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我舍不得……】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我舍不得……】

看見赤天河徹底擊斃,岳陽精神一松,暈厥倒地.

小文麗迅速接替他的最後工作,將赤天河的尸首暫時放進佇物之戒,小奴則把岳陽抱起來,急急地帶回寶典世界去療傷.茜茜公主又哭又笑,她心中還有余悸未定,生怕赤天河死而不僵,還有反複,她謹慎地觀察了周圍環境,確實感應到戰斗已經結束,一切安全,身子才軟綿綿的倒下來.

風暴女神將趕緊上前攙扶住茜茜公主的胳膊.

她,靜靜地等著小文麗.

以淨化光華和極寒冰能把那個赤血池封印起來之後,小文麗召喚寶典,召喚出石化美杜莎,風暴美人魚,雷霆娜迦和冰霜蛇妖,讓它們接替自己的工作.

一邊飄移過來,引領茜茜公主和風暴女神將返回岳陽的寶典世界去.

寶典世界里,已經亂成一團.

許多地方讓小山般巨大的冰山所堆積,也有一些地方燃燒著尚沒有來得及淨化的,赤天神火"又有無數不知名的神力,在寶典世界內與岳陽的意志相逆,造成大大小小的能量漩渦.在居室外面,雪無瑕的身子正飄浮在天空中,不斷地融和著那個不知名的神格""真相之書,也綻放著千萬道光華,由原來的亞神器,漸漸地,幾不可見地向神器進化.

岳陽躺在床上,意志雖然不再與獄皇神印抗衡,但因為之前的契約幾乎已經消耗盡他所有的心力.

所以,此時的他,疲憊的睡著了.

"真是一個逞強的家伙!"

"什麼東西都要一個人承擔!"

"除了睡著,還好一點點,平時真是讓人很討厭啊!"

"而且,你總是那樣,讓人擔心"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你才會讓我的心安生下來?嗯?"

茜茜公主撲在岳陽的身上,以岳陽清醒時絕對見不著的溫柔,以她染血後剛干的手指,輕撫著他的臉"又俯首下來,忘情地輕吻他.

小文麗與風暴女神將相互一笑.

她們都知道這個,虎妞"是個什麼樣性格的女子.

堅強又好勝的她,跟岳陽斗氣是常事,向來都是對他揮舞小拳頭,還真難得有今天這樣的溫柔呢!其實,也許這才是她真正的一面吧!要等到岳陽睡著,再沒有人跟她斗氣"原來虎虎生威的她,才會恢複自己的真面目,雖然不全部相同,可是真正的她跟溫柔似水的岳雨有一定的相似,茜茜公主她的這個小秘密,估計是岳陽怎麼也想不到的!

"四娘說什麼來著?是讓你好好照顧我吧,結果呢?還是我和無瑕反過來照顧你啊,你這個大壞蛋啊……"

茜茜公主緊緊地摟住岳陽.

一陣喃喃自語.

一陣淺淺的微笑"不時,落下一顆愛到極深的珠淚,溫溫的,燙燙的,滴灑在岳陽熟睡的臉上.

這個冤家一般的男子"真不知什麼時候,就野蠻地闖進了心底里,然後一直賴得著不肯出來"是的,他就是這樣野蠻的小流氓,真是可惡的家伙啊!

茜茜公主放松心神,不知不覺間,進入了夢鄉,趴睡在他的懷抱里.

即使睡著了,她的眼睫上,仍帶一絲濕意.

而唇角,則露出一絲甜甜的笑.

她的手放在他的大手中,卻自握成小拳頭,一副要打人狀"也許,在夢中,她遇見了心目中那個讓她嬌嗔惱怒讓她哭笑不得的大壞蛋吧!

小文麗和風暴女神將看了後,又是相互一笑.

她們也覺得累壞了.

相互偎依地坐在岳陽身邊,不約而同地想起之前戰斗的種種,不禁,又是會心一笑.

