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惡?惡有惡報!】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惡?惡有惡報!】

"快點,再快點!跑,跑!"

"要想活下去,就拼命跑!"

在密林中,近千名衣不蔽體的饑民赤著腳在狂奔,人人爭先恐後,就連有幾十個穿戴鞋子負責維護秩序的傭兵隊列,也沖擊得亂七八糟.為首的傭兵隊長,渾身是血,他背負著一把巨斧,不斷地揮手,示意那些筋疲力盡的饑民再跑快些,一刻也不要停.

隱隱,在後面的密林中,有種眼睛血紅身形巨年夜的赤狼出沒.

只要負責看護的傭兵不注意,它們就會在隱藏的處所撲出,以閃電般的速度襲擊,巨年夜的嘴巴,一口叨住干瘦的獵物,輕易就能強拖入林萌內撕食.

它們的數量,足有二三十之多.

並且狡猾無比.

天生就曉得與傭兵們周旋,負責看護的傭兵稍有松懈,它們就會襲擊到手!

"畜生,給我滾開!"傭兵隊長是唯一可以獨力抗衡這種赤狼的人,不過,就連他的巨斧,也無法殺死這種赤狼,僅能砍傷,迫退這種貪婪無比又皮粗肉厚的餓狼.

一道銀色的斧罡破空,重斬而下.

口中叨著個饑民的赤狼,頭頸處受創,頸皮裂開,血光濺起.

它發出嗚一聲,忍痛拋下嘴巴里的獵物,平著尾巴,迅速逃入林中.

拋在地上的那個饑民已經死亡,他的頭顱整個都被破洞了,腦袋汩汩而出,雖然手腳還在微微的抽搐,可是絕對沒救了.傭兵隊長不消看,他知道這種赤狼,殘暴無比,就算不克不及不拋下口中的食物,也會先將仇敵咬死,除非實力在赤狼之上,否則沒人能在狼吻下幸存.

他搖了搖頭,轉身,用力揮起手臂:"跑"年夜家再跑快點,馬上就跑出赤狼森林了,拼命跑!"

等他離開幾步,那受創的赤狼又探出頭.

狡猾地觀察下周圍的情況,瞬間,把那咬牙的饑民尸體拖入樹叢里………它根本就沒有拋卻,只是敵手很是強年夜,無法力敵"才稍微退讓一下罷了.

在這頭赤狼撕食的時候,更多的赤狼還在後面游走,尋找攻擊的機會.

平時林中食物緊缺,這次有年夜批的獵物經過,它們自然不肯錯過.

撲通,撲通!

十幾條懸掛在林間的樹藤,絆倒了慌張逃命的饑民們.

開始,僅是幾個人摔倒在地上.

但後面的人只顧跟著跑,沒有看清前面,並且,就算是看清,也收不住步子.讓樹藤絆倒,讓同伴絆倒,馬上成了連鎖反應.除少數還有一點力氣的人能夠跨越,剩下踉踉蹌蹌而逃的饑民們,都紛繁撲倒在地面,就像一堆順勢解體的多米諾骨牌.

等那名傭兵隊長發現"趕過來措置時,地面已經倒落了筋疲力盡的人.

也有些饑民並沒有絆倒,但擔憂脫離步隊會落入狼吻.

他們不敢再跑,帶著畏懼地停留在同伴的身邊.

就是跑過已經樹藤區域的那一群人,回頭看見這種情形,也不知如何是好.是繼續逃命,還是回去?要是繼續逃跑"那麼一點人,根本不敷狼啃.要是回去團隊中"暫時也許會平安,但在狼的後面"還追著更加可怕的仇敵!要是讓那些仇敵追上來,那絕對會比死在狼口更加悲慘的……現在,到底要怎麼做?繼續向前奔馳,還是停下來歇.氣?

"傻瓜,還不快跑,要是讓仇敵追上來就完了!"有幾個膽年夜的饑民,撤開腳丫子,繼續向前.

