巾出來,輕輕替她擦拭去眼淚.

"快想辦法!"潘多拉心里很受用,但偏偏要向他發脾氣,這種莫明其妙,讓她感到奇怪,自己是怎麼回事?

"好吧!"

岳陽思考一錢潘多拉度秒如年地等待,好幾次想催他.

但又怕會干擾到他的思考,只好焦急地等待,在一邊干著急.

最後,岳陽終于開口,試探地問道:"你是不是已經記得以前的事了?記得你的以前嗎?就是擁有身體以前的事?不一定需要很多,一些記憶碎片也好!"

潘多拉搖頭:"不行"失控時也許能記起一些事,但平時完全不記得任何以前的東西."

岳陽有點猜到她會這樣回答.

只要在憤怒時,潘多拉才會恢複以前厄運女神的記憶,平時的她,只是一個封印了記憶的天然呆.

看見岳陽沉默不語了"潘多拉的眸中閃過一絲黯然.

她很難過.

竟然無法幫他那怕一點的小忙.

只能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走向死亡,而且更可怕的是,在最後,還是自己親手殺死的.十萬年過去,在沉眠中,終于迎來一個奇怪的男子,第一次有人能讓自己的心活躍起來"第一次有人能讓自己有舒懷的快樂,第一次有人能讓自己感到悲傷,第一次有人能讓自己感到不去……第一次,有人能讓自己哭笑不得:第一次,有人能讓自己又恨又悔……

難道,這,這就是愛嗎?

這就是他所說的稀里糊塗無法用言語形容但心里很明白的愛戀嗎?

我到底該怎麼做?要怎麼樣,才能讓他活下來?根據死亡預言,他還有半天生命,這肯定沒有錯,他在整個欲谷是強大的存在,除了自己,再沒有人可以殺掉他.

既然這樣.

潘多拉暗暗下了一個決心.

她不再哭泣"反而露出了讓天地失色的笑容:"沒錯,還有半天時間,我們該珍惜它"讓我們在剩下的時間談一場戀愛吧!你來告訴我,情侶到底要做些什麼呢?我沒有了身體,你說的推倒不可能實現了,這有點遺憾,但沒關系,也許我們可以做點別的."

"誰說剛戀愛就可以讓人推倒的?女孩子要自愛!",岳陽同學教訓潘多拉:"剛開始戀愛,最多只能牽下小手."

"可是我沒責手了!"潘多拉歎息一聲.

"……"岳陽忘了這一點.

"再說說情侶還可以做些什麼吧!"潘多拉拋開了黯然"開心起來,美眸里盡是憧憬.

"很無聊的"我對于那些也不太了解,一般情侶吧"通常會去某個地方約會,公園啊或者一些比較安靜少人的地方,也會去西餐廳倨牛排,或者咖啡廳喝杯飯焦水味道的咖啡.約會了幾次,就去出去外面玩,燒烤啥的,或者去看場電影,像那種一見面就去唱k跳舞吃宵夜然後接著開房的,都不算真正的戀愛,那頂多算是雙方解決一下生理需要!女生要自愛,放縱欲望要不得,很容易校huā變殘huā,殘huā變敗huā,你看欲谷這里失敗者,都是欲望的放縱者!",岳陽同學做個手勢:,"你我這種不算是情侶,只能說是能聊得來的朋友,當然不算啦,廢話,我這是給你上課,雖然沒有學費!","你平時跟你喜歡的那些女人在一起會做什麼?"潘多拉有點好奇.

"汗!",岳陽同學差點把兒童不宜的東東說了出來,最後咳嗽一聲:"有很多事做啊,比如一起研究符文,一起修煉,一起種huā,一起看書,一起實驗,一起游泳啥的,很多……","我們也來做一遍吧!"潘多拉直目中異彩連閃,躍躍欲試.

"喂喂,我們並不是情穰"岳陽拒絕了.

"沒有關系,現在不是,以後也許是,先做一遍,已經沒有時間了.",潘多拉覺得剩下半天時間要珍惜.

"留點時間給我寫幾封遺書吧!說不定,我死了也跟你一樣,到時你想怎麼樣都無所謂."岳陽同學懶得陪她一起瘋,雖然有可能在死亡超脫境界,也有可能借此涅盤重生,但無論如何,給無瑕和虎妞她們寫幾封信,安安她們的心還是必要的!岳陽最擔心的不是死亡,而是封印在這個欲谷中,就像這個潘多拉一樣.

他把一直居在寶典世界照顧自己生活的半精靈小奴喚出來,將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不顧她哭得渾身發軟.

把三盤羅盤塞在小奴的手中:"回去找無瑕,讓她找夜後,至尊她們想辦法.不要哭了,我不會死的,也許只是封印在這個地方,等我弄清楚潘多拉是怎麼死的,解開了她的怨恨,將怨恨力量和法則力量分開,說不定就可以離開了.你不聽我話了嗎?必須完成任務,明白嗎?你這個任務對我非常重要!",半精靈小奴堅決不肯聽命,哭倒在岳陽的懷里,哭得死去活來:,"讓小奴替你死吧!主人絕對不能留在這,小奴是永遠不會離開主人的!若主人死了,小奴也要留在這里,永遠陪著您!"

那怕岳陽怒目而視.

小奴也勇敢地與他對視,淚如泉湧的她,一貫乖巧聽話的她,握緊小拳頭,堅決不肯聽勸離開,展現出一種前所沒有的倔強.

"我說了,我不會有事的,只是讓你帶個信!","小奴絕不再開!","魂淡,你到底要我說幾遍啊……"

"小奴不走,就不走,嗚嗚,不要趕小奴走好不好,主人不會有事的,小奴也不走,我們永遠在一起!",潘多拉看得瞠目結舌,好半天,才喃喃自語:"這,這就是愛嗎?",!~!

上篇: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十萬年的怨念】     下篇: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再見了,我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