今天一戰.

要說到攻擊,技巧,殺意等等這些.

赤天河,遠遠無法與昔日久經戰場的天後相提並論.要知道,當初在擊殺天後時,至尊和岳陽完全拼盡,就連麒麟女冰吟都喚出來幫忙了,甚至,岳陽啟用了不可控制的金色巨人法則力量,進行超沉重的打擊,才勉強擊敗天後.若非鳳凰姐妹和劍靈禦姐有背後的絕對守護,獲勝的岳陽和至尊,恐怕也會死在天後最後同歸于盡的慧星天降之下!

現在,僅憑岳陽一己之力,就擊敗了赤天河.

這,不排除赤天河網網在封印里逃跑出來,甚至自毀一腿的因素.

也不排除岳陽已經在天後的大戰後,一再獲得突破,進步神速,甚至還進試煉之地通了雨,風,沙,欲和獸五谷,又在世界樹與眾女齊修,共鳴到世界樹諸多前輩的遺念意識,探索了原來不可能得窺的"神境,.

最後也不排除岳陽獲勝的原因,有融合了太古符文和契約了獄皇神印的原因.

但是,那怕將全部的因素加起來.

作一個比較.

當初入侵通天塔的天後,也遠勝于今天的赤天河.

要知道,赤天河可是擁有天後就連做夢也渴求的神火,神軀和神血啊,僅僅是這一個優勢,就足可以讓一位武者立足于不敗之地!

如果天後獲得了赤天河同樣的神火和神血,成就不滅的神軀,那麼她絕對不會這樣敗在岳陽的手里.

天後僅憑自己修煉出來的功力,就可以打得岳陽落huā流水.

要不是有至尊.

岳陽無論如何也不會是她的對手.

在總體實力方面,赤天河無疑要勝出天後許多,但在戰斗力和戰場發揮上,他根本不是天後那個級別的,按照岳陽的話來說,赤天河只是一個獲得了大量神血的暴發戶罷了!

一天後.

當岳陽睜開眼睛時,發現茜茜公主睡在自己的身邊,卻睡相很難看地用雙臂勒住自己的脖子,微微嘟著粉紅的嘴唇,似乎隨時要喊出"小賊,給本公主投降,的征服話語.修長的玉腿,一條亂七八糟地架在趴在床邊睡著的小奴肩膀上一條腿直接架在岳陽的小腹上,並且在他兩腿之間穿過去,強鑽到膝蓋彎下面,似乎在睡覺時也害怕會掉到床底去似的.

難怪在夢中,有個美人時不時用玉足磨蹭自己的下面挑逗自己原來是這個睡相很糟糕的胭脂虎妞啊!

"不要走……"也不知茜茜公主夢見什麼,緊緊地摟住岳陽不放.

"真沉,腿抬一下."岳陽覺得自己讓她腿壓下無所謂,小奴睡著還替她扛一條腿,實在太苦了,趕緊伸手在茜茜公主的緊摟下,搬動她的腿,讓那腿離開小奴的香肩.

"哎?哎呀呀小奴怎麼睡著了呢?主人,等一下再起來,等小奴下廚房做好吃的再起來吧!好了,陪著公主休息一會兒,小奴很快,保證很快!"小奴睜開眼睛,發現岳陽醒來,高興得歡呼雀躍起來旋即又乖巧地捂住小嘴,生怕驚醒了茜茜公主口她把岳陽按回床,細心地給他蓋上被子,再興高采烈地一路小跑去廚房,給主人做吃的還有准備熱水洗漱.

門外驚動的小文麗和風暴女神將,探頭進來看了一下.

小文麗進來摟住岳陽親了一下,又出去了.

風暴女神將卻不.

她只是點點頭沒有像小文麗那樣親昵,也許是不敢太親近,畢竟她覺悟智慧後沒有與岳陽相處太多時日.

