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災厄,潘多拉魔盒】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災厄,潘多拉魔盒】

第八百五十一章:【災厄,潘多拉魔盒】

兩個獵豹形態的魔獸速,閃電般撲到.

它們的利爪,抓向岳陽手上托著的小盒子.然而,在後面數十米外,有個渾身綠油油皮膚膩滑異常形似變se龍的魔獸,'啪’地吐出舌頭.

那血紅se的舌頭,極速變長.

就在最前面的兩個獵豹魔獸爭奪盒子的一刹那,又長又粘的舌頭擊在盒子上,粘住目標.

比飛出的速度更快十倍.

倒縮回去.

那個變se龍魔獸,不等任何同伴反應過來,立即將含在嘴巴里的盒子,一口咬成粉碎,並且得意洋洋地咀嚼起來,甚至,它嘴巴里還能說話:"嘿嘿嘿,還是本小姐的速度更快一點.新人的首殺我已經拿下了,你們搶第二殺和第三殺吧!"

周圍幾十個魔獸表情不一,有的憤怒,有的厭惡,有的冰冷,有的不屑.

那兩個沖得最快的獵豹,勃然大怒:"辟翼,你個長舌婦!"

那變se龍雌獸把盒子的碎片咕嘟地吞進肚子去,又用細長的爪子,剔了剔牙縫,在密密麻麻的牙齒縫中,剔出一小塊盒子碎片,呸地吐出來,最後意猶不足地發出嘖嘖的歎息聲:"這小子的初生獸實在太弱了,幾乎沒有什麼能量下肚的感覺,全部吸收,也不過增點潛能,你們兩個也不用太羨慕啦!大不了,本小姐勉為其難地陪你們玩幾天,假如你們願意合作,我們現在就可以過去那邊樹從談談心,一對二也完全沒有問題啦!"

"滾,誰喜歡你這渾身滑膩膩的爬蟲!"兩個獵豹聽了更是怒火中燒,一副要吐出來的惡心樣.

"老娘還不喜歡你們那一身爛mao呢,繼續玩蛋去吧你們!"那變se龍雌獸冷笑起來,又往地面上吐了一口綠se的濃痰.

就在爭執不下之際,圍觀在側的魔獸,看出了不對勁.

這小子的初生獸被殺,怎麼還臉帶微笑?

他傻了?

岳陽此時,的確臉帶笑容,而且笑得那個唇紅齒白,笑得陽光燦爛,讓人看了如沐chūn風.

他剛才托著盒子的右手緩緩收回去,又在口袋中掏了個盒子出來.這個盒子,外表跟剛才被變se龍雌獸吞掉的那個盒子,一模一樣,只是質地不同.剛才那個盒子是青銅的,這個是白銀的.

怎麼這小子還有一個盒子呢?

如果不在剛才那個盒子,那麼初生獸應該收藏在這里面?

變se龍雌獸又想吐出舌頭爭搶,不過,這次讓兩個獵豹中左邊的一個,揪住了舌頭.

右邊的獵豹,急急想去抓岳陽手中的銀盒子.因為獸谷法則的限制,岳陽無法出手保護初生獸,但任何生物也無法傷害他.無論誰想爭奪初生獸,都無法以主人為威脅,必須瞄准目標,否則,只會lang費時間.在右邊獵豹爪子摟抓到銀盒子的一刹那,一個巨熊自後面直接撞飛了它.

又在巨熊張口咬向銀盒子時,一條粗大的象鼻甩過來,將巨熊chōu得踉蹌後退.

一只飛鷹從天而降.

但在抓到盒子前,有個挺著尖角的犀牛,搶在鷹爪捕捉之前,把岳陽手中的銀盒子巧妙地挑飛,地底不知何時,有條丑陋的沼鱷鑽出來,向跌下來的銀盒子,張開了沾滿泥巴的猙獰巨口.

黑影急閃.

有個長臂的猿猴抓住象鼻dang過來,敏捷地一跳,又拉住犀牛的小尾巴,借力躍起,躲過飛鷹的喙啄.

半空中,翻了一個跟斗,輕點在犀牛頭頸上,無視犀牛後面憤怒的追挑,直接在沼鱷的巨口穿過,一手抓住鱷口的尖牙,一邊dang起身體,一邊舒展長臂,把天空中跌下來的銀盒子接住.搶在所有魔獸反應過來之前,它快捷無比地把盒子打開,一手將銀盒子里的東西掏出來,塞進嘴巴,不經咀嚼地吞進肚子.

"哈哈哈哈哈,說到敏捷,還是我進化的猿族更加靈活."那個猿猴得意地大笑起來,一閃,還從容不迫地躲過大象的憤怒踐踏.

"又是你,參孫,真懷疑你當初培養戰獸時,就知道不可能成功通關,故意把初生獸培養成猴子的!"

"大家把這個該死的猴子宰掉算了!"

"猴皮癢了是吧?"

"這臭猴子跟辟翼那個不要臉賤bī一樣讓人討厭!"

因為第二次搶劫也宣告失敗,許多魔獸都憤怒不已,大聲咒罵.

雖然已經變成了魔獸,但他們原來不是這樣的,在這里每一個魔獸,原來都是強大而智慧過人的天階武者.

若非這樣,它們也不可能闖到第五關獸谷.在獸谷,不少變成魔獸的沉淪居留者,其實是認識的朋友,甚至還有來自同一家族的親人.為了活命,為了變得更強,他們不得不用盡一切手段,打擊新人吞噬初生獸是一種,相互之間開戰,吞噬對方的魔核,吸收對方的能量,也是一種.

當然,因為魔獸之間的戰斗,通常都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沒有絕對把握,愛惜生命的它們,是不會輕易爆發戰斗的,特別是生死大戰,畢竟誰的生命掛了也沒有第二次重來的機會!

