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八百八十章:【滾出去!】  
   
正文 第八百八十章:【滾出去!】

夜涼如水,月兒彎彎月如鉤.,甯靜的天羅皇宮,忽然傳出一聲巨大的爆炸,讓值班的衛士嚇了一大跳.

難道又有敵人來襲?兩位值守將軍,更是第一時間,趕到爆炸處查探消息,他們發現有個黑影一閃而沒,剛要擒拿此賊,誰不知護國戰神飄然出現,言明並非敵襲,而是三少在做實驗,吩咐兩人退下.

三少是個制造傀儡戰獸大宗師,僅排名在鬼才岳工之下,這是龍騰大陸眾所周知的.

只是,這一回又是做什麼研究呢?

爆炸那麼厲害,看來是個非常了不得的研究,也不知是成功還是失敗"兩位值守將軍不敢多問,趕緊依令離開,上位者的事,可不是他們所能打探的.再說,外面還有兩個營的值班侍衛等著他們去安撫.

天羅皇帝華旭日的寢宮外,岳陽同學衣衫破碎地飛奔進來.

那位值守女官,看得瞪目結舌.

也不知該攔還是不攔.

她楞楞地看著岳陽自身邊飛奔而過,看見殿門一關一閉,想阻止已經來不及.

立即扭頭回來,當著沒看見岳陽入內.

"你干什麼?我已經休息了."陛下大怒,這小子竟然已經跑到自己的床前,這真是太過份了!

"先別睡,起來,幫我看看這個.雖然沒有成功,但思路找對了,我覺得是很有希望的,來,看看,你給點意見!"岳陽喜極忘形地把手中一團黑乎乎的東西,獻寶般遞進帳內.陛下接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後怒氣沖沖地哼了一聲,自帳內信手揮出一股潔白能量,將岳陽手中的物品收入其內,再以柔勁把岳陽推離幾步,讓整個紗賬都籠罩上一層迷霧.

"簡直是胡鬧,誰允許你私闖寢宮的?若再有下次,嚴懲不饒!"陛下先是怒斥岳陽的無禮.

"我這不是太高興,一時給忘了嗎?"岳陽同學雖然解釋,但毫無悔意.

"那我一時高興,是不是可以將你打一頓?你這是狡辯!"陛下讓他氣得幾乎內傷.

不過,岳陽是什麼人,陛下還是清楚的,雖然這小子在生活上一塌糊塗,但做起大事來,還是挺認真專注的,如果心里高興,有這種夜間寢宮的舉動,也不算很奇怪,因為這小子就是這樣的人!

"那陛下原諒我這一次吧!"岳陽同學又是道歉又是作揖,態度似乎很誠懇.

剛才發生了大爆炸,他還來不及洗臉.直接就跑過來.

讓爆炸給炸得黑黑的臉上,既帶點狼狽,又帶點專注的執著,陛下看見了,忍不住生出三分諒解,他也是為了自己的理想,才弄成這樣子的.要不是為了自己,他現在恐怕早就抱著哪個小美入睡下,哪用半夜跑到自己這里來挨罵.

對這小子,陛下很想生氣自勺,但生氣不起來.

一看他鼻子抽抽的,似乎噴到什麼異常的香氣,陛下立即咳嗽一聲,轉移岳陽的注意力:"夜間寢宮的事,我不追究了,可是,必須是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謝過陛下."

岳陽同學一看陛下不生氣了,立即介紹起他的研究成果:"如果做一個類近召喚寶典那樣的存在,我想傾盡整個通天塔和天界之力,也是不可能的.那是神明也無法涉及到的領域.所以,我想,為什麼我們要一開始就建空中樓閣呢?我們沒有那麼高的技術,無法在天空中興建樓閣,那麼我們可以在地面上…"當然,這是比方,我的意思是,利用我們現在的技術和能力,做出我們能夠實現的代替品."

陛下的興趣讓他的話引起,的確,太難的做不了,何不改變思路,把目標定低一點呢?

岳陽搬張凳子.

坐在床前.

滔滔不絕地講述起自己的心得.

一邊說,還招呼外面值班的女官端茶進來喝.

