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培養,高速的成長】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培養,高速的成長】

第八百五十八章:培養,高速的成長

"你笑掉了一只牙?哈哈哈,你竟然笑掉了牙?真是樂死赤目大爺了,哈哈,咦?不對,你的臉,哈哈,你的臉怎麼變成了老頭!"赤目妖仍然在哈哈大笑,可是它發現了不對,大耳鼠現在簡直就是風燭殘年的老頭,還是轉眼間就會咽氣的那種.

"咳咳!"大耳鼠笑不動了,倒在地上.

這時飛天龍蜥的笑聲.

有如刀斬.

整個人嚇僵掉,如墜冰窖.

這個大耳鼠,忽然變成這種模樣,肯定出了什麼問題.

根據辟翼,參孫和留居民白鹿的慘死情報來看,大耳鼠肯定是中了災厄神力的詛咒.

飛天龍蜥想到這,頓時冒出了滿頭冷汗,情急之下,它顧不得再奪什麼首殺,暴吼一聲:"花肚,不對勁,我們撤!"

可是整個湖面空蕩蕩的,哪里有誰答應它.飛天龍蜥以眼睛急速搜索一陣,發現除了湖面踏波而回,有如蜻蜓點水般優雅地死神螳螂外,再沒有盟友的蹤跡,甚至,連生命氣息都沒有.

難道……

這時候,飛天龍蜥就是個傻子,也知道情況不妙.

它再看向身邊不遠,赤目妖仍然在瘋狂大笑,越笑越烈,即使赤目妖自己也意識到出問題了,也完全無法自控,孤獨的笑聲,在周圍死寂的環境中,傳出去很遠,很遠.這時的笑聲,不再帶有嘲諷,而是焦急,憤怒,還有驚惶.這種無法自控而發出的笑聲,比哭還要難聽一百倍!赤目妖用力扼緊咽喉,也阻止不住笑聲鑽出來,而且似乎強行不笑的話,那笑聲就會把它的肺葉炸掉,直接在胸部開出一個洞來.

死神螳螂飛到瀕死的大耳鼠頭頂.

大耳鼠雖然明知自己不行了,可是它殺人的禍心仍在.

在臨死前,它尤舉起爪子,用力一擊死神螳螂,意圖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這一拍,已經耗盡了它身體最後的能量,大耳鼠的爪子無力地拍在死神螳螂旋轉護體的一對螳臂上,然後僵直死去.

尸體迅速枯萎,風化.

湖面的微風吹來,大耳鼠不到半分鍾,只剩下一具殘骸.

死神螳螂的螳臂輕輕一揮,帶起一顆綠色魔晶,她高興地接住.

飛天龍蜥看得渾身發抖,一看死神螳螂沖向自己,情不自禁地發動一道沖擊波.

于鐮鼬和龍馬兩位旁觀者的眼中,一個超完美的十字形閃電,于死神螳螂的面前,瞬間出現.

空間割裂!

飛天龍蜥的沖擊波,被完美地割成四半.

閃電,一直割裂開沖擊波向後,但巧妙得沒有傷及飛天龍蜥的皮膚,所有的攻擊力量,都在飛天龍蜥的面前消失.而還在狂笑的赤目妖,已經命令它數百近千個兒女,向死神螳螂展開攻擊.它本體卻在笑聲中掙紮,有逃跑的企圖.

死神螳螂身形簡直比光速還要快,巧妙地穿過漫天的蝙蝠群.

一一躲過攻擊.

輕靈無比地攔在赤目妖面前.

看見了這些,鐮鼬和龍馬頓時兩個相視苦笑.

超完美的閃電十字瞬殺,以及追光舞步,這原來就是鐮鼬和龍馬兩個的得意絕技,現在,卻兼容施展在對方一個人的身上,甚至,人家還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完全超出原創者的施展.

看見了這一幕,鐮鼬和龍馬兩個心里不感到苦澀才怪呢!

死神螳螂並非想殺死飛天龍蜥和赤目妖,她只是想跟之前白鹿,剛才的大耳鼠那樣子,讓法則認可雙方的戰斗.只要這樣,飛天龍蜥和赤目妖死亡,死神螳螂才能在獸谷法則下獲得對方的能量,才能借此更快地提升.白鹿讓死神螳螂拿到了首殺,中間那二十多個魔獸,以及剛才花肚蟒和大耳鼠的雙殺,都成了她提升的能量源,而在後面,還將繼續添加飛天龍蜥和赤目妖!

一切,都在岳陽的布局之中.

"滾開,哈哈哈,你想殺死赤目大爺,還,還早得很,哈哈……"赤目妖口氣雖硬,但心已經亂了.

它瘋狂地展開攻擊.

各種絕招,音波攻擊,倒掠斬,回旋擊,赤目光線,蝙蝠煙霧,飛天陣法,各種攻擊層出不窮.可是,絲毫沒用,它這只不過是加速死亡的臨死掙紮罷了.看它驚慌失措的各種攻擊,根本發揮不了平時的一成威力,要不是沖不出死神螳螂的攔阻,它早就像飛天龍蜥那樣,逃之夭夭了.

