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七章:【第一次,給媽媽洗腳】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七章:【第一次,給媽媽洗腳】

事後三天,岳陽都沒有看見醉貓禦姐.

倒是小熊貓女妞妞,和岳霜那個調皮的小丫頭一起,玩得不亦樂乎.

晚上,原來乖乖的她,甚至和霜兒一起,爬上岳陽的床,一左一古地摟住他呼呼.岳陽很難得地享受了幾天像以前剛剛穿越不久時的甯靜生活,白天,陪著兩個小丫頭瘋玩,不時在生活中,無形地教導她們各種知識,讓她們不知不覺就學到了許多上課也學不到的東西……有時,也到廚房幫四娘冼冼菜或者切切肉骨頭什麼的,盡管這種添亂的行為,多半會讓四娘趕出去,但岳陽還是樂此不疲.

他最誇張的行為,是親自捧一大盆水,和霜兒一起給四娘冼腳.

說是教導霜兒孝道回報.

四娘抗拒不得,最後只好答應.

一邊是岳陽,一邊是小丫頭,第一次給四娘冼腳.

四娘雖笑,卻不時抹眼淚,尤其是看見岳霜這個小丫頭,都冼出一身大汗,弄得滿身是水,也要堅持,更是感動得她摟住小丫頭哭了出來.

醉貓禦姐躲在牆角那邊,愉看了好久.

最後無聲地隱去.

岳冰很快回來,由孿無瑕和茜茜公主兩個相陪.

她還不知道那個遠古符文是岳陽給她預留的,還興奮地向哥哥報告,說兩位嫂子幫她吸收符文能量,讓境界又有了新的突破.她覺得自己這樣就已經是占哥哥的便宜了,心里還有點小得意,既然哥哥要吸收遠古符文,自己自然不能讓哥哥拋得太遠,幫忙吸收周圍的符文能量,是自己唯一能做的.

這也走進步,不是嗎?

岳冰心里就是這樣想的,如果讓她知道,那個遠古符文是岳陽給她預留下來的,心里一定會惶恐不安.

正因為擔心這個小丫子不肯接受那個'遠古之森,岳陽才秘而不宣.

"好像有點不對勁!"六識敏銳的茜茜公主表示有可疑.

"沒有."岳陽同學有點汗.

"是不是瞞著我們做了什麼虧心事?"雪無瑕也用微笑刑法來審訊,其實她有真相之書,只要看見岳陽,就能知道一點點.她這樣說只不過是配合虎妞罷了.

"給個水缸我做膽子我也不敢!"岳陽同學趕緊說明自己其實是一個做好事不留名的乖孩子.

"問題是,你的膽子比天還大!"茜茜公主一眼看穿了這等小伎倆.

"哥哥,坦白從寬."就連岳冰也興致勃勃地加入審問.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說了,其實我同意了他們的迫婚行為,就在三個月後,你們也知道,之前只有我一個人,身孤力單,如何是老狐狸他們的對手,只好舉手投降了."岳陽拿出一副'做叛徙不是我的錯,的表情.

"原來是這樣恭喜哥哥!"岳冰打心底替哥哥感到高興,又向茜茜公主和雪無瑕道喜.

"是不是快有喜糖吃了?"小丫頭帷一覺得結婚好的原因就是有很多喜糖吃,她一聽哥哥要結婚,都快流出口水了.

"小丫頭你懂什麼,一邊去!",岳冰訓斥道.

其實她對于結婚意味著什麼,在頭腦中也是一直空白的.

結婚對于努力修煉一心追近哥哥的岳冰來說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是太遙遠的東西.不過她知道,哥哥要是一正式結婚,那麼幾位嫂嫂就會名正言順地嫁進來…………只是那樣有分別嗎?現在嫂子們也跟哥哥一起生活一起修煉啊!

岳冰沒想太多,她只是覺得長輩讓做的事,又是對哥哥有利的事,肯定是對的.

茜茜公主和雪無瑕得知這個消息,明明是之前聽過一點風聲了,但仍然忍不住陣陣羞赧,紅暈生頰.

雪無瑕恢複得更快一點.

點點頭,表示默許,就鎮定了下來.

倒是茜茜公主這個胭脂虎妞,也許覺得岳陽答應過快,沒有征求她的意見,也許是覺得他在大庭廣眾說出來讓她一時間沒有心理准備.

揚起粉拳,狠狠地賞他了一拳,口中也不饒他:"誰答應嫁給你啊?"

岳陽一下捉住她的拳頭:"虎妞,你還想跑?"

這下,茜茜的臉更是紅得連脖子都燒了起來,羞不自勝地瞪他一眼:"小孩子都在看呢!快放手!"

岳冰聞言埯面,佯裝看不見:"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小丫頭卻沒有她那麼配合,自愉偷打開的手指縫里愉看,咭一聲笑出來:"看見了,哥哥要親茜茜姐,讓我看見了,哈哈,我告訴媽媽去!"岳冰不等這小丫頭嚷嚷,一把將她提了起來,強忍住笑意:"小丫頭,添什麼亂,哥哥哪有親,胡說八道!對了,我帶了蜜餞,你要不吃,我全送給妞妞!"

"我要,我全要,最多分一點給妞妞……哇哇,姐姐最好了!"岳霜這小丫頭一聽,立即拍姐姐的馬屁.

被岳陽強親了一口的苦茜公主,沒好氣地給他翻個白眼.