他們都是男子,雖然身體瘦弱,但好歹還是個男人,有決斷方面優勝于女人.

千人步隊中,年夜多人是老弱婦孺.

她們根本無法作出決斷,只能眼巴巴地看著那個負責年夜家平安的傭兵隊長,她們希望,他能拿出好主意!

,……

前面奔馳的幾個男子被繞到前面的赤狼撲倒,發出痛苦的慘叫.

這種情況讓整個團隊驚成一團.

前面也有狼,怎麼辦?

"跑,狼沒關系,我們來對它們,們繼續跑,真正的仇敵正在搜尋我們,萬一追上來,我們所有人城市沒命!"傭兵隊長命令五個隊員,火速趕上前,護著前面的人群.他著急地年夜吼,示意人們不要停,更不克不及歇,必須用盡一切力量奔馳,否則根本活不下去.

"救我,救我………

有個老人被狼撲倒,他死死地抓住一根樹藤,高聲求救.

那赤狼用力一扯,沒能扯動,惱了,用前爪一撕,直接把那老人的身體撕成兩半.

老人還沒死,半截身體倒在地上,不住地翻滾,發出的哀鳴,簡直慘絕人寰.傭兵隊長閉了閉眼睛,這樣的生命消逝,他見得太多了.

解纜時,逃命的步隊有近萬人.

現在,剩下千人不足.

他用力地揮手,年夜聲呼喝:"年夜家可以靠得緊密一些,但必須堅持向前,我不會等留下的人,們之中,要是有誰不克不及走了,那麼我一定會拋下們的.嗯活命,那就給我拼命跑,這里距離金阻城,已經不遠了,要是跑到那里,年夜家才有活命的可能,們都跑了數千公里,就差一點點,難道要在這里拋卻嗎?有體力的,接過孩子,沒有氣力的,給我咬緊牙關,堅持!過了赤狼森林就好,再後面幾乎沒有猛獸,我們要走到了平安的處所,會休息一下的,但不是現在!"

"抱著!花兒,記住要好好照顧弟弟,知道嗎?"有位老婦人忽然把懷里的嬰兒遞給身邊瘦弱的女孩.

"奶奶……"姑娘渾身顫抖起來,顫抖著,但黑黑的手緊緊地抱著氣若游絲的嬰兒.

"有這麼年夜了,要懂事,要照顧弟弟,奶奶走不動了,以後要好好活著."老婦人露出一個微笑"俯身摟住姑娘,輕吻在她的額頭:"更新.我的寶貝,一定要活下去,慈悲的神明會在天上看顧們的.任何時候,也不要拋卻希望,我們一家的希望,就全落在的身上了,要努力活去下,花兒!"

姑娘淚流滿面,拼命地址頭.早早懂事的她,明白接下來將要產生什麼事.

像老婦人這樣做的,不可是她一個,而是幾十個老人或者婦人,將懷中的嬰兒或者身邊的親人托給他人,自己留下,以身伺狼.

就像以前冒險通過有凶猛野獸出沒的危險區域一樣,必須有人作出犧牲,才能讓剩余的人逃脫.

現在只有二三十只赤狼,還算少.

幾十個人就能填飽它們的肚皮,最少,能讓它們暫時不再吃力追趕逃亡的人群"專心留下享用鮮血肉食.看見一群饑民留下,傭兵隊長沒有拒絕,事實上,他沒有更好的體例,這個犧牲"已經是最好的體例!他沒有強年夜的實力,就連一頭赤狼都不克不及殺死,根本阻止不了這種悲劇的產生.

一路上"也不知有幾多人這樣站出來,為親人犧牲,用自己的生命,換取親人的存活.

因為缺乏成年男子,一開始站出來的就是傷者.

然後是沒有親人的老人.