哈哈哈哈哈!

天空中的蝙蝠兒女一個個讓死神螳螂斬殺掉,但速度越來越慢力量越來越衰弱的赤目妖,已經管不了這些.

它一頭栽倒在湖邊,雙臂用力地撐著.

不斷將頭顱浸入水中,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忍住笑意.

咕咚咕咚,陣陣水泡冒出來.赤目妖即使將頭浸在湖水里,也忍不住狂笑.它用泥沙把目鼻封住,但笑聲還在肺里震蕩,待積蓄到一定程度,就沖破泥沙的封堵,更加瘋狂地笑出來.直笑得赤目妖幾乎窒息,笑得赤目妖渾身抽搐,仍然無法停止.

赤目妖發了狠,把一堆爛布之類的東西,強行塞進咽喉.

再把口鼻全部死死地塞住.

身體,終于止住了因為大笑而產生的抽搐,笑聲,在這一刻似乎停止了.

岳陽同學吹著口哨,美滋滋地燒烤著一條湖魚,不時往上面添加佐料,眼中根本沒有什麼赤目妖的存在.天空中,數百個蝙蝠,雨點般隕落,終于,死亡戰勝了狂熱.原來在戰斗中甯死不退的蝙蝠兒女們,它們讓死神螳螂的殺戮嚇破了膽,剩下殘余的幾十個,拋下了赤目妖這個父親,向外圍四散逃跑……地面上的赤目妖,也想站起來逃跑.

但,它剛一動,胸膛整個就炸開來.

威力之大,足以在它的胸膛炸出一個巨大的血洞.

似乎有痛苦必須吼嚎出來,才能夠解脫似的,赤目妖瘋狂地挖掉咽喉的爛布團,意圖用痛苦的慘號,來發泄那種無法忍受的傷創.

然而,它一開口,卻是讓人為之毛骨悚然的瘋狂笑聲:"哈哈哈哈哈……啊,饒了我,哈哈哈……"

"赤目大爺,你說什麼?"岳陽佯裝聽不清楚.

"饒命,哈哈哈哈,哈哈哈……"赤目妖笑得血水在口鼻飛濺.

本來爆炸了肺葉的它,是不可能再笑出來的.

偏偏事實就是,它到死也停止不了.

岳陽同學用之前赤目妖戲弄他的態度,將手張在耳邊聆聽:"你說什麼?再大聲點!"

赤目妖哪里還有氣力說話,它一邊笑一邊抽搐,無數炸碎的內髒,因為狂笑,不住地在血洞中飛濺出來.赤目妖流出了淚水,在這一刻,它只想速死.可是,它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發笑,直笑到死不為止.在長達十分鍾的等死過程中,心髒都蹦出來體外的它,還在痛苦地'笑’.

悔恨的淚水和血汙.

混合在一起.

假如讓赤目妖再選擇一次的話,它肯定甯可自殺,也不選擇與岳陽為敵.

只是,生命沒有重來的機會,最少,像它這種罪大惡極,死有余辜又猖獗殘暴的家伙,不會有重來的機會.

同一時間,在七星岩,平時只准許王者聚會的地方,有數十近百個魔獸在圍著奄奄一息的飛天龍蜥.此時的飛天龍蜥,皮膚和肌肉就像讓人用刀子剝落一樣,與骨架分離,除了頭顱外,全身都露出了森森白骨.

"那個新人到底說了什麼咒語?"獅王,蛤蟆王和人面虎等首領都在,追問著逃回來的飛天龍蜥.

"沒有…咒語……"飛天龍蜥眼里的瞳孔開始放大,散光.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弄成這樣,竟然是誰下的手,龍蜥,你想說了什麼?仇人是誰?"飛天龍蜥的老大鷹王趕到了,一看屬下如此慘狀,不由怒發沖冠.

也許是老大趕到了,飛天龍蜥眼睛一動,回光返照地提力,虛弱地說了句:"勿謂言……"

沒等它說完,飛天龍蜥的骨架松散,頭顱的皮膚也似有刀子剝離那樣.

一陣血汙湧出來.

僅剩頭顱的飛天龍蜥,在眾目睽睽下,變成一顆慘白的骷髏.

恐怖之相,讓圍觀的魔獸們,統統倒退幾步,深怕自己也沾染上這種災厄神力的詛咒.

獅王勸鷹王先冷靜下來:"你在後面作戰時,堡壘這邊,又來了一個新人,應該是姬無日或者仲華的弟子,龍蜥臨死前,曾說赤目曾經到獸谷後面調查過那個新人的身份,蛤蟆兄也證實過這一點.那個新人,不知道是得了姬無日還是仲華的寶物,那是一件觸發性的詛咒類寶物,叫做'潘多拉魔盒’,有金銀銅三種.他自己打開沒事,平時也無殺傷力,可是一旦觸發,中者就受到各式各樣的神力詛咒.辟翼死于脫水,參孫死掉淹溺,白鹿爆體,而龍蜥之前還說過大耳鼠的詛咒是衰老……"

人面蝶翼蜂身的毒蜂王也來了,看見如此慘狀,搖頭歎息:"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一定要招惹他,那個年輕人給我的感覺,非常恐怖.他和姬無日,仲華他們一樣,不是我們可以招惹的.別說這些中央神殿的上位者,就是魔醫韋經略,鬼眼王和六盤王那幾個家伙,也弄得我們焦頭爛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要與他們敵對,他們只想通關,根本沒有與我們開戰的意思.現在好了,你們瘋狂攻擊,弄死了他們的戰獸,迫得他們不得不結團自保,向我們宣戰,這一仗,就算我們最終獲得勝利,也只是慘勝!"

