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打臉的最高境界】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打臉的最高境界】

第九百二十六章:打臉的最高境界

速度最快的,可不是那個讓岳陽踩過肩膀的中年人,而是那個聲如夜梟如形蝙蝠的詭異男.

他伸出手.

有怪誕的輕風在他身邊一旋,數張落葉,立即就像獲得召喚的戰獸那般,瞬間加速,飛射而岳陽.可是曆來不曾落空過的把持之手,忽然失敗了.就像牽線的木偶,那些連線,讓剪刀給剪斷了,一下失去控制那樣.飛到中途的落葉,全部重新隨風飄零,再無一絲力道……伸出把持之手主宰他人生死的詭異男,臉上的臉色,就像讓人猛地打了一拳似的,很是驚惶.

同時,臉上還有一層讓人極力侮辱過才會浮現的羞怒.

他,死死地盯著岳陽.

自稱是城主坐著黃金座的中年人,眼睛也噴著怒火,拳頭惡狠狠地轟向岳陽.

"歡迎來加入我的游戲!我包管,一定會感到很愉快的!"岳陽同學如果會讓他打中,那就不是連天後和赤天河都能干失落的岳家三少了.如果認真出手,他完全可以將仇敵秒殺,但岳陽沒有那樣做.因為,他要給這個喜歡用人命來玩游戲的仇敵,一個驚喜!

岳陽同學,假如將他生平所有的特長都排列一下,讓人羨慕的泡妞神功,估計還排不到第一.

但有一個特長,要放在第二,那麼另外特長,估計沒哪個能夠超出.

那就是虐人.

因為自己不是菩薩心腸,臉皮又厚,腦瓜子也伶俐,最後思想又帶點特殊,因此,與眾不合的岳陽同學,在收拾起仇敵來,那是一個比一個順溜,一個比一個利索.在不竭戰斗不竭摸索不竭成長的過程中,穿越男已經漸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特色……岳陽同學的風格就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許多很偉年夜的人可以做到,人打左臉一耳光,再送右臉過去讓對方多打一耳光,以德埋怨,感化仇敵;許多不算很偉年夜但心胸廣闊的人,也可以做到寬宏年夜量,寬年夜為懷,就算狗咬人一口,人也不反咬狗一口,最多是繞道走,絕對不跟狗一般見識!

這些事理,岳陽同學自然也是曉得的.

但曉得不一定要去做.

依照岳陽同學的做事風格,人打左臉一耳光,那他就還過去打對方十耳光,要是不服,再把那家伙的手給剁下來;但也有時候也會有些不合,假如是狗咬人一口,岳陽同學絕對不會反咬狗十口,而是直接將狗頭給剁了.

究竟]結果,人和狗,在岳陽同學的心中,還有些區另外.

剛才很拽很喜歡玩游戲的中年人,現在遇上了岳陽同學,他的運氣來了,因為岳陽同學決定陪他玩玩.

玩游戲嘛?

誰不會!

"其實烤熟的心肝,我不怎麼喜歡吃;甜味的腦漿,也馬馬虎虎.但入鄉隨俗,怎麼也得試試.安心,吃了這一頓,下次我會跟同伴宣傳的,要是他們也想試試,我會給他們介紹的親人朋友,想必的親人朋友和一樣,都是那樣的熱情好客."岳陽同學閃身,半空中巧妙地躲過重拳轟擊,再漫不經心地落回黃金座椅背上,年夜馬金刀地坐下來.

中年人一拳不中,更加怒火沖天,聲音咆哮如雷.

他躍到高空,爆炸般運起體內最年夜力量.

散發的沖擊波搖撼著整個赤狼森林,實質般的氣勢如山降下.

地面的饑民幾乎窒息,要不是死死抱成一團,借用集體的力量抵當,以單人的力量,恐怕早在這種恐怖的威勢下壓成肉餅.中年人要將整個年夜地摧毀似的,身形于半空數百米的高空疾撲而下,一拳重重地擂下.人和拳頭仍在半空,但所有的饑民已經壓迫得全體吐血.要不是抱著女孩和嬰兒的茜茜公主閃身于饑民們的左右,升起領域力量,這些魂飛魄散的饑民,還有那些心驚膽戰的傭兵,全體城市讓這一拳的沖擊波震成血肉碎片.

位于拳力攻擊中心的黃金座.

直砸入地.

原來抬著黃金座的十七座奴隸,全部筋斷骨折,在慘叫中,七孔流血,最後爆體死去,化成一團團血霧.

