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歡迎儀式和優良傳統】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歡迎儀式和優良傳統】

擺脫了痛苦的金陽城主之位,成為臨時護衛後,風羈迅速進入角色.

他先是做了一條航行路線,交給包谷,呈上給岳陽.

再迅速返回城主府,牽出他那頭同樣餓得瘦骨嶙峋的長腿奔蜴.幸好這頭長腿奔蜴的忠誠度還不錯,再加上許多時候,風羈甯可自己吃不飽,都要分出部分食物給它,否則,餓了這幾個月,再好脾氣的戰獸也會逃跑.

"你不是打算用這頭戰獸帶路吧?"蛤蟆胖子賈德看了,大汗,心想你這個城主能再窮點不?

"飛行戰獸呢?"包谷也覺風羈這城主白當了!

"啊,沒有飛行戰獸,不過,我敢說,只要喂飽肚子,它可以跑得跟飛一樣快!",風羈的話讓重冠他們笑得淚huā四濺,混成這樣,還是個城主,真是太倒黴了.最後,無語的蛤蟆胖子賈德,揮手吩咐手下,給風羈和長腿奔蜴准備吃的.

因為風羈他們的食物稍微上慢了些,他顧不得許多人在邊間看著,與長腿奔蜴一起吞食起生肉.

賈德和包谷扭轉身不願看.

就是餓死鬼投胎也沒這樣的……

看見血淋淋的生肉,其實沙通和歐巴等金陽商人,也在暗咽著.水.

還好,他們比較自持身份,控制力也要好些,再加上不敢在尊貴上位者面前放肆,所以只好極力忍耐.

最後好不容易等到了烤肉擺上桌,再等包谷開口邀請,立即急不可耐地圍上來,人人以手撕肉,根本來不及使什麼用餐具,也不用什麼佐料,直接用手緊緊地抓住"拼命往嘴巴里塞.

沙通和歐巴等人雖然狼吞虎咽,但吃相再難看,也比吞咽得過急直翻白眼的風羈要強.

要不是擁有准天階實力,估計風羈這貨會當場噎死!

蛤蟆胖子賈德不是沒有見過饑餓的貧民,在以前的雷堡"在三少沒有接管礦洞前,餓死的奴隸,一天沒有一百也有幾十個,根本不奇怪.但是,在傳說中的天界,在強者如狗滿地走的天界,在通天塔強者渴望的天界,竟然也有人餓成這樣子"實在是讓人無語.胖子賈德敢說一句,要是讓通天塔那些上位者知道真相原來是這樣,估計就是用八抬大轎抬,也不肯前來天界.

大吃一頓,風羈和長腿奔蜴的肚子都像懷孕似的高高鼓起來.

別說起程趕路了,不撐死已經算是奇跡!

"我們給你配一個飛行戰獸吧!"包谷可不想等這家伙歇過氣才上路,岳陽時間有多寶貴,他是知道的.

"不用"不用!"風羈叨著牙簽,一邊打著飽嗝,一邊擺手拒絕:"現在趕路也沒有問題,我的快腿只要吃飽肚子,它跑得比大多數的飛行戰獸還要快!","廢話個屁"照我說的去做,重冠,給他一頭飛龍"馬上起程.",蛤蟆胖子賈德不寡拒絕地命令.

雖然岳陽沒有要求,但蛤蟆胖子賈德絕對不容許有人浪費他的寶貴時間.

就算這個戰獸跑得再快,也只是在地面上跑.

地面是崎嶇不平的路,怎及在天空中飛?要是遇到山嶺丘陵,那麼地面奔跑的時間,要多出無數倍才能達到目的地.有飛行戰獸不騎乘,用四條腿……,不"這奔蜴還是用後肢奔跑的,等于是兩條腿……,兩條腿能快得過天上飛?

風羈一聽"臉忽然湧現尷尬之色.

熟知他的沙通管家,壯著膽子"站出來解釋道:"風羈城主,咳,是風羈護衛,他有畏高症,除非有生命危險需要飛行規避,否則,不敢在高空飛行.",包谷和賈德他們一聽.

全體倒地.

好家伙,准天階實力的武士不會飛行!不會飛行也算了,竟然還有畏高症?這個家伙能再讓人無語一點嗎?

"如果你不是主人特意聘用的,我就拖你去活埋了."重冠一輩子沒見過這樣的人.

如果說因為身體特質的原因,比如火人不敢下水,而水不不敢進入高溫干燥的區域,這還說得過去.

正常的貓族,不敢飛行,這算什麼?

還好不是鷹人或者燕人等等飛行種族,否則,這小子一出生就會讓家人當成垃圾扔掉的!

岳陽聽說了之後,也忍不住大笑,天界真是無奇不有,准天階不會飛,就等于通天塔的先天強者不會飛,有畏高症一樣讓人汗死!當然,在通天塔里,因為武者的實力不是天生的,而是修煉上去的,所以任何先天都絕對會飛行……通天塔的先天強者別說什麼畏高症了,就是飛行技巧和飛行速度差點,都要受到鄙視的!而且,在先天六級以後,就是在空中生活,也的地面上沒有很大差別.