"問題是,現在我們要罷手,對方也不願意."人面虎也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鬼眼王他們的戰獸,還沒有培養起來,我們還有機會."蛤蟆王是眾魔獸中最貪婪的一個,沒有之一.

"要不是有中央神殿那兩個沒有通關的燃烽和萬魔在,他們早就反攻了,他們真正畏懼的,是那兩個僅次于姬無日的殿主!還有,那個新人,也同樣危險,三大居留民首領,已經表示不管了,你們要是再繼續送死,除了成為人家初生獸成長的營養,再無第二種可能."毒蜂王宣布自己不願再招惹岳陽,同時也命令手下,不准得罪這種未來的勁敵.

"這個新人,暫時的確不要動,最少在弄清楚潘多拉魔盒前,不要亂來.但魔醫和鬼眼王他們,我們必須把他們留下來,我們必須壯大實力,居留民越來越強大,我們再不奮力一搏,以後只會滅族."人面虎不無憂慮地說.

"還不是因為你們愚蠢,招惹姬無日和仲華,結果手下死傷慘重."毒蜂王一說就怒了.

"不要吵,現在我們還有一定優勢."獅王趕緊壓場子.

"對,居留民再死一次戰獸的話,他們還不是乖乖的變成我們的手下!那個魔醫,還有鬼眼王等幾個,戰獸都死過兩次了,只要再努力一把,他們就會徹底失去闖關資格,成為我們的屬下.這樣的機會,要是錯過不殺,那豈不是對不起自己."蛤蟆王極力游說眾魔獸參與它的作戰計劃.

"別急,我們還有足夠時間,那些家伙的戰獸都還沒有真正成長,就算成長了,想通過獸谷,也不是容易的事,他們可不是姬無日和仲華那種接近神一般的存在."獅王安撫各位頭領,勉強把意見不一形如散沙般的眾獸攏在同一戰線.

在眾獸散去後,獅王又在思考一個問題.

龍蜥說的'勿謂言’,到底是什麼?這一句就是詛咒,還是沒有說完整一句?

假如能弄清這個詛咒真相,把那個變態新人殺死,對自己統禦的威望,無疑是極大的提升!當然,那是非常危險的,獸谷中,曾經來過不少超強的挑戰者,那些人的實力恐怖,一旦招惹,就等于自殺.

既然都沒有希望了,還是安于現狀,不要多想.

免得招來'殺身之禍’.

在獸谷,因為潘多拉魔盒引發的恐怖詛咒,到處彌漫著一陣災厄神力的恐慌潮,方圓百里之內,除了沒有智慧的野生魔獸外,再沒有誰敢主動去招惹岳陽.即使是一路追蹤的鐮鼬和龍馬,也只是遠遠地躡蹤,不敢再走近岳陽活動中心的十公里之內.

時間,一天天過去.

死神螳螂,也一天天的成長,現在的她,若加上背翅,已經成長到巴掌大小.

因為居留民白鹿,赤目妖,大耳鼠,花肚蟒和飛天龍蜥的能量培養,尤其是前四者,以及中間襲擊時掉的二十多位魔獸,讓死神螳螂既得到戰斗能量,又有魔晶,對于死神螳螂的初期成長,簡直形成了火山爆發般的助推動力.

在這樣的助推力下,她的成長,想慢都難.

每一天,死神螳螂都有新的突破,每天都有新的進境.

整個獸谷中,除了沿途追蹤觀察的鐮鼬和龍馬,再無人知道這個初生獸的成長已經超乎一切.

她的成長速度,比起別的闖關挑戰者培養的戰獸成長速度.

高出百倍.

甚至數百倍.

就算來獸谷挑戰的牛人無數,但岳陽對死神螳螂的培養速度,還是可以稱得上史無前例.對于鐮鼬和龍馬兩個尾隨者,岳陽早就發現,只是置之不理.有的時候,留著一兩個棋子,會成為下好整一盤棋的關鍵.岳陽同學不但是這樣想的,還這樣教導死神螳螂.

"是!"死神螳螂乖巧點頭.

這一次,她沒有完全明白.

不過,她已經把岳陽說過的話,牢牢地記在心里.

現在不明白的教導,以後擁有更高智慧的時候,一定會明悟出來的.

今天第一更,哎對了,大家給重生後非常努力成長的死神螳螂妹妹起個好聽的名字吧!RO!~!

上篇: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勿謂言之不預也】     下篇: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我只要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