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良心不安?】  
   
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良心不安?】

第八百七十四章:良心不安?

獸谷.

滅掉蛤蟆王,已經過去半個月.

今天是岳陽和死神螳螂妹妹,准備離谷之日.半個月時間,岳陽和死神螳螂兩個,對于獸谷後段的地形,幾乎走了個遍,就連那個守護智慧果樹的雙頭黑龍,也跑去打了個招呼.

對于智慧果這種東東,岳陽同學其實還真不太在乎.

通天塔,每年都有不少智慧果成熟,別說金精靈,東方妖族,海族,魔族和冥族等等較大勢力,就連一些小地方也有產出.岳陽如果說要用武靈丹換,多的不說,一百幾十顆智慧果,各族的王者肯定湊得出來.智慧果,只是在獸谷特別的珍貴,死神螳螂現在已經是聖獸,再經過智慧聖果和天神光輝的雙重啟迪,智慧早已經躍升得無限接近神獸,只是實力還與神獸有很大差距,暫時算是超聖又未到神獸的准神獸境界……

一顆兩顆的智慧果,對于現在的死神螳螂妹妹來說,吃了跟沒吃差不多,發揮的作用極微.

所以,雙頭黑龍守護的智慧果,岳陽根本不打這個主意.

倒是用武靈丹,跟雙頭黑龍,做了一筆交易.

換了它千年一換的龍牙.

"龍鱗免費送就算了,龍角也免費啊?"雙頭黑龍非常郁悶,它真想一口把這小子吞掉,要不一口火把他燒成焦炭,可惜這個想法注定落空.作為一個數萬年鎮守獸谷的死家伙,它的眼力很毒,一眼就看得出來,就算沒有法則保護,這小子也不在自己之下,要按潛力和智慧,這小子未來不可限量,說不定自己哪天還有求于他呢!雙龍黑龍在交易中討價還價地爭取:"要不我再給你一瓶龍血,龍角,龍鱗和龍血三者一起,再換你十顆武靈丹.我的龍血有非常純正的遠古巨龍的血脈,我父親,就是遠古巨龍!"

"你不去搶!"岳陽堅決反對.

"那換八顆好了."雙頭黑龍也知道沒那麼容易拿下,這小子的武靈丹是超極品,要是錯過肯定後悔.

"不行."岳陽不屑還價,直接走人.

"急啥走,有話好說."雙龍黑龍趕緊攔住:"要不我用兩瓶龍血,換你六顆武靈丹,龍角一對,龍鱗百枚."

"這麼點東西,只能換一顆."岳陽終于還價了,可是這種還價讓雙頭黑龍差點沒有把他掐死.

"你當我的血是白開水啊?"雙頭黑龍勃然大怒,再怎麼說,自己也是遠古巨龍的高貴血脈,要是兩瓶龍血換一顆武靈丹,這種事傳出去,那麼非讓人笑死不可.

"不換拉倒,兩瓶龍血算個屁,我要有空,自己宰一頭,裝兩大桶都沒問題."岳陽冷笑.

"別這樣……要不,兩瓶龍血換五顆,我再用月亮寶石換一顆."雙頭黑龍決定吃點虧,反正這些年來,也就這小子讓自己吃虧,為了新境界,明知這是個虧,它也認了.雙頭黑龍還掏出一個思想戰斗了好久,最後才決定拿出來的寶物:"看看這個,龍哨,有了它,你就可以驅使天階以下的巨龍和飛龍了."

"垃圾."岳陽同學怦然心動,但表面卻不屑一顧.

"你懂不懂什麼是寶物啊?"雙頭黑龍差點沒有氣得炸肺.

雖然這個'龍哨’僅僅是黃金級的寶物,但它的作用卻是無窮大的,遠超它是黃金級寶物的級別,如果不是限制是天階以下,這東西比聖級寶物還要強大.

對于一個超強者來說,龍哨的直接幫助當然很微,幾乎沒有作用.

不過,超強者肯定有一群手下吧?

有了這個'龍哨’,那麼就可以召喚許多低于天階的巨龍,或者各種飛龍,組建一支龍騎士軍團.隨時吹響這個龍哨,都可以將麾下的龍騎士軍團召喚到身邊,最大數量高達到一萬.有這樣數量和質量的一支飛行部隊掌握在手,相信就是個傻瓜,也可以在天界打出一片地盤.