"重冠等人留下來,配合包谷和賈德搞好金陽城,電huā礦石是重點.",岳陽臨時做了一個決定,不再剩坐豪華飛艇,而是跟著風羈,在天華域走走,也許這樣,能夠獲得更多的信息,以弄清那蛇發魔男約自己在這里見面的目的.

醉貓禦姐和岳雨,進入岳陽的寶典世界.

天界女龍人和豪華飛艇,暫時留在金陽城等著,而蛤蟆胖子賈德他們,則分頭忙碌.

身上披覆著同樣款式白金鎧甲的岳陽和茜茜公主第一次出現在風羈他們的面前,看了兩人幾乎形同一人的打扮,沙通,歐巴他們都呆住了.就連眼力不錯的風羈,也有點捉摸不定:"請原諒我的失禮,到底哪一位是泰坦老板呢?",蛤蟆胖子賈德當場就發火了:"我真懷疑你是不是一個瞎子,泰坦老爺身邊的是主母茜茜公主,連世間最英武的公主殿下也認不得,你真的懂得探路嗎?瞎子都比你強!",其實,這不怪風羈辨不出男女.

在岳陽的領域內,沒人能看破真相,百加上茜茜公主和岳陽的衣飾鎧甲都是一樣的,似實還虛的模糊影象欺騙除非曾經在生死門破謎,又或者擁有先天至尊的實力,否則,誰能一眼看破?胖子賈德他們看見的,在岳陽的控制下跟風羈他們看見的還不一樣,甚至,風羈和沙通他們所看的,全都不一樣.

風羈讓賈德來了個下馬威,頓時有點慚愧.

但又覺得這個泰坦老爺和茜茜公主實力似乎有點不足,之前還以為他們擁有國主一樣的實力.

因為護衛都有天階三級,怎麼也有天階四級吧?沒想到一看,似乎比自己還不如要是想用這樣的實力,安全地通過止風沼澤,還真是個不太可能達成的任務.

當然,這位泰坦老爺和茜茜公主也許擁有隱藏實力.

他倆站在一起,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很強大,又似乎很弱燭,有點難以判斷.

風羈決定親自了解下.

否則到了止風沼澤再後悔那就來不及了.

現在就打消退堂鼓的話,總比白死在止風沼澤要好,而且像這位泰坦老爺和茜茜公主這等貴人,要是因為自己帶路而不幸身亡的話,恐怕不僅是自己就連金陽城的平民,都會讓人滅絕陪葬……風羈想了想,壯起膽子向岳陽和茜茜公主行禮:"既然老爺和殿下把帶路的任務交給了我,那我就得對你們的安全負責.在嘗試通過止風沼澤之前,我希望老爺和殿下能夠表現出讓人折服的身手,否則,一旦失陷在止風沼澤,根本無人能救,到時只有死路一茶……"

"你要測試老爺的身手?",重冠突然覺得這個家伙是個瘋子要不是瘋子,怎麼會扔下城主不當轉做一個護衛?如果不是瘋子,怎會以護衛的身份以下犯上地測試主人的實力?這是他能夠做的嗎?

"簡直找死!",黑土和白馬也氣得不輕,至于huā斑和飛蝗,已經准備動手揍人.

三少是何等的身份,豈容他來置疑.

老老實實做個探子不就完了,還要責疑三少的實力?要是三少實力不足,會留下全體護衛自己和殿下前往止風沼澤嗎?他做出這個決定,就表示他有足夠的自信,而這個風羈竟然懷疑這一點,真是個不可救藥的蠢貨!

岳陽卻擺擺手,讓huā斑和飛蝗他們退下去.

又做了一個手勢:"來,我讓你打一拳,看你能不能測定我是什麼實力!",風羈自然知道這樣做吃力不討好,但再怎麼不好,也比死在止風沼澤要強得多!他咬咬牙關,提升力量,當然不敢爆盡全力,而是暗中預留三分,免得打傷了這位身份不知有多麼尊貴的,泰坦老爺,.在再次得到岳陽的提示後,他一拳向岳陽轟過去.

拳到中途.

忽然,臨時一變,向茜茜公主打過去.

茜茜公主原本不想過多理會,但現在注意到了這個探路盜賊的執著,有時候執著不是好事,但出發點是好的話,那絕對不是一件壞事.

她伸出了一拇指頭,輕描淡寫地接住了風羈七成力量的一拳.

一開始還以為她的實力跟自己相差無幾的風羈,嚇得當場呆住了,而沙通和歐巴,下巴直接掉地.

僅用一根手指,就能擋住風羈的偷襲之拳,這位公主殿下的實力得有多高呢?可是她看起來明明不是天階實力啊,這是怎麼回事?