再後來已經沒有誰是可以犧牲的,但還是有人站出來,犧牲自己…"整支步隊"存活率最高的,就是嬰兒和女孩"因為她們是整支逃亡步隊的最後希望.

要是她們死光了,那麼逃亡將毫無意義!

"奶奶走了!"老婦人摸出一把匕首,向遠方探頭探腦的赤狼,飛奔過去,豁盡全部力量,撲向仇敵.要赤狼一爪將她拍在地面上時,她奮起最後的余力,一匕捅傷赤狼的眼睛.然後,才帶點笑意地攤直四腿,"在她的胸腹處,一個深深的爪印,打爛了所有的內髒.

她,曆來沒有想過能殺死一只赤狼,可是,她希望自己能夠為削女孫子的離開,盡最後一點力量.

幾十個留下自我犧牲的饑民,成功擊傷赤狼的很少.

相反,這些人迅速讓赤狼群獵殺.

被撕食成碎片……

含著眼淚的逃亡人群,又一次上路.在人群中間,姑娘髒兮兮的臉上,讓眼淚沖出了幾道白白的痕跡,可是她沒哭,她死命地咬著牙齒,緊緊地抱著弟弟,裹挾在人群中,踉踉蹌蹌地奔馳著.

她,她不知道這樣的逃亡還要延續多久,但求生的本能,卻讓她一次又一次地超出自己的極限.

"趁赤狼進食,我們要盡快離開赤狼森林,前面就平安了,我們要再快點,再快點,跑!"傭兵隊長心中很是著急,真正恐怖的仇敵不是赤狼,而是比赤狼更加可怕一百倍的存在.要是讓那些仇敵追上,絕對全軍覆沒,不成能像赤狼群這樣,留下一百幾十人就能通過.

"真感人,我差點都要落淚了."有個尖銳如梟的聲音,在森林里傳出.

"好一場生死離別,我也很是欣賞這出戲,要是能再死幾個人,再感人一點就好了!"又有另一個銅鑼般的年夜嗓門響起來,這聲音如悶雷過頂,炸響在眾人的頭頂.

一聽見這聲卒,正在拼命逃亡的饑民們,全體腳軟.

比樹藤絆腳還要誇張,一個個撲倒在地面上.

恐懼得渾身顫抖.

惶惶然,眼神比看見鬼還要驚駭!

別是這些老弱婦孺了,就連一直鎮靜地傭兵隊長,也臉如死灰.

原來一直呵護饑民逃跑的傭兵,幾十個呆若木雞,有些兵器脫手失落地,有的甚至雙膝跪地求饒,極個另外幾個傭兵,拋下饑民,奮力逃命,意圖逃離這里……幾張樹葉,就像飛鏢那樣飛射而來,急嘯間,穿過那幾個逃跑傭兵的脖子.

等那些傭兵重新落回地面,已經是身並異處.

秒殺!

就連抵抗的力量都沒有,僅僅是幾張樹葉,就可以秒殺這些實力在地階五級左右的傭兵.

"太令我失望了,我還以為會有幾個人沖過來招架,很偉年夜地作出自我犧牲的,沒想到一個也沒有."那個聲如夜梟的男子,就像蝙蝠般飄出來.看見這人呈現"那些貪婪的赤狼,也嚇得四散,顧不得再搶食地面的血肉,一只只夾著尾巴瘋狂逃命.

固然了,它們的結果和幾個逃亡的傭兵一個樣.

根本看不到那個詭異男子出手"似乎有風旋在他身邊一轉,就有幾十張落葉飛射出去,秒殺失落傭兵隊長全力一擊也殺不死的赤狼.

赤狼,全體身首異處.

原來身為獵食者的它們,此刻都釀成了死尸!

傭兵隊長絕望了…………這個男人的實力,比傳說風聞中更強年夜,更詭異,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

他歎傷一聲"舉起手中的巨斧,准備自殺.他知道,要是落在這個男人的手中,自己絕對會後悔活到這個世界來,與其生不如死,還不如早早了結,不受那酷刑之苦!