雙頭黑龍,是費了好大勁頭,才在一個闖關者手中搶過來的.

它萬萬想不到岳陽這小子,竟然對龍哨竟然不屑一顧.

這,真讓它氣得夠嗆!

岳陽卻有他的理由:"我又不缺座騎,像本少爺這等身份的人,騎一頭天階以下的巨龍,那算什麼?丟人都丟到姥姥家去了!再說騎龍也不舒服啊,我家又不是沒有龍,再牛的也有,我都騎膩了.有那閑勁兒,我還不如坐豪華飛艇."

雙頭黑龍感到一陣無語,它現在有點明白了.

為什麼這小子不識貨?

原因很簡單,這小子根本就是一個超級大家族的大少爺,甚至有可能是傳說中那個種族的大少爺,一生下來就什麼都不缺,哪里會稀罕一個黃金級的龍哨.

"有了這個龍哨,組建個飛龍軍團,跟在自己身邊威風一下,還是挺拽的."雙頭黑龍覺得這寶物放在自己這里太浪費了,與其放閑,還不如游說這小子交換.為了增加龍哨這件寶物的價值,它又增加談判籌碼:"要是你肯交換,那我再給你一個可以契約巨龍的龍契!"

"我要契約巨龍還用龍契?它們排著隊,屁顛屁顛的求我契約,我是什麼戰獸都會契約的嗎?必須是美女戰獸,什麼巨龍的,一邊去,我要不想制個龍牙傀儡,才不與你做這種虧本的交易!"岳陽同學鼻子哼哼.

"這個……"

對于岳陽的話,雙頭黑龍倒也有幾份相信.

這小子一看就是紈绔子弟,不喜歡契約巨龍,反而鍾意美女戰獸,是極有可能的.

敗家仔嘛,都是這個樣子的!雙頭黑龍越看岳陽越覺得這小子像個敗家仔,當然了,岳陽同學是什麼人它管不著,而且要不敗家,怎麼會拿超極品的武靈丹出來換東西.說不定他家人好辛苦才煉的這麼點武靈丹,留給他備用,他卻不當回事.

一想到這里,雙頭黑龍就覺得應該把這送上門的武靈丹拿下.

最後又降了一個台階:"三瓶龍血,龍哨再加龍角龍鱗,還有我褪換下來無堅不摧的龍爪,再加月亮寶石和星辰石,換你十顆武靈丹!"

岳陽裝著聽不見,用手指尾慢悠悠地挖著耳朵.

雙頭黑龍厚著臉皮,毫不生氣:"四龍血,再加一瓶,怎樣?"

"一桶龍血還差不多……"岳陽同學提出了一個讓雙頭黑龍想殺人的條件.

"一桶龍血?那怕再小的桶,也足夠裝十瓶,你當我的血是什麼啊?我那是龍血,不是泉水,再說,一次放一桶血,我不會死啊?"雙頭黑龍非常抓狂.

"對你這個大塊頭來說,一桶龍血算什麼,最多算是月經!"岳陽一說,躲在遠處圍觀談判的人全趴下了.

"老子是男的好不好!"雙頭黑龍頭上青筋暴起.

"我就打個比喻."岳陽同學忽然換上笑嘻嘻的表情:"長這麼大,還沒有看過巨龍放血,今天要不讓我看看的話,我是不會死心的……"這回,不僅是遠處圍觀的毒蜂王,龍馬和鐮鼬等人,就連雙頭巨龍也趴下了,沒見過這種扭曲心理的人,到底是誰教出來的小孩,隨便放出來,對天界簡直就是一個禍害!

不過,雙頭黑龍還真相信了.

像這個自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來沒有試過願望落空的紈绔大少爺,相信是長輩的掌上明珠,過度溺愛慣了,長大後心理扭曲一點,也不奇怪.

為了滿足岳陽同學的願望,也為了即將到手的武靈丹,雙頭黑龍只好犧牲自己,在脖子放出一道血泉來.

"沒什麼好看的!"看了之後的岳陽,還無聊地撇撇嘴.

"你再說,我就抽你!"雙頭黑龍覺得這孩子也慣得太過了,不教訓一下不行.

