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合二為一】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合二為一】

寶典世界.

偷得浮生半日閑的岳陽,拋開獸谷里的煩擾,靜心享受小奴的按摩,精神上,則逗弄著好奇的潘多拉.

無須思索困難破關測試的辦法,也無須面對各種敵人的較量…………在自己的寶典世界里,永遠都是讓自己心靈安甯的家,任何時候回來,都有一個可愛乖巧的小奴,笑著迎接出來.她那歡快的小臉,閃著幸福的光芒,除了隨時准備有香嘖嘖的飯菜,還有蒸氣騰騰的熱水,不需要吩咐,就有舒服貼心的按摩,柔若無骨的手指,輕重適宜的力度,能解盡一身的疲憊.

若在平時,經常還有元氣十足的妹妹,善解人意的姐姐,溫柔似水的妻子相伴.

一段時間不見了,岳陽忽然有點想念她們.

等通過獸谷,一定要回去.

與她們好好聚一聚.

岳陽的思潮在與潘多拉有一句沒一句的交流中,漸漸歸于平靜.

潘多拉也知道他在外面累了,不否打擾,倒是希望找個時間,找個機會,把自己的事與小奴談一下.

在她下定決心時,小奴剛好溫柔地給岳陽蓋上被子.每次主人累了,小奴都會看見無痕主母,又或者是落huā主母,她們都會伴著主人一起休息,用雙臂摟他入懷,讓他即使在睡夢中,也不至于孤獨.

與清醒時狂囂,傲物,自信時不同,當岳陽陷入完全放松的沉睡時,就會流露出平時沒有的本質.

一種無人可以理解的孤獨.

只有在這時,他心靈最深處的部分才會放開.

即使是在睡夢中,他也卷曲著身體,就像一個孤獨無依的孩子.也在這個時候,他的臉上,才會淡淡地流露出一種清醒時刻從來不會出現的純然.

看見這一個他任何人,都不會懷疑.

相反,大家會明白.

其實他並不是天生好戰,也沒有別人眼中那麼好寶重利.

白天的他,所做的一切一切那只不過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心靈鐵鬧,一種天生警惕的精神防禦……,除了在最信任的人身邊,否則,他永遠無法做到如此安眠,也不會流露出最本質的一面.半精靈小奴,學著病美人那樣,在岳陽的額上,輕輕印下一吻.

"多麼囂張又驕傲的一個人啊沒想到,睡著了,卻像一個孩子!"潘多拉禁不住如此感歎.

"咦?",小奴發現子自己的腦海中,還有另一個聲音.

"我已經蘇醒了,我沒有死,之前只是陷入了沉眠.",潘多拉趕緊解釋.

"誒?"小奴反應過來,歡喜地驚呼起來:"潘多拉,你沒有死真是太好了.我以為你已經死了,還偷偷的哭過呢!要立即告訴主人嗎?他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不用,讓他休息吧!"潘多拉發現自己非常喜看見岳陽熟睡的一面,發現這簡直就像是兩個人.

"那是怎麼回事呢?快給小奴說說吧!",小奴驚喜得擦拭起了眼淚.

"謝謝你……"

潘多拉內心非常的威動.

那怕她在沉眠因為與小奴一體,對于她思念自己時的偷哭,還有看見自己時的驚喜都有一定的共鳴.小奴純淨的心靈,讓她這個原來怨念沖天的厄運女神,也禁不住為之感動.從來沒有一個朋友會如此對待自己,除了面前這個乖巧可愛的半精靈小奴.

她把事情前因後果,都說一遍.

雖然不太清楚是誰救回自己,但她知道,是岳陽背後的,守護神明,.

一些小奴不太需要知道的秘密內容潘多拉沒有多說,而且她也只是在神識消失前一秒被救回所知道的不多,要不是她原來就是個厄運女神換成是一個普通人,肯定是一片糊塗,莫明其妙.

坐在床沿邊,小奴一邊學著岳雨平時安撫岳陽那樣,握住岳陽的大手,伴在他身邊.