那個女官聽見陛下的招呼,傻呆呆地捧茶進來,看見岳陽大咧咧地坐在陛下的床前,樣子就像活見鬼.

岳陽喝了.茶,又表示對她這差勁的服務很不滿意,不過那女官飛一般逃跑了,想投訴也沒辦法.

看見這模樣,陛下差點沒有絕倒.

當這是他自家了?

這小子還真老實不客氣!

不過,此時讓岳陽引起了興趣的陛下,也沒有開口趕人,而是一邊研究著手中的半成品,一邊傾聽.

岳陽就像穿越前看過的米國總繞發表就職演講那樣,講到激動處,揮拳亂舞:"如果我們做個寶典,或者做個可以契約多個戰獸的東西,那是做夢!就連遠古之神創造出來的召喚寶典,也只是每人擁有一今生命守護戰獸,所以我們在沒有那麼強大的能力前,不要想如何超越或者接近.但是,我們可以在這里,反思到一點,既然召喚寶典的生命守護戰獸是存在的,而且每今生命守護戰獸的屬性特性都不一樣,那麼說明什麼昵?說明其實每個人的潛力和特性都不一樣,最少在靈魂那邊不一樣,身體這邊,或者後天學習的東西是一樣的,可那今後天的東西,改變不了一個事實."

陛下越聽越合心意,也有種靈感閃現的感覺,又覺得還差那麼一點點.

情不自禁,配合岳陽的講演,詢問出來:"一個什麼事實?"

岳陽一揮拳頭:"我不敢百分百肯定,可是有九成把握,可以證明一個事實,那就是,每個人的靈魂,都是擁有契約寶典潛力的,最少,絕大部分的人有這種可能.

陛下對于岳陽這個驚人的言論,不由驚呼起來:"這,不可能,你用什麼來證明?"

岳陽非常自信地笑了.

雖然他的臉炸得黑黑的,但依然魅力十足,一種自信的光芒在眼眸中閃耀,璀璨如星!

他站起來,重重地一揮拳頭,加強語氣:"首先我們想一想,為什麼有些人可以契約寶典,而有些人不行.也許有許多武者會說是血統,這是一方面,但更多人清醒地認識到,主要還是一個人的潛力.這個潛力,跟各個方面掛鉤,血統只是一種,也就是說,能夠契約寶典的人,肯定備方面部是相對優秀的!我們再超脫一個境界,這樣看待問題,假如所有人的靈魂都能夠契約寶典,可是只有極少的人能夠做到體現潛…"這一說,陛下立即明白了.

一種久悟不出來的迷惘,刹那撥云見日.

就像打開了一扇窗戶,陛下覺得眼前豁然開朗,也許苦苦追求而無法破迷的東西也豁然貫通.

"你是說,是因為人的身體,限制了靈魂與寶典的接觸,是因為人身,隔絕了靈魂與寶典的溝通?是因為人身潛力的不足,造成了絕大部分人都無法契約寶典?"陛下聲音激動起來,終于找到了一點方向,這個迷一破,那麼許多東西都變得簡單起來.

"沒錯."岳陽拍手肯定道:"再來一個問題,為什麼只有二十歲以下的人,才能契約寶典?當然,在天界或者別的種族,這個限制是不存在的,像金精靈,往往幾百歲還可以契約."

"這是因為後天的影響!"陛下立即想到了最佳答案.

陽大贊:"打個比方,假如在嬰兒期,幾乎所有的人都有契約寶典的潛力,那麼隨著時間的消逝和後天的成長,一個人的潛力如果不挖掘出來,將會大量消耗和埋沒,也可能讓後天的知識和思想所掩埋.為什麼大家族的後輩更多機會契約寶典呢?一是因為血統優秀,潛力足;二是因為培養得當;三是因為自信……"沒錯,就是自信!普通人根本沒有契約寶典的自信,不滅的信念是先天至尊的第一基礎,沒有足夠自信的人,肯定無法契約寶典.當然,空有自信,沒有潛力又或者執念太重,後天的貪婪或者某些欲望掩蓋了先天的潛力,嚴重地隔絕了靈魂上的溝通,這也是不能契約寶典的重點.最後的原因,是因為智慧,智慧可以分為兩樣,一是知識:二是智商,這兩者缺乏了前者,還可以通過學習來彌補,就像戰獸晉升聖獸,神獸那樣.智商上缺乏的話,那就是先天不足,自然不可能溝通靈魂了.""現在我有點明白,為什麼前輩們,會把等階放上,先天下恍然大悟,失聲驚叫起來:"覺悟的武者稱為先天武者,更上一境稱為先天至尊,原來就是要我們在先天的方向努力."