"我沒有同意,以為可以死嗎?以為我,把持之手,的名叫是白叫的?我的把持之手"不但可以把持仇敵的生命,還可以把持仇敵的死亡."聲如夜梟形如蝙蝠的詭異男子,手指一彈,有片落葉無聲無息地飄起,將傭兵隊長手中的巨斧切割成兩半.

"們都逃了那麼遠"要是就這樣拋卻,那太無聊了,這樣吧,我跟們做個游戲.

我數一百下,們誰要是能夠逃脫我的視線,那本城主就放了們!統統站起來逃跑吧,哈哈哈,我是何等的仁慈!"那個破銅鑼似的年夜嗓門呈現了,那是一個由十八位奴隸共同肩抬著黃金寶座的尊貴之人,身著寶鎧"手持美酒,血紅的披風在獵獵飄動"甚至,在他的膝間"還有一個身無寸縷的赤果女奴,偎在他的腳下,給他倒酒.

"……",看見這個男子呈現,所有逃亡者的心中,完全絕望.

這個自稱很仁慈的男子,狠毒更在剛才那個喜歡把持他人生死的家伙十倍以上,如果他是天華域最殘暴最殘暴的一個人,在這周圍,相信沒有人會否決.

沒有人逃跑,因為所有人都知道.

再逃跑,也沒有用.

先別能不克不及在一百數內逃出他的視線,就是能,這個家伙也不會兌現許諾!

人群中一片死寂,只有那個抱著弟弟的女咳?低著頭,擠出人群,拼命地向前飛奔………………

"對對對,就是這樣,再跑快一點,再快點,我馬上就數數了,們沒有要跟她一樣求生嗎?我給們這個機會!年夜家都逃跑吧,我現在才數一,注意,現在才數一,等我數到一百,們之中誰能夠逃出我視線的,我統統免呃……"……真遺憾,們竟然沒有一個人回應我的提議!太讓本城主不爽了,們就不克不及掙紮一下,給我一點快感嗎?幸好還有一個女孩加入我的游戲,哈哈,不錯,我喜歡心中一直堅持希望的人,如果能夠抹殺一個人心中的希望,那是何等快樂的一件事.好了,現在該數二了"""三,四,五,六,姑娘,要跑得再快些,再快些,哈哈,再接下來,就是七,8,九以後呢?固然就是一百!好了,姑娘,也知道的,我的算數不太好,在我數到一百,還沒有跑出視線,真是太可惜了,應該更快一點的!"

"鋪開!"有個奴隸身形一閃,那個姑娘就像拎雞似的讓它抓了回來,扔在黃金座下.

饑民們,掩面不忍再看.

他們早知道這個家伙不會受信,但又能如何?沒有力量,就沒有對錯!

姑娘哭了,她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弟弟,抽泣道:"九之後是十,不是一百…………"現在的她,還在較真,她雖然懂事,究竟]結果是一個孩子,不睬解對方為什麼毀諾.

那個坐在黃金座的中年人哈哈年夜笑,笑得淚花都在飛濺出來.

他一拍寶座的扶手:"沒錯,九之後是十,不是一百,可是我喜歡提前叫一百,不可嗎?我又沒一定要全部數完,哈哈哈,是不是覺得本城主特別可恨呢?是不是覺得特別委屈?再傷心一點,又或者,再憤怒一點,我喜歡看見們那種敢怒不敢言的目光,哈哈可憐蟲,蹂躪的們,是本城主最年夜的快樂,看見弱的們在我的腳下活生生地虐死,我覺得很是有成績感,"們永遠不會懂這是一種強者特有的成績感,什麼是強者?可以隨意支配他人命運的就是!"

"還要玩嗎?"那個聲如夜梟形如蝙蝠的詭異男子,似乎有點皺眉.