一邊靜聽潘多拉的講述.

最後,當聽到潘多拉願意與自己合為一體時,她毫不思考地答應:"沒有關系,小奴平時也是一個人,假如主人不在身邊,小奴也是很孤獨的,所以,假如潘多拉能夠一起,那麼小奴也不會孤單了.如果有潘多拉一起,小奴就不用擔心伺候不好主人了,有兩個人的力量,肯定比小奴一個人努力要好.最重要的是,小奴很弱,無法給主人更多的幫助,假如有潘多拉你的力量,小奴就不用擔心以後無法陪伴在主人身邊了……",潘多拉聽到了小奴的心聲,那怕是精神體,也禁不住輕泣起來.

她實在是感動壞了.

在這時,反倒是半精靈小奴,掉過來安慰她這個厄運女神.

兩女在腦海里以精神愉地快交流著,各自訴說起自己的種種,努力為精神融合一起而調和著.

"等身體完全適應了神力,我們就能完全融合在一起,當然了,雖然是共用一個身體,但靈魂還有兩個,我們都有各自的本我,只是像一體雙生那樣,融合在一起.也許,這就是遠古之神所說的永生吧,我與你一起,永遠不分離,當然,還有他,以後的我,無論何時也不再孤獨,一直以這樣的方式獲得永生."潘多拉感慨萬分.

"那趕緊開始吧,等主人醒過來,我們要給他一個驚喜!",小奴心里,岳陽永遠是生命中的第一位.

"真的不需要再考慮了嗎?",潘多拉問.

"考慮什麼呢?"小奴可愛地反問道.

"謝謝你……小奴,我真的很高興,能夠認識你!",潘多拉心弦又像讓神明之手那樣撥動,因為感動面顫抖.

"以後就是一個人了,不用客氣,讓我們一起努力吧,我們一定要讓主人,成為世間上最快樂的人!",小奴的話,讓潘多拉情不自禁地轉向岳陽.睡夢中的他一直握著小奴的手,似乎生怕她會在身邊離開似的,看見岳陽那甯靜的睡眠狀態,潘多拉生出一種溫柔:的確,無論何時都要讓這個永遠駐留在心底的男子快樂起來.

"那我們開始了?"潘多拉帶點激動,她本來以為,小奴還需要好久才能接受自己,沒想到如此順利.

"嗯!",小奴不知道什麼時候,身體已經完全適應了神力.

也正是她這種純淨的心靈,除了岳陽之外,再無雜念的率真愛意,與潘多拉心意相通與霜華劍淨化過後的災厄神力相融洽,才讓她毫無障礙地繼承神力.

與紅,絳櫻她們不同,非戰斗類型而且毫無心靈障礙的小奴,完全可以在平時的生活中同化神力.

這一點,就連岳陽也始料不到的.

只要再與潘多拉靈魂相融,精神合一,那麼小奴和潘多拉兩個就會合二為一.

她們同為一體,同為快樂無憂的厄運女神.

也許再沒有以前那種就連神也可以詛咒的恐怖戰斗力但她們卻擁有一身不遜于任何人的災厄神力,自保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神光,閃耀整一個寶典世界.

浩瀚的神力.

能夠輕易就做到移山倒海.

但也可以是那般的甯靜,輕輕,就連睡夢中的岳陽也不曾驚動……

等岳陽醒來時發現懷里有個香嘖嘖的白玉嬌軀,她不像落huā或者小伊南那樣,枕著自己的手臂倒像鳳仙美人那樣,喜歡反過來,讓自己枕著她的手臂,用胸上的驚世堆雪喂在嘴邊,任何時刻,也不忘誘惑自己.不過岳陽沒有睜開眼睛,也知道現在這個擁有同樣驚世凶器的人不是那個調皮的鳳仙美人.

她很溫柔,也有一種特殊的安甯氣息就像個小媽媽那樣.

完全不像鳳仙美人,倒有點像無痕.

