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任務,灰太狼疾走】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任務,灰太狼疾走】

"你們確定不離開嗎?"岳陽臨離開獸谷前,再一次詢問人面虎和重創未愈的鷹王.

"我們在外面已經沒人了.無牽無掛,出去和在這沒有很大分別.最重要的是,經曆了這許多,又困在獸谷內多年,我們已經有點不適應外界的變化了……留在這里,還能做不少事.

大流士和獅王,都願意三分獸谷,我和鷹兩個聯手,算是一方.雖然實力稍遜,但也可以勉強自保,手下方面.還有不少居留民和魔獸人追隨.我們要是離開了,估計它們的生命堪憂."人面虎微笑搖頭,婉拒了岳陽相邀的好意:"與其出去做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還不如在這個熟悉的獸谷,做個小頭領.這里一草一木,我都熟識,生活了這麼多年.這里就像我的家.要是說一下離開.心里還真有點舍不得."

"以後也許會出去的,但不是現在."鷹王也向岳陽表示感謝.

"好吧,隨你們如何選擇."岳陽點點頭,轉身離開.

已經暫時契約在死神螳螂妹妹麾下的毒蜂王,龍馬和鐮鼬鼬,與相送的眾多魔獸揮手告別.

與鐮鼬鼬三個不同,最多能夠契約並帶領十位魔獸離谷的名額,讓獵豹兄弟,短尾貓,犀牛,大象等魔獸人經過了好一番思想斗爭,才最終決定下來的.

有的魔獸像人面虎和鷹王那樣,已經以獸谷為家,不願離開.

比如老山魁,長毛,.

也有的原來是居留民,必須讓戰獸再死一次或者兩次,才能變成魔獸.

這點也讓許多居留民望而卻步,只有一個叫做,風狐,的居留民自殺兩次,拿命來博取了珍貴的十大名額之一.最後一個名額,是獅王原來的智囊,烏鴉",當天蛤蟆王大開殺戒時,若不是它出手相救"鐮鼬,短尾貓和犀牛它們早沒命了.

當烏鴉找到岳陽,第十個名額再無異議.

"兄弟們,再見了."龍馬向以前的朋友揮手.嗯想很快恢複自由,又想想在獸谷的種種,一時感觸,禁不住淚灑當場.

"再見!"幾乎所有的魔獸和居留民.都來相送.

這一次離開,雖然只有十人,但也帶給獸谷的居留民和魔獸一線希望.

假如還有一個像岳陽這樣的挑戰者,可以把戰獸培養成,聖獸,.那麼還有離開的可能.

留在獸谷的人,明明知道.這個可能性很渺茫.但總算不至于絕望.像岳陽這麼變態的挑戰者也許永遠也不會再有,可是,那怕沒能培養出聖獸,而是一個極有智慧的戰獸,也有機會帶人離開的"與聖獸相比.只是帶走十個和帶走一個的分別罷了.聖獸可以帶走十人,不是聖獸.最多帶走一人……就算只能帶走一人,也還有希望"不是嗎?

離開獸谷,當岳陽和死神螳螂返回天界外面.

毒蜂王,龍馬,鐮鼬鼬它們.都在一陣金光中褪變回原來的形態.重新變成人.

原來那個在獸谷培養的那個戰獸,已經徹底消亡,留給龍馬和鐮鼬鼬他們的,只剩下一顆魔晶.若不是還有一顆魔晶在手,龍馬和鐮鼬舳他們甚至閃過一種怪誕的念頭,自己真的在恐怖的獸谷里呆過?

那一切是〖真〗實的?

那一切,真的不是在做夢?

不管如何"重新褪變回人身的他們,都讓歡喜擊潰"他們禁不住緊緊相擁.在淚光中歡呼"吶喊"盡情地發泄著這種重獲〖自〗由的激動情緒……

"我說鐮鼬鼬啊,你小子家里還有人嗎?要不,到我們哪里去!咦,不對.你小子怎麼是天火族?你不是夜風族的嗎?"龍馬一看鐮鼬舳的真身,就大叫起來.

"你也騙我,還說是地黎族,誰不知是林瀑族的人馬!"鐮鼬鼬也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

"他們倆怎麼回事?"岳陽奇怪了.

"沒事,他們兩族不過是天生的死對頭罷了,天火對林瀑,真不錯,我想他們等一下該打起來了!"毒蜂王本身沒有多大的變化"她本來就是蜂人.毒蜂王的話沒完,龍馬和鐮鼬鼬兩個就烏龜瞪王八地怒目而視,似乎准備動手開打.

"你們慢慢打!"岳陽同學打了個呵欠.隨意地揮揮手:"我要回去睡個回籠覺,你們該干嘛干嘛去,走了!"

"以後我們該怎樣找你?"毒蜂王問出了大家的心聲.

"要不給我們說個地點吧.我們率族來投!"龍馬和鐮鼬鼬都覺得以後跟岳陽混,才是最有前途的.

"誰管你們的破事啊?出谷了,還想跟著本少爺,誰也別想,都滾蛋!"岳陽同學怒了,做保姆也不是這樣做的,再說,又沒有工資發,誰做這種勞心勞力累死累活又不討好的冤大頭?天天當老大,你以為本少爺是海胖子那個虛榮的傻瓜啊?沒門!

岳陽一頓訓斥.

原來淚光閃閃的告別氣氛.立即消失.

個個嚇得落荒而逃,誰也不敢招惹岳家三少,要知道,他一直還生活在錄削雙頭黑龍不夠徹底的怨念中,這種時候.誰惹他誰倒黴.