風羈先是呆了三秒,反應過來,彎腰向茜茜公主鞠躬,誠懇地賠禮請罪:"殿下,風羈只是想測試下您的實力和反應,在止風沼澤,隨時都有危險所以………………"說話還沒有完,有躍身向岳陽轟出一拳,這次,他沒有再作任何保留,而是拿出十成十的力量,襲向岳陽.

在止風沼澤,有許許多多實力強大又詭異莫測的天階魔獸,要是連這點偷襲都接不住,那麼止風沼澤還是不去的好!

岳陽也是伸出一根手指.

動作似乎很慢.

慢得可以讓任何人都看個清清楚楚.

包括出拳偷襲的風羈,那根動作很慢很慢的手指,不可思議地繞過風羈那閃電般快速的拳頭,沒有像茜茜公主那樣抵擋,而是直接反擊.

輕輕一彈指,彈在風羈的額頭.

下一秒,風羈就像炮彈那般轟飛出去,〖激〗射到萬米以外,撞斷了數十根樹木,再轟隆一聲撞入山體.

歐巴和沙通等人,嚇得雙膝發軟,渾身發抖"想立即跪在這位強者的面前請罪,又怕這樣做反而會招惹對方的不快"俚惶然,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

也不知過了多久,風羈就像死狗一樣在深埋的泥坑深處爬出來.

呸著出口中的泥土.

風羈一邊折服地鞠躬行禮,一邊壓抑著激動,嚷嚷起來:"冒犯了,不過"這樣的測試讓我安心,有您和殿下的強大實力,再加上我的探路,現在,我最少有六成把握通過止風沼澤.若再找到那一個人,有他的狗鼻子和我的貓眼相互配合,那麼成功率甚至能提高到八成,就算失敗"我想也能夠安然脫出,畢竟您和殿下的實力是最有力的保障!泰坦老爺,您是否願意再聘請一個犬族的獵人呢?我敢說不用huā多少錢,只要每頓讓他吃上肉骨頭就夠了!"

岳陽點點頭:"huā點錢倒無所謂,但止風沼澤一定要過.",風羈一聽高興壞了"不顧渾身是土,翻身躍上長腿奔蜴的背,一揮手:"老爺"還有殿下,我們出發吧!","等一下!"重冠他們幾個,忽然圍了上來.

"你們想干什麼?剛才是老爺親口同意我測試的,而且,我也沒有打傷老爺!",風羈發現不妙,這些讓自己搶了風頭的護衛,不是想公報私仇吧?

"老爺說過的事不容置疑,我們當然沒有意見.只是,你加入了我們護衛的行列"照例,我們要對新人進行歡迎儀式!",重冠滿臉笑容地拍著風羈的肩膀"一副"我是你老大以後罩著你,的熱情模樣.風羈心頭一熱,趕緊跳下來,一一見禮:"小弟剛才還沒有給各位老大見禮,太心急了,歡迎儀式是什麼?要不這樣,等任務結束,我請各位老大去喝huā酒!"

"喝huā酒不著急,現在是新人加入的歡迎時間,儀式非常重要!我們護衛隊,都有這樣一個優良傳說……",重冠一拳揍在風羈的臉門,把他打趴下.

而黑土白馬等人也圍上來痛打狂毆.

直到打累子,才停手.

風羈欲哭無淚,這算什麼新人歡迎儀式啊?你妹啊,這根本就是虐待新人!

重冠卻伸手向他,把風羈拉起來,替他拍拍衣服,又語重心長地說:"因為你有任務有身,不能太耽誤老爺的時間,接下來的歡迎儀式,暫時押後,等你回來,我們一定會再次隆重地歡迎你加入的.不要哭,其實你這個歡迎儀式已經算好了,想當初的我們……年輕人,傳統一定要繼承,再發揚光大才是好傳統啊!",風羈現在明白怎麼回事了,原來這幫家伙以前加入前曾經挨揍過,所以,一旦有新人加入就痛打一頓.

靠了,這樣的傳統……

當然這一頓打只能是白挨了,他抹一把眼淚,向重冠鄭重點頭:,"隊長你放心,等有新人加入,我一定會好好歡迎他的,讓他明白什麼叫做優良傳統的!",說到最後,風羈簡直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就有新人加入,好暴打一頓發泄下心底的火氣.

"你明白就好了!",重冠大拳頭砸在風羈的臉上,等風羈倒地,又用大腳板狂踹:"歡迎新人是每個老隊員的福利,這一點,你要好好記住!","不要打太久,再打十分鍾吧!",岳陽從來不反對這個傳統,事實上,他才是第一個弄出這個傳統的創始者.

有的時候,越恨越生氣,那麼干活就越有動力.

心中越是這樣,越會有眸期望.

等待也會越有耐性.

雖不是全部,但世間許多事情還真是這樣……!~!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缺一不可】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敵人?令人費解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