"好身手!"

岳陽同學大拍手掌,連聲表揚.

直等到他開口,眾多魔獸才發現這小子有異,一連兩次,裝著初生獸的銀盒子被搶被殺,他竟然還笑得出來?

那個大象問:"好小子,真是夠狂,區區天階三級實力就囂張成這樣子,你,你是干什麼的?"

岳陽同學變戲法地變出一瓶醬油,微笑道:"我說我是打醬油路過,你們信嗎?"

"你當老子是傻的啊!"犀牛憤怒地大吼.

"你們愛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岳陽同學搖頭又晃腦,動作跟天朝某官員一樣囂張.

"肚子,有點不對,好像剛才吞的不是初生獸."猿猴發現肚子里沒有任何能量吸收,橫下心來,用爪子一扣喉嚨,'哇’地出一地熏人的酸水.它定睛一看,發現所吐出來的一灘酸水中,根本沒有什麼初生獸的尸體,只有一塊黑不溜秋的石頭.這種石頭,在路邊,隨時隨地都能撿上幾十塊,無處不有.

"我說是什麼寶貝呢,原來不過是石頭!"獵豹老大一看,哈哈大笑.

"恭喜你,參孫,你又讓人耍了."獵豹老二幸災樂禍,別說他們兩兄弟,別的魔獸心里也暗叫幸運,就差一點,這種被新人戲nong的倒黴事就落在自己頭上了.

"小子,把初生獸jiāo出來."猿猴憤怒地迫視著岳陽.

"我可是很乖的."岳陽同學又在口袋里掏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盒子,只是稍有不同,這是個金盒子.

現在,那怕有幾十個魔獸包圍著岳陽,卻沒有誰動手搶劫,傻子都知道有不妥.這小子先拿出是銅盒子,再到銀盒子,最後拿出金盒子……他為什麼如此淡定,如此大方地掏出盒子呢?肯定是有問題的!現在無論是誰,也不敢立即出手搶奪,被戲nong事小,萬一被這個笑得惡魔般的人類小子,用此作為陷阱,算計一把,那就大大的不值了.

眾多魔獸,面面相覷.

最後還是由大象開口詢問:"小子,你這盒子是什麼意思?"

岳陽同學一聽.

笑了.

他笑得親切,就像天朝領導慰問貧困農民似的,可把圍著的魔獸們嚇壞了,一個個的心懸在半空,情不自禁都悄悄往後挪一小步,准備一有不對,立即逃跑.

新人雖然好欺負,但也有例外.

有的新人可是很變態的,想害他們不成,反而容易受到他們所害,難道這小子,就是那種變態的新人?

岳陽同學伸手,異常友善地拍拍大象的大腿,嚇得大象渾身一哆嗦.岳陽同學就像老朋友見面似的,熱情地向對方介紹手中的金盒子:"其實這盒子沒啥了不起的,不過,叫做潘多拉魔盒罷了."

"潘多拉魔盒?"

這名字,一聽就不是好惹的.

可是想想也不對啊,獸谷法則,非但主人不能使用能力,而且寶物也不能發揮作用才對.

岳陽同學似乎看出了大家的mi惑不解,點頭解釋道:"你們誤會啦,這個潘多拉魔盒,不是我的天賦能力,也不是寶物,而是一種神力補償.故事說起來,三天三夜說不完,我挑點重要的,給你們說說,就是有一位叫做潘多拉的厄運nv神,她殺死了許多神明,在她覺悟之後,神xing自然而然地作出一種補償,對任何有可能受到傷害的生命一個'希望’."

眾多魔獸聽得暈頭轉向,完全聽不懂岳陽說啥.

岳陽理解地點頭:"你們聽不懂也不奇怪,以你們的智慧,要解釋清楚還真有點難!不過,你們能不能聽懂那些並不重要,你們只需要知道,這個盒子,承載著厄運nv神覺悟後誕生的希望,它里面有一種混沌之力,可以大幅增益那個親手打開盒子的對象就行了.增幅的方式不一定,有的可能是提升潛力,有的可能是提升等級,有的可能是提升戰力,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眾魔獸一聽,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打開了銀盒子的猿猴和打開了銅盒子的變se龍雌獸,現在都暗中得意,眉飛se舞.

獵豹兄弟問了一個問題:"金銀銅三種盒子,有什麼不同呢?"

岳陽同學表揚他們:"這個問題問得好!其實這三種盒子,是有很大分別的,金銀銅三種盒子里貯藏的混沌之力是不一樣的,金盒子最多,而銅盒子最少,銀盒子居中.當然,它們中除了帶給人希望的混沌之力外,還有帶給人不幸的災厄神力,畢竟是厄運nv神睡夢中無意識制造的魔盒嘛,沒有災厄神力是不可能的!"

假如岳陽沒有說最後這一句,那麼大家就歡聲雷動了.

但他這麼一說,全體都嚇傻了.

猿猴'參孫’更是嚇得渾身直哆嗦,就像傷害病人扔進了冰水中,顫聲問:"災,災厄神力?"

岳陽輕輕一拍它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擔心,雖說潘多拉魔盒里有災厄神力,但它爆發是個機率問題.你打過的銀盒子觸發的機率,並不是很高,只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機率獲得不幸,但還有千分之一的機率,獲得代表希望的混沌之力.比起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倍機率獲得不幸的金盒子,打開銀盒子獲得希望的機率要大多了!"

感謝0點夢游的給力打賞,感動,握握!也謝謝所有支持霞飛的書友,有你們,就有召喚!

多的不說了,霞飛專心碼字回報大家,後面還有第三更!

上篇: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第五關,獸谷】     下篇:正文 第八百五十二章:【其實,我還可以更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