或者岳雨……

不過她們絕對沒有這種凶器!

岳陽用手在上面輕揉一下,本來有點清醒的她,一時又糊塗了,手感非常好,但帶點陌生,她是誰呢?

誰會有這種完全不一樣卻美妙得難以言喻的手感呢?

睡覺時本來不太老實的岳陽同學,還沒睜開眼睛,就忍不住上下摸摸,熟練地游走起來.他倒不是完全出于情欲,最初不過是源于心底的好奇,可是越是撫摸,就越發對這溫玉妙人愛不釋手等岳陽睜開眼睛一看,發現竟然是醉眸似酒,嬌喘無力,整個已經變成了面人兒的乖乖小奴.

"主人!"小奴玉顏似燒,全身白玉雪軀因為岳陽的愛撫,染起了一層誘人之極的緋紅,她羞赧難忍,卻舍不得放開岳陽,只是拼命埋首于他的懷里,希望躲閃過他的注視,對于他正在侵略地壞手,卻無力抗拒.

"好像有點不一樣?",岳陽發現好像哪里有點不對.

"親親……",忽然小奴激動地吻住岳陽,在精神世界里,潘多拉和小奴合二為一的意識緊緊地擁著岳陽.

原來是這麼回事.

岳陽恍然大悟,原來潘多拉和小奴已經融合一體,難怪小奴會如此主動,原來是潘多拉的意識在起作用.同一個人,兩種意識,一個主動,一個被動,一個憧憬好奇勇敢無知,一個羞羞答答欲拒還迎……,因為兩個意識不同的矛盾反應,又是一體展現,所以比平時什麼誘惑都要刺激,岳陽狼狼之血瞬間沸騰了!

本來沒有這個推倒計劃小的,岳陽希望要給小奴一個美妙又特別的初體驗過程.

現在這樣,又何嘗不是特別的初體驗呢?兩個人合為一體的體驗,也許自古以來,都不會豐同樣的例子吧?

岳陽沒有辦法再想下去.

不想了,直接把小羊羔吃掉再說!

他翻身壓住小奴,俯吻下去,情焰于如火山噴發般燃起……

一體雙魂的刺激是岳陽想不到的美妙,兩個完全不同的意識反應,讓他的征服,一次又一次地在美妙的包容和精神共鳴中升華,讓他舍不得放開,一遍又一遍的索要,完全忘乎了她們都是初體驗!

等岳陽美美的醒來.

已經歡愉過後的第二天.

他跳下床,發現身上原來的歡愉痕跡,都早已經洗滌得干乾淨淨了,身下甚至還穿上了睡褲,就連原來小紅huā綻放的雪白床單,都已經換過全新的.自己那個可愛乖巧的小奴呢?那個在戰斗中還一直驚訝地感歎,這就是戀愛嗎,的戀愛笨蛋潘多拉呢?

大步轉過大廳,發現有個小寶貝正在廚師里忙活.

岳陽半天沒看她出來,禁不住探頭往里一看,整個人差點沒有發出一聲狼嚎.

可愛的小奴,身上只穿著一條粉色的圍裙,後背卻寸縷全無,完全是赤果果的存在,無比美好的曲線,讓人窒息的胴體後景,盡現岳陽的眼前.

"你醒了,是潘多拉說穿這個給你看的,人家感覺這樣很害羞啦!"小奴聞聲回頭一看,羞答答地低下頭.

"好看,就這樣穿!"岳陽同學沖上去,狼手又忍不住開始出動.

"等我把糕點盛起來吧……",小奴發現某狼又開始暴走了.

"來不及了!",某狼直接兵悔城下.

"我喜歡這樣,這個姿勢不行啊,天哪,這壞蛋太胡來了,小奴,我們一起加油,把這個壞家伙打敗!",這是某個笨蛋戀愛女神的反擊宣言.

…………,!~!

上篇: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這簡直就是妖孽!】     下篇: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見證曆史,見證奇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