"道理我們弄清楚了,其實很多人都可以契約寶典,但因為後天的影響,成長中的各種影響,絕大多數的人可悲地淪為平庸之輩."

岳陽說到高興處,又把凳子挪前一點點:"找到問題所在,我們就可以著手研究了.我的想法是這樣,做個像你說的那樣,既能溝通靈魂,又可以讓普通武者都可以用上的東西.這個東西,嚴格來說,它不是召喚寶典,只是一個召喚物品,就像召喚魔晶那樣,但是,它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溝通于靈魂,契約的戰獸類似于生命守護戰獸,而且是最貼近自己本體屬性最符合一體成長的戰獸""你這黑乎乎的金屬球就是你所以說的代替品?"陛下左看右看,看不出它有何特異之處.

"什麼黑球?它只是還沒有成功!"岳陽先是愕然,隨即醒悟,解釋道:"它的作用是這樣的,是一個佩戴在手腕上儀器,普通的武者,又或者無法契約寶典的年輕一輩,他們無法溝通靈魂.我們不需要他們做到這點,這個腕儀,我們做有特種的設計,溝通靈魂方面,我們就像種子一樣,把意識放在腕儀上,這個腕儀就等于是我們的一個傀儡召喚獸,它的作用,就是把使用者的召喚獸在身體里喚醒出來."

"你的意思是,這個東西就是一個機關?"陛下何等聰明,一點就通.

"太對了."岳陽同學的凳子又挪前一點點:"將這個東西比成一把手弩,那麼召喚獸就是一支駕箭,只要使用輕輕一扣扳機,就可以將弩箭發射出去.他不需要懂得怎麼制造手弩,也不需要知道怎麼制造弩箭,一切都不需要知道,只要學會扣扳機就行."

"照你這樣說來,還真有可能……"問題是,假如這樣,那你會很辛苦,因為一切都是你給予的."陛下有點感動了,假如真是這樣,那麼岳陽是最大付出的,因為這純是一個費時費力又不利己的活.

"我還以為你會批評說我以後將掌制整個龍騰大陸的武者"岳陽暗擦一把冷汗.

"滿腦子色色的你也有野心嗎?"陛下本想嚴肅點,但忍不住樂了.

"喂,我可是一個正人君子."岳陽同學生平最大的心願就是想裝威柳下惠,讓美女來坐懷.

"就你?算了吧!不過,你真的不需要報酬嗎?"陛下忽然有點頭疼,若是這個可以改變整個龍騰大陸的創舉真的研究成功,要獎給這小子什麼好呢?他啥也不缺!

"做傀儡戰獸很簡單,不過,檢測潛力和種下溝通靈魂的符文印記,的確挺麻煩的,我建議只給美女做,陛下,到時的美女,我們一人一半,要是你能力強些,你六我四也可以!

你想想,一大群美女圍著你,將你淹沒在乳海之中,那種感覺……"岳陽同學忍不住yy起來.

"你說什麼?"陛下憤怒了,什麼乳海,就知道這小子沒好心思.

"陛下,你天天躲在後宮里,不要告訴我不喜歡美女,算了,大家都是男人,我理解你的,不好意思吧,我是見你是知己才說的,像君無憂那家伙,我才懶得理他.對了,你可能屬于那種喜歡一個人偷偷玩的悶騷型,你應該多與別人交流,否則長期這樣下去,心理肯定會不健康的!"岳陽一拍胸膛,表示大丈夫不要遮遮掩掩的,要敢說敢愛,喜歡美女就大聲說.

"滾出去!"陛下狂怒,忍不住沖出紗帳,一腳將這小子踹飛殿外,竟敢說自己是悶騷型?簡直找死!!~!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陛下的研究?瘋狂的構想】     下篇:正文 第八百八十一章:【禦龍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