等岳陽離開,毒蜂王才讓大家聚集過來.低聲附耳地爆個秘密:"征服城,他才次無意中曾經透露過有幾個同伴在征服城受訓.跟著他是不可能的,想想你們的本事,渣得不行,闖關失敗還要人帶,你們如果族中背後輩出息的話.倒還有點希望.好了,我要走了,你們繼續打!"

毒蜂王也嗖一聲,消失在天際.

眾人面面相覷.

最後,都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傻瓜才不跟岳家三少混,就算不指望本族崛起,跟個超強者,最少也可以得到庇護,能夠安定繁榮的持續下去.

"不打一架是不行的,但你小子太弱,恐怕沒幾拳就倒地"那樣很沒勁."龍馬冷笑地瞪著鐮鼬舳.

"我倒是怕兩三拳過去你就會滿地找牙.有本事,你跟我拼酒.誰輸誰是烏龜!"鐮鼬黜的實力和龍馬其實相差無比,而且在獸谷共生同死過.還有什麼仇怨放不下,只是嘴巴逞強罷了.兩個人先是往對方的胸口狠捶一拳.等對方痛得直裂嘴,又哈哈大笑起來.

同時伸手.緊緊地摟住對方肩膀,就像是一對親密基友那樣.一路斗氣笑罵而去.

剩下准備看熱鬧的犀牛他們.面面相覷:"他們不打了"那我們乍辦?"

烏鴉第一個追去:"誰知道以後乍辦"想那麼多干嘛,先拼酒!"

"等等……"

剩下的幾個人,也趕緊追上去.

反正都自獸谷出來了,家族如何,暫時不管,也不著急,幾千年都過去了.何況幾天?先慶祝一番再說!

征服城.

岳陽同學發現海胖子他們.讓老兵們訓得就像死狗一樣慘.

禁不住生出了一分極其難得的憐憫心:"訓練了那麼久,進步極微,你們簡直丟盡了通天塔的面子.為了本少爺的面子,沒辦法不做點什麼……要不再用遠古巨龍的血再給你們提升一下好了"否則.我都不敢出去告訴別人說認識你們!"

海胖子怒了:"喂喂,我進步明明是巨大的"身為一個老大.我已經以身作則,做出了榜樣,只是葉空這個猴子表現極渣,就算做個小弟,也給通天塔丟人,我絕對是表現最優秀的一個"你看,我的寶貝.都快走聖獸了!"

風息海鳥的確很爭氣,已經成功進化出一顆美女人頭.

非常蕪美的美女像.

整個外表有點像人面鷹身的海妖"但外表看起來一點也不邪惡"倒覺得有種聖獸的威儀.

不過,她這種進步與海胖子無太大關系.海胖子進步雖大,但跟雪貪狼可不能比,要差上好一截.

正在海胖子拼命吹噓自己這個未來,美女聖獸,的時候.死神螳螂妹妹出來了.她的出現讓他看傻掉,過了好半天,才顫抖著聲音.不敢置信地問:"這是那個專門咔嚓咔嚓吃飛龍腦袋的死神螳螂?不會吧?到底有什麼樣的奇遇啊?怎麼變得這麼小,而且還到達了超聖的准神獸……我不活了,你太欺負人了,我培養個聖獸容易嗎?你竟然這樣打擊我,你就不能讓我得意兩天嗎?你這,你這樣一來,讓我這個被天界公認為是通天塔最傑出的天才少年的面子往哪擱啊?"

"……"岳陽同學無語.

"胖子你又身癢了是不是?"葉空忍不住要揍人,灰太狼也沖上去幫忙.

就連雪貪狼和天羅王子也忍不住伸出中指來鄙視海胖子,欠揍的人不是沒見過,但像海胖子這麼欠揍,還真是沒有.

通天塔出了這樣的人,絕對是個恥辱!

老兵們也呆住了,不過,並非因為看見死神螳螂.

他們是聽見岳陽說用遠古巨龍的血來給海胖子提升,根據他們的觀察和判斷,海胖子他們的潛力已經在某一種程度上固定下來,就算能夠提升.也是有限的,而且血脈根基非常牢固,要想再用外物改變.非常困難.本來他們還非常惋惜的.現在一聽岳陽還有辦法繼續提升.不由暗中震驚.

再認真地看看岳陽,發現這小子,跟第一次前來征服城時,已經有了極大的不同.

現在的他,似乎已經接近神境?

年輕人進步很快,但也不可能快到這個程度吧?

本想問一問,但岳陽沒有給他們機會,神秘一笑,利用三界羅盤,瞬間離開,返回通天塔去.

只有剛才看見死神螳螂用粉拳輕捶地討好岳陽的灰太狼,感到危機感.它趕緊屁顛屁顛地跟上.一起返回通天塔.不管如何,拍主人馬屁這種工作還得交給自己,不能讓那個小丫頭搶去了.身為主人座下最忠誠的戰獸,灰太狼絕對不容許別人挑戰自己專屬的工作.

要說到表現方面,灰太狼絕對是排在第一的!

"埋劍谷,交給你來跟"要是遇上合適的符文就歸你了!"岳陽覺得也是時候給灰太狼派個任務.省得它太閑.

"啊嗚!"灰太狼一聽差點激動壞了,主人對自己總是最好的.它大拍胸膛,表示一定辦好.

天羅皇宮它也不去了.

直接半路拐彎,與岳陽告別,去大夏皇宮.

二話不說,先找到水東流那個老狐狸,埋劍山莊這活,它包圓了!…——",!~!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良心不安?】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幸福有那麼容易找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