趁大家不在,岳陽同學自然施展了一下狼狼之手,但茜茜公主沒有醒來,除了獲得完美的手感,沒有得到太多的征服欲.岳陽解開她的衣甲在美玉堆雪上,親吻了幾下綻放的紅梅又溫柔地給她蓋上被子.

這個虎妞,已經永遠屬于他.

要吃掉也不急在一時一定要將她的心和身子一起征服,徹底地征服,才是最高成就.

現在讓她好好睡會兒吧,她連番奔波又擔驚受怕,真是累壞了!

門外面,小奴就像快樂的小鳥那樣,飛快地跑回來,她已經准備好了一切.先是伺候岳陽大吃一頓,再微帶羞澀地給他准備熱水:"主人,讓小奴伺候入浴吧,上次在天罰姐姐那里,小奴可是很認真地學習了,"…咦?這些符文圖案還不能消失嗎?"

岳陽也看看身上的太車符文圖案,搖搖頭:"也許還要過一段時間,最少一個月吧!"

小奴坐在岳陽身後,以鳳仙美人曾經施展過一招,舉世無雙的美乳在泡泡在輕輕地摩擦著他的背,一邊動情地湊到他的耳邊問:"小奴做得對嗎?天罰姐姐和海藍姐姐,哪個做得更標准啊?"

"這個,標不標准無所謂,只要有這份心意就值得大贊了."岳陽回手,也替小奴輕輕地按摩.

他的壞手一動.

不可收拾.

輕易,就把努力學習如何取悅主人的小奴,揉成一個軟綿綿的面人兒.

一會兒,某穿越男忍不住了開戰了,他摟住身體發軟的小女奴,准備尋找場地,進行一場激烈的槍戰.某個可愛的小女奴,卻攀住溫水池,掙脫他的懷抱,俯在上面,勉力提臀做了一個恭迎的姿勢,口中還帶點遺憾地向主人歎惜:"小奴還沒有做完整一套呢,下次,小奴一定不會這麼沒用,一定要讓主人得到最大的快樂!啊,主人不能親那里,噢,小奴快要不行了"……"

激戰似雨,綿綿無盡.

也不知多久,兩人才心滿意足地休戰.

岳陽等小奴睡下,覺得精神氣足,人爽力盛,干脆把赤天河的尸體封印進鎮魔塔里,又跑出外面,收了大量的冰塊進寶典世界,准備在下次傳輸進黑洞空間.

忙完一切,他再溜回去陪茜茜公主睡下,完全看不到曾經偷吃過的狼狼模樣,倒像一個乖孩子.

茜茜公主醒來之後,卻給他一記拳頭.

把他打懵了.

"不會吧?虎妞,我這麼乖,陪你休息還要挨打?"岳陽同學拼命的喊冤.

"你還好意思?趁我睡著,竟然把我的衣服都解開了,你,來做過什麼壞事,從實招來,什麼?你難道還想抵賴?"茜茜公主發現自己胸衣裂開,雪峰半露,紅梅朱果都調皮地冒頭了,這小子要沒有偷親過才怪呢!打他還想喊冤,簡直找死!

"…………"岳陽同學忘了自己還犯了這個錯,他只消滅了與小奴激烈歡好的一些痕跡,忘了當初曾解開虎妞的胸衣,忘了給她扣上,這下讓她逮住,真是無話可說.

"犯人,你臨死前還有什麼遺願?"茜茜公主以虎目瞪著這個垂頭喪氣的大色狼.

陽忽然撲倒茜茜公主,狼爪探進去:"當初只是親了幾下,還沒有摸夠呢,等摸夠了再受刑吧,啊啊啊啊啊,你咬我,好,我也咬你"……喂,不公平,你咬我那麼用力,我咬你輕輕的…………"

"你也可以用力啊,有本事,你一口咬掉這塊肉!反正它比不上你的雪妞那麼大,咬掉算了!"

"我舍不得……,…"!~!

上篇: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浴血戰天河】     下篇: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新生,上弦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