"好吧,看你快哭的份上,給你十顆武靈丹吧!"岳陽掏出一個羊脂玉瓶子,往里數了數,發現有十一顆武靈丹之多,正想倒出一顆,雙頭黑龍眼疾手快,一把搶過來.怕岳陽這小子翻臉,它另一只爪子飛快地把龍牙,龍角什麼拋出來,堆放在他的面前,最後又把龍哨掛在岳陽的脖子上,甚至不等岳陽反正過來,已經往他的口袋里放下了月亮寶石和星辰石.

岳陽准備開口說話,雙頭黑龍以爪子緊緊地握住他的手,滿臉笑容地宣布:"交易成功!"

對于岳陽怒瞪,並大罵它是個無賴,雙頭黑龍簡直置若罔聞.

傻孩子,做生意就要無賴一點.

彬彬君子不能當飯吃!

它發現自己喜歡看見岳陽同學這囂張小子垂頭喪氣的樣子,一看他耷拉著肩膀無精打采的樣子,就禁不住以爪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年輕人,吃虧是福,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喂,你哪里去,龍血這些你不要了,你真走了?這些真不要了?"

岳陽同學很傷心,就像一個純真孩子挨人騙了一樣傷心:"不要了."

聽他的語氣,雙頭黑龍還生出一絲內疚.

是不是太欺負這個小家伙了?

自己怎麼也算是幾萬歲的老前輩,這小子還是剛剛冒頭的小豆芽,對他耍無賴,似乎還真有點過份……當然把一顆武靈丹還回去,那是不可能的.它想來想去,又吐出一團熊熊不熄的金色火焰,遞到岳陽面前:"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哭什麼鼻子啊,給,你小子也算順眼,把這個給你好了!這可是我曆時幾千年才凝聚出來的龍炎,世間最厲害的火焰,永遠不滅的存在!"

"永遠不滅的火焰不是涅盤之火嗎?"岳陽同學表示你就是想騙人也要專業一點好不好.

"涅盤之火,那是獨一無二的,可遇不可求,除它那個之外,的確是我的'龍炎’最厲害,反正是好東西就是了!"雙頭黑龍老臉一紅,吹牛吹大了,好險這里沒有人見過涅盤之火!

"真的?"岳陽同學聽了,半信半疑.

"當然,你拿回去,慢慢研究吧,如果你的戰獸能夠吸收,那會實力大漲的!"雙頭黑龍又示意遠處那些圍觀的魔獸過來,幫忙把龍牙龍角什麼的給岳陽搬回去,又找個借口要休息,把岳陽同學送出它的龍域,然後在岳陽去遠後,得意地狂笑……小子,你就算再聰明,又怎麼會是我這個萬年龍的對手,龍牙那些都是換下來,根本就不值錢,龍血也幾天就恢複了,要多少有多少,就是龍哨和龍炎有點可惜,不過,有這十一顆武靈丹,自己最少能突破提升一級,別說十一顆武靈丹之多,就是一顆也回本了!

雙頭黑龍越想,越是得意,越是樂得不行.

那小子的確很聰明,不好對付.

可是,要跟自己來比,他還差得遠!

龍馬和鐮鼬看見岳陽滿臉虧本了的樣子,心中還有點奇怪,悄悄地問毒蜂王:"真虧了?我們怎麼覺得是大賺啊?"

兩人問得很小聲,可不敢讓岳陽同學聽見了.

毒蜂王聽後,翻了個白眼:"你們是不是死過一次後就變成豬頭了啊?你們覺得三少會做虧本生意嗎?"

龍馬和鐮鼬恍然大悟,趕忙自打個嘴巴,竟然問出這種傻話,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岳陽卻持否定意見:"是真虧了,要不是你們連一點演技都沒有,要是你們能有一點配合,我最少可以榨多一倍收獲!我早說你們不要跟來,偏要跟來,害得那老家伙看出一點苗頭了,死咬住不放,否則怎麼會只有這麼一點東西!"

"三少,這已經很多了,我們要配合你再榨多一倍,那老龍非抽筋剝皮不可,就算我們有那演技,也會覺得良心不安的!"鐮鼬雖然覺得自己是個壞人,但要真是多榨一倍的話,它覺得自己會有一種負罪感.

"說不定會有天譴!"龍馬想想再多榨一倍的話,頓時,打了一個冷戰.

"這是無能者的狡辯!"岳陽同學直接鄙視,沒本事你還學人講良心?

"……"龍馬和鐮鼬相對淚目.RO!~!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我會告訴你我是臥底嗎?】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任務,灰太狼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