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幸福有那麼容易找到嗎?】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幸福有那麼容易找到嗎?】

第八百七十六章:幸福有那麼容易找到嗎?

天羅皇宮.

岳陽回到通天塔後,第一個想見的不是別人,而是四娘.

自欲谷里認識了潘多拉是件好事,但回想起當初,差點讓她的災厄神力和欲谷法則給害死,想想,還真有點後怕.假如自己再也不能回來,那四娘和冰兒她們怎麼辦?無瑕和茜茜她們又會如何的傷心?當然那一切假設都是不成立的……只是有空閑回想當初的情形,岳陽心里就有種急需人來寬慰的心靈悸動.

誰最能釋放岳陽心中的負面狀態呢?

無瑕,茜茜,落花,伊南,天罰,岳雨等等,她們哪一個都可以.

甚至就連冰兒,霜兒,寶兒,妞妞她們這些還需岳陽照顧生活的大小蘿莉,有她們在身邊,蹦蹦跳跳,笑笑鬧鬧,即使不懂得一點安慰,都會讓岳陽心中自動恢複良好的狀態.

不過毫無疑問的一點是,最能鼓舞岳陽和最能讓他消除負面情緒的人,是四娘.

柔柔弱弱的四娘,她溫柔似水,嫻靜賢淑,天生有一種善良的母性光輝.

那怕什麼話都不說,只是看著岳陽.

也能讓他感到她堅定的支持.

那種信心,那種鼓舞,是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的,只要岳陽看見四娘,就自動懂得自己該怎麼做.

只要看見她,那麼岳陽無論心靈總是暖融融的,感到就像一個流浪又無依的孩子回到家里了,無論在外面受到什麼樣的打擊,或者有何種憂慮,都會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岳陽回到庭園.

剛好看見同樣在傳送陣出來的醉貓禦姐,兩人都微微一楞,這麼巧?

"你回來得不巧,無瑕和茜茜,已經陪冰兒去參悟遠古符文,岳雨去探望導師,而別的人,都忙著在天梯里修煉,沒人有空陪你."醉貓禦姐迅速反應過來,搶在岳陽開口說話前,又說了一句:"不要看我,我也沒空,陛下快到生日了,我得回來布置一下."

"我有空."小熊貓妞妞生怕岳陽失望,乖巧地跑過來,小手摟住岳陽的手臂,仰著的小臉:"我和霜兒一起陪你,我們都有空!"

"真乖!"岳陽把妞妞抱起來,在光潔的小額頭上響亮地親了一下.

"你去做作業,整天光顧玩,剛才不是說回來和霜兒一起學習嗎?"醉貓禦姐像個嚴厲的媽媽,嚇得小熊貓女吐了吐小粉舌,再不敢糾纏岳陽.她趕緊撒開腳丫子跑進去,准備先找岳霜,等做好了今天的作業,再想辦法溜出來和哥哥玩.

在轉彎角,還停下來,朝岳陽做個秘密手勢,示意要等她.

直到看見岳陽點頭,才歡喜地蹦進去.

醉貓禦姐看見了又好氣又好笑:"你多大的人啊?還跟小孩子一起玩?"

岳陽同學笑嘻嘻的反駁道:"有童心的人才不會老……陛下生日?我能參加嗎?"

醉貓禦姐鼻子極好聽地輕哼一聲:"沒你份!陛下要是沒請你,不能厚著臉皮不請自來,否則淨給人添亂,要不是四娘住這,你老是來,對陛下名聲也有不良的影響!"

岳陽裝糊塗:"有什麼不良影響?"

醉貓禦姐差點沒有用手活生生地掐死他,最後努力忍住:"反正就是不好,龍騰誰不知你是個花心大少啊?"

岳陽怒了.

"喂喂,陛下後宮內佳麗三千,君無憂那老頭子明里有三宮六院七十二繽妃,暗里有多少說不清,跟他們一比,我算什麼?渣渣都不是!再說了,在龍騰又或者通天塔里,哪個皇帝沒有一百幾十個女人,跟他們比起來,我算是純情又專一的乖孩子好不好……"這就是穿越男的自我辯護.

"你是純情又專一的乖孩子?"醉貓禦姐快暈死了.

"要跟別的王者比起來,我還真敢說是."岳陽同學的臉皮比城牆都厚,狡辯兩句算什麼!

"你,你怎麼能跟別人比呢?"醉貓禦姐一聽,忽然大怒:"那些臭男人花心就算了,你應該與眾不同啊,你應該給大家做處好榜樣的!"

"切,這一種好榜樣,還不如不做!"岳陽同學很不屑地擺擺手.

"什麼?"醉貓禦姐怒瞪著岳陽.

"我只是想提醒你,我也是你口中的那些臭男人……"岳陽舉手,弱弱地回答.

"臭男人就可以花心嗎?"醉貓禦姐抓住這一個重點質問.

"不可以嗎?"岳陽眨巴著眼睛反問.

"真是氣死我了!"醉貓禦姐看這小子變臉似的,一時一個模樣,簡直為之絕倒.她一把推開岳陽,搶著舉步離開,沒好氣地嚷嚷:"別再跟我說話,懶得理你!"

"這妞……"岳陽抓抓後腦,忽然感覺這禦姐有點奇怪,平時她不是這樣的,難道發生了什麼事?

身邊沒人,否則一定問個清楚.

岳陽回到四娘的住所,看見她正與什麼人告別,又有點好奇,是誰來找四娘呢?

四娘一轉身,看見了岳陽.

頓時喜上心來.

