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死亡也奪不走的,幸福】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死亡也奪不走的,幸福】

半精靈小奴看見潘多拉將神力散去.一點一點,消失在面前.

心中大慟.

她想阻止潘多拉的離別"但掙紮無用.

無論她怎麼動作,都無法沖破潘多拉放在她身上的保護圈,面對小奴的勸阻,覺悟生死的潘多拉.報以微笑.

不可估量的災厄神力,消散,然而岳陽的,世界,此時已經擴大到萬米范圍之巨,災厄神力來不及消失,就讓世界瘋狂吞噬.要換在平時,根本不可能,但現在潘多拉渙散神格自絕,她的災厄神力,不斷變成無主的能量亂流蔓延,世界吞噬起來毫無阻力.

潘多拉的異舉,原來專心致志分割怨恨力量與欲谷法則的岳陽.也立即察覺了.

岳陽微愕,隨即反應過來.

勃然大怒!

你就算想為我犧牲,也要問我答不答應.什麼時候輪到你自作主張了?難道我的生命,需要別人用犧牲來換取嗎?

不!

絕不!

,"停下來.沒有我的同意.你別想自作主張!我說過准你自盡了嗎?我沒說,你就不准死".岳陽憤怒到了極點,怒發沖冠,他放棄了對怨恨和法則的分解,向潘多拉疾馳而來.

"再見,我已經覺悟了死亡和犧牲的意義,再見了,一定要幸披…".

潘多拉的音容笑貌,在神光中消散.

在最後一秒.

她依然保持著最美狀態.

她不希望自己走的一瞬間,給他的感覺是不夠完美的,一定得是最完美的狀態,與他告別,必須是在最美的時候離開,給他一個永琲漪麗記憶.

岳陽發狂地沖過來.

沖進神光中,努力地伸出雙臂像把消散的潘多拉摟抱在懷.

當他發現自己的舉動,只會加速她神識的消散,立即憤怒地朝天舉劍.

赤宵練.

岳陽從來沒有施放過那麼大威能的赤宵練,一劍直上九霄,將天地切割分離開將欲谷法則和自己的世界一瞬間分離開來,意圖讓潘多拉擺脫欲谷的封印.全力維護潘多拉殘余神識的岳陽,忘記了自己的危險,潘多拉積蓄了十萬年的怨恨力量,就像無窮無盡的洪流,沖擊在岳陽的身上.岳陽感到神魂俱震.內腑受震,幾欲爆炸一口鮮血激噴出來.形成一朵朵血huā,飛濺.

看見岳陽奮不顧身,遭到怨恨力量重創.消散中的潘多拉再也無法保持微笑,一顆神淚,無聲地滑落.

自己為他犧牲,而他為了自己奮不顧身……

這就是遠古之神說的真愛嗎?

黑歸藏!

對于身體的重創,岳陽渾然不顧地擎舉起黑歸藏劍.

一劍插入地面,讓劍氣深入九地之下,將自己的,世界,與欲谷徹底分開.

假如岳陽不拯救潘多拉,在這一刻使用三界羅盤的話他極有可能逃脫欲谷法則力量的規則,兩劍齊出,他成功地將自己置身在一個特殊的空間完全是他本身神念的世界中.

逃出欲谷,死亡預言相信即可破解.

但岳陽並沒才那樣做.

他沒有離開,而是拼盡自身最大的力量.發出第三劍,白霜華!

無數的潔淨光華在他的手中閃現,白霜華劍沒有對消散的潘多拉神念任何傷害,反而將那團不斷消散的神光包裹起來.岳陽的身體燃起了涅盤之火,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用涅盤之火把潘多拉像天火幽魂那樣,複活,過來,但他必須試一試.

那怕只有萬分之一甚至億分之一的可能性,他都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潘多拉死在自己的面前.

"給我活迂來!"

岳陽狂吼.

為了保住潘多拉,岳陽忘乎一切.

然而十萬年的怨恨能量洪流,瞬間將他徹底淹沒,將他擊倒.

口中鮮血狂噴,在暈過去之際,岳陽于心中狂吼一聲,本能地召喚那本從來沒有成功召喚過神聖寶典……,他也不知為什麼在那種死亡關頭,還要召喚一本巔峰狀態也不可能召喚出來的寶典,這與理智無關,完全是一種本能,一種堅守希望的本能!

希望!

一定會成功的!

人永遠不能沒有希望,只要有希望,一定會成功的!

讓她活過來,活……

岳陽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世界.暈厥倒地.

整個欲谷變了,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神光照耀下來,如天神降臨.

遠比厄運女神潘多拉更加威壓,更加凜烈,整個欲谷的生物都瞬間暈迷.一些特別墮落罪孽深重的樹人在這股神威下直接湮滅掉,連靈魂也蕩然無存.欲谷的法則與這股神威有了碰撞,產生一種肉眼無法看見的波玟,雙方在波紋中糾纏得難分難解"一時間,不分高下,誰也無法壓倒誰神光在岳陽的身上綻放,光芒比太陽更加閃耀百倍,根本無法看清內里是否有一本神聖寶典的存在.

鳳凰天籟的清鳴,卻響徹整個世界.

兩團涅盤之火于神光中穿出,沒入岳陽的身體.將他重創受損的身體極速恢複.

潘多拉十萬年怨恨能量的洪流沖擊爆發.連同讓災厄神力撐爆的"世界"一起形成了毀滅整今天地的異種能量!緊接著,欲谷的法則力量.也同時引發了最大的反噬.

假如這三股能量爆炸起來.別說岳陽,小奴和潘多拉的殘余神識了,就是整個欲谷,也會毀于一旦.

一把劍出現了.

高百丈,幽黑狹鋒.無光渾然.