卻是那名反應飛快的女奴,狼狽不堪地逃出攻擊中心,赤果的身體,摔入一片泥沙.

眼看拳頭就要打到自己,岳陽同學卻還很是淡定地坐在椅背上.

恍如壓根看不見有人攻擊自己似的.

文麗閃現出來.

美麗的年夜眼睛,一瞪.

還差一米就打到岳陽頭頂的重拳,連同中年人整個身體,都瞬間停滯在半空中.

聲如夜梟形如蝙蝠的詭異男子,看見了這一幕,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很是清楚同伴的實力,就算擁有'把持之手’的自己,相比起來,也是絲毫不占上風的……可是,這麼強年夜的同伴,全力一擊,竟然讓對方用眼睛給定住了?這種天賦能力也太可怕了吧?難道這個蛇妖蘿莉,欠好,這個是一個神獸,這不是普通的蛇妖!

發現對方擁有神獸的詭異男,嚇得立即就想逃走.

開玩笑!

跟神獸開戰,有幾多條命也不敷死的!

聲如夜梟形如蝙蝠的男子,轉身,准備全力提升速度,逃離這個赤狼森林.

但,在他的背後,不知何時,已經有個手持戰刃的冰霜蛇妖,正冷冰冰地瞪著他……形如蝙蝠的詭異男再度轉身,欲向側逃跑.可是當他轉過來,才發現,這一邊,也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雷霆娜迦.他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已經被包抄,在另外兩邊,還有一個風暴美女魚和一個石化美杜莎.

這些強年夜的生物也不知何時降臨的,快得連他這個掌控戰場一切的把持之手也絲毫不察.

不逃就死!

形如蝙蝠的詭異男,似乎最快}知道接下來會產生什麼.

若是讓四個如此強年夜的存在聯手一擊,縱然僥幸不死,也絕對重傷倒地.

逃,必須盡快逃離這里……形如蝙蝠的詭異男,用盡全力,沖天而起,他失落臂一切地沖向高空,想沖出包抄圈,逃到萬里之外,逃到平安的處所.為了活命,他什麼都失落臂得了,至于同伴,讓那個愛玩的家伙去死吧,要不是他口出狂言惹怒了強者,自己也不會受到此等連累!

轟隆!

九天之上,一道桶粗的雷光霹靂炸下來,直接擊中詭異男的頭頂.

渾身焦黑的詭異男流星般隕落,砸在地面上.

威力恐怖的霹靂,除轟擊的力量差點砸碎了他的頭顱,強勁的電流,還殛得他渾身焦黑,抽搐不止.

"……"形如蝙蝠的詭異男,勉強蠕動了一根手指,有呼吸那麼輕微的微風,在他的身邊,無聲無息地吹過.似乎無形的繩子,于森林遠方拋來,飛套在詭異男的身上,然後強力地回收,扯動,將詭異男焦黑的身體拉飛向遠方.

"嗖!"

一支利箭准確無誤地釘在詭異男那蠕動的手背上,這,正是石化美杜莎的傑作.

那手瞬間變得灰白,石化.

同時迅速蔓延,延上手臂和手肘.

而另一邊,此前任何人都不曾看過也看不見痕跡的'把持之手"一下流露……石化的力量,不但將詭異男的手,還將他的能力,都瞬間石化失落.

五條細細的'線"呈現在詭異男的手上,延向遠方的森林.

這些原來無形的存在.

現在,也在石化美杜莎的天賦能力下,釀成了石線!

至于那個攻擊岳陽的中年人,現在還停滯在半空,一動也不克不及動!擁有神軀牛逼哄哄的赤天河都可以束縛一秒鍾的文麗,要以神獸意志加束縛天賦拿下這個不知是什麼城主的中年人,那簡直比吃豆子還簡單!如果她願意的話,定個兩三時也沒問題……

岳陽同學沒有理會頭頂上那個家伙,而是帶點怒意地批評想逃跑的詭異男:"太讓我失望了"怎麼能這樣?想逃跑直嘛,怎能偷偷地逃跑呢?"

眾人一聽,汗死.

難道逃跑還要公開嚷嚷,注意,我要逃跑了這樣?

形如蝙蝠的詭異男原本已經絕望,此時也感到一絲生機,莫非對方想放生自己?

岳陽臉色很嚴肅認真,煞有介事地豎起了一只手指:"其實想逃跑,也並不是不允許,相反,我鼓勵逃跑!讓我們接著剛才的游戲來玩吧!風羈,來數數,由一數到一百,注意,不要數少了,一定要標准地數數,假如能在一百之內,逃出我的視線之外,那就可以自由了!"