"別緊張,這里不會有任何人來,再,這里早讓國主拋棄了,成了一個遺棄之地,這些弱的螻蟻就算死得再多,又有誰會在乎呢?難得出來透透氣,我們不玩爽了就立刻回去,也太浪費機會了,要知道,已經好久沒有人膽敢逃跑了!"坐在黃金座的中年人放聲年夜笑.

"那,隨便了…………"聲如夜梟如形如蝙蝠的男子搖搖頭,飄身閃到一邊去.

"來人先將這個女孩的皮錄下來,注意,禁絕弄損一點,要完好無缺.至于那個嬰兒,太瘦了沒有什麼吃頭,把他的心肝挖出來烤熟吧,還有我想吃甜味的腦漿,別像上次那樣給我弄咸味的."坐在黃金座的中年人隨手施令.

"不要殺我,求求,饒了我們!"女孩嚇得軟癱在地面上,直接一個奴隸過來,想挖那個嬰兒的心,才尖叫一聲彈起來撲向那個奴隸,張開嘴巴用唯一的武器,用牙齒咬向仇敵.

這是她唯一的抵擋力量.

雖然沒用,但究竟]結果是作出了抵擋,而不像那些饑民和傭兵那樣,麻木地等死.

傭兵隊長黑暗摸出一把匕首,但不等他自殺,已經發現全身麻痹,整個人僵木地站著,想眨下眼睛也不成能.

果然,在那個擁有,把持之手,能力的仇敵面前,想自殺也是不成能的,死不了,自己的結局,恐怕不會比錄皮的女孩更好過……,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欣賞這種抵擋之心,假如人人都這樣,那本城主一定不會無聊.在錄下她的人皮之前,先把她一口牙齒一顆一顆地撬下來吧,注意,牙根也不克不及斷,要完整地撬出來,顆顆要完整,我要收藏!"坐在黃金座上的中年人滿意地痛飲了一杯美酒,再臨時起意,做出了一點調劑,先撬牙,再錄皮,這樣就能有兩件收藏品了.

就在那個奴隸,掏出尖刀,准備撬牙時.

它的身體微微一晃.

忽然摔倒在地上.

仆倒地面,好幾秒後,才由頭到底,一分為二地裂成兩半.

"怎麼回事?"坐在黃金座上的中年人愕然,手中的美酒都灑了,是誰干的?竟然在自己的面肅殺人,還能如此隱蔽,簡直是無聲無息,殺人于無形!

一個影子自遠方飛射而來,于眾目睽睽下,降在女孩的身邊,一伸手就抱起了她:"還好,沒傷著.這見鬼的處所太討厭了,竟然不克不及傳送,笨伯,差點就遲到了,還等什麼?馬上脫手,把這些家伙統統殺光,不,先把他們拿下,撬牙錄皮,我太生氣了!"

來人固然是茜茜公主,憤怒的虎妞絕對不是好惹的.

現在的她,可以,灰常的生氣!

後面呈現的影子,卻不是岳陽,而是風羈那個自稱速度無雙卻遠遠跟不上茜茜公主飛翔的可憐響馬.

至于岳陽同學,他不知何時,已經坐到黃金座的椅背.他坐到他人的椅背沒關系,還架起二郎腿,直接把年夜腳板踏在中年人的肩膀:"用寶貝禁錮空間是吧?害得本少爺生平第一次遲到,籌算怎麼賠償呢?牙齒和人皮可不中用,本少爺的高尚品味,可不是這種垃圾可以直提並論的!"

"什麼?"那個中年人立即憤怒了,竟然有人敢用腳踩著自己的肩膀?簡直就是找死!

他騰地跳起來,暴起全部力量.

向岳狙轟多…………,六千字的年夜章奉上,明天繼續努力,並且盡量早點更吧!

關于同居,霞飛在此一句,其實偶已經把稿子給無線那邊了,但那邊不更新,偶也沒體例!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敵人?令人費解的氣息】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打臉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