英氣的女劍士,臉生紅暈,半帶羞赧,半帶惱氣,再添上幾分小女兒的嬌嗔,是什麼樣的感覺?岳陽無法形容,只覺得茜茜公主這個胭脂虎妞,從來也沒有這麼可愛過!

他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更惹得無地自容的茜茜公主抓狂地咬他一口.

雪無瑕靜靜地站在岳陽的另一邊.

靜靜地看著這個心愛的男子.

她並不需要主動,只需要稍稍等待一下,他就會回過身來,溫柔地親吻自己.

就像無論有多少個各有所長的女孩子出現在他的身邊他也未遠不會忘記,還有一個自己在靜靜地等待.

因為命運,因為像分,他不可能永遠都只屬于自己一個人擁有,不過,在他的身邊,永遠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位置.就像在他的心里,最深處,未遠都有自己.

岳陽側過臉,在她的唇蜻蜓點水般,輕輕一碰.

兩個人的思念,就于這輕輕一吻中盡情交換.

交融……

"真讓人嫉妒啊,對雪妞那麼溫柔對我根本不一樣啊!"茜茜公主雖然覺得讓岳陽強親那種方式還是更適合自己,像雪無瑕那樣配合他,自己才沒有那麼縱容他!可是看見了這小子如此深情,又忍不住提出抗議.

"來來,虎妞,我好好地補償你!"岳陽同學拿出一副豬哥相,作勢欲抱.

"誰稀罕!"茜茜一拳打過去,將這小子直接轟飛.

牆角,醉貓禦姐的影子.

一閃而沒.

無論是六識敏銳的茜茜公主,還是神念無限的雪無瑕都注意到,只是沒有道破.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嗎?

到了晚上的時候,岳陽和小丫頭又捧出水盆要給四娘冼腳.

岳冰的眼圈一下子紅了,自己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給媽媽冼過腳呢!她激動地搶上去擠在哥哥和妹妹的中間,一邊給媽媽的腳澆水一邊抹著眼淚,那粉嫩的小臉,一下子讓淚水模糊了.

別說她,就是茜茜公主和雪無瑕都看得呆住了.

過了好久.

雪無瑕才反應過來,向茜茜公主點點頭,輕輕地蹲下身子,接過岳陽手中的毛巾,輕輕地擦拭著四娘的腳.

而茜茜公主還有點猶豫不決,直等到埯面而泣的四娘把霜兒摟抱到膝上,又看看岳陽,看見他點頭,才慢慢地蹲下,用顫抖的手,接過岳霜的位置……岳冰哭成了一個淚人兒,一邊抽泣著,一邊給媽媽擦冼,她的動作,是那麼的笨拙,又是那麼的輕柔,不敢用一點氣力,生怕稍一用力,就會做錯了似的.

牆角的陰影中,醉貓鄲姐用手埯著臉.

一聲不吭.

可是她早已經淚流滿面.

到了第二天,茜茜公主和雪無瑕,都和岳陽告別.

"我想回去看看,你不要誤會,我對那個老家伙是不會有任何思念的!"茜茜公主只是嘴上不認輸,其實自認識了岳陽後,她跟君無憂的父女關系,已經和緩了許多,嘴上說不原諒那個討厭的父親,但她除了對岳陽說說,在別人面前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倔強的茜茜公主了.畢竟經過了連番的大戰,讓她意識到一點,假如現在不對父親好一點,萬一再有某場大仗爆發,說不定父親就會未遠地離開,再也無法撫回,就是想孝順也來不及了.

"真的不用我陪你們回去嗎?"岳陽看了看茜茜公主,又問雪無瑕.

"下次吧,今天就算了,我們又不是回去長住,只是在家里呆一兩天,稍稍感受下家里的氣氛罷了."雪無瑕給岳陽一個抱抱,在他耳邊密語提醒:"回來繼續會審問,不要丹為昨天真的瞞過了我們."

"不要,別碰我!"茜茜公主拼命掙紮,但岳陽非要抱住不放,岳冰和岳霜兩個雖然埯面不看,但都在指縫里愉看,這個最讓她感到窘迫,這,這不是教壞小孩子嗎?

"公主殿下,我那邊的風俗是這樣的,見面禮就是擁抱加親吻!"岳陽同學表示要遵守風俗習慣.

"你怎麼不跟海胖子抱抱?"茜茜公主鄙視地賞他一拳.

"廢話,風俗習慣的擁吻僅限美女!"岳陽冷哼.

"這到底是哪里的風俗習慣啊?"茜茜公主無語了.

"他自己發明的唄!"雪無瑕最懂岳陽.

"那我再發明一個……以後誰看見這種討厭的風俗習慣,那就賞一頓打!"茜茜公主又想揍岳陽一拳,誰不知這回岳陽早有提防,一架開拳頭,搶進她的懷里,胸貼胸,臉貼臉,狠狠地親吻下去.

假如不是茜茜公主用力咬疼了他的嘴唇,那他是舍不得松口的.

"小孩子不要看."岳冰笑嘻嘻地埯岳霜的眼睛.

"親嘴罷了,有什麼好看,我天天都親哥哥!"岳霜這丫頭表示不屑,她攀摟住岳陽,叭叭地親岳陽兩下,響亮異常,童真的舉動,惹得大家一陣哄笑.

牆角那邊,有輸窺的影子又一閃而過.

隱隱,還有聽見忍俊不禁的笑聲.

同學們,小時候,媽媽多少次給你冼腳,還記得嗎?如果有機會,也給媽媽冼一次腳吧!!~!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幸福有那麼容易找到嗎?】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慷慨又偉大的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