他一邊叮嚀風羈上前數數,一邊打個響指.

原來身體定滯在半空的中年人,隨著這記響指,整個轟地撞入地面,震撼的力量幾乎崩摧了周圍一年夜片森林.

不過,現在再沒有人震驚于中年人所造成的恐怖威力了.

並且所有人都開始明白,詭異男和中年人這兩個惡魔,接下來將要面對什麼……那就是更可怕的賞罰,一個喜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強者,正准備進行一場年夜快人心的賞罰!原來由仇敵提出的游戲,正解恨地還施彼身,並且,還延續地羞辱著對方.

"老板,我數數?我可以嗎?"風羈心中有點興奮,但又有點不安,萬一自己辦砸了,那該怎麼辦?

"不可,那我卷鋪蓋!"岳陽同學曆來都禁止手下不可.

"別,我數還不可嗎?我真數了?"他又抬頭去看茜茜公主,機靈的他早就發現,其實這位主母也是有話權的,泰坦老爺對她的寵溺水平,非一般天界強者的妻室可以相提並論.

"真多空話!"茜茜公主自己雖然私下經常與岳陽斗氣,但在外面,曆來都禁止有人質疑他.

"逃吧,不逃就會沒命,假如們不想滿口牙齒和一張皮成為我的收藏品,那麼現在就開始逃跑!仁慈的本少爺給們這個機會!忘了告訴們,我很是同意剛才們所的話,可憐蟲們,蹂躪的們,是本少爺最年夜的快樂,看見弱的們在我的腳下活生生地虐死,我覺得很是有成績感……們永遠不會懂,這是一種強者特有的成績感,什麼是強者?可以隨意支配他人命運的就是!"

岳陽同學將之前中年人狂囂時所的一番話,毫無保存原原本本地返還了.

這種打臉,比死還難受!

問題是,中年人和詭異男兩個,他們沒有辯駁的可能.

正如饑民跟他們的差距那樣,他們兩個的實力,雖是天階,但比起岳陽,也是無力抵擋的存在,無論岳陽想怎麼樣,他們都只有束手待斃的份兒.

"……"詭異男無力地跪倒在地上,而中年人滿臉死灰,渾身顫抖,現在的他們,開始感受到剛才饑民們的絕望,開始明白他們以前殘殺的那些螻蟻心底那種恐懼,已經領悟到了讓命運拋棄有何等的可憐……假如還可以回頭,他們絕對不會追趕這些逃難的饑民,甚至不會再快意地虐殺以前那些匍匐在腳下求饒的可憐蟲們!假如還可以回頭,他們會後悔今天的一切,以前的一切,可是,世間沒有重新再來的可能!

"嘔嘔嘔!"一想到自己可能會像以前虐殺的奴隸那樣,讓對方撬牙剝皮,燒烤心肝,挖吃腦漿,中年人原來很感快意的心,忽然布滿了恐懼,直接嘔吐出來.

"我數了,我真數了,一,二,三……"風羈生怕岳陽這個老板會生氣,趕緊數數.

開玩笑,自己還只是暫時聘用的護衛,要欠好好配合,接下來會有好果子吃嗎?

再,這兩個汙名昭著的家伙,怎麼虐也不過份!

惡人還需惡人磨!

這兩個家伙遇上泰坦老爺這個惡人,那是他們活該,估計是壞事過得太多,讓人詛咒過多,現在報應來了!

渾身顫抖的詭異男,忽然手一抬,抹向自己的脖子,他想自殺!

幾張樹葉,瞬間化刃.

但在抹到脖子的一刹那,岳陽沖擊個響指,那些如刃的樹葉燃燒起來,化為輕煙,消失得無影無蹤.詭異男的皮膚,沒有一點傷痕,完好如初.

他想死,但決定權已經不再在他手上.

"沒有我的同意,以為可以自殺嗎?以為我'泰坦老爺’這個名字是白叫的?老爺我的泰坦之手,不但可以把持仇敵的生命,還可以把持仇敵的死亡!"岳陽同學就像做叉腰肌訓練那樣,神氣無比地叉著腰,滿意洋洋地又一次將詭異男的話全數返還.

打臉能打到他這個境界,也算一絕.

固然,這只是開始,岳陽同學能虐得仇敵吐,就絕對不會介意再虐到仇敵哭!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惡?惡有惡報!】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你的速度挺快的嘛】