縱立天地間,吮能千萬種.莫有不能,當它自轉,即能逆動天地法則,世間任何事物,無懈可擊.這才是真正的歸藏劍!岳陽的歸藏劍也頗*威能,但與這把劍一比,完全是山石與巔峰之別.岳陽的歸藏劍若是河流.那現在這把歸藏劍是河泊,是汪洋大海!

一劍"即把災厄神力,十萬年怨恨和欲谷運行法則停止.

一劍,即把三者完全分離.

玄之又玄,妙又之妙的一劍,將三種開始爆炸的力量分割開來.岳陽也許需要一年才能完成的艱苦任務,在這一劍下完全達成.

歸藏還在持續運行,霜華又現.

比岳陽的霜華劍,,更加光華奪目千百萬倍一種世間最潔淨清寒的能量.以霜華劍的形態,出現.

潘多拉十萬年的怨恨,如同泥牛入海,在潔淨的光華中全面消融,漸漸地.轉化為無屬性的混沌能量.驅邪破穢斬魔誅邪的霜華劍,揮舞于空消融了十萬年之怨,又一劍刺在潘多拉正在消散的神識光團中.這一劍將潘多拉的神識光團帶起,沿途揮動,融入岳陽噴在半空的鮮血.再輕輕地刺在神情定滯的小奴眉心,小奴的身軀微微一震隨即神光大作.

霜華劍消失.

十萬年怨恨只剩下一團混沌.

而歸藏劍也在災厄神力完全轉化的瞬間.消失于天地間,第二團更大的混沌能量繼第一團混沌能量之後沖進了岳陽的身體岳陽體外的,世界,飛速縮小,由萬米的范圍,重新收縮回百米,與領域范圍交融在一起.

創世寶珠不需要岳陽的意識驅使,自動飛出.

將兩團混沌能量吸收其中.壓縮到無限小的一點,若宇宙之源.

原來因為碰撞而反噬的欲谷法則力量全面占領了整今天地,沒有任何敵對的它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碰撞似的,就像從來沒有與怨恨結合一起受到潘多拉意志波動似的,迅速回歸平靜,還原到創造欲谷之初的狀態.

"頭好疼!"

當岳陽醒過來,發現自己回到寶典世界.

小奴正趴自己的胸口,酣夢中,唇角勾起了微笑的彎弧,似乎夢到了什麼開心的事.

沒死,而且回到了寶典世界?記得在暈迷之前,自己本能地召喚神聖寶典?難道是鳳凰姐妹出來救自己的?

岳陽再一作感應,驚訝得差點掉了下巴,創世寶珠在閃閃生輝,不知何時獲得了比岳陽本身更多數十近百倍以上的混沌能量,而且.還縮小到無限小的源點"世界,也縮小了,卻與前大有不同,它不知何時,與創世領域融合一起,從來不聽指揮的它,大有種與主人一體.聽憑主人意志控制的感覺.

現在的岳陽,已經搞不清宅到底是戰獸還是領域了,也許,這就是個人天賦神格的開始吧!

最讓岳陽感到震驚的,不是自己身上的變化.

而是小奴.

現在的她擁有讓岳陽不可理解的神力"比起神使和神將的神力更加純正.具有某種神性,奇奧無比.卻似乎完全不是戰斗的類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潘多拉在小奴的身上複活了?

那麼小奴呢,她那麼脆弱的身體和靈魂.如何接受潘多拉的神格?難道她已經湮滅了?

"哇,主人醒了,小奴一直好害怕,現在好了!"岳陽一動,趴在他胸口的小奴似有感應地蘇醒過來,她先是可愛地揉了揉大眼睛,帶點慵懶.但一看岳陽,立即精神大振,高興得又笑又叫,還拍拍胸口表示怕怕.岳陽一看就放心了,這個小妮子跟以前沒有一點變化.還是自己可愛的小女奴.

"你額頭怎麼回事?"岳陽故意不提潘多拉,只說小奴眉心的神性標識.

"誒?"

小奴跑過去一照鏡子,驚訝地大叫起來:"我的額頭受傷了?啊似乎不是傷疤,糟糕,我怎麼也擦不掉!"

岳陽無力吐槽了.

那可是,神,的特殊標識.神格和神性的獨有記號,普通人想要,還沒有呢!在小奴用力擦拭的時間,一股似乎沉眠在靈魂里面的意識波動,傳到岳陽腦海中,岳陽立即明白過來,是潘多拉,她還沒有死!最少,她沒有形神俱滅,還有神識寄存在小奴的身體里.

怎麼回事?

岳陽用意識詢問,然而潘多拉自己也不太清楚:"不知道,我也以為我死了,可是蘇醒後,發現與小奴融合一體了也許,這就是遠古之神說的"永生,的意義吧!"

對于潘多拉這樣的意識波動,岳陽有點汗:"你與小奴融合一體也沒有關系嗎?要不想個辦法出來?"

潘多拉樂了:"沒關系,我害怕孤獨,與小奴一起是最好的結果,再說,這個世界也沒有厄運女神了,只有一個愛情笨蛋潘多拉,等小奴的身體適應了神力,我再出來與你說話吧!等我醒了,假如你不嫌我是個笨蛋的話,那就教我什麼叫做戀愛吧!"

她無比甜蜜地陷入了沉睡.

岳陽能感到,即使睡著,她的心,也滿滿地洋溢著幸福.

也許,十萬年來,這就是她一直追求而不得的東西.她曾經迷惘過,也曾經瘋狂過;她曾經傷心過,也曾經怨恨過,然而,她在覺悟生死之後.最終得到了她一直渴望的東西,那.就是死亡也奪不走的.幸福!,.",!~!

上篇: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再見了,我的幸福】     下篇: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第五關,獸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