她的心情極佳,笑容滿面地讓岳陽坐下來,一邊輕柔地給他梳理一下長發,一邊歡喜地說:"經過幾家長輩的商量,最後訂下了一個日期.訂婚太久,沒個動靜,對無瑕和茜茜她們不公平,當然,你們年輕人有想法,假如不希望公開辦喜事,我們也是能認可的,但你們總得跟長輩碰個面,把事情定下來.這也不是對你們不放心,而是我們這些長輩,都希望能夠早些開枝散葉,有子孫滿堂繞膝,外面打仗總是沒完沒了的,通天塔現在安甯下來了,你們應該把喜事辦一辦,以後有個小寶寶也名正言順……婚事要怎麼操持怎麼辦,各族的風俗不一樣,這個我們就不管了,反正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怎麼形式你們看著辦就行,簡單也好,依禮也好,我們只是確認一下."

岳陽聽她這一說,就知道躲不過了.

只好點頭.

四娘看他答應,高興得情不自禁地摟他入懷,眼淚一滴滴落下來:"三兒,四娘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看你長大成人,娶回媳婦,以後生子添丁,要是你這兩年能給我抱回個小寶寶,那四娘就再沒有什麼遺憾了!"

她本來還以為要費一通唇舌,才能讓他點頭答應.

誰不知,一說他就同意了.

真是讓她驚喜莫名,怎麼去天界一通回來,他就變得如此'聽話’了呢?

四娘的心一動,明白了幾分,立即將岳陽輕輕地扳過身子,拭去眼角的淚痕,以濕漉漉的眸子凝望著他:"三兒,是不是在天界遇到什麼事了?給四娘說說,你可不許瞞我!"

岳陽笑笑:"其實也沒啥,只是出了點意外,不過還好……"

把欲谷和獸谷的經曆,都給四娘簡略地說了說.

通過這種傾訴,原來在岳陽內心里湧現的一點負面情緒,刹那煙消云散,化于無形.

四娘聽得又驚又喜,禁不住要用手拍拍心口,安撫下快蹦出來的心髒,又輕輕地在岳陽的頭頂上拍一下,帶點嗔怪地批評:"既然有最好的通關辦法,為什麼還要做多余的事?你這樣胡來,要嚇死四娘了!以後絕對不許再這樣胡來,你做什麼,都要想想大家,你有個萬一,教我們以後怎麼活?當然,這件事,也不全怪你,這就是命運啊……潘多拉遇到了你,也是一種緣分,都是冥冥中注定的,有時想逃也逃不過,有姐姐在上天庇佑著我們,我們以後也一定能逢凶化吉的!"

岳陽忽然把頭埋入她的懷抱,就像睡著了那樣,輕輕地閉上眼睛.

四娘臉上湧現無限溫柔,長睫也微微地攏合.

輕輕地.

撫著他的黑發,撫著他的臉頰,她的聲音就像星空下的天籟:"睡吧,三兒,家里什麼事都要你來扛,你一直很累,四娘是知道的,可是沒有辦法,家里就你一個頂梁柱,四娘也想幫你啊,但……睡吧,有四娘在,你什麼都不用怕,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在她溫柔的母性光輝中,岳陽沉醉了.

不是睡熟,而是陷入了那一種無法言喻的精神世界,甯靜,安祥,空靈,無憂……

這,就是四娘的內心嗎?

在這樣安甯的精神世界里,那怕沉眠一萬年,也不會覺得孤獨!

等岳陽醒來,發現自己躺在長椅上,身體平躺著,頭枕著四娘的雙膝,雙手圈著她的腰身,之前睡得就像個孩子.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聽見醉貓禦姐的聲音,趕緊繼續保持半睡半醒的狀態,只聽她帶點顫抖地懇求:"能不能把我的名字劃掉?四娘,我不想嫁給他!"

"為什麼呢?"四娘的聲音柔如止水.

"無瑕,茜茜和落花她們的名字都在上面,我要跟她們一起,那像什麼話啊!"醉貓禦姐聲音帶一點哭音.

"是不是關于正妻的事?"四娘問.

"不,不是."醉貓禦姐趕緊否定:"無瑕是最好的人選,這一點,就連茜茜都同意的."

"那是你不喜歡我家三兒了?"四娘故意這樣問.

"也不是……只是,我的身份跟他差太多了,再說了,他老是捉弄我,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四娘,我的心很亂,容我好好想想再說好嗎?你幫我勸一勸陛下,關心是沒錯,可是這件事,我想自己做主.對了,千萬不能讓他知道,要是事情不成,以後我,我不知該怎麼面對他……四娘,你最好了,幫幫我!"醉貓禦姐情急之下,拉住四娘的手,眼紅紅可憐巴巴地看著她.

"你在擔心什麼,四娘是知道的,可是那根本就沒有關系,回去好好想想吧,傻孩子,誰不知這事荒唐,但終是一輩子的幸福啊,幸福真的有那麼容易找到嗎?要是那麼在乎別人怎麼看,你豈不是活得更累?無瑕,茜茜和落花都能放開,你為什麼要那麼固執呢?傻孩子,你這樣,只會苦了自己!"

四娘柔聲安慰醉貓禦姐,又伸手輕輕摟住她.

給她一點心靈安撫.

醉貓禦姐原來激動的內心,漸漸平靜下來,當看見岳陽還在熟睡的面龐,看見他的唇角微微彎弧,似乎在夢中看見了什麼樂事,自酣夢中無聲地笑出來……又似乎能一眼看穿內心深處,然後故意嘲笑出來……

頓時,心里一陣陣顫動,難以自制.

"四娘,我回去了,先讓我想想!"醉貓禦姐不敢再看,生怕再看,就會挪不開視線,她站起來,飛一般逃走.

"真是個別扭的傻孩子!"四娘禁不住為之失笑.

這章補更昨天的,後面還有一更.RO!~!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任務,灰太狼疾走】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七章:【第一次,給媽媽洗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